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日精選】還兒子血債﹗懲罰屠夫李鵬﹗(組圖)

2012-09-21 12:40 作者: 孫承康、於清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六四之痛 還兒子血債﹗懲罰屠夫李鵬﹗
Sun Hui 1970-6/4/89 孫輝﹐男﹐1970年出生寧夏石嘴山市﹐遇難時19歲﹐生前為北京大學化學系88級4班學生﹔89年6月4日8時左右於北京復興門附近遇難﹔現骨灰存放於石嘴山家中。

「六.四」遇難者孫輝的父母孫承康、於清的證詞:

1989年6月4日8時左右﹐孫輝騎自行車去尋找4日凌晨從天安門廣場撤出而未歸的班長和幾位同學﹐當他行至復興門附近時中彈﹐子彈從左腋窩穿過心臟由右腋窩射出﹐鮮血染紅了全身衣服倒在大街上。當時孫輝穿有印有「北京大學」字樣的背心﹐字跡清晰鮮明。(事後他的一位老師說﹐如當天不穿此衣﹐也許會躲過這埸災難)當時民眾把屍體送到北京市兒童醫院﹐醫院根據孫輝的衣服及學生證打電話通知了北京大學﹐並把遺體送回到北大。當時北大學生情緒激奮﹐要求抬屍遊行﹐學校很害怕﹐立即下令仃課將學生放假。我們趕到北大是一個星期之後﹐我們看到孩子身上幾乎全是血跡﹐其狀慘不忍睹。

孫輝的遺體是在八寳山火化的﹐當時有北大化學系幾位領導、孫輝的老師和孫輝在京的一些同班同學在埸。起先我們想把孫輝的骨灰帶回家﹐校方考慮當時北京局勢緊張﹐勸我們寄存在八寳山﹔我們於三年後把孫輝的骨灰取回寧夏﹐至今仍存放在家中。

孫輝是一個非常勤奮好學的孩子﹐從小學到高中都是班裡的第一名、三好學生﹔他性格開朗﹐熱愛同學﹐孝順父母﹐在家鄉尊老愛幼﹐是鄰居公認的好孩子。當噩耗傳到故鄉時﹐親戚、鄰居、同學及很多同情者﹐排著長隊來家弔唁﹐人人痛惜英年早逝。孫輝的死﹐毀掉了我們一個幸福的家庭﹐他是我們全家的驕傲﹐是我們的希望和未來﹐而現在一切都沒有了﹐留下的是一堆白骨﹗

六四之痛 還兒子血債﹗懲罰屠夫李鵬﹗
孫輝的遺體,家人在一旁痛哭

他母親痛不欲生﹐眼睛哭瞎了﹐頭髮全白﹐心臟病越來越重﹐怕看電視﹐怕聽電視裡的槍聲﹐人衰老得不成樣子。十年啦﹗仍然唸唸不忘愛子﹐經常以淚洗面﹐經常住醫院﹐每年都花好多錢﹐全家經濟變得十分緊張。

孫輝的祖母痛失愛孫一埸大病不起含恨撒手而去﹐不到一年我家痛失兩位親人﹔我雖然剛強無淚﹐但一年內牙都掉光了。從此家裡再沒有歡樂氣氛。

孫輝遇難後﹐當局嚴格限制我們的行動﹐不准我出差﹐出遠門必須經保衛部門批准﹐一言一行居委會都進行監視﹔孫輝的姐姐在他遇難的第二年畢業﹐當局規定只能回原籍﹐不准進機關、不准重用﹐不准調離﹐最後只好辭職。

95年我被提前退休﹐想到鄭州女兒家養養病﹐可我們人還沒到鄭州﹐而鄭州的派出所及女兒單位保衛部門已安排好監視我們的人員。由於我所在單位效益不好﹐養老金不能按時發放﹐老伴天天吃藥打針﹐我只好在鄭州租個房子﹐搞點小買賣﹐可是當局竟派人找到房東﹐說我們是政治犯﹐房東嚇的再不敢把房子租給我們了。

失子之痛﹐精神上的壓力﹐我活得比死還難受。

我的兒子被李鵬這個屠夫殺害了﹐如今我又年邁。在這個世界上﹐在這個中國無我立足之地﹐處處受監視﹐無一點自由﹐我要大聲疾呼世上有良知的人們支持我們討回一個公道﹐還我們兒子的血債﹗懲罰中國屠夫李鵬﹗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