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先富起來的那部分

2012-09-30 13:11 作者: 鐘偉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貧富分化一直是困擾中國經濟的嚴重問題,即便如大詩人杜甫,在花甲之年,仍然在嘆息說,朝叩富兒門,暮隨肥馬塵,殘杯與冷炙,到處潛悲辛。

從鄧小平提出「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口號至今,中國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同時,也在逐步走向收入分配極度不公平的境地。

改革初期,中國基尼係數為0.32,農村土地承包制的改革,使中國在1984年基尼係數曾下降到0.257,收入相對公平。但此後,情況日漸惡化,至今尚無緩解跡象。

1994年,一項全國範圍內的入戶抽樣調查顯示,中國的基尼係數為0.445,已超過0.4的國際公認警戒線。而世界銀行在《共享不斷提高的收入》中指出,中國1995年基尼係數為0.38,這個數字僅比南撒哈拉、拉美等稍好。全世界還沒有一個國家在短短15年內收入差距變化如此之大。

2001年「兩會」期間,朱總理談及收入分配時認為「值得注意,尚不嚴重,正在解決。」經濟學家王小魯的4000份抽樣調查顯示,2005—2008年,中國收入分配不公加速惡化。2012年「兩會」期間,溫總理指出,制定收入分配改革的總體方案,是年內最重要的工作。

目前,就城鄉收入差距而言,大致3個農村人的收入相當於1個城裡人;就地區收入差距而言,大致東部人均收入兩倍於西部;在階層收入差異方面,佔銀行儲戶5%的大額儲戶,擁有全國儲蓄存款的一半。

如果將中國家庭從最富裕到最貧困分為10檔,則最高收入家庭的收入是最低收入家庭的65倍,折算出中國居民收入分配的基尼係數,目前很可能顯著高於0.47-0.50的水平。

不僅如此,腐敗正在呈系統化的無所不在趨勢。2005年,我曾對漸進改革帶來的法治軟弱和體制腐敗深感絕望,我們的研究顯示,僅僅資金、土地和勞動力三項,中國每年因腐敗帶來的損失就佔GDP的9%—10%。

王小魯的研究顯示,2008年,中國灰色收入高達9.3萬億元,比2005年翻番。腐敗損失甚至快於GDP增速。

是否願意承認和面對中國收入分配問題,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改革何去何從的歸宿問題。我們不應將收入分配問題庸俗化為富人和窮人間的矛盾。

收入分配首先是政府、企業和住戶部門分蛋糕的問題,基本取向是政府和企業少分、住戶多分,官不與民爭利是前提。而大多數研究顯示,過去10年,中國住戶部門從GDP中每年少分7%-10%。

其次是官與僚的關係,即對1994以來的分稅制進行深化改革,中央少分,地方和基層多分。

再者是國有和私有的關係,國企應該少壟斷、多分紅,讓私有企業唱主角。最後是住戶部門的貧富關係,富人多納稅,中低收入多補貼。

貧富矛盾也好,體制性腐敗也好,其賴以生存的溫床,必然是權力集中和法治軟弱甚或名存實亡。我們不應迴避事實,更不應對既存事實做粉飾甚至否定。

群發性的官員腐敗問題,已不是「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可形容的;靠短期暴富的開發商、煤老闆群體,要形成所謂企業家精神和企業核心競爭力,是否痴人說夢?同時,在中國,仍有龐大的底層民眾「像蟲子一樣活著」,匍匐艱難求生。

收入分配不公在中國已遠遠超出了學術範疇。人們正在發問,誰是先富起來的「那部分」?中國經濟靠「那部分」能有未來嗎?

1988年,吳敬璉在《腐敗:權力與金錢的交換》中揭示了不公平的根源。11年後,吳老為此書第三版作序時指出,時光流逝,但腐敗問題更尖銳了,貪官污吏們依然猖獗。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