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婆逼的離家出走的隋文帝(圖)


隋文帝皇后獨孤氏

 

皇帝離家出走,這事是聞所未聞的,可它偏偏就發生在隋文帝身上。《隋書》對這件事的記載很有趣,獨孤氏不是把那個宮女殺了嗎,楊堅一下子血往上湧,憤怒到了極點,這憤怒裡更多的是一種憋屈,是面子問題,你想啊,殺宮女這不明擺著讓楊堅難堪嗎,滿朝文武嘴上不敢說,心裏會怎麼想?可笑的,楊堅怒是怒了,但這火愣沒敢和獨孤氏發,打落牙齒和血吞,自己發泄了一通,要不說他惹不起獨孤氏呢。楊堅氣急敗壞地拽過一匹馬騎著就出了宮,漫無目的地狂奔20多里,「單騎從苑中而出,不由徑路,入山谷間二十餘裡」。這場景我們可以想像一下,那馬跑得不定多快呢,好似酒後駕車,神經麻木會令速度變得飛快。楊堅在荒僻的山谷中一直呆到將近後半夜才回,平生第一次發出渴望自由的心靈吶喊:「吾貴為天子,而不得自由。」實在是憋屈急了,皇帝被皇后擠兌成這樣,也夠可憐的。後來大臣們反覆勸說,說你為了一個女人而至天下於不顧不值得,其實都是寬慰人的話,沒打自己頭上,隋文帝當然不會不懂這些大道理,更多的是覺得天子的顏面掃地。

說歸說,鬧歸鬧,堂堂一國之君總不能老在外面呆著。獨孤氏也覺得自己這次做得過分了,就像兩口子打架,一方摔門而走,時間久了,留下的一方難免會擔心,畢竟吵架都是在氣頭上,氣消了就只剩下擔心了。獨孤氏也是擔心的什麼事也做不下去了,伸長脖子盼著楊堅回來,楊堅一回來,「後流涕拜謝」,喜極而泣,估計也說了些什麼是我不好,以後不了之類的話。在大臣高穎、楊素的勸解調停之下,這事總算過去了,不過二人自此也就有了嫌隙,不像以前那麼好了。要不說兩口子打架傷感情呢!

仁壽二年八月甲子,也就是公元602年,給楊堅當了36年老婆的獨孤氏病死,這下楊堅可算沒人監督了,於是開始歌舞昇平、縱情聲色,皇帝的感覺總算找到了,可身體也透支得厲害。要說古代帝王多短命,與他們過度的放縱不無關係,否則以皇帝的生活水準,那身體還不保養得鋼鋼的?隋文帝自此聖體一天不如一天,酒色在身體上的副作用很快顯現。就在生命岌岌可危之時,楊堅又想起了獨孤氏的好,對左右說:「使皇后在,吾不及此。」要是她還管著我點,我也不至於落到如此田地啊,要不說凡事有弊就有利呢!這下算是活明白了,可惜已經晚了。就在獨孤氏死後兩年,隋文帝也一命嗚呼,追隨而去了。

来源:騰訊讀書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