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警求助反遭警察毆打?


深夜與他人發生口角,寳豐縣一名男子報警求助,在被帶回城關鎮派出所後,身上出現多處外傷。該男子稱被3名警察扇耳光、強迫下跪,所帶的值錢物品被沒收。

昨日下午,記者瞭解到,平頂山市公安局督察部門及檢察機關已經介入調查此事。

9月4日下午4時左右,44歲的宋小紅向本報記者反映,她的兒子李珍飛今年22歲,剛剛大學畢業。9月1日晚兒子到乾源小區一個同學家裡聚餐,晚11時左右離開時跟小區門衛發生了爭吵,隨後撥打110報警。

20分鐘後,寳豐縣城關鎮派出所警察趕到現場調解。2日凌晨1時20分左右,李珍飛和兩個同學被帶回派出所做口供筆錄。宋女士說,上午10時30分左右,兒子被放出時,他們發現他右眼腫脹發青,身上有多處明顯外傷。「當時我讓辦案警察給個說法,沒人搭理,後來我們知道,當天處理此事的有城關鎮派出所的指導員和兩個協警。」

宋女士說,兒子說在派出所裡遭到了毆打,隨身帶的蘋果手機和玉墜被沒收,但派出所未出示扣押物品清單

9月4日下午,記者在寳豐縣人民醫院神經外科見到李珍飛,他右眼淤青仍清晰可見,身上的疤痕已經結痂。

李珍飛說,那晚他和兩個同學被帶到城關鎮派出所,警察讓他進門跪在那兒,他質問「沒犯啥錯為啥要跪」,結果就遭到了毆打。「一個警察上來卡住脖子扇了幾耳光,另外兩個警察在身後拳打腳踢,大約持續了40分鐘。也不知道誰打到了我的眼睛,當時有4個警察在屋裡,一個警察在觀看,我被打怕了,就給他們跪下了,他們讓我手背到後面戴上了手銬」。

李珍飛說,他跪了約兩個多小時警察才把手銬給打開,然後又把他銬在了審訊椅上,「其間詢問我都犯過什麼罪,做過什麼壞事,我回答他們說:‘我是個剛剛畢業的學生,能犯什麼罪?’他們才作罷」。

李珍飛的兩個同學說,帶到派出所後,他們被分開審查,但在進派出所之前,李珍飛身上沒有一點傷。

宋女士說,9月2日當天,她向省公安廳、平頂山市公安局反映了此事,控告城關鎮派出所指導員溫某,協警邊某、楊某非法拘禁、刑訊逼供的行為。

昨日下午,記者電話聯繫了寳豐縣城關鎮派出所亢姓所長,他表示,平頂山市公安局已經派出督察人員,檢察機關也已經介入調查此事,「以他們的調查結果為準,我不方便介紹情況」。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