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物有靈:通靈義牛(圖)

2012-09-21 16:47 作者: 嚴自律整理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萬物有靈:通靈義牛
明朝人朱愷,字壽仁,性情淳厚好學。他們家裡,從來不吃牛肉、狗肉,已經有三代了。(youkou攝影)

朱愷小時候失去了父親,身體瘦弱,經常得病,每次喝了牛肉湯就好。因為家裡比較貧困,就在鄰村給學生教書。端午節的時候,得到酬金八兩銀子。在回家的路上,到一座古廟避雨,見牆壁上貼著兩張紙,一張寫著殺牛的果報,另一張寫著吃牛肉的果報,讀來言詞哀傷懇切,不禁慚愧地流下汗來。他悵然地想道:「我今年二十九歲了,還沒有被錄取為秀才,未必不是喝牛肉湯的緣故。況且,違背祖輩的訓誡,屬於不孝;食用有功的牲畜,屬於不仁;放任自己的口腹之欲,屬於不義;看到這種行為的果報,卻不能痛改前非,屬於不智。犯了這樣四條重罪,恐怕災禍就要降臨,哪還有什麼功名福祿呢?」於是他到神像前叩頭禱告,立誓再也不喝牛肉湯。

雨停後,他正要繼續趕路,碰到村裡的屠夫尤光宇進廟。朱愷問道:「你從哪裡來?」尤光宇答道:「近來買了一頭瘦牛,擔心會虧本,特來廟裡求籤。」朱愷又問:「牛在哪裡呢?」尤光宇說:「就在廟外。」朱愷出來一看,見那頭牛雙膝跪在地上,淚如雨下。朱愷心裏非常憐憫它,就問牛值多少錢?尤光宇說要七兩銀子,朱愷就如數給他。尤光宇嫌銀子成色低,又要再加三錢銀子,朱愷又補給他。買下這頭牛後,朱愷在一塊木板上寫了「神明放生」四個字,掛在牛的脖子上,然後解開拴在牛鼻上的繩子,把它放走了。

這一年,朱愷終於考取了秀才,成了本鄉王賢家的上門女婿,王家是這一帶有名望的家族。一天,他和岳父一起喝酒,談起了以前放牛的事。這時僕人進來稟報:「門外有頭牛,脖子上掛著一塊木板,怎麼也趕不走。」朱愷出來一看,認出是自己放生的那頭牛,於是就讓僕人牽到後園的空房裡。

此前,鄉里有個慣犯,外號「人獮猴」,對王家很熟悉。因為看到他家女兒的嫁妝豐厚,這天夜裡,就在養牛的那間空房旁邊,從牆上挖洞進來,直接來到朱愷所住的新房,把衣物首飾裝進袋子,準備出門溜走。那頭牛突然闖了進來,撞倒桌子,發出很大的聲響。朱愷被驚醒,大聲喊道:「有賊!」全家人也都驚呼起來。盜賊感到害怕,就從牛的身下往外爬,牛發了怒,抬起蹄子踩住袋子。這時抓賊的聲音更急,盜賊只好丟掉袋子逃走了。

朱愷的岳父見袋子裡物品完好,非常感激這頭牛,仍舊給它繫上鼻繩,養在原來的空房裡,從此岳父家也立誓永遠不吃牛肉。

過了不久,在一個下雨的晚上,這個盜賊又來到王家,砸開後園的門,進來見到那頭牛好像很憤怒的樣子,因為上次入室偷盜被牛所敗,所以這次,沒敢進去。他順手把牛牽了出去,扔掉掛在牛脖子上的木板,把它賣給了屠戶,得到四兩銀子。正好朱愷替岳父外出收債,經過屠戶的門口,一眼看見這頭放生牛,問起原因,屠戶將實情告訴了他。牛還像上次那樣,在他面前跪著流淚,朱愷又如數把牛買下,重新掛上一塊木板,寫上「雷電放生」,然後解開繩子把牛放走了。

過了幾年,朱愷在古田的富戶鐘寬家裡當教書先生。附近村莊有一夥強盜,聚眾搶劫,鐘寬非常擔心。朱愷就替他出謀劃策,增修加高圍牆,以防不測。忽然小僮來稟報說:「不知從哪裡來了一頭牛,脖子上掛著一塊木板,一直站在教書先生的房子外面。」朱愷吃驚地說道:「這就是我放生的牛,一向都很機敏警覺,它來到這裡,預示著強盜們也快要到了。」於是,對鐘寬詳細講述了這頭牛在岳父家趕走盜賊的事情,敦促他嚴加防範。

到了第三天的夜裡二更,強盜們果然來了,拿著刀,去放火。鐘寬爬上梯子向外望去,火光中見到有一頭牛,怒吼著橫衝直撞,四蹄如飛,用牛角奮力頂撞,盜賊們都潰散而逃。等家人都聚集在一起的時候,這夥強盜便紛紛逃竄而去。此時牛已筋疲力盡,仰天頓足而死。

牛的旁邊橫躺著兩個受傷的盜賊,用燭光一照,正是尤光宇和那個「人獮猴」。眾人將這兩個盜賊捆綁起來押送縣衙,緝捕了其他同夥,這一帶的盜賊從此平息。鐘寬感激牛的恩德,將這頭牛安葬,立碑名為「義牛墓」。鐘家也從此立誓不吃牛肉。

沒過多久,那年正是三年一度的大比之年(鄉試),朱愷參加了秋天的鄉試。他的考卷由擔任考官的歸安縣令批閱,他閱後,對朱愷的試卷感到不滿意,就放在一邊。晚上他夢到一頭牛跪在地上,一邊哭一邊哀求。醒後,他又重新閱讀了一遍,文章寫得確實不怎麼樣,他想:「這個人肯定是積了陰德。」勉強推薦上去,最後居然被主考官錄取了。

發榜之後,朱愷去拜見這位閱卷的考官,考官問:「你積過什麼陰德嗎?」朱愷回答說:「沒有。」考官再次詢問,朱愷就講述了他近年放牛的事。考官聽後,也稱嘆此事不同尋常,並把自己的夢告訴他。等到來年春天的禮部會試,他又繼續考中,當時在考場負責閱卷的考官,也遇到了奇異的徵兆。

朱愷考中進士後,被選派擔任商邱縣令,很有政績。在任期間,他嚴禁殺牛,用那頭義牛救人的事例,勸說轄區的百姓,鄉民多被感化。後來他被提升到顯要的職位,便辭去職務,回家奉養母親。他的母親享年九十一,他自己享年九十六。生了兩個兒子,都步入仕途,至今子孫興旺。

鶴子點評說:憐憫牛而買下放生,出自貧寒的教書先生之手,比起有錢人,功德要大得多。只是難以理解盜賊還沒有到,牛是怎樣預先知道的呢?而且已被放走的牛,又是怎麼知道朱愷所住的地方呢?是鬼神在指使它嗎?還是這頭義牛靈光炯炯,自己能不告而知呢?

詩曰:
殘碑幾度蘚花秋,傳說朱家舊放牛,
熱血黃泉埋不得,尚騰靈氣墓山頭。

(出自《慈航人天度》)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