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黃三億」玩弄的「陌生年輕女性」大曝光?

2012-07-06 04:49 作者: 金世遺 / 程江河

手機版 简体 1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被「黃三億」玩弄的「陌生年輕女性」大曝光? / 金世遺

黃勝出事後,德州民間給他送了個「黃三億」的外號,意指其家財之巨。而黃勝在生活作風上的問題在當地也是半公開的秘密。據知情人士介紹,與包養情婦的其它腐敗官員不同,「他喜歡玩弄陌生的年輕女性,在德州期間,每到下面縣裡視察,一天中最後一個節目十有八九就是到賓館裡和女性開房。」黃勝2007年出任山東省主管文體的副省長後,也不時傳出緋聞。(鳳凰網)

看了以上新聞,筆者不禁要問,「黃三億」喜歡玩弄的陌生年輕的女人都是些什么女人?是小姐?是女大學生?是女工人?是女官員?等等、等等。尤其是黃勝縣到裡視察期間,誰能在短時間內幫其找到陌生年輕的女人?筆者以為,根據這兩個條件,可能性最大的是小姐和女學生,但女大學生是最主要的目標。

大家知道,黃勝「喜歡玩弄陌生的年輕女性」,從表面上看是一個「特色」,是個愛好,但是,如果從深層次來看,這不僅反映了黃勝有很強的「保密意識」,而且還反映了黃勝有奴役女人的思想。就是說,在黃勝的眼裡,女人是性奴,是發泄的工具,是有血有肉的「機器人妓女」。

為何如此說呢?因為,一、黃勝與陌生年輕女人開房,獲得錢色交易後,兩人就可以各奔東西,互不相識。這對黃勝來說,是很安全的,也保持了市委書記的「光輝」形象。當然,這也不是黃勝的首創,因為,深圳原市長許宗衡也有這樣的「保密意識」。據說,許宗衡所玩的情婦不住在深圳,而是住在香港。這樣,許宗衡異地會情人,與黃勝異地開房玩陌生年輕女人就有可比性,其手法也是如出一轍的。二、黃勝與陌生年輕女人在一起,要的是性,不是情。所以,他們既不拉家常,也不談感情,這樣,對黃勝來說,就不會被陌生年輕女人看出真面目,就可保持其固有的「黨性」,在各縣的幹部大會上,在人民群眾中,依然可以口若懸河,大談黨的「先進性和純潔性」,大談反腐倡廉等等、等等。

因而,從以上兩個特點來看,無論是年輕女工人,還是年輕女官員,都不可能到賓館來陪黃勝睡覺,為黃勝提供性服務。因為,她們都是良家婦女,試想,如果黃勝或德州市委辦公室官員委派縣委幹部去找「陌生年輕女人」,那麼,這些良家婦女,會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走出家門嗎?如果知情了,又怎能逃得過黃勝那很強的「保密意識」呢?再說,黃勝的下屬也不會這樣做的,否則,其仕途不就完了。這樣一來,剩下的「陌生年輕女人」,就只有「小姐」和「女大學生」了。但筆者認為,小姐應當排除,因為,小姐是專業賣淫者,她們也一樣逃不過黃勝的「色眼」,其手下也不會去找的。所以,剩下的最後一類「陌生年輕女人」,就是女大學生了。因為,女大學生不僅年紀小,沒有多少社會閱歷,而且還膽小怕事,自然也就不敢向黃勝問東問西了。換句話說,女大學生完全符合黃勝的「領導意圖」,符合黃勝所玩女人的標準。

或許有人會不同意筆者的分析,因為,德州各縣還沒有大學。德州境內的大學只有五所,分別是德州學院、德州科技職業學院、德州華宇職業技術學院、德州職業技術學院、德州廣播電視大學,它們的所在地都在德州市內。所以,如果說黃勝所找的「陌生年輕女人」是女大學生,這在各縣是不可能的。但筆者認為,既然黃勝有很強的「保密意識」,那麼,也只有他身邊的人知道或只有德州官場高層的幾個人知道,黃勝所玩的「陌生年輕女人」了。這樣,黃勝到各縣檢查工作,所玩的陌生年輕女人,自然會被其手下安排好的,根本就不需要各縣官員去找呢!


程江河:黃三億玩弄陌生女性的精彩看點?

日前,中紀委對山東省原副省長黃勝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了立案檢查。因其家財之巨,德州民間給他送了個外號「黃三億」。另據知情人士介紹,黃勝每次視察,十有八九要和女性開房,與包養情婦的其他腐敗官員不同,「他喜歡玩弄陌生的年輕女性,在德州期間,每到下面縣裡視察,一天中最後一個節目十有八九就是到賓館裡和女性開房。」

猛然一看,好像副省長黃勝專門喜歡玩弄年輕的娼妓。仔細一想又不盡然,既然是「陌生的年輕女性」,顯然不只是專指娼妓,也包含那些與黃勝不曾相識的年輕女官員、女公務人員,甚至是尚未參加工作的女大學生,未成年的幼女。

試想,作為一名副省長,到賓館開房後打電話叫來一娼妓作陪,這樣的檔次,恐怕不只是低級,相對與其副省長的身份而言實在是超級的低級,已經與一個普通的有錢男人不存在多少性趣上的差別。如果果真如此,相對於那些喜歡嫖宿幼女、嫖宿女下屬、嫖宿女明星的官員而言,黃勝副省長的作風問題已經不是什麼作風問題,而是一個簡單的男人好色的問題。

另外,投其所好是許多地方官員慣用的伎倆,面對黃勝副省長喜歡玩弄陌生女性的嗜好,恐怕「投黃所好」是許多地方官員難得的機會,他們一定會好好把握,堅持絕不放過的原則。

所以,黃勝副省長在賓館玩弄的陌生年輕女性,恐怕其中為真正的娼妓者並不多,大多數應該是「特供食品」。至於這些「特供食品」是女官員,還是女公務人員,抑或是女大學生,同時又是那些人把這些「特供食品」貢獻給黃勝副省長享受的,我就不得而知了。不過,我認為這才是黃勝副省長玩弄女性的最大、最精彩的看點。

現在,官員玩弄女性的手段不斷翻新,然而,像黃勝副省長這種「用了也白用」、「用後概不負責」的手段,我還是第一次聽說。實在是高明呀!

不過,「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雖然黃勝副省長不為自己玩弄過的陌生女性負責,但是,總不至於每一位年輕女性均會以自己是在與副省長「玩」而倍感自豪和不計較任何的回報吧?那麼,黃勝副省長玩弄陌生年輕女性背後,又是誰在為其的行為買單呢?其中是否也存在「日後提拔」等色權交易問題?但願不是又一個讓國人無法解開的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