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暴政:串門、走親戚、打招呼都被綁架

2012-07-05 15:30 作者: 新城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串門、走親戚、打招呼是再正常不過的社交活動了。人活在世上,誰沒有個親朋好友,互相之間走動走動,見面招呼一聲,是人之常情啊。那麼如果走親訪友與打招呼都能被綁架時,你說這個社會會是什麼樣?這個國家會是什麼樣?可是中共在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中,卻常常把這些日常的社會交往都當成迫害的藉口。

串門被綁架

老百姓把朋友之間誰到誰家去稱為串門。串門是百姓增進友誼,交流思想的重要形式。可是法輪功修煉者因為到同伴家串門就被綁架的事卻常常發生。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日報導的《警察綁架救人英雄數百民眾人牆阻擋》中這樣記載:現住在河北省唐山市開平區溫馨家園小區裡的法輪功學員李真,於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九日晚上十點左右,遭到開平分局開平派出所劉樹亭等六人的非法抄家,並將李真和串門的兩人強行綁架。

六月二十一日還有這樣的報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早晨,有朋友來敲哈爾濱市斯大林公園管理處退休職工、法輪功學員郝蓮琴家的門。郝蓮琴剛一開門,一下闖進二十幾個警察,當時就把郝蓮琴和來串門的朋友及郝蓮琴的丈夫按倒在地,稍有反抗就連踢帶打。警察像土匪一樣將屋裡翻了個底兒朝天,搶走電腦、印表機、光碟和幾十本大法書籍,還搶走現金六千多元。

六月二十六日報導的迫害案例中有這樣的一個案例,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二日晚上九點左右,河北定州市警察馬鐵柱,夥同趙村鄉政府副書記彭彩芹和趙村鄉派出所所長陳亞偉等十幾個人,闖進趙村鄉大寺頭村法輪功學員張巧潔家。其中一人指著在她家串門的法輪功學員劉立哲說:「這就是劉立哲嗎?」隨即將劉立哲雙手銬上。還把正在她家串門的法輪功學員王坤英、劉連卿也強行綁架。

六月二十八日的報導中還提到了這樣一件事,無錫法輪功學員梁愛英於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九日被中共綁架了。金星派出所在無任何證件下非法抄梁愛英的家,搶走了大量的私人物品。六月十九日晚上九時,鄰居葛秀芸回家時看見梁愛英家的電燈亮著,就去看看,剛開門,埋伏在梁愛英家的金星派出所警察一擁而上,綁架了葛秀芸老人,說:你來的正好,我們就在等著你們,是誰讓你來的?沒有任何準備的老人說:我是她的鄰居,看到她家的電燈亮著,來看看的,為什麼要綁架我,關心鄰居也犯法嗎?儘管如此,警察們還是把老人綁架走了。

明慧網六月二十九日的報導《於學忠串門 被吉林市高新派出所迫害致死》,文中說,家住吉林市船營落馬湖附近華天佳苑七號樓一單元三樓三零一室,在吉林市大潤發超市發快報的法輪功學員於學忠,於五月二十九日去李文軍家串門,被前來綁架李文軍的吉林市高新派出所警察綁架到高新派出所。因警察不認識他,於學忠不配合不報姓名,遭警察毆打,第二天便被迫害致死。

法輪功學員之間串個門就能被綁架,警察是怎麼知道的呢?除了警察的蹲坑和跟蹤外,利用社會上的惡人進行盯梢也是主要的一個方面。

明慧網六月二十四日有篇文章《薄熙來迫害重慶法輪功學員記錄》中講:重慶萬州區高粱鎮有個地痞無賴叫王永凡。當他聽到中共宣傳誰要舉報一個煉法輪功的能得獎兩千元時,就眼紅了,到處亂竄,打聽法輪功學員的活動情況,專做那種傷天害理之事。當他瞭解到法輪功學員常光興家裡有人串門的時候,就向當地高粱鎮派出所誣告陷害。二零一一年七月十日中午,由高粱鎮派出所一行九人,根據王永凡提供的所謂「情報」,強行闖進法輪功學員常光興家裡,將到他家來串門的三個朋友和常光興的妻子,一共五位強行綁架到高粱鎮派出所進行殘酷迫害。

走親戚遭綁架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八日有個報導,其中提到,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上午,四川什邡市法輪功學員周玉寶被綁架。下午三點什邡國保大隊李勇帶隊,又非法撬門闖入周玉寶的家,搶走大量私人物品。當時來他家走親戚的一位老太太看不過眼,說了兩句公道話,就被綁架了。

六月二十三日報導了這樣一個案例。山東濰坊高密法輪功學員仲淑蘭的老伴剛剛去世。她遠在青島的弟弟仲崇增想到姐夫剛去世,特地來看望姐姐。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二日晚十點,因為姐姐在大廈夜市講法輪功真相,遭到西關派出所警察的綁架,同時也將她的弟弟仲崇增一併綁架投入看守所。仲崇增患腦血栓剛好,說話還不利索,怎麼也沒有想到來走個親戚卻會被綁架。

上面這幾個案例中被綁架的人有的是法輪功學員,有的也可能不是法輪功學員,因為文章沒有明確地提到,我們不能妄下結論。可是無論是不是法輪功學員,串個門訪個友都遭到綁架,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即使是法輪功修煉者,他們怎麼就不能串門、走親戚?當然因為修煉的是同一部法,就像同學之間的交往一樣,他們之間只是共同語言多一些而已。

打招呼遭綁架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五日有篇報導《路上打招呼 大慶七名法輪功學員被惡警綁架》。文中說: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日上午九時許,黑龍江省大慶市龍鳳區法輪功學員馬喜權、王宇紅夫婦準備驅車前往哈爾濱看望生病的岳父。正準備開車時,看到了途經樓下的趙榮傑、瞿艷艷母女,以及張守賢、張守善、曲輝三名年過六旬的法輪功學員。馬喜權下車和他們打招呼,卻被突然衝過來的龍鳳分局警察張琳和另外兩名警察抓住,並當場對他進行毆打,理由是張琳認出馬喜權是煉法輪功的,並認定與馬喜權打招呼的幾個人都是煉法輪功的,於是就逼迫這七名法輪功學員靠著牆壁站著。之後來了三輛警車把他們全部帶走了。
看看這些被綁架的人的年齡與關係:有夫妻倆,有母女倆,還有三個年過六旬的老人。這些人互相打個招呼有什麼呀?即使是互相認識的人見面就應該互不搭理嗎?綁架的理由太荒唐了,就因為一個警察認出其中有一個是法輪功修煉者,從而認定與他打招呼的也都是法輪功修煉者。這說明什麼?這不是說明法輪功修煉者在大慶非常多嗎?人家夫妻是看望生病的老人去的,這一綁架,人家還怎麼在老人床前盡孝?再者說了,他們互相間打招呼那不是偶然碰到的嗎?中共警察對法輪功學員之間的招呼怎麼這麼在意?世界上還有比這更荒唐的事情嗎?

當一個國家的百姓連串門、走親戚、打招呼都會遭到迫害時,造成這一切的邪惡政權還有存在下去的必要嗎?這個政權的暴虐在展示出它邪惡本性的同時,不也是將它自身的恐懼完整地展示出來了嗎?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來稿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