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 企業困境稅收減少是中共政權的死穴


伍凡: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311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企業困境和稅收減少是中共政權的死命穴」。前幾個星期,我比較關注的是釣魚島事件和中共18大的內鬥,這兩件事件現在仍然是繼續在發展之中。今天我要把焦點轉移到經濟和金融上面來,這是中共政權的基礎,是命門死穴。

首先談談中國的國企困境。10月7號,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有一篇文章指出,曾經是中國經濟發展頂樑柱的國有企業,如今面臨了新的難題。中國國有企業日益陷入困境,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在海外,時至今日,國企將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的絆腳石。那麼為什麼有國家力量支撐的國有企業也會遇到了難題,並且引發了國際經濟界的關注呢?首先我們來分析一下,國企是如何走到現今的困境的?

在20世紀70年代中國進行改革開放之前,中國所有的企業都是國有企業,為了改變國有企業的效率低下,1985年開始把國企分成為大中小企業,將中小企業逐步的轉型為民營私人企業。1990年代開始,為了防止國有資產落入到少數寡頭手中,中共通過提供廉價的貸款、土地和能源,扶植了一些企業,以便將資產控制在中共的手中,其中的佼佼者發展成為了全球的領先企業。

到了21世紀經過合併等等手段和過程,現在僅有的123家大型的戰略性的企業,由中共國務院國資委直接控制。譬如中國電信和中國石化兩家國企,在2009年的資產比500家最大的民營企業總和還要多。中國的國有企業產值佔中國經濟總量的比例達到45%左右,這個數字是英國人的估計。中共鼓勵重要行業的國企整合,保護它們免受國際競爭,這就造成「國進民退」的現狀。

中國在2001年加入到世界貿易組織WTO,進入國際市場之前,北京希望證明它是能夠接受競爭,並且歡迎競爭的,承諾要把中國的市場改變成為自由市場經濟。但是10年過去了,中國經濟更變成了「國進民退」的國家壟斷資本主義了。為什麼加入了世界貿易組織WTO後10年,並沒有改變中國經濟成為自由市場經濟呢?

中國加入WTO的時候,曾經和各國簽訂了一個秘密條約,中國不是以完全的自由市場經濟加入WTO的,它要經過15年的觀察,才能決定中國是否是一個自由市場經濟,這在WTO組織中是唯一的一個特例。正因為如此,許多國家的私人企業和中國國企貿易中,發現中國低價傾銷,造成了大量的貿易輸出,向WTO告狀。中國加入WTO之後,運用自由市場經濟規則,他們發現國有企業呈現了衰退的趨勢。於是中共改變了初衷,在之後的10年中,隨著中共政策的改弦易轍,用政府資金來支持國有企業,並通過了一系列的產業政策,保護它們免受外商競爭的衝擊,國有企業又呈現膨脹的趨勢,這就走上了「國進民退」的道路。

中共有兩個堅定不移的目標,第一個是要中國富強起來。第二個是保證共產黨的政治壟斷地位。那麼要實現這兩個目標的關鍵就是在於支配所有的經濟命脈,對中國當前成功發揮重大作用的龐大的國有企業,中共大力支持國企,為什麼國企又面臨新的難題,並且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的絆腳石呢?

我們首先分析一下中共是怎樣管理國有企業的,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從事公司法比較研究的學者尼爾‧赫普,和哥倫比亞大學社會學專業研究生林麗雯最近寫了一篇論文,這篇論文可以給我們一些參考的資料,可以去分析、解剖中共是怎樣管理它龐大的國有企業的。

中國經濟制度的基礎是由大型國企和相關的企業組成的垂直一體化的多個集團,每個集團都有中央控股公司及國務院國資委控制,國資委是所有國營集團的主要的股東,反過來說骨幹企業擁有這一個集團中所有的國有企業,包括一家金融公司,這家金融公司成為提供融資服務。這些垂直一體化的集團共同控制著大約有120家國有企業,由政府通過國資委進行控制。

國有企業的總資產相當於中國2010年國內生產總值GDP的62%,這是美國人的估計,和英國人的估計是有點出入。集團間通過設立合資企業結盟和持股合作的關係建立聯繫。此外,上述結構中還存在一個平行的黨組織結構,中共中央黨組織部決定國企的高官人選,反過來一些高官在政府和黨內擔任職務。在這種結構當中,存在著若干條自上而下的指揮鏈,這些等級森嚴的結構存在複雜的網路之中,網路中不僅有其它公司還有黨和政府機構,這些公司和機構在有關生產和政策執行等諸多的事物當中互相交流、互相合作。

這一個體系對市場競爭有著深遠的影響,一方面國有企業可以免受反壟斷的制裁,另外政府有選擇性的執法,令私營部門的經營者動彈不得,而且外企也被擋在門外,不得收購當地企業。

這篇文章還指出,國資委對國有企業的股份轉讓,擁有控制權,大多數的國企沒有董事會,股東的權益也不受到重視。雖然國資委對受其監管的控制力度可能有所不同,但實際上每家國企都由內部人士控制,這意味著企業自律非常薄弱,股東在公司事務方面沒有任何話語權,也不能向法院提出申訴,缺乏透明性,意味著公司的管理不當可以很容易的被隱藏起來。

既然中共直接控制著國企人事任命和管理系統,又是大的投資和隱性補貼,為什麼還會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的絆腳石呢?是不是有更深層次的原因呢?我想更深層次的原因應該是:其一是經濟體制的弊病,其二是管理模式和人員素質所綜合造成的。在中國實行的是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在這種經體制下,最突出的特點就是國家行政力量對經濟的干預。

在行政力量這強而有力的手帶動之下,中國經濟的一個大特點就是政府扶植了一大批行業壟斷企業,這些企業倚靠著國家在某些行業的特殊政策,享有著稀缺的國家資源,佔山為王,獨霸一方,有的還成為行業中的巨無霸,控制著某一個行業的大部分市場,甚至掌握到關係國計民生的部分經濟命脈。

首先,國有壟斷企業缺乏創新的精神和動力,生產效率嚴重低下,由於長期受到國家扶植,國家相當大一部分稅收都是投入到壟斷的國有企業當中去了。這就產生了一個很奇怪的現象,30歲的男人還在抱著奶瓶,還經常坐在地下大哭不已。

美國《財富》雜誌曾經報導,儘管中石油、中石化在2009年的世界500強企業當中名列前茅,但它們的生產效率卻只有美國艾普森美孚石油公司的1/23;另外有一種估算,中國壟斷式經營的電力、電訊跟企業的資本利潤率只有世界同類、同規模企業的1/5到1/20。

國有壟斷企業的這種經營模式,從經濟學的角度來講,是和市場經濟完全相反的。有政府的扶持雖然不會輕易的倒閉,但是隨著中國不斷的進步,國有壟斷企業將會越來越成為經濟發展的絆腳石。其次,國有企業佔有信貸資源,使民企發展舉步維艱,一些國有企業保持行政壟斷的地位,得到國有銀行大量貸款支持,迅速擴張。

由於資源分配的傾斜,使得廣大的中小企業融資困難,不得不將自己的融資觸角伸向民間的高利貸,沈重的資金壓力使得許多中小型企業陷入了進退維谷、生死攸關的險境。

經濟學家吳敬璉曾經指出:2009年國有銀行提供的10萬億以上的海量貸款,絕大部分貸給了國有企業和地方政府融資平臺。這使得國有企業大大提高了擴張速度,甚至大舉進入到了房地產這公認的資源性行業。在此,一些壟斷的國有企業不顧民生的不斷提價,對社會經濟造成了十分惡劣的影響。

2011年半年顯示,中石油淨賺了660億元,每天純收入3.6億元;中石化淨賺402億元,每天純收入2.2億元。儘管如此高的收入,兩桶油仍然抱怨煉油板塊虧損,要求財政部補貼。上半年國內外油價高漲,兩桶油成為最大的受益者。政府每年有很大一部分稅收再投入都是用於扶持壟斷國企,這些投入的錢都是納稅人白花花的銀子。

而這些壟斷企業在賺取巨額的利潤之後,除了少數利潤上繳政府之外,大部分都留在企業作為發展基金,相當一部分被體制內的高福利、高消費、高工資的管理成本所消耗。從1983年中央政府對國有企業實行利稅改革以後的20多年來,國企並沒上繳利潤給政府,只有最近的2、3年才把利潤的5%給政府,今年的最高上繳額調整為15%。這我們就不難理解國有的控股和壟斷企業的高官為什麼拿那麼高的工資了。

現在壟斷企業問題已經到了日益突出,甚至民怨沸騰、千夫所指的地步,壟斷企業就像中國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的一顆毒瘤,不但影響到經濟良性發展,而且危及到社會的穩定。對國有壟斷企業的改革已經到了迫在眉睫,不得不改的地步了,如果它們不改革中共就沒有別的出路了。

中共管理國有企業是這麼樣的無能和低下,結果造成國有企業的利潤連連的持續下降,財政部2012年9月17號發布的數據表示,2012年1月到8月份國有企業的利潤持續下降,成本費用連續7個月的上升。國有企業的利潤下降最嚴重的行業集中在基礎和能源領域。

國有企業的利潤下降有三個原因,第一受到國際和國內總體經濟形勢的影響,歐債危機、美國經濟不景氣、全球經濟動盪,使外需持續放緩。從內部來看,國內經濟政策回落,投資下降,需求收縮,在整體宏觀經濟政策放緩的大背景下,國有企業的營利狀況受到影響是必然的了。

其次是和國有企業的管控能力和競爭力低下有關,中國的國企在世界上同行的一流企業進行對比的話,就可很容易的發現,它們在管理上、競爭力上有巨大的差距。國有企業三公消費成本高,高管職務消費成本,內部員工高福利待遇成本,辦公樓辦公設施豪華奢侈成本,以及種種腐敗,那就是國有企業的利潤下降的原凶。

再一個就是競爭力的低下,表現的創新動力、創新能力、創新意識不足。創新的原動力在於創造力,只有具備了持久的創造力的企業,才能夠得到持續的發展,才能獲得高利潤。還有一點,全球的能源價格的高起,也是中國經濟成本增加、利潤下降的原因。那麼這個利潤下降,對國有企業的管理的無能造成什麼呢?有三個後果:第一、國有企業坐擁「政策紅利」和資源壟斷這二大法寶,繼續以低效率的野蠻擴張,國進民退趨勢越演越烈;第二、實業環境低迷至極,銀行卻逆勢高增長,只能助長銀行對實體經濟的盤剝,資金配置效率將十分低下;第三、民營企業空間越來越狹窄,企業家紛紛逃離實業,產業空心化趨勢不可逆轉。

福建、江浙的民營企業不少老闆他們再也不從事他們的實業經濟了,他們洗手不幹了。這就造成了一個惡性循環,國有企業繼續要政治紅利,壟斷資源生機,它的規模不斷的創造所謂「第一」的同時,卻沒有帶來新的技術新產品,邊際收益率繼續下降顯得非常明顯,於是它的利潤率往下滑,這是必然的了。

而相反的,富有活力、富有創造能力的民營企業,它們為了要生存,只能去賺快錢,它們不可能去投資去創造發明,所以它們就陷入到一個看不到希望的事業當中。這樣一來國有企業不能夠創新,民營企業沒有錢去創新,那麼創造利潤的水平自然就惡化了,再加上最近這十幾年來,人力成本、資源成本、土地成本,一句話,企業的總成本都在往上升,而企業的利潤往下降,又沒能創新,你說無論是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它的希望何在呢?看不出希望。而現在這種局勢還會繼續往下滑。

要擺脫企業的困境唯一的一個辦法,那要改革國有企業所有的弊病,同時要大力投資私營企業,降低稅收,促進創新發明,這是唯一之途。除此之外,中國的企業困境是不可避免。

隨著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的利潤下降,政府稅收必然減少了,你看最近財政部稅政司公布的2012年上半年稅收收入情況分析:今年1月到6月,全國稅收總收入是54,931億,比去年增長9.8%。它這裡邊有四個稅種,有國內增值稅、消費稅、營業稅和企業所得稅。這四項稅收比去年同期下跌了11.6%、8.5%、14.8%和21%,這樣,國家稅收從企業方面得來的這四個稅種,全部下滑。那這種下滑人們完全可以理解,整個GDP下滑,已經跌到了7.8%,看這趨勢還會往下滑。那麼在這個狀況下,稅收減少了會影響什麼呢?企業減收,民眾減收,減少支出。一減少支出,經濟週轉更緩慢,那稅收同樣跟著減少,所以走上一個惡性循環,不是一個良性循環。唯有刺激經濟增加收入,企業增加收入,民眾增加收入,那麼政府的稅收才能增加,現在走的是惡性循環的道路。

現在政府對稅收下降它所採取的措施,它並不是勒緊褲帶過日子,相反的它們想盡一切辦法去創造新的稅種、新的稅收的渠道來增加各種各樣的稅收,迫使老百姓強烈的反抗。

前兩個月,典型的例子就是遼寧省瀋陽市民營企業、商家全巿罷市,不做生意了。因為警察局、公安局通過城管,強迫每家商店要交出各種各樣的費和稅,政府沒有錢了,通過這種辦法勒索,造成民眾極大的反抗。這是中共政權它眼前沒有錢了,沒有錢的原因是因為企業沒有利潤了,上繳稅收減少了。而相反,中共現在走的是一條掠奪老百姓的財產的道路,去強迫老百姓繳稅,結果會導致什麼?全民反抗。現在已經有罷市了,再往下走,恐怕要砸稅務局了,恐怕要搶銀行了,因為老百姓本身也沒有錢了,我怎麼能繳的起稅呢!這是中國歷朝歷代曾經發生過的事情。

再有一點,看看中國的股市,由於整個中國經濟下滑,股市上海A股跌破了兩千點,什麼原因?一個是投入減少,第二,套現增加。現在套現是由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兩家同步同時的套現,賣股票收回現金,這樣就迫使這個市場急遽下滑,跌破兩千點。這個趨勢還會繼續走,因為無論是國營企業也好,民營企業也好,它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錢就嘩嘩給溜走,它們想盡一切辦法要套現,股票市場是套現的一條路子,那才是一條活命之路,如果不把股票賣掉,那麼股票還得繼續下滑,它們損失更大。所以在9月到10月,這個期間全世界的股市,尤其是美國的股市是往上升的,連續往上升幾個月,而中國的股市是往下跌的,已經走到全世界的熊巿的探底,最下的一名,這個現象說明中國的經濟啊,持續的下滑,沒有能力往上升。而中國政府因為沒有稅收進來,稅收減少,它不可能拿出更多的資金來投入到經濟、社會、金融鏈裡頭,投入到股市裡頭。

股市現在異想天開,想拉外國資本進來,放開外國投資的限制,打開大門,可是迄今為止,看不到有外國的資本投入到中國的股票市場。可見股票市場是一個經濟的寒暑表,它探明現在經濟的溫度,中國的經濟什麼時候能上來,沒有人知道。連中共王岐山也好、溫家寶也好,他們這些經濟主管都無法預測什麼時候能回來。

繼續往下滑,那對中共政權是一個致命的打擊。我說中國的企業和稅收是中共政權的死命穴,這兩個穴位就要中共政權的命,如果再不能夠增加收入,政府沒有收入增加,那這個政府終有一天會癱瘓而垮臺。

那中共有沒有在做事呢?看來溫家寶又在動了,溫家寶在10月10日公布了國務院關於第六批取消和調整行政審批項目的決定,這個決定說:經過嚴格審查論證,國務院決定第6批取消和調整314項行政審批項目。新華社也好,人民日報也好,發表文章吹捧這項行政改革。在我看來,這是個行政改革,希望用這個行政改革能夠鬆綁中國的經濟,尤其是民營經濟,你要去申請一個項目,進行你的事業或企業的話,現在開始鬆綁。過去綁得緊緊的,你這一鬆綁314項,像蓋公章啦、審批啦、核准啦,等等,過去都要經過官員們,他們都要收費,都拿賣路錢,你通過這一關,就收錢。現在314項統統取消了,這個費用減少了,對老百姓來講是個好事,可是對中共官員來講,這是個極大的惡事、壞事。我不相信中南海這個政令,能夠在地、縣、市、鄉能夠得到執行,政令不出中南海。

溫家寶希望在離任的前幾個月,留一點名,做幾件善事,可是太晚了!為什麼十年前、五年前、三年前不做,到了最後這一兩個月,你才做?同時地方官員正在缺錢的時候,你把這個財路斷掉了,蓋公章都不收錢,審批不要收錢了,這些地方官員願意嗎?NO!地方官員絕對不會執行的。你民間做任何一件事情,要政府批准的,蓋章?拿錢來,否則無錢免動。現在所謂的314項免除審批的這個項目,那是溫家寶的一廂情願,政令不出中南海。

所謂的改革這是行政改革,並不是政治改革。如果不進行政治改革的話,中國的經濟沒有出路;不進行政治改革的話,國企、民企都不能夠脫困,國家稅收不能增加,老百姓生活不能改善,這是至關重要的。儘管十八大即將召開,有風聲說會有這個那個的政治改革,我們等著瞧吧!中共不進行任何改革,就是國企困境和稅收減少,就把它活活的困死,把它拖死,這是眼前正在發生的事情。

今天我的評論到這裡結束。謝謝各位收聽。再見!

(據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伍凡評論》節目錄音整理)

来源:讀者推薦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