薊縣大火民間調查 一篇被全封殺的博文(組圖)

2012-07-09 00:55 作者: 南都校尉

手機版 简体 4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原文標題:克拉瑪依在西 薊縣在東 - 來自民間的「6.30火災」事件觀察

【看中國編輯註:本博文在中國大陸已遭刪除,原文文字亦未出現在海外網站,故看中國編輯依照Twitter上傳出的該文圖片,將原文字敲打出來。圖片中個別字難以辨別,敬請讀者見諒。】


(圖片:南都校尉新浪微博)

前言:寫這段文字之時,希望諸君切勿糾纏筆者真實身份。從何職業,又供職何單位。其實,用這種非常規之手段(長微博方式)留文,足以證明,某已拋棄上述信息,秉持一個普通公民的視角,來記述「6.30火災」中的薊縣。

一切都該從7月6日說起。

對於已有著近3000年建城史的津北小城薊縣來說,又一個週五到來,中昌北大道上川流不息的車輛,似乎在極力證明,一切正常。


今天是6.30火災的「頭七」,被腳手架和綠色防護網密封的萊德商場,已難窺清其災後真容,一棵在救火時被砍去半邊枝丫的垂柳,仍在微風下搖擺那被大火燒至焦黃的殘存枝丫,中昌北大道上警察三步一崗、五步一哨,更遑論無數便衣。無鮮花、無紙錢、無祭奠之人。。。平靜的讓人可怕(圖片:南都校尉新浪微博)

如果不是一段藍色施工圍欄和綠色的防護網的存在,如果不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的警察與大批便衣,任誰也想不到,這裡曾在7日前發生過重大火災。

其實,在這日清晨,筆者踏上去薊縣的班車,當兩名本地乘客談及「萊德商場火災」,卻被司機以「各大單位和所有派出所都開了會,不能再議論此事」而制止起,筆者已嗅到了一股不同尋常的味道,平靜的背後儘是緊張。

「衛嘴子」果名不虛傳,前後左右的本地乘客很快找到了其他的話題,從農民種果樹被瞎折騰到薊縣國企連鎖倒閉,從中菲黃岩島之爭到什邡群體事件,談資一直不斷。

薊縣的新汽車站,與大多數大規模搞城建的縣城一樣,遠離市區,剛一下車,三輪司機們就是開始一番拉客爭奪戰。筆者被一位大姐搭辿,坐其三輪車駛向城區。

一切都像是演練好的。我們的搭話很快就扯到了萊德商場的火災。大姐以「可不要亂說、亂說會被抓」的態度和我閃爍其詞地說些小道消息,譬如「昨晚醫院死了一個小孩」,「沒搶救過來」,「這幾天我拉了很多專門去看火災現場的人」等等。

突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所以在其「去火災現場看看」的熱情邀請下,我以「外出遊玩」予以堅辭。找地投宿,大姐仍然熱情非凡,推薦酒店,要電話送發票等等手段,讓筆者不得不警惕起來,在其離開酒店後藉故換了房間。

後來,與幾位同來薊縣的朋友閒聊,聽起遭遇,感慨自己還算「漏網之魚」,有兩個朋友從班車起就被「一位兒子在鄉政府工作」的阿姨熱情攀談,來那個人花費了好一番功夫才擺脫,這位阿姨最終還叮囑他們「可不要亂看、亂說」。

6日中午,筆者試著在火災四週轉了一圈,卻無法接近現場。隨後,又在一名當地的網友幫助下,找到其中一名死者所住小區,小區外停滿了政府牌照的車,其樓下,圍觀著大批政府人員,一直遠遠的耐心等待,直到幾個身穿孝服的遇難者家屬出現,混於其中,卻只聽到一名女性家屬說了一句「賠償協議看來不得不簽了」,旋即,他們被帶上一輛大巴,政府的小汽車前後跟隨,呼嘯而走,終不知所蹤。

此時的薊縣,陰雲密佈、天雷滾滾,一場陣雨在做難免。雨來的迅猛異常,去得也甚是突然。在被多名三輪車伕拒絕前往鼓樓廣場後,筆者高價搭上一名的士,但還是在早已交通管制的薊縣人民西大街停下,步行至鼓樓廣場,這裡雕樑畫棟,仿古建築比比皆是,商鋪店面櫛次鄰比,顯然是這座小城的商業娛樂中心。

大批的人群向廣場彙集,表情不一,其實都很疑惑、漠然。

有大批的工作人員和少量的警察在維持秩序,禁止人群靠近鼓樓附近的三條小道。這裡通往薊縣縣委和官方招待所 – 漁陽賓館,後者被指為「遇難者家屬的集中地」。


廣播車開始喊話:鼓樓廣場沒有任何集體活動,純屬謠言!馬上撤離!追悼會夭折!(圖片:南都校尉新浪微博)

在長達一個多小時的人群聚集中,雙方都相當克制,官方沒有任何大的動作,只是工作人員間或以人牆形式逼退靠近警戒線的民眾。在16時20分許,來了一輛巡迴的廣播車,開始用大嗓門喊叫「鼓樓廣場沒有任何集體活動,純屬謠言,迅速撤退!」聲音異常嚴厲,與此同時,工作人員開始驅散群眾。筆者就此離場,前往萊德商場處,依然大批警察和便衣。

晚上和幾個朋友吃飯,互通信息,感概這是一座「草木皆兵」的小城,最終,我們都不得不佩服小城的政府維穩很有經驗,此時的手機網路也無法使用。

再返回鼓樓廣場,這裡已經「清場」成功,或公安、或工商、或城管、或民政的各色工作人員組成人牆,將廣場變成一個「只出不進「的地方,港接近晚20時,這座城市的商鋪已全部關閉。每個十字路口,都站著不下五人的交警。此情此景,讓一名已經在此地滯留數日的朋友也無限感慨」今時不同往日」。至晚23時,情況依舊。

這就是薊縣「6.30火災」的頭七日,沒有傳說中的追悼會,更沒有上海膠州路火災的市民自發鮮花祭奠,甚至連燒紙錢的人都沒有,一切都平靜的令人可怕,一切也都緊張的令官方寢食難安。

次日的筆者,和幾個朋友開始了艱難的掃村、掃樓工作,卻異常艱辛,也異常失敗,已經聯繫好的幾個遇難者家屬,都以不同理由婉拒相見,甚至一名生懷者將筆者的QQ拉黑,聊天記錄隨之丟失。兩個曾經幫助打聽其失蹤朋友的網友也不再聯繫。筆者的腦海不斷浮現兩個字:詭異!

街頭巷尾的便衣和警察比昨日少了許多,廣場恢復了往日的繁華。一切都似乎在昭示:一切正常。然而,正常與否,官員心裏有一個譜,百姓心裏也有一個譜。

當然,筆者心中也有一個譜。「6.30「火災後的薊縣,處在一個「引而不發」的狀態。百姓可以默默的聚集在廣場,但沒有實質的目的,官員可以四處警戒,卻亦沒有動用武力。唯一能「告慰逝者」的是10名遇難者名單在下午15時許被公布,皆為女性,無有兒童,無有男性,亦無有失蹤者。

一切似乎都在萌芽狀態,就像永恆。

各種質疑、咒罵、怒其不爭、哀其不幸的言辭在網路上依然廣泛傳播、或毛派、或鄧派的公知們,也都沒有忘記就火災發表幾句言論。然,歸根結底,都是自說自話,官方在自說自話,民眾在自言自語。公知們或輿論領袖們一樣自說自話,誰都沒有把誰的話當回事,更遑論交鋒,從網上,到現時,一切都處在一個「引而不發」狀態。

一向被寄予厚望的媒體,似乎集體失聲,鮮少發出聲音。要麼是官方的通稿,要麼就是蜻蜓點水的報導,民眾期待的內幕沒有被揭開,民眾質疑的數字沒有被證實。

在一個黃昏,坐上西返的大巴。嘎然想起,一直向西,也許能到克拉瑪依。18年前,有325條生命葬身在那裡的一場火海,真相終浮出水面;18年後,薊縣也發生了一場火災,到底是10條生命,還是網傳的378條,這個真相,也許很快浮出水面,也許是永遠到無法想像的時間……

臨走時,幾個朋友在鼓樓廣場的肯德基店裡,感慨此行的失敗,感慨這里民風的溫馴,感慨這裡政府相當有維穩經驗……

說到民風,某想起微博上一個叫「妖嬈哥愛天津」的奇葩。它女裝男身的宣稱「天津人不慫」,也不知該怎麼回應,只能從歷史裡找答案:也許從公元756年安祿山「漁陽擊鼓震秦關」開始,這里民風就開始轉變了風向,直至1153年「都遷燕京」,850年來,在天威皇權的熏陶下,「莫論國事、不惹官府」的升斗小民思想已經徹底扎根!

當然,處於京津之間的薊縣,亦概莫能外!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