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與人是生活在不同時空的生物

2012-05-21 18:42 作者: 顏昌海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與人是生活在不同時空的生物。人的可見光和鬼的可見光剛好相反,凡是有紅外線,即有一定人所適應溫度的地方,對鬼來說就象徵著黑暗,是他們不敢去的地方,而剛好對人來說黑暗的時候就是他們可見光的範圍。例如白天,對鬼來說就是夜晚,而夜晚就是鬼的白天,在夜晚有光線或有火光的地方,對鬼來說,那是他們「白天」中最黑暗最恐怖最陰森的地方,而白天,人最黑暗最恐怖最陰森的地方就是鬼的「白天」,從這個角度來說,鬼也非常怕人,人也非常怕鬼。

人身體與靈魂結合的條件之一是人正常的體溫,它有一個相對的範圍,當高於這個範圍時(比如高燒時)靈魂就煩燥不安,想掙脫身體的束縛,當低於這個範圍時(比如死亡後體溫逐漸下降後),靈魂就逐步脫離了身體。對鬼來說,它的視力所及的電磁波能穿透人所看到的物體,就像玻璃能吸收所有光波成分呈現透明一樣,看不到人看到的物體,而且它的身體的電磁波能穿透人體及一切人所看到的物體,因此對鬼來說,能穿牆而入也不足為奇。對人來說,人的視力所及的電磁波能穿透人鬼所看到的物體,其身體的電磁波也能穿透鬼體及一切鬼所看到的物體,因此對人來說,看不到鬼及其生存空間也是很正常的。

大自然是由多時空組成的,整個世界都是「能」的表現形式,「能」的表現形式大部分是人不可見的,其中74%就是人們不可見的暗能量或暗物質,它以虛空的形式存在,並控制著有形的可見的物質。因為就拿太陽系來說,根據科學計算,太陽的引力根本不足以巨大的力量(引力)來束縛住九大行星及其所屬的衛星,而是由暗能量和暗物質構織成的「蜘蛛網」,把這些恆星、行星、衛星作為結點而相對固定下來的。

人們據說的靈魂,也是能量的聚集而形成的「精靈」,精靈和物質都是能的表現形式。物質是由精靈的意識作用而使「能」的聚集而形成的。「能」是所有物質和精靈構成的最小單位,它的範圍巨大,現在我們所觀察到的範圍僅是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即物質及其各種波。「能」具有地、水、火、風、空、覺知等無量性,每一個性都以無量性複合在一起,成為我們看不見的「淨能」,或者說是「空無的、見不到、也感覺不到、大部分是目前科學水平也檢測不到的、不可思議的‘空性’」,就像我們所見的太陽光一樣,複合在一起是虛空一樣的白光,而分解後有成千上萬種色光。

科學猜測:泛指生物思想感情的本體,由於科學在現階段依然處於落後時期,所以依然無法證明靈魂的存在與否。在科學猜測中,靈魂可以是一種物質,而這種物質處於物質與能量的分界線上,所以在現實生活中會有人看到靈魂,此時靈魂由於一系列原因,其屬性更傾向於物質,所以可以被看見。在另一些情況下,靈魂更傾向於能量,因此可以被探測儀器捕捉。然而在大部分情況下靈魂都處於分界線上,因此無法被現代儀器觀察。

靈魂其實就是大腦、骨髓和神經系統中的「生物信息能」,靈魂即「生物信息能」;軀體機能被破壞都會導致「生物信息能——靈魂」信息源缺失甚至於衰減能量直至脫離軀體。這種「生物信息能」與宇宙信息能相輔相成——這是一種「天物合一」信息量場理論。根據宇宙信息能平衡和平行對稱可以推導出,死亡後靈魂即生物信息能會被復元再次被受軀體所徵求。但它不會記憶原來軀體細胞記錄的信息源內容。這種生物信息能具備六元性即物質本元性——「感光性——視覺、感震性——即聽覺、感氣性——即嗅覺、感液性——即味覺、感壓性——觸覺、感距性——知覺」;人死後六感「六元性(物質本元性)」全然喪失,軀體不具有承載「六感」的能力,將此生物信息能釋放給大自然(宇宙)。

人體穴位就是這種「生物信息能——靈魂」節點信息的呈現、它具有引場、能場(而不是引力和電磁波),它是一種不能被現代儀器測到的信息場,它是一種「能」,這種「能」只具有「六元性」,在物質基礎上才能體現出這「六元性」。例如精子形成時會徵收這種「能」的生物信息,讓自身具備「六元性」,六元性所呈現出的引場量和能場量,它會尋求愛所,那就是卵子,否則它會承載物質基礎釋放到不定的環境中去,最終找到自己的歸宿,否則將永遠地游離於不平衡、不對稱的宇宙信息能間,只要找到有條件的物質,它就讓這個物質承載著相關信息能即生物信息能,這就是動物或者植物的多樣性。

在清朝翰林院庶吉士出身的紀昀以筆記形式所編寫成的《閱微草堂筆記》中有一則故事說,清苑縣張鉞,在河南鄭州任官時,官署中有棵老桑樹,粗大的兩個人都合抱不過來,有人說這棵樹上住著鬼神。張鉞厭惡這些邪魔鬼怪,便下令把這顆樹砍掉了。這天晚上,張鉞的女兒在燈下看見一個人,面目手腳和衣服帽子都是濃綠色的。這人厲聲對張鉞的女兒說:「你父親太蠻橫無理了,今天先治你一下,作為對他的警告。」張鉞的女兒大聲驚叫,保姆、丫鬟聞聲趕來時,她已經被嚇傻了。後來張鉞把女兒嫁給了太僕戈仙舟,不久就去世了。這棵樹沒什麼罪孽就被砍,人怎麼能因為自己的好惡草菅樹命?其實不止是樹,任何為害生靈的事都會遭到報應的,所以關愛生命關愛生靈是一個好人的基本品質!

好些墮胎的人,他們覺得胎兒很小,算不得生命,所以把他們置於死根本不算什麼事。但是他們不知道這樣做會給自己的孩子造成多大的痛苦。有這樣一個故事:在一次深層催眠中,某女士回溯到1976年,那時她剛生完第一胎。一年以後,她又懷上了,在當時的政策下,一般正常情況要三年後才能生第二胎,所以當胎兒三、四個月大時,某女士無奈地選擇了墮胎。醫生在她的腹部打了一針,她住院兩天然後就流產了。醫生當時還將那個無辜的小生命拿給她看。在催眠中醫生引導某女士理解一下胎兒的心理,她聽到孩子慘厲的叫聲:「為什麼不要我,好疼啊,我恨你……」某女士還沒聽完表述就嚎啕大哭了起來,她根本沒有辦法去解釋。她只能哭著不斷地向這個小生命說:「我錯了、我錯了、我錯了……」直到她能完整地說話時,她才悲愴的說道:「孩子,對不起,我錯了,請你原諒啊!我不知道我的寳寳已經知道疼了呀,是我無知啊!我殺死了自己的寳寳啊……」說到這裡,某女士又泣不成聲了,她哭了很久。待她稍微平靜一點的時候,催眠醫生開始嘗試和嬰靈進行溝通,希望能解開他們之間的仇恨。醫生以柔和的語氣輕輕地對他說道:「嬰靈菩薩,你的媽媽已經知錯了,她當時是無知才傷害了你,現在她已經真誠的向你懺悔,請你原諒她。你現在要解除感受到的痛苦,只有放下自己的仇恨心,在你面前會出現大光明,你也要懺悔自己的罪業,化解你的仇恨心,這樣你的痛苦才會解脫!」整個過程中某女士懺悔的心聲感動了嬰靈,他放下了仇恨,融入了光明之中,慢慢地離開了。」由於當年無知的隨意,給另外一個生命造成了怎樣的痛苦!他什麼時候能再轉生?做錯的人不應該承擔責任嗎?如果這個孩子不放棄仇恨,做為母親能不心神受創嗎。

還有一個故事,說唐朝的時候,有位御史名叫李儼,有一次奉了朝廷的命令出使廣東,途中忽然遇到了一隻老虎,跳入了草叢中,並且還用人語向他說道:唉啊!我差一點就傷到了我的老朋友啊!李儼說:這個聲音怎樣那麼像我的同榜,一同考取功名的同學李微的聲音!老虎就說:自從我們離別之後,已經很久沒再見面了。彼此談起從前交往的情形,都感覺到非常的熟悉。李儼就問老虎說:李微,你怎麼會變成老虎呢?老虎說:有一天我在靜坐的時候,忽然聽到門外有呼呼做響的聲音,忽然之間我便發狂變成了老虎的形狀,今天見到了老朋友,叫我怎麼能不悲傷啊!李儼就問李微:你生平有沒有做了什麼遺恨的事情呢?李微答道:我曾經在南陽的郊外,姦淫了一位寡婦;結果被她的家人發覺了,就偷偷的設計要謀害我;於是我就乘著酒醉的時候,把她全家都殺光了,這就是我生平最遺恨的事情啊!老虎說完之後,就大吼而去。一件不為人知的事,卻被鬼神洞見,哪有不受惡報的道理,所以老人說,不欺暗室,真真是也。人一生中的所作所為,是都要為其負債的,好事壞事都會有相當的收穫,所以人就得好好把握,有這樣一句話「道高龍虎伏,德重鬼神欽」,所以人不可以為一時的快活而胡為。

還有一個悲劇式的故事,是一個青年才俊以生命換來的教訓。2000年10月的一天,遼寧大連某報記者接到了一個約見電話。記者見到29歲的男子吳宇,通過他近3個小時的訴說,記者聽到了一個年輕的百萬富翁因網戀被女友感染愛滋病的奇異而慘痛的經歷。

吳宇大學畢業後,做電腦生意賺了錢,有車,有房,成了眾多靚麗女孩青睞的「鑽石王老五」。但吳宇一直沒有女朋友,他生性浪漫,渴望「一見鍾情」的感覺。1999年7月的一天晚上,吳宇閑著無聊,就進了一個網上聊天室。這天,他發現有一個叫「罌粟花」的美眉特別活躍,言論別具一格,於是以「鴉片」為網名與她聊起來,沒想到很快就互相吸引。兩個多月後,「罌粟花」從網上給吳宇發來了一張照片。照片上的她一襲銀灰色短裙,長發飄飄,頸上系一條紫色絲巾,相貌清麗,氣質溫雅,她微笑著斜倚在上海黃浦江邊,背景是高聳入雲的東方明珠電視塔。一看到照片,吳宇就有一種遭電擊的感覺:他尋覓已久的戀人終於出現了!當天晚上,他就把自己的照片和簡歷發給了「罌粟花」,表達了自己的愛意。「罌粟花」透露了自己的姓名:殷蘇靈,上海人,大學畢業,現年24歲,在一家外資企業做行政助理。吳宇大喜過望,殷蘇靈的學歷、籍貫及工作使他很滿意。1999年10月1日,吳宇飛赴上海,打算在合適的時候向殷蘇靈求婚。

在虹橋機場,殷蘇靈如約前來迎接他。她一身黑衣黑褲,脖子上繫了一條艷麗閃亮的絲巾,身材高挑的她站在接機的人群中鮮亮耀眼,顯得七分風采三分神秘。吳宇緊緊擁抱了殷蘇靈,他徹底墜入了情網。但他做夢都想不到:此次上海之行,他踏上的是一條死亡之旅。

吳宇在上海與殷蘇靈遊玩了7天。這7天改變了他的人生。日日夜夜的相處與情濃意熾中,未婚男女之間的事發生了。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從此步入了死亡地帶。吳宇回家鄉後,兩人的電話及網上聯繫更加密切。同時,他向殷蘇靈正式求婚,殷蘇靈痛快地答應了。有了殷蘇靈的承諾,吳宇開始緊鑼密鼓地準備結婚事宜。誰知,在距婚期只剩一個多月時,殷蘇靈卻突然失蹤了。他打電話給殷蘇靈的父母,但殷家父母支支吾吾,無奈之下,吳宇只好第二次飛赴上海,然而還是一無所獲。幾個月過後的2000年4月15日,吳宇接到了寄自上海的厚厚的一封信。信是殷蘇靈母親寫的——

「小吳,你好,首先請你原諒上次你來上海時我們對你的不禮貌。但我們,別無他法。蘇靈已經永遠離開了我們。早在一年前,她就被查出患了愛滋病。我們一直不知道你和蘇靈的戀愛,如果知道,我們拚死也會阻攔的。蘇靈這樣做,和殺死你是沒有區別的。上帝不會饒恕她。我們是一個信奉基督教的家庭,可我們做夢也想不到自己的女兒成了魔鬼。如果你還健康,請一定多保重,願上帝保佑你。請寬恕我們的罪孽吧!裡面的信是蘇靈臨終時寫給你的,我想我們無權看它,所以特地寄給你。」

可愛的殷蘇靈死了,而且死於愛滋病?!吳宇的腦袋「嗡」的一下,眼前一黑,一下子癱倒在地。他顫抖不已地拆閱殷蘇靈的信——

「親愛的阿宇:當你看到這封信時,我已經帶著骯髒的身軀離開這個世界了。這一切的一切,我不知如何向你訴說。22歲那年,我大學畢業回到了上海。當時我的很多同學都出國了,我也想出國。但我沒有海外關係,託福雖然考過了,但因找不到經濟擔保人而屢次遭使館拒簽。就在這時,我認識了我進修英語的美國教師,他是一所大學的留學生,業餘來託福班做外教。他英俊、幽默,只有30歲左右。我很快就喜歡上了他,他對我也很有好感。後來,他知道了我的處境,就答應做我的經濟擔保人,我相信了他,不久便和他同居了。1997年,他回國前夕,信誓旦旦地說要把我辦到美國,然後和我結婚,讓我拿綠卡。1998年10月,在公司的一次例行體檢中,我被查出染有愛滋病毒,公司當場就辭退了我。這簡直猶如晴天霹靂,我根本不相信。我瘋了一樣跑遍了上海所有的大醫院檢查,結果均是一樣的。除了那個美國人,我從未和任何男人有過性接觸,也從未輸過血,我終於明白:是那個該死的美國騙子害了我。

於是,我用「罌粟花」的網名和許多男孩談情說愛,後來,就遇到了你。我並不想害你,但我渴望在有限的生命裡真正被人愛一次,我原來想,只要措施得當,是不會傷害你的,可是最後那一夜,我無法自製,我想真正地擁有你一次。因為你是我一生中第一次真正愛過的男人。」……

幾個月後,在極度的不安和恐懼中,吳宇最害怕的事情終於發生了。9月初,他開始出現持續不斷的低燒,渾身乏力。此前,吳宇已經熟知有關愛滋病的基本常識。他借出差的機會去了北京最權威的協和醫院,檢查的結果是:他感染了愛滋病。回家後,吳宇賣掉了房子和車子,把錢以父母的名義存了起來。他希望在他走後,年邁的父母老有所依。然後,一向崇尚獨立的他搬回了父母的家。他想在他為期不長的生命裡儘可能享受親情的關愛。

不久後,他得知,殷蘇靈的那位美國男友死於一場離奇的車禍,身首異處。

所以,善惡有報是歷史大戲的永恆主題,並不僅僅是發生在中國。

孟子曰:「仁則榮,不仁則辱。今惡辱而居不仁,是猶惡濕而居下也。如惡之,莫如貴德而尊士。」意思是說,如果實行仁義,就會得到榮耀;實行不仁,就會遭受屈辱。如今這些人,非常厭惡屈辱,但仍然實行不義,這正好比一方面厭惡潮濕,一方面又自處於低窪之地一樣。假若真的厭惡屈辱,什麼也比不上以德為貴,尊敬有節操的士人。

《太甲》曰: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詩》云:「永言配命,自求多福。」意思是說,我們永遠要與天命相配行事,則福祿就會自己來。那麼反之,逆天意而行則必然招致禍殃。「仁則榮,不仁則辱」,堅守道德仁義的標準,順從天命一定會得到榮耀,喪失良知,施行不義,逆天叛道就會遭受屈辱。

每個人都需要在善惡間作出正確選擇,只有那些堅守良知,並且力所能及的做了自己該做的事情的人才能得到上天的佑護,那才是選擇了真正的平安幸福。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