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臥底:民營醫院背後的秘密


民營醫院亂象調查●諮詢醫生

原來你在網上諮詢的那些很厲害的專業醫生是沒有上過一天醫學課的大二學生冒充

他們拉來一個病人可以賺15塊錢

遇到他們不懂的病情,這些網上導醫們說,可以問度娘

正是因為投訴人針對民營醫院「小病看大,沒病看有」的狀況,本報記者耗時1個月臥底民營醫院,揭開這些民營醫院背後的秘密。

通過電話預約了面試後,7月29日上午,記者來到位於廣東江門市江華一路62號的江門同濟醫院,負責面試的是分別被醫院工作人員稱為「陳總」和「黃主任」兩人。記者向兩人簡述了自己的學歷背景和應聘意願:工商管理專業畢業,從未接觸過醫學,曾做過保健品銷售,因羨慕醫院的高收入,想來工作。在諮詢了記者對電腦和網路的使用水平後,陳總同意記者在後勤部負責網路營銷工作。

談話中,記者說自己想通過學習最終成為一名男科坐診醫生,被陳總和黃主任以「沒有從業資格證」為由婉拒。

黃主任說:「最近幾年查得很嚴,沒有資格證不能坐診,不然,搞出人命就麻煩了;前些年是有這種情況,一些人沒學過醫,被我們慢慢帶起來,後來也能坐診,做手術。」

學生當上網路諮詢醫生

新快報記者進入後勤部後,同事「阿娟」簡單介紹了工作內容:通過醫院網站為男科、婦科病患做諮詢工作,目的是盡力勸說他們來醫院做檢查。

阿娟對記者說,醫院的宣傳靠兩種,一是各種靠人工向外發放的宣傳冊,另一種就是網路諮詢。所謂網路諮詢,就是病患通過醫院網站上的「專家QQ」鏈接,簡陳症狀,諮詢病情。記者的工作,就是這裡的「專家」。

記者上網發現,「百度百科」對於網路諮詢醫生做出了如下解釋:「網路諮詢的最高境界是把沒有就診慾望的患者變成就診慾望強烈的患者,把想就近治療的患者通過「推銷」本院的品牌(專家,技術,環境,療效)之後促使其來院根治。」

記者臥底的這個月中,記者瞭解到,阿娟今年21歲,在廣東某電大二年級讀平面設計專業,6月份才來醫院工作,主要負責設計宣傳冊,「因為太閑了」,院方讓她兼做網路諮詢,其實就是「吸引病人」,一個人提成十五塊。在此之前,她從未接觸過醫學。

阿娟拿出抽屜裡的一個筆記本,上面寫著一些醫學名詞。「我是一邊學習知識一邊做諮詢的,這些都是我在網上查的資料,還有問別的醫生。」她笑著說。記者問她:「病人諮詢的問題,你不怕回答錯了?」阿娟說:「不怕,我可以百度。他們問的大部分問題,百度上都有答案的。」

做諮詢最初,阿娟先去廣州、中山等等幾個醫院的網站,假裝成病人去諮詢那些網站上的專家,「問各種問題,看看人家是怎麼回答,慢慢就學會了,然後再來回答別人」,阿娟建議記者也用這個辦法去學。

七月份,阿娟已經預約了13個,她給自己定的目標是30個。「想做出點業績來」,給老闆看。「過了暑假我還得回去上課」,阿娟說,「繼續學設計。」

民營醫院營銷手段曝光

第一,對於諮詢者問到的價格,能不說就不說,說了也不能說得太死,說了的話,等到治療的時候,就不能有「提高空間」了。「價格肯定不能透露給諮詢者。不要給患者猶豫的餘地,要控制他的思路,不要讓他有思考的時間。」

第二,有人問到自己是不是專家醫生,要迴避這個問題,不要回答,去聊其他轉移話題。

第三,因為隱私問題,諮詢者有時問到性別,這個時候要靈活一些。遇到男諮詢者,就說自己是男的,遇到女諮詢者,就說自己是女的。「有的男諮詢者不好意思,問我是不是女的,我就說我是三十多歲的大叔,不用擔心。總之,諮詢男科我就跟他聊男科,諮詢婦科我就跟她聊婦科。」

阿娟說:「到時候有什麼問題都是醫生解決,我們只負責把他們吸引過來。告訴他們,預約的話,來了可以有各種檢查費上的優惠。來了之後,就是醫生的事情了。」

在記者所在的後勤部辦公室電腦裡有一份門診年度總結,總結上有這樣一段話:「在面對當前病人量不夠高的局面,讓每個員工的信心都有些動搖,形成了天天喊口號,病人不夠,工作沒心情。這是一個客觀理由,病人不夠是事實,但我們要考慮的是病人為什麼不夠,病人為什麼不來?」

臥底記者和男科診室張醫生的對話

(所有直接引語全部根據錄音、錄像截取)

1、「說是可做可不做,他們來了之後,我肯定讓他們老老實實做了。」

然而,男科診室的張連智醫生卻對記者說,他並不贊成醫院給阿娟「按人頭」計算的提成方案,他認為,這種方案會讓諮詢醫生只求數量不重質量,拉來「質量不好」的病號。所謂「質量不好」,是指經濟條件差,因此,經濟條件好、捨得花錢的病號便是「高質量」病號。

「他們用各種方法,只要拉過來病號自己就拿到錢,而我這裡的路卻被堵死了」,張醫生說,他更贊成諮詢醫生按照病人消費總額拿提成的方法,這樣齊心協力,才能拉來優質病號。

張醫生對記者說,自己今年29歲,湖南邵陽人,起初做過4年的骨科醫生,後改作男科醫生。在記者查閱到的「江門同濟醫院執業許可證」上,可以看到他的名字出現在主要負責人一欄。

「不到逼不得已,不要跟病人提價格。諮詢要站到主導地位。哪怕你不專業,也要站在專業的角度去聊,說一些病情的危害同時帶一點同情,病人實在問價格,就告訴他們,我們的治療和手術方案有很多種,三種四種隨便說幾種都可以,不同的手術和治療方案價格不同。」

「說完這些,馬上要拐一個彎,告訴病號,你的情況可能是多種原因造成,比如性功能障礙,可能是病理性的也可能是心理性的,不同的情況差別很大,如果你是心理性的,來了之後可能一分錢都不花,談一談就治好了,總之,這樣把範圍說得大一點,最後告訴病人,首先是要來檢查。他們來檢查,我就有辦法讓他們花錢。」

張醫生舉例子說,「之前有個病號,我給了他二百、六百和八百三種手術方案,結果他去另一家做了一個一千四的手術。這就說明,有些病號不是一定喜歡低價。其實這些手術都是一樣的,只是定價不同。但是病號就會覺得,高價格的是不是服務更好,質量更好一些。反正像包皮、腋臭這些可做可不做的手術,一輩子就做這一次。」

記者問:「這些可做可不做的手術,來了之後病號不願意做怎麼辦?」張醫生回答:「說是可做可不做,他們來了之後,我肯定想辦法讓他們老老實實做了。」

2、「性功能方面的問題,是可以撈錢的」

「性功能方面問題、不育問題的,對於這兩種病號,是可以撈錢的;而對於腋臭、包皮等等手術,是沒有多少開發空間的,一個腋臭,封了頂,也就賺個七八千塊,萬把塊。這個月做了四個腋臭,最低的花了三千三,最高的也就五千塊。這已經是開發得比較好的了。」說到「開發空間」四個字,張醫生加重了語調,「不育問題,病號是想要小孩的,那我還能不賺你的錢?」

「還有通過談話,瞭解他們的職業,進一步瞭解他們的經濟水平。比如,我給病號列出幾種不同價格的治療方案,通過他的第一選擇,我就知道他大概的經濟狀況。面對一個病號,我開出兩百、六百和一千三種手術,如果他選擇二百的,那麼,我開藥開到五百塊,估計就把他嚇跑了;但是如果他選的是一千的手術,那麼我開五百塊的藥,他肯定可以接受。這就是一個瞭解他經濟情況的技巧。」

3、「我們希望,來了病號,我們就把他們挖乾淨」

患者複診率越高,意味著越高的收入可能。張醫生說,要爭取讓病號每天都來。這也要分情況,像包皮手術,做完就走了;但是像不育和性功能方面,治療療程要有幾個月,我肯定要讓他每隔一段時間來一次,至於來多少次,那要看什麼時候讓他把錢花乾淨。

談及一個剛剛來做諮詢的痔瘡病人,張醫生笑稱:「這是一根新苗子,不能輕易折斷,不然不是我們的風格。」記者表示不解,另一位醫護人員解釋說,新苗子就是新病人。

而對於記者提出的「不育等症狀的患者治療最後沒有效果怎麼辦」的問題,張醫生回答說:「這個我在治療前會跟病號說清楚,不一定有效果。」

張醫生建議正在後勤部當網路專家的記者:「初期先學會吸引病人,等到時間久了,來諮詢的病號多了,就可以做出適當的篩選,把腋臭、包皮這種不容易賺錢的病種忽略掉,只做高質量病號。花錢低於兩千的病號就算質量不好了,超過三千也就算一般般。當然我們希望,來了病號,我們就把他們挖得最乾淨,還要讓他們心服。」

男科診室的下班時間是晚上九點。每天臨下班前,張醫生用筆點著桌前的問診記錄,計算著當天的營業額。

7月31日全天,男科診室共收入六千塊。

談到這個數字,張醫生皺了一下眉。他背後的牆上則掛著一幅錦旗,上面有八個字:「醫德高尚,行業典範。」

如果造成惡劣影響可追究相關責任

昨日下午,記者採訪廣東省衛生廳副廳長廖新波,他對諮詢專家由未畢業的大學生擔任一事表示,目前對這些民營網路諮詢專家的資歷和身份這塊沒有硬性規定,但如果諮詢醫生對病人產生惡劣的影響,有關部門將追究該院和諮詢醫生的相關責任。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