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權和北洋政府哪個更賣國?

2012-07-12 19:34 作者: 伸張正義

手機版 简体 1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新推洗腦片《我們的法蘭西歲月》正在中央一套「熱播」。九十餘年,中共的所作所為,民眾歷歷在目,再想像毛時代那種捂著蓋子大忽悠幾乎不可能。還大談什麼「理想」、「信仰」,就不怕「先烈們」半夜敲門,把魂攝了去?
 
有理由相信,當年很多熱血青年加入共產黨是出於對共產主義的信仰。但是走錯了路,沒有看清那注定是死胡同,不應該步蘇俄的後塵。更不應採取了不正確的方法,用暴力對較為溫和的國民政府和合法財產的擁有者及其後人。
 
自從毛主宰中共之後,中共徹頭徹尾淪為封建專制。毛從未讀過馬列書籍,只是知道其中幾個名詞而已。毛得天下後更是變本加厲破壞生產力,迫害知識份子,「挑動群眾鬥群眾(文革語言)」,把國家徹底搞亂。後毛時代,更是徹底拋棄「共產主義理想」,黨官們蛻變成新興資產階級分子,確切點是奉行權貴資本主義路線。
 
我們假定劇中情節為歷史事實,中國駐法公使陳籙廉潔奉公,節衣縮食資助留法學生。劇情給他定的罪名是:「陳籙對共產主義思潮與學生運動深惡痛絕,利用法國警方力量不遺餘力加以扑滅,直至大量遣返進步學生」。這在現在看來是有超凡先知先覺,如今蘇維埃的共產禍水在全球遭到抵制和唾棄,100%正確!
 
稍帶提一下,北洋政府歷屆大總統,除袁世凱外,口碑均不錯,遠比中共「元首」好。尤其是該劇故事所在年代正是徐世昌執政期間,為人正直,憂國憂民,致力於國家振興,南北和解。才有派遣留學生出國深造這一壯舉。怎奈時值外有共產禍患,內有軍閥干政,力不從心。
 
該劇給北洋政府定的罪名是:「北洋政府又準備與法國政府簽訂了出賣國家主權的‘密約’」。
 
為此,趙世炎,周恩來,蔡和森等人串聯法國的華人華僑組成「拒款委員會」。並召開大會,會上,趙世炎,周恩來「慷慨」發言:「北洋政府喪權辱國已昭然若揭,這次借款是出賣國家利益的陰謀,是一群無恥官員密謀分贓的密約,此次借款的總額是三億法郎,其中的兩千五百萬,成為某些人中飽私囊的回扣。政府僅僅拿到七千五百萬,剩下的兩億法郎,存儲在一間即將倒閉的銀行——中法實業銀行。依據協議,三年內,銀行如再有虧損,中國政府包賠。中方提供菸酒印花稅做擔保,出讓中國的鐵路修筑權。立刻終止所有談判!」。
 
這裡筆者有諸多疑問,既然是密約,怎麼還沒簽訂,就泄了密?而且被遠在法國的學運頭頭獲悉。貪污、受賄和拿回扣是三個不同概念,貪污是指直接把公款據為己有。受賄是犧牲公眾利益換取個人或小集團利益。回扣產生於採購或差旅費報銷。中共黨官們所有「公差」,包括嫖娼都是實報實銷。比如,嫖娼800,開票2000,800是「為人民服務」,1200是回扣,落入黨官腰包。
 
恕筆者孤陋寡聞,這借款如何拿回扣?借據上寫三億,法國政府支出三億兩千五百萬,多出部分法國官員自掏腰包?否則,那應該就是法國政府拿納稅人的錢送禮,是法方賣國啊。退一步,拿回扣,收授雙方都會十分默契,即使公檢法也不易查出,何況涉及到外國。這協議還沒簽,回扣還沒拿呢,就被幾個學運頭頭得知了。用陳籙的話說就是:無端猜忌。
 
中法實業銀行不是私人銀行,是北洋政府和法國政府合辦的國家銀行。虧損是一戰造成的,與其讓其倒閉,不如注資起死回生。況且這筆借款不是一年半載就花完,令其吸納存款,令錢生錢,服務社會何樂而不為?
 
至於「中方提供菸酒印花稅做擔保」,也沒什麼大驚小怪,提供擔保與否全憑雙方商定。民國成立不到十年,「主權信用評級」為零。貸方要求提供擔保並非過份,既不違反國內法,也不違背國際慣例,與賣國不貼邊。
 
請外商修鐵路就是賣國,這是哪家的邏輯?既然中共認為是賣國,為什麼還請德國西門子修筑上海磁懸浮鐵路?黃俄的上述指控沒有一條能站得住腳。還要「終止所有談判」,可見中共還未得天下就已十分霸道!
 
為此,宗旭之中途進場,予以反駁:「受欺負是因為窮,因為內亂,借款本身沒錯,如果借來的錢可以使中國得到發展,可以使國家得到統一,為什麼要拒絕?錯的是苛刻條件,刪除所有苛刻條約,重新談判,所有借款全部用於事業和教育,回撥部分款項資助留法勤工儉學學生」。得到大多數與會者熱烈歡迎。
 
這本來是好的修正案,但周恩來等人,並不高興更不支持,因為他們的目的是推翻現政權。只是不便出口,但又一時拿不出理據,向政府發難的陰謀被打亂。鄧希賢也附和道:「說得好聽,恐怕實現不了,一旦不反對這個借款,那就是給賣國賊開了道口子,以後怎麼控制嗎?」。「實現不了」再抗議啊,實在不行,不還有槍桿子嗎?由於黃俄的攪擾,借款一事最終胎死腹中,「賣國」指控自然不成立。
 
那時中國國力衰弱,只能一部分人公費留學,一部分是自費,這是出國之前就約定好的。學生受親俄赤色分子煽動,衝擊里昂大學是沒有道理的。「大國崛起」的中共即使今天能保證所有學生公費留學嗎?
 
衝擊里昂大學,很多學生被捕,公使陳籙等積極營救受牽連的學生。帶食品去宿舍看望他們,並告誡他們不要被歪理邪說蠱惑並無不妥。他說:我是一個外交官,要遵守駐在國的法律,通過外交途徑解決問題,不能和你們一樣去鬧。儘管編導在編故事,卻實在是絞盡腦汁也編不出陳公使貪腐或瀆職的情節。
 
怎麼可能拿中共的標準去要求他?比如鼓動暴徒去攻擊合法集會的fl -功學員(法拉盛事件等)。中共包括使領館官員和駐在國都結為「戰略夥伴」了嘛。
 
兩次聚眾鬧事後,法國方面驅逐帶頭者,停止對滯留學生資助。這不足為奇,因為世界新秩序是1945年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之後建立,之前的美英法等都是殖民主義者。怎麼可能指望「西方列強」發揚「國際主義精神」,容忍蘇俄的共產主義思潮在法國氾濫?即使21世紀的今天也不行,馬克思和巴黎公社的故鄉,共產黨臭如狗屎,連個議席都爭取不到。
 
中共洋祖宗列寧的故鄉將「十月革命」定性為政變,把共產黨趕下臺。東歐劇變,十四個社會主義國家,如今只剩下四個可憐兮兮的難兄難弟。越南向「美帝國主義」靠攏;北韓父死子繼;古巴兄終弟及;中共集體世襲,均系挂共產之馬(克思)頭,賣封建之狗肉。
 
這是對百餘年來馬克思主義的「科學共產主義」學說的最好註解,該劇還拿它煽情,令張申府出場對趙、蔡、周深情地宣布:「雙喜臨門啊,拒款勝利,中國共產黨今天在上海正式成立!」。只能是掩耳盜鈴,自欺欺人,自取其辱。
 
北洋政府最受詬病的「賣國行徑」是與日本簽署《二十一條》。中共將責任歸咎於袁世凱,指他意欲稱帝,為求得日本的支持,藉助出賣國家主權換取日本的支持。但亦有人根據當年的檔案及當事人的日記,指出袁世凱是在日本宣戰的壓力下,力爭至最後一刻方才被迫接受二十一條的部分條款。至於日本以支持袁稱帝作為報酬,亦缺乏證據支持(中共更拿不出來)。
 
《二十一條》簽訂的背景是1915年,那時辛亥革命成功不足五年。從滿清那裡接過的爛攤子是經歷甲午海戰慘敗,義和拳導致的八國聯軍打到滿清紫禁城剛剛十五年光景。
 
中華民國積弱成疾,揹負《馬關條約》的賠款兩億兩白銀(約三億日元)和庚子賠款四億五千萬兩白銀。無論對政府和民間都是沈重負擔,袁世凱懼怕開戰是有理由的。不簽,青島等已經在日本人手中,簽了可以避免戰事擴大。也就是說《二十一條》被迫簽訂的不平等條約,是城下之盟,不存在私利交換。
 
中國對德宣戰,與日本同為戰勝國,但德國在山東的權益沒有收回,反而被日本擴大了,也是事出有因。此前借款協議換文成為巴黎和會上日本強佔山東的藉口。首先,1914年日本對德國宣戰,經70多日激戰,全部佔領德國膠州灣租借地。日本沒有宣稱解放全中國,更沒有承諾「解放全人類」,完全是新殖民主義者驅逐老殖民主義者的黑吃黑。也就是說中國有戰勝國討價還價的權利,卻沒有與同為戰勝國的日本爭取公平正義的能力。否則,何不率先自己驅逐比日本更弱的德國?
 
當時北洋政府及大總統徐世昌、國務總理錢能訓並無太大實權。背後有北洋各派系軍閥操縱,與日本簽訂關於出讓山東權益的密約有各方利益的摻雜。中國雖然以「戰勝國」出現在巴黎和會,但並沒有直接參戰,而是提供後勤,弱國嘛。和會上中方提出過收回德國在山東的權益,怎奈日本拿出此前與段祺瑞(前任總統)簽訂的出讓山東權益的借款協定,原本支持中方的美國也不好說話了。所以和約上同意加上山東權益由德國易手日本之條款,這對北洋政府非常棘手,簽了吧窩囊,不簽吧失信。
 
此事被中共的前身共產主義小組成員,陳獨秀、張國燾、鄧中夏、瞿秋白、周恩來等人利用,發起五•四學潮,向北洋政府發難。北洋政府還是比較克制,沒有像中共六•四那樣動用正規軍。也沒有發生流血事件,僅僅是警察用警棍高壓水龍頭驅散示威者(見中共早年的中小學歷史課本),倒是黃俄們群毆外交官,製造了火燒趙家樓事件。事後,北洋政府僅僅逮捕幾個帶頭鬧事的而已。徐世昌罷免的罷免了簽訂《二十一條》的相關官員。《凡爾賽和約》上中方並無簽字,即「賣國」也不成立。
 
北洋時期還有個所謂「三·一八慘案」,是發生在1926年北洋政府以武力鎮壓群眾運動的一個事件。當時是民國最亂的時期,軍閥混戰。馮玉祥發動北京兵變,廢黜國民政府。馮軍只有不足四萬兵力,北臨張作霖違諾入關,南面吳佩孚反擊逼近北京,不得不採取張作霖意見,聯合皖系,讓已經無軍又無勢的段祺瑞重新出山,就任「臨時執政」。
 
奉系軍閥張作霖在日本軍艦掩護下進攻大沽口,遭到直系軍閥的反擊吃虧。日本以違反《辛醜條約》為藉口,糾集其餘列強向「臨時執政」的北洋政府下「最後通牒」,試圖擴大《辛醜條約》。
 
「臨時執政」召開會議商議對策之時,中共李大釗、陳喬年,親蘇派徐謙等煽動學生等,手持短槍、炸彈、棍棒衝擊國務院。搶奪衛兵槍支,混亂中有人開槍,北京女子師範大學學生劉和珍、楊德群被流彈擊中身亡。
 
僅僅死了兩人,而且雙方都動用了武器,被魯迅渲染成「民國以來最黑暗的一天」。時隔63年的八九六·四,面對天安門廣場手無寸鐵的請願學生,鄧希賢悍然下令野戰部隊開著坦克車,架起機關鎗,橫衝直撞,瘋狂掃射,血流成河。魯迅若能活到那天,不知如何評論?
 
三·一八事件當天,儘管段祺瑞並不在場,更沒有下令開槍。在知道政府衛隊打死請願的學生之後,隨即趕到現場,面對死者長跪不起,並從此終生食素,以示懺悔。相比之下,六·四,罪魁禍首鄧小平、李鵬等人至死沒有絲毫懺悔之意。
 
同樣是學生運動,六·四和五·四時期區別在哪裡?六·四是學生自發的反腐敗請願,而五·四前後的則是蘇俄和中共操縱的。無論國民政府怎樣做,都是要被推翻的。蘇俄和中共的目的不是要把中國搞好,而是要奪取政權,為本黨謀取不當利益。因此它們要編造故事,製造各種狼吃羊的藉口。
 
綜上所述,北洋政府的賣國是基於山東半島被日本佔領的事實,是無外交的弱國。而中共是以「解放全人類」的「強國」賣國,是主動放棄給中國人民造成重大人身傷亡和巨額財產損失的侵華戰爭賠款。並向強盜們作揖,千恩萬謝,感謝皇軍幫他們打天下!以至於民間索賠道路漫漫,荊棘叢生。是法理上承認滿清時期被沙俄侵佔的百多萬平方公里國土。以謀求俄國的保護國地位,是地道的賣國集團!這是該劇評論的主題,以下介紹一些「花絮」:
 
「留法學生的學費被華法教育會負責人褚民誼等合夥貪污之事」,中國駐法公使並不知情,案發後已將其革職。更何況是貧窮落後的中國與「大國崛起」的中共大規模貪腐相比更是九牛一毛。這是羞辱北洋政府還是羞辱中共黨官?
 
劇中有一個情節,法國老工人巴斯卡勒突發疾病、猝死在工廠門口。因為差一天工期,工廠拒發退休金給其家人,鄧希賢(鄧小平)目睹了資本主義制度的黑暗與殘酷。90多年後的毛潤之鄧希賢等創立的中共國不是還不如當時的法國,工人被無理由「下崗」,拿不到養老金的有多少,這不是百步笑五十步?
 
鄧希賢(鄧小平)、李火鐮做鐘點工打掃衛生。他們恰好去的是褚民誼法國情婦住所,正好撞見褚民誼。戲子們很不明智,不懂當著矬人不說短話。主子們強姦民女,霸佔身邊的女「工作人員」,包二奶三奶,褚民誼不是小巫見大巫?
 
1921年6月,北洋政府特使朱啟鈐、財政部次長吳鼎昌前往巴黎,與法國政府密商賣國借款一事。周恩來、鄧希賢(鄧小平)等收買法國接線員竊聽公使館電話,並被擴音出來。看來薄熙來王立軍等人竊聽中南海高層電話,基因概源於此!
 
當初在上海,法國逃兵皮埃爾騙了鄧希賢等人的錢。在法國,皮埃爾又成為「資本家的走狗」繼續欺負鄧希賢等。後來為欺騙法國警方,又重新勾結起來。不難看出,中共出籠前後一直是只有利益,沒有原則。
 
宗玉珮找到趙世炎、周恩來,想要追隨喬年前往莫斯科,陳喬年不同意。陷入瘋狂的林朗決定將宗玉珮身邊的親人一個個殺死,玉珮無奈,被逼自殺。聞此噩耗,陳喬年悲痛欲絕。陳延年開導他要從個人感情中走出來,以革命大業為重。這段故事編得自相矛盾,前者陳喬年為了「革命」,拒絕愛情。後者為了愛情,不顧「革命大業」。
 
劇中指「宗旭之不懷好意直指共產黨員加入國民黨是陰謀」,沒錯啊。北伐前線,將士流血犧牲,後方中共鬥將士們的家屬(所謂土豪劣紳),並妄圖亂中奪權。
 
鄧希賢資助皮埃爾的母親,以德報怨。把工作讓給兩天沒吃飯的其他學生。幫助患精神病的耿照泉,視他為自己親兄弟等等。那簡直就是當代雷鋒時空穿越啊!這些細節看似不經意,其實為統治者臉上貼金。可以預想,假如張國濤或顧順章等後來成為中共「最高領導」,那麼劇中小主人翁就不是鄧希賢了。
 
劇中原型人物及其下場:
 
張申府晚年有所醒悟,1948年秋天,因發表《呼籲和平》一文,公開承認國民政府的憲政,擁護蔣介石的戡亂政策,被民盟開除。12月16日,《人民日報》發表文章,「痛斥叛徒張申府的賣身投靠」。1957年被劃為右派,「文革」中受到衝擊。徹底對中共失去信心,聲言:「中國的事情都是被‘黨’搞壞的,因為‘黨’字就是‘尚黑’」。
 
周恩來原為毛賊東上司,共匪潰逃至遵義,周等人發起內訌,將在蘇俄養病的王明罷黜而擁立毛。儘管周此後對毛畢恭畢敬,甘效犬馬之勞,仍不時被毛敲打。1943年,中共「延安整風」,毛賊東、劉少奇等對周橫加指責,翻寧都會議老賬。大躍進被毛指為「離右派只差50米」。文革為毛的主要幫凶之一,病重期間毛命人不給藥,還批林批孔批周公。並以「伍豪啟示」相要挾,令其早死。逼得周「為保晚節」不得不低三下四求助於毛秘書張玉鳳。
 
李立三,中國共產黨某時期實際最高領導人,多次工運的策動者。1931年被派到蘇聯學習,每次會議,王明幾乎都要將李立三叫起來進行批判。反反覆覆,沒完沒了,時間長達7年之久。正值蘇聯大肅反,王明還向共產國際誣告李立三曾丟失一個裝有重要文件的皮包,泄漏了國家機密。1939年7月,李立三遭逮捕並被送到蘇聯軍事法庭審判。1945年8月,蘇聯對外聯絡部通知李立三,無條件批准他回國,這15年他實際是處於流放狀態。
 
此後李立三一直被邊緣化,「文化大革命」中,他因受劉少奇的牽涉受迫害。1966年底,李立三被通知參加對陶鑄的批鬥大會。他聽著一派胡言的批判內容,看到神情恍惚、任人擺佈的陶鑄,彷彿回到了1938年「大肅反」年代的蘇聯。歷史就是這麼驚人地相似,黑幫的基因相同嘛。官方內部消息,李立三於1967年6月22日服安眠藥自殺身亡。但安眠藥的來源不明,驗屍報告上死者身高同李立三不符,其死亡過程始終是懸案。見證了蘇共中共自始至終都是黑幫組織。
 
鄧小平為毛幫凶中運氣最佳者,儘管「三起三落」,但最終媳婦熬成婆,成為中共第二代掌門人。為一己之私,與毛殘暴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不惜下令鎮壓學運。為中國大規模腐敗開綠燈,使貪官遍地腐敗成風,終將被釘在歷史恥辱柱上。
 
王若飛,1928年,王赴莫斯科出席六大,在會上,王為陳獨秀作了辯解,並提名其依舊出任中央委員,遭到其他代表的抨擊,險些被開除出黨。1931年回國,負責在西北為共產黨開展活動。同年在包頭被捕入獄,1937年國共合作之後方在太原被釋放。1946年4月8日,同博古、葉挺、黃齊生等人一同返延安時因飛機失事在山西遇難。假如不死,很難說比劉少奇林彪高崗下場好。
 
趙世炎,1927年7月2日在上海虹口北四川路志安坊109號住所被捕。7月19日,在上海楓林橋被處決。此後一直到本片上映前,不要說尋常百姓,就是中共普通黨員有幾個知道這位當年叱詫風雲,為中共立下汗馬功勞的領袖?真應了他的名字,世態炎涼。
 
蔡和森,1921年下半年因組織勤工儉學學生鬧學潮,被法國政府拘捕,旋即並被武裝驅逐出境。1931年被顧順章供出,被港英警方逮捕,後從香港引渡回廣州。最終在1931年8月遭鐵釘釘死在監獄的牆壁上,年僅36歲。
 
向警予,1928年春,向警予在漢口法租界被捕。1928年5月1日在武漢余記裡空坪刑場被處決,年僅33歲。
 
陳延年,陳獨秀長子。1927年6月26日,陳延年在上海北四川路恆豐裡104號上海區委所在地被捕,陳延年拒絕招降,於7月4日被亂刀砍殺。「延年」之事化為泡影。
 
陳喬年,陳獨秀長子。1928年2月16日,陳喬年等人被逮捕入獄。6月6日,陳喬年與鄭復他、許白昊在上海龍華楓林橋邊被處決。
 
蔣公啊,蔣公,1927年剿匪大有斬獲。如能持續下去,我中華大地何至於荼毒八十餘載!
 
當年那些為「追求真理的革命者」不惜「拋頭顱,灑熱血」。換來的卻是尚存者的後代成了比北洋時代,比民國時代的資本家更貪婪,更殘暴的吸血鬼成群結隊。廣大民眾淪為比「垂死的,帝國主義的」資本主義國家的無產者更加無產者。趙世炎、蔡和森、陳延年、陳喬年、向警予等那些「先烈們」匯聚在馬克思麾下,不知作何感想。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