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陽家人否認自殺論 律師恐打壓加劇(圖)

2012-09-12 13:42 作者: 楊蓉真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澳洲專家報告:不能判定李旺陽是否自縊
港人抗議李旺陽的死因報告,要求徹查

【看中國記者楊蓉真採訪報導】9月12日,香港《明報》以獨家訊息報導「六四鐵漢」李旺陽於6月「自殺」後,9月5日,明報記者在李旺玲的委託律師唐荊陵陪同下見到李旺玲以及其夫婿趙寳珠,其間趙氏夫婦否認在判定「自殺」的驗屍報告上簽字;而唐荊陵本人向《看中國》詳述了從5日被國保帶走,到10日才被放回的過程。

李旺玲、趙寳珠否認在驗屍報告上簽名

據《明報》報導,上週三(5日)明報記者在廣州維權律師唐荊陵的陪同下見到李旺陽的妹妹李旺玲與妹婿趙寳珠兩人,並與他們進行了大約10多分鐘的訪談。李、趙兩人否認在判定「自殺」的驗屍報告上簽字。中國政法大學前客座教授王友金認為「李旺玲夫婦親口所說的證辭,是非常關鍵的證據」,因為基本否定了官方報告的權威和定論。官方的聯合報告判定李旺陽是自殺,而且有趙氏夫婦簽字同意。

報導中提及趙氏夫婦否認簽字同意驗屍、火化也沒參與調查過程。趙寳珠說﹕「驗屍報告什麼?解剖報告什麼?我們都沒參加。驗屍報告、解剖報告我們都沒簽字的。」此外,也沒有聽說過《聯合調查報告》這份文件。

該報導提及,趙寳珠表示曾在頭昏腦脹下,被當局要求籤署一份看似是醫學報告的文件:「給我們看了,實在有些專用術語我們不懂……反正我就只能簽了,難道可以不簽嗎?」但對於是否簽署過一份《不與外界聯繫的公開信》的詢問,李旺玲則一再搖頭。

該報導還提及,湖南當局不讓李旺玲的代表律師唐荊陵與家屬見面,並透過「中國名博沙龍」主席謝柳青發布一份專訪邵陽公安的《調查手記》,說李旺玲早已解除唐荊陵的律師職務,該說法遭趙寳珠的否認。

訪談中並未在場的唐荊陵表示,除了上述訊息外,未能獲得與案件有關的具有價值的訊息。他表示:「我主要還是關於死因方面的調查,但是這方面的信息是找不到的。」「我本來是想到他的墓地的,但在那裡我一個個的看了,也沒有看到任何記號。估計和他有關的記號被消除了。」

律師:恐加劇對相關人士的打壓

唐荊陵於5日下午遭國保帶走並關押,直到10日才被放回。唐荊陵表示非常擔心李旺玲及趙寳珠可能再次受到更嚴重的打壓。他指出,當局對李旺陽的案件還是進行了防範,不讓外界與李旺陽先生的朋友或家人見面,這是他們防範的重點。他說:「當局恐怕也會藉這個事情去迫害此次去邵陽的有關人士,這也是讓我很頭疼的。接下來對他們的打壓可能會升級。這些人在當地一但被當局關起來了,可能沒有任何聲音能夠發出來,沒有適當的渠道。」他認為這也是邵陽當局不惜代價甚至在他離開邵陽到了新邵後,還一定要把他逮住的原因。

對李旺陽事件的監控依然嚴密

明報報導,政府對李旺玲與趙寳珠的看守至今未有鬆懈,他們不能與外界聯繫,更不可能接受採訪,此外禁止他們出城打工,只能在居所附近打零工,勉強餬口。公安更是每日上門突擊,並派人在附近監視。這些作為令李、趙兩人感覺猶如被長期看守。

唐荊陵本人則表示自己於2日從廣州出發去到邵陽,3日抵達,當天即已被盯上,因此,決定4日早上離開邵陽前往衡陽,在當地與幾個朋友見面,並於5日一起回到邵陽,想辦法找到有價值的線索。但基本上很難找到有價值的東西。他說:「在那裡基本上有價值的東西很難找到,因為沒有他們(李旺陽友人)的聯繫方法,他們以前的很多電話都被特務強迫更改了,沒辦法取得聯繫。」

5日下午,唐荊陵與另一位在網路上較為活躍的朋友見面,旋即被帶走。唐荊陵說:「當天下午5點見到他後還沒有說三句話,就被當地一些穿警服和便衣的人衝進來,把我們全部帶走了。」「至少是七八個吧。我和兩個媒體的朋友還有雇來的司機都一起抓起來了。當地那個網友沒有被特務抓走。剛開始被帶到那個網友當地的新田鋪,剛開始都沒有出具什麼法律文書,將我們所有的物品扣押並搜身。」

在新田鋪派出所,唐荊陵與司機被關押到六、七點,兩名媒體工作人員被留下來,他與司機被帶走。唐荊陵:「我和司機被關押到邵陽市雙清區東風派出所,在那裡關押了24小時,從5日晚上關押到6日下午。」期間不讓唐荊陵睡覺,對他進行連夜審訊。唐荊陵表示,這些國保、包括市局分局的人想知道他什麼時候到邵陽,做了些什麼,想來做什麼。

載他們的司機當天晚上也沒睡覺,到6日上午10點多鐘才被放走。唐荊陵說「我根本不認識這個司機,是我們隨意找的一個司機。他遭受了無妄之災。而且他們還恐嚇他以後不讓他和我們聯繫。因為我們還欠他的錢(車資)沒有給他嘛。」

6日下午,廣州警方派人到邵陽將唐荊陵帶到韶關,關押在韶關一個旅館裡,一直到10日下午才放回,唐於下午三點多回到廣州。被關押期間,唐荊陵被扣押的物品遭到破壞。他表示:邵陽方面把扣押的物品送過來,拿到電腦、相機後,一看全部損壞了。他表示:「他們主要是通過破壞我們的通訊工具,增加我們的損失來阻撓我們的工作。這樣子我肯定得損失三萬元吧。」

整個事件讓唐荊陵覺得當局是不講法律的。他表示當他質問對方抓他的法律依據,對方無法說明;在派出所把他身上的東西全部拿走時,也未出示檢查證、搜身的法律文書等。

從此次他實地探訪以及對他的打壓來看,唐荊陵認為當局仍在力圖掩蓋李旺陽的死亡真相:「它會將相關的知情者都控制起來。現在想竭力把這個事情掩蓋過去。但它也很難做得到。那麼多的人還是關注這個事件的,還有那麼多的知情者,它也不可能永遠將他們消失掉。就像錢雲會的案件一樣,錢雲會的案子當局把他們關起來,但是坐完牢他們出來還是會說話。我相信李旺陽先生案子的知情者不可能永遠沉默。不可能把他們全部滅口。」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