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蛋大國」的雞蛋荒(組圖)


「雞蛋大國」的雞蛋荒
墨西哥人對雞蛋的愛,位居世界前茅。

世界上哪個國家的人最愛吃雞蛋?墨西哥!最近,一場禽流感導致雞蛋價格飛漲,墨西哥人怨聲載道,政府被迫出臺緊急措施。BBC記者格蘭特也是雞蛋荒的「受害者」。

冰箱裡,就剩下一枚孤零零的雞蛋。我一時下不了決心,怎麼吃掉這枚雞蛋才最好呢?炸著吃?炒著吃?煮成糖心拿切成細條的烤麵包蘸著吃?或者,做成墨西哥最小的一盤的攤黃菜?

不管這枚雞蛋最後下場如何,我最好還是盡情享用。因為,今後很長一段時間,可能都吃不上雞蛋了。

附近超市,原來擺雞蛋的貨架空空蕩蕩。由此判斷,這個月,無緣受用這種蛋白質的,恐怕不會僅我一人。

墨西哥人特別愛吃雞蛋。事實上,墨西哥人對雞蛋的鍾情,可以說超過地球上任何其他一個國家的人。去年,墨西哥人均消費雞蛋22.4公斤,相當於每人每年吃掉400多枚雞蛋。

墨西哥人吃雞蛋的方法也是多種多樣:鄉村風味的煎雞蛋、一紅一綠的「離婚蛋」、墨西哥特色炒雞蛋,等等等等。這還不過是早餐。

墨西哥傳統的廉價烹飪對雞蛋的依賴程度也很嚴重,比如,薄餅卷雞蛋,或者,一盤白米飯上蓋炸雞蛋。

貴如黃金

今年6月,墨西哥爆發禽流感,數以百萬計的雞被宰殺。幾天內,雞蛋的價錢就翻了一番,從每公斤20比索上升到40比索。
預防禽流感

「雞蛋大國」的雞蛋荒
墨西哥研製疫苗預防禽流感再次爆發。

雞蛋短缺,可不是兒戲。現在已經上升到危機程度。政府被迫從北邊的鄰國調遣外國母雞,向國民供應雞蛋。

墨西哥總統卡爾德龍甚至上電視發表講話,保證撥放數百萬美元的應急金,試圖平息人們對商家囤積雞蛋、操縱價格的恐慌。

墨西哥人倒是沒有丟掉幽默感。在西班牙語口語中,「雞蛋」也有「睪丸」的意思。舉國上下,超市的長龍中,人們經常打趣「墨西哥沒有蛋了」。

那天,BBC的清潔女工卡門發牢騷說,「雞蛋貴得像黃金,應該放在珠寳店賣。」

但是,雞蛋荒中,至少在墨西哥城,早餐還是能夠吃到雞蛋。離家不遠,我最喜歡的那家小吃店,便宜、卻也頗有風情。小吃店用塑料盤子上菜,播放的音樂幾乎無法入耳,牆上掛著魚缸養熱帶魚。我點了一份墨西哥鄉村炒蛋,店主根本不用不好意思地道歉。

幾分鐘內,頭髮光溜溜往後梳著的米格爾一邊笑著說「我外號大叔」、一邊就給我端來了早餐:兩片酥脆的玉米餅,醇厚的綠色番茄汁,兩枚炸得恰到好處的雞蛋,豆泥,點綴著乳酪。

1997年第一次到墨西哥來,我就愛上了這款早餐。但是,為了保護心臟,只是偶爾才吃一回。

雖然現在還能吃得到,可是「大叔」警告我,遲早有一天,這道菜得從菜單上撤下來。「大叔」給我端上一杯桔汁,接著說,「我們一個月進半盒雞蛋。每盒360個,通常用半盒就夠了。但是,雞蛋越來越貴,越來越難買得到。」

漲價壓力

米格爾說,附近的批發商還有雞蛋,但是價錢比原來貴一倍。目前他還沒有給顧客加價,但是,他正在考慮這樣做,或者,至少短期內乾脆把這道早餐從菜單上撤下來。

墨西哥一半以上的人仍然生活在貧困中。玉米、大米、豆、雞蛋等主食的價格不斷上漲,墨西哥人深深地感受到壓力。

有來自美國和哥斯大黎加的母雞大軍來救援,也許,墨西哥政府能夠在危機進一步惡化之前扭轉局面。

這也正是卡爾德龍總統的心願。距離他卸任只剩幾個星期了。雞蛋荒,讓他「改善了普通墨西哥人生活水平」的宣稱聽上去略顯空洞。

墨西哥人也許會開始思忖,卡爾德龍的任期是不是真有說得那麼好。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