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文立:挺薄的人是拿國家和民族命運開玩笑(圖)


2012/08/12/20120812215330413.jpg

谷開來被判刑後,人們等待對薄熙來的最終處理。在谷開來案件中,的確有很多疑問沒有解決:薄家是否涉嫌貪污巨款,薄熙來對谷開來殺人一事是否知情等等。

有人說,薄熙來與此前的陳希同和陳良宇的案件最大的不同點是,薄熙來受到中國國內極左人士的大力支持,挺薄的人無論在海內還是海外都有不少。中共當局怎樣處理薄案才能服眾,清除薄熙來對中共十八大有什麼意義,中共是否會在清除薄熙來的同時進行政治體制改革。就這些問題,我們請旅居美國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主席徐文立先生談談他的看法。

薄案和谷案還是有區別的,所以分開處理

徐文立認為,薄案和谷案之所以分開處理,因為兩個案子畢竟還是有區別的。谷開來只是薄熙來的妻子,甚至有傳言說,兩人已離異。薄熙來有很高的政治頭銜。

薄案是中國歷史上帶有轉折意義的事件

徐文立認為,薄事件是很嚴重的事件,而且是中國歷史上帶有轉折意義的事件,因此應該把注意力放在薄熙來事件以及對薄案的處理上。

中國從來都是槍指揮黨

2010年時,薄熙來正風光的時候,徐文立就撰寫文章說「知趣的薄熙來只有就範,否則將死得很慘。」徐認為中國開始太子黨或稱少東家專政的時代。因為習近平也好薄熙來也好都是太子黨。他們不同與江澤民和胡錦濤,這些人有點政治經理的味道。徐文立認為必須對中國共產黨的體制有所瞭解。中共並不是黨指揮槍,而是槍指揮黨的政權。毛澤東如果沒有在延安拿到絕對軍權,他不可能領導中國共產黨,也不會奪取政權,成為紅色皇帝。在這樣的背景下,可以看到習近平將執掌中共大權,在這個時候就面對薄的挑戰。徐的文章發表不久,習近平去了重慶,他同薄可能有所協商。如果薄知趣領情可能被習收進他的班子,否則會死的很慘。

徐文立認為,我們觀察一個政治人物和一個政治事件,一定要看這個人是什麼樣的人。如果不看人,只是籠統用權謀的東西去解讀歷史或指導政治運動是很危險的說法。

什麼樣的人領導中國非常重要,中國此前已經吃過不少虧

現在有這樣的說法,無論海內海外民主運動都沒有力量,能夠同中共挑戰的只有國民黨,現在國民黨也不行了。只能靠中共內部的兩派鬥爭。其中左派的代表就是薄熙來,只要兩派鬥,中共就會自己先搞民主。然後會逐步過渡到整個國家的民主,因此他們說,現在有一條現成的路就是共產黨分裂。但我們不能僅僅從個人願望和政治謀略上考慮未來的方向,我們要對整個國家和民族負責任,一定要看推舉的人到底是什麼人。如果不看人,只是講似是而非的政治權謀的道理會給中國帶來巨大災難。中國不是沒有吃過這樣的虧,此前的袁世凱和毛澤東。我們看看薄熙來的作為就是毛澤東的迴光返照。

挺薄熙來的人很孤立,他們在拿國家的前途和命運開玩笑

徐文立認為海外挺薄熙來的人並不多,而且這些人不斷出醜,有人還說薄熙來的政治生涯剛剛開始。這是不可能的。這些挺薄熙來的人有點一廂情願。徐文立再次表示看政治不看人是不可以的,我們交友都要看人。看一個人的品格到底怎麼樣。

現在暴露出來的薄熙來很多事情,讓我們清楚地看清他的人,他的妻子殺人他能不知道嗎。他們殺人用的不是家丁,用的是薄熙來手下的政府官員,公務員。王立軍事件已經發生後,薄熙來還硬挺他的妻子說假話。他們到底貪污多少錢,薄熙來可以說不知道,但是他兒子在海外的種種表現和奢侈生活,他作為父親不可能不知道。挺薄的人不看人去推崇一個人,想讓他作為一個政治代表人物,這是很可悲的,是拿自己國家的前途和命運開玩笑。

薄熙來案使中國避免重蹈文革覆轍

對太子黨徐文立認為,不能簡單看他們好與不好。太子黨在做事情上決斷能力會比胡溫強,他們覺得是自家的買賣。他們的底氣要比政治經理更足。如果想推動中國有所改變,他們的決心和行動的步驟也會比較堅決。他們如果做壞事上也會比較堅決。無論如何薄用自己的方式挑戰中共一號人物就像紐約時報說的,把白手套已經扔了出來。對薄熙來的挑戰,中共不能迴避也迴避不了。因為如果這次挑戰不成功,下一次挑戰如果品德不像薄熙來這麼壞,手段更高明一些,像當年葉利欽挑戰戈爾巴喬夫,中共就會遇到類似蘇共當時遇到的問題。

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說,薄事件是中國避免了一次重蹈文革和毛澤東時代的覆轍。但是也對中共提出了如何產生最高領導人的新課題。

徐文立最後認為,薄案可能會促進中共黨內的改革,但整體的改革可能性很小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