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正聲憑什麼勞教崔福芳?

2012-11-07 01:58 作者: 丁華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崔福芳是誰?她是13億中國人中最普通的老百姓中的一員,是千千萬萬個中國婦女中的一員,是她母親的女兒,她丈夫的妻子,她女兒的媽媽。她在億萬中國人中不起眼到像一粒沙子一樣渺小,是一隻隨時可以被警察碾死的螞蟻,但是她在被上海的保安監禁了兩個多月後在黨的十八大召開的前夕被勞動教養了!

我認識芳子已有六,七年的時間了,最早是在網上認識芳子的。她和胡燕都是相知相識的上海世博會的難民,她們都是上海浦東本地區人,世世代代住在浦東,可謂是上海的原住居民了,可世博會把她們趕出了自己的家園。房子被強拆後,芳子就去北京上訪,經常被上海政府截訪,被打得遍體鱗傷,我在網上看到她被吊打的照片非常於心不忍,私下就勸芳子不要去上訪了。我說:你這樣會被心狠手辣的警察打死的,你死了他們就可以不賠償了…。

2007年底我從美國趕回上海去虹口區法院控告開發商陳良軍(原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的弟弟)偽造動遷協議書,偷拆我家房子的事,但因為官商勾結而敗訴,我家又告到了上海市中級法院,開庭時我已返美國。我姐已年邁體弱不勝重負,情急之下我打電話請芳子做我的代理人狀告陳良軍,芳子不負重托聯繫了多個上海訪民和律師痛斥了動遷組惡意串聯,黑箱操作的卑劣行徑,為我家洗刷了冤屈…。

2011年底我又回上海去上訪維權,在百忙之中我約了芳子在上海市政府信訪辦(人民大道200號)前見面,我要當面謝謝芳子的俠膽義心。相見之下出乎意料之外的芳子是那麼溫文爾雅,外秀內慧的女性。她居然像天真無邪的孩子一樣辯解道,我已50多歲了,不信你們可看我的身份證,邊說邊把身份證遞給我們…。現在想起這一切我不禁淚流涕下,感慨萬千,芳子你現在哪裡?

兩個多月前得知芳子被監禁了,我還以為是循舊例老規矩辦事,每逢兩會前或」國慶日」前對訪民的監禁,事後就會撤銷對她的監禁,不過我還是放心不下給她打了電話。她抱怨說:我早就保證了不去上訪,他們還是監禁了我。又提到了她不能去買菜,也不讓其她訪民送菜給她。她氣憤地說:他們想餓死我啊。

沒想到喪心病狂的警察居然荒謬絕倫的興師動眾的動用了國家公安關押了手無縛雞之力的良家婦女崔福芳。記得五十年代我小的時候,我家隔壁的」金老闆」實質是個開加工鋼筆套小作坊的小業主,他的兒子」根根」平時愛穿花襯衣小褲腳管被判了勞動教養…。芳子一不偷二不搶三不搞男女關係四不貪污腐化連花襯衫小褲腳管都不穿,她平凡得像所有早上去菜場去買菜的阿姨媽媽一樣,其實她就是阿姨媽媽。如果她要被勞教的話,那麼俞正聲的媽媽,老婆,姐妹女兒都應該被勞教判刑!請問俞正聲你憑什麼勞教崔福芳?如果因為她曾經去國家信訪辦就要勞教她,那麼我們這些天天在聯合國總部前上訪高呼中共是土匪強盜的上海冤民更應該被勞教了?」一人向隅眾所不歡」,我們在「支持陳平福」的簽名中說道:一人不自由,眾人不自由。

我希望逾正聲不要在自絕於人民的這條路上走得太遠,在你任內不是說勞教判刑的人越多越光彩」政績」越大。就像一位地方父母官所說:「就維穩而維穩,穩定是無法實現的。我們必須既講維穩,也講維權。只有把維護人民群眾的合法權益作為維穩的基礎,才能實現社會和諧穩定和人民安居樂業。」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