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塵尋真】《梅花詩》點出了馬列主義的源流(圖)

2012-06-20 12:17 作者: 源泉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邵雍是北宋時期極負盛名的理學大師,他自幼敦敏好學,遊歷四方,最終學通天人,融貫古今,一生留下了許多傳奇故事,更曾開創了一派學術之先河,寫下了許多經典著述,千百年來備受後人尊崇,是著名的「北宋五子」之一。他給後世留下了一篇著名的預言《梅花詩》,也隨著其眾多的經典一起流傳千載。

《梅花詩》共有十段,簡明精賅,以朝代為序,準確預言了北宋、南宋、元朝、大明、大清、民國的興衰歷程,以及日本入侵、國共對峙、中共竊國等情形,但其最後三段一直無人能夠圓滿的解譯。直到近年來,因著海外獨立媒體的揭示,大家才開始明白原來其最後三段講的就是當前的歷史情形——邪黨暴政,殘害民眾,以及末劫時期的修煉人擔負起堅定信仰、傳播真相與正統文化的使命、人類社會終將走向光明的未來,這些,正好與全世界各民族古老相傳的預言完全吻合。至此,流傳千載的奇人預言《梅花詩》終於獲得了完整的解譯。

《梅花詩》篇幅不長,但視野恢宏,敘述具體,指意清晰,對許多關鍵的歷史要素都給出了準確詳細的交待。通讀全篇,歷史演變的脈絡清晰的再現於讀者眼前,令人由衷讚嘆。

《梅花詩》第七段也是這樣,短短的四句詩講述了後共產主義時代共產邪惡政權殘存勢力與全球自由社會體系的對壘、蘇聯解體後中共政權靠粉飾太平來苟延殘喘的情形,最近讀詩,又突然有了一些新的領悟,簡單試析一下,僅供大家研究參考。

《梅花詩》第七段:

如棋世事局初殘,
共濟和衷卻大難。
豹死猶留皮一襲,
最佳秋色在長安。

這段詩,大意是講蘇聯及其附庸國的邪黨體系解體後,共產邪黨政權聯盟與自由社會體系的力量對峙格局發生了根本的改變,中共邪惡政權的覆亡命運早已是一個沒有懸念的結局,六四事件後,中共邪黨已完全失去了民心,僅靠著北京中央司令部的粉飾太平在民怨沸騰中艱難維持統治。然而,被譽為紅塵清音的千古預言《梅花詩》,有沒有更多的奧秘透露呢?

今天,我們都知道了馬克思其實是撒旦教徒,而《萊茵報》的老闆是更高階的撒旦教徒,馬克思事實上是終其一生都在為有著光照幫背景的「革命組織體系」充當筆桿子,革命組織又將他的理論修飾美化成「完美信仰」之後傳遍各個共產主義淪陷區來實現洗腦統治,而恩格斯就是「革命組織」的高階幹事和活動組織者。西方史料文獻揭示,當年席捲歐洲及全球的共產主義幽靈來源於西方的秘教信仰體系,很多著名的「革命領袖」都曾是其教徒,當時撒旦教與光照幫相互滲透,而光照幫這個德系猶太秘密組織又曾經與共濟會高層有著割裂不開的聯繫,所以隨著越來越多的史實資料被披露,也使得共濟會在西方被成為「陰謀論」觀點持有者關注的焦點。

其實撇開「陰謀」是否存在的爭論不談,客觀上看,共濟會這個社會團體是西方現代政治體制的奠基人,是現代社會體制變革的推動者,歷史上許多社會精英都曾是其成員。回顧歷史可以發現,許多現代西方政治體制包括共產主義的出現其實都源出於共濟會社會變革力量的推動,所以有許多西方學者稱這近幾百年來是「共濟會活動的時代」,甚至連現在的民主、自由、人權這些概念也是當時在推動社會體制變革、挑戰君權與神權時提出來的口號。當時隨著人的思想和社會狀況的不斷變化,歐洲中世紀不少社會制度的弊端也開始凸顯,許多人開始參與推動變革,許多底層貧民響應,最終形成了席捲歐洲的革命浪潮。隨後,在打破了延續千百年的社會體制和意識基礎之後,整個世界變化迅速,逐步建立起了資本力量影響和支配社會運轉的新體制,即現代人常說的「資本主義社會」,具體形式有很多種,而共產主義就是其中的一種,即政府組織擁有極大的權力、可以高度控制社會資源運轉的極端模式。而共產主義模式如果走入極權體制,極權組織又淪為不重道德的政治利益集團的話,隨著民眾意識的覺醒,這一畸形體制就將走向崩潰,所以共產極權體制如中共和朝鮮都必須要外部輸血才能維持生存。從歷史上看,近現代的資本主義是在共濟會等團體的推動下出現的,共濟會等許多西方精英組織是現代社會體制、現代科學發展的推動者,這一點在國際社會上早已形成共識。作為一名研究者,作者對各種歷史產物都不作過多評價,只是試圖全景式的闡述和揭示歷史發展的脈絡和軌跡。

《梅花詩》準確的點出了各朝代的名稱或特徵,如「不信黃金是禍胎」說出了侵佔北宋疆土的金朝的名稱,「忽逢甲子又興元」道出了元朝的名號以及建政的年份,以「朱」、「胡」來指代明朝(朱姓)和清朝(滿族),用「漢」、「吉曜」等關鍵片語合來指代中華民國與國民黨。這些關鍵字往往巧妙的嵌在詩句中,一詞多義,不露痕跡。那麼,用來描述共產政權聯盟與自由社會體系對峙與鬥爭的兩句「如棋世事局初殘,共濟和衷卻大難」,「共濟」一詞除了表面意思之外,是不是有可能同樣點出了這個混亂時代背後的影子——共濟會呢?

從《梅花詩》最後三段的寓意來看,這一解讀與全詩明晰曉暢又表意無窮的風格特點完美契合。預言詩對各個朝代或時期都會有一個明確的關鍵詞提示,而這最關鍵的、點出全詩「梅花」主題的最後三段怎麼會沒有時代背景的提示呢?而「共濟」兩字正是對全球時代背景最到位的點睛之筆。如果確有這樣一層意蘊在內的話,那「共濟和衷」就指的是這兩大陣營之間的和衷共濟,當蘇聯解體之後,格局全然改觀,共產邪政聯盟走向了窮途末路,雙方和棋是不可能的了,所以說「共濟和衷卻大難」。

這也與諾查丹瑪斯在《1999年7月預言》中提到的「屆時前後馬爾斯將統治四方,說是為讓人們過上幸福的生活」相呼應,馬爾斯即馬克思(Marx)。

共濟會文化本身包羅萬象,其最初的基本要求是成員可以有不同的信仰但絕不能是無神論者,後來為了工作開展的需要,據說一些分舵及外圍組織也吸納了些無神論者或自稱為無神論者的人為成員,但無神論派別屬於其中的低階層次,這一點是肯定的。深受共濟會文化影響的其它秘密團體也是一樣,存在著不同層級,低層不知高層事,所以即便是在馬克思的小圈子裡,他也怕「革命同志」看了他的荒謬理論之後產生誤解和輕視,一再私下辯稱自己其實並不是一個馬克思主義者,自己寫的書只是些糞便一樣用來愚民鼓動的垃圾,意即自己並非一個無神論者,而是一個有自身信仰的高階知識份子。

馬克思編纂的理論是早期光照幫「革命組織」的理論武器,但馬克思的著述本身也是內容龐雜,甚至相互矛盾,所以馬克思本人一直建議其讀者去讀革命同志協助其翻譯整理的外文版《資本論》,而不要去讀他本人撰寫的內容含混的德文原版《資本論》。這些革命組織早期的革命理論,鼓動造反,宣揚暴力,很難讓受過高等教育的中產階級接受,臨時政權也都一一在實踐中破產,所以後來恩格斯認為這種極端手段無法在文明社會長久存在,就否定了這種粗糙而露骨的暴力革命理論,所以後來西方社會的共產黨多數不講暴力革命那一套。但被德國秘密派往俄國實施顛覆行動的列寧在那兒組建了一個恐怖的極權體制,他以馬克思主義中的暴力手段為理論基礎,建立起邪勁兒最足的共產主義支派,卻反將西方社會的共產主義模式稱為「修正主義」,聲稱自己的派系最革命、最契合造反原教旨主義。與崇尚文明傳統的西方社會相比,以邪惡理念建政的蘇聯就像一頭凶猛的豹子,為滿足其稱霸的慾望而可以毫無道德底線,窮兵黷武,陰謀滲透,秘密扶植賣國政黨來顛覆各國政權,來實現其「解放全人類」的殖民奴役統治。毛澤東奉列寧與斯大林為導師,繼承了蘇聯那套邪惡理論與體制,在中國大陸建立起了中共邪政,割據經營,與自由社會體系對抗。

蘇聯解體時,中國毛時代的紅色共產主義實踐、「文化大革命」都一一宣告破產,短暫的改革與開放雖打開了民智,但全國性的民主運動卻被六四屠城所殘酷鎮壓,六四過後,中共已徹底失去民心,體制中無人再真正信仰共產主義,中共邪黨只是繼續利用共產主義這副臭皮囊來維持政權、控制權力而已。這就是詩中所說的「豹死猶留皮一襲,最佳秋色在長安」。

《梅花詩》第七段共二十八字,準確的勾勒出時代背景,並揭示世事格局背後的深層關係,令人拍案叫絕。

《梅花詩》點明瞭馬列主義的源流與演變,而從更宏大的視角來看,當年共產革命的幽靈席捲歐洲以及全球之後,以自由與解放為名,衝倒了當時的社會制度和民眾的思想信仰基礎,但僅以否定傳統為理念是無法建立起一個更正確合理的文化體系的,無神論和現代科學曾經是革命者用來衝擊傳統信仰的武器,但卻同時給人類和地球帶來了難以逆轉的災難,當人們的頭腦被膚淺的現代文化佔據後,開始拜物拜金,從內心裏不再那麼相信神的教誨,於是整個社會道德就開始快速的滑坡,各種能抓住人慾望的稀奇古怪的所謂前衛文化出現,人類社會的狀態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人種與文化混雜,雜亂信仰盛行,法律取代了道德,同性戀、克隆人都開始出現,各種古老宗教進入了最艱難的時期,現代科技又帶來了環境惡化、資源耗竭,人類生存危機空前凸顯。今天誰都看到了現代科學已將人類的生存空間拉到了崩潰的邊緣,看不到未來的希望。

而預言的最後兩段講的是當今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的盛景以及在當前時期的表現,遍佈全球的法輪功信仰者踐行著濟世救人的洪願,弘傳真相與正統文化,給未來社會的文明帶來了新的希望,正與預言詩的開篇句「蕩蕩天門萬古開,幾人歸去幾人來」前後呼應,融匯貫通。

註:關於政治體制的一些闡述純屬個人學術觀點,僅供參考。

附全詩:

梅花詩

北宋邵雍

蕩蕩天門萬古開,幾人歸去幾人來。
山河雖好非完璧,不信黃金是禍胎。

湖山一夢事全非,再見雲龍向北飛。
三百年來終一日,長天碧水嘆彌彌。

天地相乘數一原,忽逢甲子又興元。
年華二八乾坤改,看盡殘花總不言。

畢竟英雄起布衣,朱門不是舊黃畿。
飛來燕子尋常事,開到李花春已非。

胡兒騎馬走長安,開闢中原海境寬。
洪水乍平洪水起,清光宜向漢中看。

漢天一白漢江秋,憔悴黃花總帶愁。
吉曜半升箕斗隱,金烏起滅海山頭。

雲霧蒼茫各一天,可憐西北起烽煙。
東來暴客西來盜,還有胡兒在眼前。

如棋世事局初殘,共濟和衷卻大難。
豹死猶留皮一襲,最佳秋色在長安。

火龍蟄起燕門秋,原壁應難趙氏收。
一院奇花春有主,連宵風雨不須愁。

數點梅花天地春,欲將剝復問前因。
寰中自有承平日,四海為家孰主賓。

點擊與作者交流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