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女孩為真愛背叛家庭(圖)


http://img.kanzhongguo.com/dat/thumbnails/15/2012/09/10/20120910235238722_small.jpg
一份巴基斯坦的「婚姻自由聲明」。

巴基斯坦卡拉奇——今年25歲的努斯拉特·莫基(Nusrat Mochi)有一天離開父母的住所去上班,就再也沒有回來。她沒有做家政工,而是逃離家園,與自己選擇的丈夫開始了新的生活,違背了家人的願望,沒有與他們所選的男人結婚。從那時起,父母的憤怒就一直糾纏著她。

莫基和她27歲的丈夫阿巴斯·巴蒂(Abbas Bhatti)表示,在私奔後的四年時間裏,因為遭到生命威脅,他們曾兩次搬家。即使如今他們已經有了兩個年幼的小孩,他們的住所地址仍然是一個秘密。而且,不只是生命威脅,莫基的父母還提起訴訟,指控巴蒂綁架了他們的女兒,4月卡拉奇的一家法庭宣布他們敗訴。記者無法聯繫到莫基父母。

「我不關心我的父母,」莫基坐在兩居室的房子內說道,他們最小的孩子坐在她腿上。「他們派人來殺我,我怎麼會關心他們?」

他們的故事說明,巴基斯坦的一些女性在選擇當地所謂的自由婚姻時,會遭遇怎樣的阻力。這也表明女性們越來越堅持自己的權利,抵制強迫婚姻和父母權威的傳統,無形中,對巴基斯坦最強大的一種社會組織形式——家庭——發出了挑戰。

雖然某些形式的包辦婚姻仍然是巴基斯坦男婚女嫁的最普遍的方式,但巴基斯坦在2003年開始承認未經女方監護人同意的婚姻也是合法的。法律的改變為許多女性帶來更多可能,她們可以利用法庭和本地新聞媒體,爭取她們的獨立。

「情況發生了變化,女孩子們變得更加勇敢,她們不斷採取行動,甚至連死都不怕,」巴基斯坦女權組織Aurat Foundation當地的領導人瑪赫納茲·拉赫曼(Mahnaz Rahman)說,「她們知道自己會被殺害,但即便如此,她們也要勇敢走出去,因為她們不願遵從父母的價值觀。她們是這個時代的女孩。」

拉赫曼表示,當一個女人不認同父母為她選擇的丈夫時,她沒有別的選擇。如果她想跟其他人結婚,他們只能私奔,離開家鄉。然而,女兒離開家就會使全家人蒙羞, 文化、習俗和法律制度會聯合起來,對她們施以懲罰。

父母經常通過指控男方綁架來奪回對逃跑的女兒的控制權。這會牽連到男方的整個家族,因為警方往往會扣押財產,拘留被告的親屬。

莫基和巴蒂兩人在卡拉奇的古山地區(Gulshan-e-Iqba)相遇、相愛。那時,他們是鄰居。但莫基從出生起就與比她大15歲的男人——她父親的表兄訂婚。她不想跟他結婚,但她的家人拒絕終止婚約。

2007年8月11日,這對夫妻在卡拉奇市的一個法院偷偷地結了婚。第二年,巴蒂積攢了足夠的錢,在城市另一個區安置了住房,兩人才一起逃走。

莫基的父親很快便開始騷擾巴蒂的父親,要求他們歸還女兒或者給予金錢補償。最終,莫基的家人以綁架勒索的罪名控告了莫基的丈夫。

在法庭上,莫基能夠證明她不是被迫的,而且還提交了她在結婚當日署名的宣誓書,聲明她自己願意結婚。

這樣的宣誓書成為解決有關自由婚姻衝突的關鍵手段。宣誓書不僅可以提交給法院以證明婚姻有效,女方還可以將它們作為「婚姻自由聲明」,交給當地報紙,顛覆傳統的結婚啟示。

「這與法律、宗教都沒有關係,」拉赫曼提到有關婚姻自由的衝突時說,「這跟文化和缺乏教育有關。」

拉赫曼所看到的大部分案例都來自信德省貧窮的農村地區。那裡的部落大會或者族長會議比國家法庭更有影響力。對於那些沒有經過家人同意就結婚、或者拒絕別人為自己挑選配偶的女人來說,部落的制裁通常比曠日持久的官司更嚴重。

巴基斯坦的報紙會時常刊登相關文章,對那些沒有得到家人允許就結婚的夫妻遭受的暴力事件進行報導。《論壇快報》(The Express Tribune)8月發表過一篇有關阿爾馬斯汗(Almas Khan)和沙米姆·阿赫塔爾(Shamim Akhtar)夫婦二人的文章。他們在旁遮普省的傑格瓦爾被害身亡。

阿赫塔爾的父親在這對夫妻私奔後向警察報案,說女兒被綁架。家人與女兒及其丈夫取得了聯繫,稱如果他們回家就可以獲得原諒。當他們回家時,卻被槍擊身亡,他們的屍體被吊在一棵樹上。

對於選擇自由婚姻的女性來說,這種在信德語裡稱為「karo-kari」的殺戮是一個持續存在的威脅。她們被看做是可恥的、或者是骯髒的女人,成為族中希望恢復家族榮譽的男性親屬的追殺目標。男方也會被追殺。

即便這些案件經過調查,凶手通常也能夠逃避監禁。伊斯蘭法律規定,受害者的法定繼承人或者家庭成員可以原諒犯罪者以便獲得金錢。因為大部分karo-kari殺戮都是由親屬犯下的罪行,死者親屬一般都承擔著壓力,往往會原諒凶手,使他們得到釋放。

巴基斯坦人權委員會(Human Rights Commission of Pakistan)在2011年年度報告中指出,據媒體和實地調查報導透露,至少有943名女性死於這種殺戮,其中有219名是因為想要自己選擇配偶。

這樣的現實並沒有讓莫基退縮。她說,離家出走的那天,她非常氣憤。自己心裏想,「如果他們不允許我結婚,那我就走。」

巴蒂希望通過談判來結束兩家的仇恨,這樣他們才能過上安穩日子,但她妻子家要求20萬盧比(折合2110美元)做為補償,而巴蒂每天只掙200盧比。儘管如此,巴蒂表示,他們仍很滿意。他說:「我們對我們的每一個決定都感到高興。」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