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墜海漂流4天 稱還沒談女友不能死(圖)


在海水裡漂浮四天四夜,24歲的田富波,大概一輩子都不會忘記自己這段「大海歷險記」。

這位來自山東的小夥子,出海捕魚八年了,7月15日晚上,睡夢中的他從漁船上掉進了海裡,直到4天後,才被路過的漁船救起。

泡在海裡的這四天,田富波沒有食物,沒有淡水,他有過希望,然後絕望,甚至產生了各種幻覺,好在,他挺了過來。

「現在想起來,只剩下害怕,覺得幸好,我還活著。」脫險的田富波想和大家說說這段經歷。

落水:一覺醒來,我就躺在海水裡了

我出海捕魚8年了,一大半的時間都是在海上,日期對我來說也沒啥用,所以平時也很少去注意今天是幾月幾號。也巧,我落海前一段時間,剛好看了一眼同伴的手錶,才知道那時是7月15日晚上7點多,不然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哪天掉下去的。

那天晚上,我吃了很多東西,有魚、青菜、土豆。感覺特別飽。

我在這片海域(江蘇附近海域162海區326小區)捕魚,已經好多天沒吃這麼飽了,也沒好好睡一覺,那幾天,海上空氣很好,風也不大,我看沒啥事了,就一個人跑到船尾躺下,很快就睡著了。

我還記得自己做了個夢,夢見海上起浪了,還打到船上,海水都跑到我嘴裡了,又苦又咸的。

然後我就醒了,發現自己真的漂在了海中央!我們的船也不見了!我狠狠甩了甩頭,確定不是在做夢。

我不知道出了什麼事,只記得,船尾周邊是沒有護欄的,我想可能我一翻身,就掉了下來,同伴們估計也沒發現。

一開始,我是有些害怕的,雖然老出海,但沒這樣子過啊。後來,我也不慌了,因為我想我們的船發現我不見了,肯定會來找我的。

田富波讓身體盡量橫在海面上,會游泳的他覺得這樣最省力。那個時候,他心情還不錯,平躺在水裡,仰頭看起了夜空,覺得星星挺亮的,月亮也比往常要細一些。

求生:脫光衣褲,減少負擔

我想,熬過今晚,天一亮,同伴一定能找到我。那幾天天氣好,沒什麼大風浪,我跟著上下起伏的海浪,慢慢漂浮,離原來的地方越來越遠。

掉水裡時,我就穿著一條短褲和短袖,可濕了以後,它們變得越來越沉,成了累贅。晚上海面上氣溫低,有些冷,我只能穿著,早上太陽一出來,我就脫了個精光。好在我身上沒啥傷,不然泡在海水裡,肯定疼死了。

其實,到了白天,太陽還挺刺眼的,但也不覺得晒,可能是前一天晚上被凍了,晒晒太陽,反而覺得暖和了。

那個時候,我還挺清醒,餓了一晚上,肚子也開始「咕咕」地叫。我能感到有大大小小的魚從身旁游過,碰到我,滑溜溜的。

我想起來掉下來前,我還吃了魚,但現在,這些魚我是吃不到嘴裡了。還擔心,它們不要把我吃了。

看著周圍白茫茫的一片海水,田富波不知道自己漂到了哪裡,他竭力在海面上找船舶的影子,可什麼也看不到,他開始感到恐懼。

堅持:我要活著,要去找個女朋友

天又變暗了,到了夜晚,海水也涼了,我覺得自己在發抖。我想睡覺,不過我知道要是真睡著了,我就完了。

我開始想家裡人,想爸爸媽媽,還有哥哥姐姐,我想他們一定都在家等著我,我要是這麼死了,他們連最後一眼都見不到了。

我還想我常年在船上,到現在連女朋友沒有談,我要活著,我要找個女朋友。

我又想到,有人說過有部電影叫《泰坦尼克號》,裡面的男女主角就是在海裡分別的,我想回去也找個心愛的人。

那個時候,我的意識有些模糊了,腦子裡亂七八糟想了很多事,就是不想讓自己睡過去了。

我的體力也到了極限,要保持身體平衡,已越來越困難了,好幾個海浪打在身上,我感覺自己都快沉下去了。

我覺得又餓又渴,身體也開始發漲,我開始幻想:我身邊都是好吃的東西,一般很難吃到的雞腿、各種甜甜的飲料。

田富波張口就吃,但到了嘴巴裡,這些都成了一個味道:咸的。因為他嚥下去的都是海水。這個時候的田富波已不再注意什麼日升日落,他迷迷糊糊閉著雙眼,就期盼著能有船靠近。

絕望:不足百米外的漁船,竟然沒看見我

我落海後,見到了五六艘漁船,離我最近的一次,不足100米。

那時,我奮力朝漁船游過去,眼看已經越來越近。沒想到,在最後一刻,它居然朝相反的方向開走了。

我用盡了力氣,大聲呼救,但是,發動機的聲音太大,沒人聽到。我試著繼續追,但沒有用。就是在那個時候,我徹底絕望了,我害怕自己會死在這裡。

後來,再有漁船來,我連游過去的勇氣都沒有了。

田富波的身體越來越重,他甚至想過放棄掙扎,放棄保持平衡,還狠狠地喝下幾口海水……

生還:漂了220公里,終於獲救

又到了晚上,我記不清這是第幾個夜晚了,我還在想這會不會是最後一個……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了馬達聲,睜開眼,發現真的是船!

大概距離我只有30米。我開始往那個方向游,不自覺地邊游邊喊「救命」。

我聽到了船上有人在說話。幾分鐘後,我看到身邊有一根繩子。我用最後的力氣拉住繩子,三四個船員連拉帶拖把我救上了船。

躺在甲板上時,我只能一個勁地發抖,說不出一句話來。他們給我拿來衣服裹起來,還有餅乾,蘸了水,吃起來很甜的。

後來,田富波才知道救他的船老大是52歲的柴央昌,舟山市嵊泗縣的漁民,他正開著自己的收購船往更遠的地方去。柴央昌說,田富波被救上來時,是7月19日晚上8點多,距離他落海的地方有整整220公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