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官出走外逃指南

2012-09-07 22:17 作者: 祝振強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伴隨著貪腐的家常便飯、習以為常以及勢如破竹、烽火燎原,悄然間,貪官外逃,已然成了氣候,成了大氣候。以往紙裡包火,一切都是在暗地裡進行,火焰熊熊無從遮掩之際,這個問題方浮出水面。貪官們把若干年來橫徵暴斂、巧取豪奪的國人財富席捲一空,遁形而去,從權傾一方的省委書記,到權力雞屁股上的科長、股長,吃飽了就跑,貪足了就逃,無一例外。

去年的一份資料顯示,從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外逃黨政幹部、公安、司法幹部和國家事業單位、國有企業高層管理人員以及駐外中資機構外逃、失蹤人員數目,已高達16000~18000人!攜帶款項達8000億元人民幣!據說,在一些西方國家,甚至已經形成了獨具中國特色的「貪官一條街」、「貪官二奶村」以及「貪官子女村」。人贓都在,老婆孩子熱炕頭,還是西方的熱炕頭,活得無比舒坦,你能怎麼的吧?

此情此景,無疑足以令人類社會既存的任何一種、任何一個行政機構、組織無地自容。

今年4月,鳳城市委書記王國強卷款兩個億出逃以及近日風傳的有關大貪官或貪官手下美女出逃,令貪官出逃問題再次被聚焦。這是最新的案例,一個已然成功,一個是風聞中的存在以及風聞中的失敗。看來,貪官外逃的比例,很有可能是「半兒劈」了,也就是說,貪官外逃的難度係數加大了。

當此關口,外逃成功,無疑成為貪官們夢寐以求的事情。這就需要外逃貪官苦練基本功,做足功課,掌握外逃的基本方略及技能、技巧。溫故知新,筆者研習既往貪官外逃的經歷,總結經驗一枚,無償送給潛伏著的無數貪官們。簡單歸納,如是者四。

第一,你要做好鋪墊,和身邊的人搞好關係,起碼你要讓大家思維和行動都比較遲鈍、遲緩,你自己行動則要果決、迅速。要確保在你出逃的一定時期內,大家都裝聾作啞、不聞不問,給你的安全出逃備足充分的時間。等大家或做戲穿幫或果真如夢方醒之際,插翅也追不上了。你一定要切記一個道理,堡壘最容易從內部攻破。

比如,原福建省工商局長周金夥,就是在紀檢部門找其談話的當口,謊稱回家拿筆記本核實而脫逃的。回家後,周金夥立即給福建省委領導寫了一封信,請求提前退休:自己勤奮為黨工作幾十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但一直被黨組織懷疑,很寒心,故申請提前退休。兩天後,福建省委領導看到了周金夥的這封信,當即通知讓他到省委來面談,但這個時候,周金夥已經在享受國外的藍天白雲了。

再比如,原中共河南省安陽市委副書記李衛民,在得知自己的貪腐行徑暴露後,趁參加一個追悼會的機會去往北京,路過石家莊時住進賓館,從此一去不返。他在人間蒸發3個月之後,河南省高檢才以「涉嫌受賄罪」對其立案。對其失蹤一事,安陽市主要領導有一句經典回應:「他去看病了」。

這樣看來,身為貪官,你要知曉自己的處境——並不是你一個人貪,並不是你一個人想出逃。既然你必須出逃了,他人心裏當然都知道是怎麼一回事,當然會兔死狐悲、惺惺相惜,當然會以各種方式幫助你。你忽略了這個天大的資源,你就算白活了。

第二,念頭既有,你就要早做準備,未雨綢繆,天陰帶把傘,肯定不是壞事。若屎到屁股門再拉,多半會拉在褲襠裡,弄得一輩子奇臭無比,一命嗚呼了事。既然決定了,就要迅雷不及掩耳,就要神不知鬼不覺,就要欲擒故縱、聲東擊西。

這方面的成功案例,當屬原江西鄱陽縣財政局經建股股長李華波的出逃。自2006年開始,李華波在5年時間裏,夥同他人,逃避層層專項資金審批手續,私蓋偽造公章、提供虛假對帳單,將縣財政局9400萬元資金陸續轉至預先註冊的公司帳戶上。李在逃離前,進行了精心的策劃、準備。他先賣掉房子、回攏資金。在這之前,他還向朋友借了巨額債務。

李華波成功出逃後,他給鄱陽縣財政局黨委副書記程四喜打電話說:「我已經逃到了加拿大,這幾年,我貪污了很多公款」。

這份灑脫,不寫入人類灑脫史,真是說不過去。

原貴州省交通廳廳長、貴州高速公路開發總公司總經理盧萬里,則是另外一種情形。盧萬里在貴新、貴畢公路建設中,利用職務之便,安排其女婿、廣東申達公路工程有限公司邵俊,簽訂安全防撞設施合同,套取國家巨額國債專項資金。事發後,2001年8月,邵俊在白雲機場準備出境時被抓獲。

翌年1月,盧萬里化名「張唯良」從廣東出境,出逃斐濟共和國。但當年4月16日,盧萬里被押解回國,之後被執行死刑。

一個被槍斃,一顆槍子崩爛了一顆貪腐的頭顱;一個則成功脫逃,之後竟然還有餘裕給曾經的上級領導打電話報喜,氣死人不償命。貪官的命運,差距咋就這麼大?

俗話說,不打無準備之仗。這就是差距所在。

第三,你一定要善於運用專業知識以及高科技手段。要不懂就學,不懂就問。沒有知識、不運用高科技手段出逃,就等於是草寇起兵、文盲出逃,出逃的成功率當然不會很高。

在這方面,四川移動資料部總經理李向東,做出了頂呱呱的榜樣。在國家審計署進駐四川移動集團後,李被約見談話。這小子反應奇快、游擊戰術運用得爐火純青。第一次紀委找李向東聊天,要身份證,李稱回家去取。出門後,他立即安排手下為其購買機票。同時,他將手機交給一個沿街遊蕩攬活的人,稱要出差,外地漫遊太貴,給了3000元酬金,讓其幫忙保管,並囑其不要關機,也不咬接聽。這個人滿城跑著攬活,監控者以為李尚在城中,三天後方知上當!

後得知,紀委找李向東的第二天,李給秘書留下掩蓋行蹤的簡訊後,就已然離境了。

好萊塢拍電影不取這個情節,耽誤啊!

當下,整容、易容很風行,如大片中的間諜一樣戴個面皮出來蒙世,成功的概率可能也比較高。你的護照上是個面皮,你走到安檢口也是個面皮,一模一樣,偷天換日。這當然已經屬於一出好萊塢大戲了!

第四,關於出逃的去向以及歸屬,也很有講究、很有學問。對於那些涉案金額相對小、身份級別相對低的出逃人員,首選一般為泰國、緬甸、蒙古、馬來西亞、俄羅斯。但這些國家風險較大,源於與中國有合作打擊犯罪的協議。以往聰明的貪官,都是把這些國家作為跳板的。對於那些一時半會弄不到去西方國家簽證的出逃官員,只有一個選擇,龜縮在非洲、拉美、東歐等小國。當然,這也是個跳板。而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荷蘭等,當屬犯案數額大、身份高的官員的首選,這個概不贅述。

官員們出逃成功後,一般會人間蒸發、徹底消失,後半生只能過隱居生活。

對於那些曾經叱吒官場、在政壇呼風喚雨、游刃有餘的官員們來說,平素頤指氣使、趾高氣昂慣了,前呼後擁、被簇擁、被恭維慣了,發號施令、作指示、享受掌聲慣了,讓他們過索然寡味的隱居生活,大概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這個時候怎麼辦?找組織!

前文已經說過,在西方一些國家,已經形成了貪官們及其子女活動、生活、社交的街道、村落。這些是明面上的,暗地裡,官員們一定還會尊奉以往的爵位高低,井然有序、上下有別地進行他們的生活的,包括組織生活。估計原雲南省委書記、電力部黨組書記、副部長兼國家電力公司黨組書記高嚴,應該是最高級別的外逃貪官組織的大領導。貪官個人孤掌難鳴、力道有限,找到組織,找到高嚴,你這顆忐忑不安的心才能落定,你才能最終踏實下來。
是謂:好生活,找組織;不孤單,找高嚴。

無疑,以高嚴為首的、流落境外的貪官人員、貪官組織、貪官黨,也存在著一朝變天,被一網打盡、傾巢覆滅的可能。作為貪官,你當然應該有這個心理準備。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