趙紫陽去世前曾對胡溫感到失望(圖)

趙紫陽的八十一篇遺言

2012-05-03 12:10 作者: 嚴家祺

手機版 简体 1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編者按:1989年六四前,趙紫陽下臺前夕曾帶著溫家寳到天安門廣場探望和勸說學生,之後趙紫陽卻被撤職且被軟禁到去世。本文為作者讀完《趙紫陽軟禁中的談話》後的評論文章,文中提及趙紫陽生前對胡溫在六四上多年來的不作為感到失望,時空轉換,上月英國《金融時報》報導溫家寳曾在高層會議中三次提過要「重新評價」六四,卻遭到薄熙來等人的激烈反對。中共執政以來犯下的種種血債是胡溫丟不開的燙手山芋,但看胡溫能否卸下黨的包袱,讓六四抑或歷次政治運動中的受害者平冤昭雪。


1989年六四前,當時
的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帶著溫家寳看望在天安門廣場絕食的學生,之後,趙紫陽被鄧小平軟禁。(網路圖片)

讀《趙紫陽軟禁中的談話》,我的心情是悲痛又悲哀,敬佩加欽佩。

我為趙紫陽十六年軟禁而悲痛

宗鳳鳴是趙紫陽的老戰友、老同事、老朋友,他比趙紫陽小三個月,曾擔任過北京航空學院黨委書記。在趙紫陽軟禁期間,他以氣功師名義去趙紫陽家,從一九九一年到二○○四年,前後達上百次之多。宗鳳鳴這本書,記述了趙紫陽八十一篇近百次談話,也記述了趙紫陽在軟禁中的心境、心態和生活。

趙紫陽晚年的心境是痛苦的。他說他曾給江澤民寫過一封信,指出限制他的自由是違反黨章、違反憲法的。江澤民未作答覆。趙紫陽說他沒有想到會被軟禁。在軟禁中,趙紫陽的心態是高度自由的,他回顧歷史,談鄧小平、談胡耀邦、談喬石、萬里、李鵬、胡錦濤、溫家寳無拘無束,怎樣想就怎想說,趙紫陽晚年已擺脫了舊的意識形態的束縛。自由的思考中國的前途。然而,趙紫陽生活處境不好。在他去前五個月,趙紫陽肺部纖維化痛變已加劇,在這樣的情況下,他還沒有人身自由,沒有會客、訪友、外出的自由。當時,李銳寫信給胡錦濤、江澤民,要求解除他的軟禁狀態。二○○四年年底,宗鳳鳴以「氣功師」身份最後一次會見了趙紫陽,他見到趙紫陽夫人梁伯琪雙目失明,生活不能自理,剛說過的話很快就會忘記。在趙紫陽家的庭院裡,白天不見人影,地上到處是秋風掃落的枯葉。宗鳳鳴還記述道:「此情此景,使我頓感淒涼」。趙紫陽夫婦晚年已是如此境況,還不能獲准與近在咫尺的老戰友相見。讀到這裡,我為中國人民永遠的好總理、為一位遭受自己的黨長達十六年軟禁的總書記趙紫陽而悲痛。

我為胡溫六四不講正義而悲哀

宗鳳鳴這本書,難能可貴的是,沒有因為胡溫身居高位,而在出版時刪去趙紫陽對胡溫的評價,這是宗鳳鳴作為談話記述者對歷史的忠誠。

在趙紫陽去世前與宗鳳鳴最後一次談話中,趙紫陽在談到胡錦濤時說:「他是在我們黨正統意識形態所謂‘馴服工具’教育出來的一個青年幹部」,「從他上任後,首先去西柏坡,後又去延安,還去毛主席家鄉。這表明自己要繼承毛主席這個傳統,從這次毛主席一百一十年壽辰紀念文章作了大力讚揚也可說明。在這種正統的意識形態支配下,不可能有什麼新的理念,使自己有什麼使命感、歷史責任感來改變中國的政治局面。同時,他也沒有這個魄力,也沒有這個力量來改變。」趙紫陽又說:「但胡錦濤本身是好人」,「溫家寳的改革意識要好些,溫是在改革開放潮流下發展起來的,但該人謹小慎微,要在尊重黨的一把手這一傳統下工作,看來,在改革上也不會有大的作為」。

當年胡耀邦平反冤假錯案那麼豪氣萬丈、趙紫陽推動經濟改革那麼雷厲風行,然而,胡溫掌權後卻瞻前顧後、謹小慎微。溫家寳信誓旦旦「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卻對他多年老上級趙紫陽的去世一言不發,連私下向趙家的關心與問候都沒有。這使人聯想起陳毅去世的情況。當年毛澤東原本不想參加陳毅追悼會,臨到追悼會舉行前,毛澤東突然覺得不去不行,急急忙忙在睡衣外加了一件大衣,趕到八寳山追悼會場。毛澤東是按自己心裏的想法行動的,而溫家寳竟能若無其事,不聞不問。對「六四」受益者江澤民,趙紫陽不存在希望。對與「六四」屠殺無關的胡溫,趙紫陽在去世前兩個月,也已感到失望。

胡耀邦趙紫陽是有使命感和歷史責任心的人。一個國家領導人,如果沒有使命感、歷史責任心,就不會有內心的充分自由,這個國家的積弊就難改變。胡溫把「集體領導」視作「民主」,九個常委共同開車「這怎麼能有作為呢?」宗鳳鳴的書中提到鄧小平不喜歡開「常委會」,在於「常委會」體制是「多頭馬車體制」。問題是,鄧小平的是不受限制的權力,而民主政治下的最高權力,不是受「集體領導」限制,而是受憲法、代表機構和任期的限制。想當年鄧胡趙在毛澤東去世後轉手改變中國,看一看世界各國領導人那種自由自在、無拘無束說話的神情,我真為胡溫在趙紫陽和六四問題上沒有內心自由、不主持正義、無所作為而悲哀。

敬佩趙紫陽的使命感和歷史責任心

宗鳳鳴這本記述也是一九八九年天安門事件最重要的歷史見證,這是趙紫陽本人在天安門事件中的談話和想法的完整記錄。在這本書中,趙紫陽談到他一九八九年五月十六日會見戈爾巴喬夫前後的情況,談到五月十七日在鄧小平家召開政治局常委會發生爭論的情況,也談到喬石、楊尚昆在軍管問題上態度是如何改變的。趙紫陽說:「在會上談到要實行軍管」。「在這最後關頭,如我贊成軍管,總書記還可以當下去,我反對軍管就要下臺。是繼續當總書記,對學生採取強硬方針,還是下臺,我選擇了後者」。

趙紫陽與宗鳳鳴談中國革命史、談維新變法、談到孫中山、毛澤東,談中國現代化的目標。宗鳳鳴說趙紫陽是「一個有歷史責任感的人,有自己政治抱負」。在談及六四問題時,有人認為趙紫陽不該提出同鄧小平相左的意見,趙對此明確地說:「作為總書記,我必須有自己的態度,這是歷史責任所在,我不願在歷史上欠一筆帳」。

我總認為,一個人要違背自己真實的想法,按某種「外部需要」去說話、去做事,這樣的人生是沒有意義的。就是在專制制度下,許多平民百姓都不願違心講話,違心做事,而作為這個制度下的高官,要按自己內心想法去說話、去做事,確實非常不容易。宗鳳鳴說:趙紫陽在六四問題上的態度,在中國共產黨歷史上「是沒有先例的」。「我理解他是要對歷史負責,是以歷史賦予自己的使命為己任的」。讀《趙紫陽軟禁中談話》這本書,使我更為敬佩趙紫陽的偉大人格、敬佩他對中國進步的崇高使命感和強烈的歷史責任心。

欽佩宗鳳鳴有情有義申張正義

宗鳳鳴不僅懷有強烈的正義感,而且是一位有情有義的人。《趙紫陽軟禁中的談話》不僅披露了趙紫陽晚年的思想、心態和生活狀況,而且包含著宗鳳鳴對正義的熱愛和對幾十年老戰友的深情厚義。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宗鳳鳴在自序中以極明確的態度表達了他對六四的看法。宗鳳鳴說他「反對出兵鎮壓,對趙紫陽在學運期間提出的解決問題的主張是無比贊同的」。「人民軍隊鎮壓人民,開進幾十萬大軍,用坦克、機槍來對付手無寸鐵的學生,這是中外歷史上前所未有的,這是歷史大悲劇」。

宗鳳鳴現在身在中國大陸,他的聲音那麼大,他為趙紫陽申張正義的呼聲已傳遍全世界,而且反過來又通過廣播和電腦網路傳向中國。中國有幾千年歷史的專制制度那麼凶猛,即使被趙紫陽稱為「好人」的胡溫不會去主動傷害宗鳳鳴,我擔心的是,當極左勢力要用暗箭傷害宗鳳鳴時,胡溫的「不作為」有可能給宗鳳鳴帶來損傷。近幾年來,這種「不作為」已造成許多踐踏人權的事件。如果不能用憲法和法律保障公民的權利和自由,如果人對人都不講情義,如果面對冤屈不尋求正義,我相信,和諧社會就不能建立起來。

二○○七年二月二十六日寫於紐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