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宴中的食客 權貴家庭瘋狂吸金瓜分中國


【看中國記者江南編譯報導】據《金融時報》7月10日(週二)報導,毛新宇身著不合身的軍裝,能看出來這讓他不舒服,他講話很慢,用著幾乎孩子似的語句描述他作為毛澤東嫡孫的艱難。

他說:「因為普通中國人把他們對毛主席的熱愛加到了我身上,我在生活中有很大壓力。他們真的不想我丟爺爺的臉。」

毛新宇是統治了佔全世界人口1/5的國家將近30年的獨裁者的唯一一個倖存的孫子,42歲的他是中國軍隊歷史上最年輕的少將。

據瞭解他的人說,儘管他有學習障礙,但他擁有中國頂尖軍事和民用機構的高等學歷,也是軍事科學院戰爭理論和戰略研究的副主任,一個重要的閑職。

據熟悉內情的人說,毛新宇曾公開承認,他的許多成就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他的背景,但他沒有巨大的個人財富,他也曾批評其他強大的共產黨家庭的後代猖獗的腐敗現象。他在3月與國家媒體的採訪中表示:「看看我們家 - 所有主席的後代,你能找到當官的或做生意的人嗎?你連一個也找不到。」

毛將軍對其他太子黨含蓄的批評凸顯了,黨內人士所稱的在過去十年變得糟糕得多的現象,今年薄熙來的倒臺迫使它成為了矚目的焦點。在一個仍稱之為共產主義,但靠著資本主義得以興旺的制度下,一群有權勢的政治家庭和他們的食客已經非常富有,完全不遵守他們為普通老百姓制定的法規和法律。

週一,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用幾乎不加掩飾的批評口吻,表達了這些憂慮,在談話中她批評了那些致力於「剝奪公民選擇領導人的權利,執政沒有問責制,破壞國家經濟進步,把財富聚斂到自己那裡」的政府。

自從蘇聯解體,黨的理論家們指出了,腐敗寡頭和日益擴大的貧富差距是快速的政治自由化的危險性之一。但是,隨著中國收入不平等幾乎比任何經濟大國都糟糕,國家財富的大部分都集中在少數幾個家庭的手中,現在很多人質疑中國的情況是否真的那麼不同。

楊吉生(Yang Jisheng音譯)是一名老黨員,官媒記者和作家,他指出:「中國的腐敗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嚴重,我們現在是權力統治的市場經濟--每一個商業活動都需要有權勢的人幫忙或批准。例如,你爸爸是省長,你的一句話可能意味著政府批准我數億元(人民幣)的房地產交易,那麼我給你1億人民幣有什麼大不了的?」

根據公共記錄,薄熙來旁系親屬控制了中國上市公司價值遠遠超過1億美元的股權,與薄家關係密切的人說他們實際的財富要大得多。

同時,薄熙來24歲的兒子薄瓜瓜,在包括哈羅公學、牛津和哈佛在內的西方頂尖學府學習,開著昂貴的跑車,據他的朋友們講,據信他在家庭財產的幫助下仍在美國生活。

對薄熙來及家人目前沒有任何腐敗指控,領導人的高級顧問們表示他們相信對薄熙來及其妻子的案件不會糾纏在他們如何聚斂財富上。這主要因為黨擔心把目光吸引到其他領導人家裡積累的財富上,這涉及到大約100個軍隊和文職高官家庭。

哥倫比亞大學教授黎安友(Andrew Nathan)表示:「強大的政治家庭已經控制了中國經濟的大部分,因為沒有權力制衡,沒有獨立的司法和媒體,政府控制著一切。法律是共產黨控制的,誰控制了黨就可以利用法律為所欲為,這些人遠遠凌駕於法律之上。」

合法性危機

高官和其親屬的私人生活、商業交易和財產都被視為是國家機密。網際網路和媒體審查制度一直開足馬力封鎖所有相關信息。

眼看著公眾對黨內權貴的關注日益增加,黨從2006年到2010年每年都召開新聞發布會,重申要求高官透露他們和親屬的財產。但每次會議都是以黨堅持「時機還未成熟」,全面引入此項措施前「必須進行進一步的研究」而結束。

即使官員不公布財產,薄熙來的倒臺也讓中國人得以窺見他們的統治者如何自己發了財,大家更清楚地意識到了權貴階層是如何享有特權。

對其他政治家庭的活動調查結果顯示了與薄熙來家類似的龐大而糾結的交易網路。幾乎黨的9大政治局常委都有親屬從事商業活動,這些商業活動很大程度上依賴於國家的批准和支持。

和黨的領導關係密切的一個著名的中國金融家表示:「在1990年代,大多數最高級領導人,至少還要約束他們的太子黨不要太過分,但是現在幾乎沒有克制,已經失控了。這是對黨的合法性最大的考驗。」

黃金關係

很多太子黨受雇於西方銀行或其他跨國公司,這些公司認識到了通過親屬與高官建立密切關係所帶來的好處。

一位專門從事中國精英政治的資深外交官表示:「你在中國呆的越久,你越意識到,一切都是由幾百個有權勢的家庭控制著。你還意識到,最大的外國公司都在試圖雇佣中國官員的子女,以便拉上關係做生意。」

然而,在中國有數十年經營經驗的三家跨國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告訴「金融時報」,聘請高官親屬擔任顧問或作為合資夥伴,是標準的做法,事實上,在很多行業中,是至關重要的。他們說這些太子黨通常首選通過香港或加勒比海地區上市的合資企業的股份,因為中國的反腐敗調查人員無法發現(這些資產)。

這些人說,諮詢費往往在迪拜或香港這樣的地方支付,協議通常印在紅色紙上,因為複印或掃瞄(紅色紙)會顯示出黑色,不易流傳。有時候,這些親屬作為高薪顧問,在談判進入尾聲時被介紹進來,他們的突然出現通常是交易會達成的標誌。

有些人,包括很多太子黨他們自己,為官員和其親屬的行為辯護,把猖獗的腐敗,裙帶關係歸於制度,而不是個人。像毛新宇一樣,他們認為,他們積累的很多特權和財富是他人強加在他們身上的,希望利用他們的血統優勢。

楊吉生表示:「無論官員的子女是否行為良好,即使是他們坐在家裡,人們會來敲你的門,給你錢,公司會給你閑職。你的名字就是獲得銀行貸款、土地和其他資源的捷徑。這是壞的制度造成的,不見得是太子黨本身造成的。」

(譯文有刪節,點擊看原文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