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碑」法文版問世 作者或遭監控(圖)


2012/09/22/20120922212829155.jpg
楊繼繩的《墓碑》法文版「Stèles 」2012年9月13日出版
照片楊繼繩授權

楊繼繩的歷史巨著《墓碑--中國六十年代飢荒紀實》的法文版(Steles)今年9月13日由法國塞伊(SEUIL)出版社推出。出版社介紹說:這是一位中國知識份子在十多年的實地調查和數千頁第一手資料的基礎之上,對中共政權在1958-1961年造成的大飢荒所作的最全面的歷史記錄。法新社說:《墓碑》是對毛統治下的中國大飢荒的一個令人恐怖的調查,3600萬中國人在共產制度引發的人類史上最大飢荒中餓死。楊繼繩先生向法廣表示:這不僅是中國的一場災難,也是人類的一場災難。這樣的教訓不僅中國人需要總結,全人類都需要總結,為以後永遠不要發生這樣的事情。

《墓碑》的中文版08年由香港天地出版社出版,在中國大陸一直遭禁。《墓碑》的日文版和德文版已經出版,英文版即將問世。楊繼繩原是中國新華社高級記者,退休後擔任《炎黃春秋》雜誌社副社長。目前楊繼繩先生似乎受到監控和壓力,在接受本臺專訪時,他的電話一度被切斷,楊先生後來承認他受到壓力已是「常態」。下面是本臺對楊繼繩先生的專訪:

法廣:《墓碑》法文版今年9月13日在法國問世,您有什麼話想說嗎?

楊繼繩:對我的書翻譯成法文版,能夠跟法國的讀者見面,我非常高興。希望法國讀者對我的書提出批評,能夠理解我書中的內容。

法廣:書中講到60年代中共極權制下的大飢荒餓死3600百萬人,幾乎相當於法國總人口的一半,很讓法國讀者震驚,您希望法國讀者從書中看到什麼信息?

楊繼繩:看到當時中國的極權制度之下,幾千萬人在3、4年內就消失了,沒有戰爭,沒有瘟疫,在氣象比較正常的年景下,就消失了。這麼一個重大的事件,希望法國讀者瞭解這個事件是怎麼發生的,這個事件當時的狀況怎麼樣,書中做了比較詳細的介紹。

法廣: 談談《墓碑》英文版的情況?

楊繼繩:英文版在北美,由紐約一個出版社10月份出版,在英聯邦國家,由英國企鵝出版社在11月份出版。

武漢將《墓碑》當作黃色書籍收繳

法廣:2008年墓碑中文版在香港出版,現在這本書在中國還是禁書嗎?

楊繼繩:當然在國內是不能出版的。在香港出版後,現在已經印了9版,雖然海關嚴密檢查,禁止帶入內地,但80%的書都是進入了內地。海關查到就沒收了,但沒收後,過去再買一本。海關是阻擋不了讀者對這本書的需求。內地有些地方,比如武漢市教育局下通知,要求當作黃色書籍收繳,但是老百姓不管這一套。除了大量的正版書籍之外,國內盜版書到處都是,像新疆、雲南等地的偏僻小城市:新疆的克拉瑪依,石河子,甘肅的白銀市,湖北的黃石,還有昆明,都有盜版書賣。有人估計盜版書可能不下10萬冊。我也買了上百本盜版書送朋友。有朋友要,沒辦法。

楊繼繩的電話突然被切斷

法廣 : 您現在還在《炎黃春秋》雜誌社擔任副社長嗎?

楊繼繩:對。

法廣: 您最近受到什麼控制和壓力嗎?

楊繼繩:這本書到沒有什麼。這本書2008年出版以後到沒有什麼壓力,除了國內不讓傳播以外,這個書沒有什麼壓力。我做作為一個知識份子,獨立思考,獨立研究,力圖在著作中還原歷史的本來面目,有自己的看法見解,這個見解不一定和主流一致,也沒有打壓的理由,所以我不……

(此時楊繼繩的電話突然被切斷…呼叫不應。重新接通電話後,為了完成這次採訪,我們商定避談敏感話題。)

實事求是 追求真理

法廣:剛才您講到,作為一個知識份子,您表達的意見和主流不一樣,您還想繼續這個話題嗎?

楊繼繩:我也不是有意的不一樣。我也不是左派,也談不上是右派,我就是實事求是派吧。實事求是,追求真理,獨立思考,獨立表達自己的看法。我當然是要這麼做。追求真理是我終生持之不已的一個追求。

法廣:《墓碑》法文版出來後,法新社也發了稿子,法國的媒體也介紹了這本書,強調您的墓碑有幾層意思,是給誰立碑。

楊繼繩:為什麼叫「墓碑」這個書名呢?有4層意思:第一層意思,為1959年春天我死去的父親立一個墓碑,因為他是餓死的。第二,為3600萬中國餓死的農民立一個墓碑。第三,為造成飢荒的制度和政策立一個墓碑,埋葬這個不合理的制度和政策。第四,因為寫這個書有很大的政治風險,如果險遭不測,也算是為自己立一個墓碑。所以第四個意思就是我什麼也不怕,豁出來了吧。

不做臣民 做公民

法廣:您網易博客上寫著:要「人」不要「民」,請您解釋這句話?

楊繼繩:在中國,「人民」這個詞兒是用的頻率最高。幾乎每天每個月,所有的報紙、雜誌、書刊、電視、廣播,都不斷地出現用「人民」這個詞兒。還有人民日報、人民文學、人民郵電、人民醫院...等等。「人民」是個集合詞。這一集合,生命的個體就消失了。「人民」是個抽象詞,這一抽象,把生命、個體、人權都抽沒有了。所以我說,哪裡「人民」叫得最響,哪裡人權狀況就最差。「民」字在中國古代是一個不好的詞兒。是奴隸,這樣一個受迫害的詞兒。所以我要「人」不要「民」。人是一個獨立自然人,是個公民。而人民是臣民。中國要進步,要發展,就要去掉臣民,把「臣民」變成「公民」。所以我說,要「人」不要「民」,要公民不要臣民。

法廣:十八大是中共權力交接的一次會議,您對中共新領導人有什麼希望嗎?

楊繼繩:當然我希望他們推進中國進步,推進中國政治進步,經濟現代化,社會公平。現在中國社會矛盾很多,希望十八大產生的新領導班子上臺以後,能夠更好的解決當前面臨的各種尖銳的社會矛盾,促進社會公平,保證經濟發展。當然,要解決當前的社會矛盾,最重要的還是推動政治體制改革。把當前的「權力市場經濟」體制,變成「民主制度下的完善的市場經濟」體制。

希望中國新領導層放寬言論自由

法廣:對於言論自由,您有什麼期待嗎?

楊繼繩:憲法第35條規定中國公民有言論自由。我希望第35條能夠變成現實,對報刊和網路更放寬一些。畢竟是有言論自由以後,很多東西可以見陽光。特別是腐敗問題,如果真正有言論自由,是可以制約腐敗的很重要方面。有了言論自由,公民就有更多參與政治的條件,對民主化是一個促進。當然我希望言論放得更開一些,限制更少一些。

法廣:前中共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倒臺後,您認為中國還有走回文革極權的可能性嗎?

楊繼繩:這個可能性是有,我覺得很小。因為中國人再不願意走回頭路了。即使各個別人有些想法,估計也實施不了,薄熙來就是一個例子吧。我覺得可能性很小,但是文化革命最重要的要素就是毛澤東的一句話:「資產階級就在黨內。」要整黨內走資派。老百姓的理解是,「壞事壞人就在黨內」,「腐敗就在黨內」,「中國的問題就在黨內」。如果有人舉起反對黨內腐敗的旗子,這個還是很有號召力的。但反腐敗不能用文革那種辦法,通過階級鬥爭的方式把大批幹部打倒。是要在法律的陽光下搞反腐敗。從根本上說,解決腐敗問題主要是建立一整套制衡權力的制度,即民主制度。

中國矛盾多前景難測

法廣:胡溫政權交接後,您對中共未來政權走向有什麼預測?

楊繼繩:這個很難預測。因為中國現在國際國內矛盾很多… ….不好預測。但我只是有個良好的期待,希望中國走的更好,社會更公平,經濟更發達,老百姓生活過的日子更好一些。能不能做到這一點,還有很多各種因素在起作用,也跟新的領導班子的智慧、魄力、才能有關係,也跟他們將來面對的形勢有關。我們不僅希望他們應該做什麼,還要看他們能夠做什麼。

估計10年後《墓碑》在中國解禁

法廣:您有沒有期盼著《墓碑》這本書能夠在中國解禁?

楊繼繩:當然我的書是寫中國的事情,當然我的讀者應該主要是在中國了。雖然大量的盜版還能看到,我希望我的書能夠正式在國內出版。那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情。估計近幾年不可能,我估計10年以後在中國可能會出版的。

我希望讓中國老百姓都能看這個書,再也不要重複過去的災難。

--------------

《人與社會》結語:

目前在獄中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08年讀完楊繼繩的《墓碑》後寫道:「這塊沈重得不能再沈重的「墓碑」 由80萬個漢字建成,每個字都在血淚中浸泡過,以翔實而豐富的資料和親臨歷史現場的調查,記述了大飢荒餓死幾千萬人的史實,並重點記錄了最為慘烈的12個省的人禍,可謂再現了史無前例之人禍的全景圖。 再次感謝楊繼繩先生,當中國的土地上還不允許為幾千萬冤魂建造墓碑之時,你用史家的良知和忠實記錄歷史,你用心為將來的墓碑奠基。」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