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共產黨和納粹之四十

2013-01-18 15:10 作者: 韓梅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納粹黨徒的歡呼與紅衛兵的熱淚
——漫話共產黨和納粹之四十

狂熱,尤其是政治狂熱,意味著理智的喪失,意味著盲從、衝動和巨大的破壞性,甚至意味著為所欲為的暴力,對人的尊嚴乃至生命的肆無忌憚的踐踏和摧殘。凡是想要控制、利用民眾奪取和鞏固權力的政治勢力,無不熱衷於煽動這種畸形的精神亢奮,共產黨和納粹的歷史就是最好的例證。   ——題記

在德國東南部的巴伐利亞州,有一座富有中世紀情調的歷史名城,名叫紐倫堡。希特勒上臺後,將它定為「帝國黨代會城市」,每年都有五十萬納粹黨員從德國各地來到這裡,舉行為期一週的黨代會,並同時舉行閱兵和遊行。

納粹當政19個月後的1934年9月5日,是第三帝國歷史上一個非同尋常的日子。當天,希特勒蒞臨紐倫堡,特去主持他掌權後舉行的第一次納粹黨代會,檢閱他的忠實信徒。這屆黨代會規模空前,是納粹黨歷史上一次異常狂熱的慶典。

那天早晨,當希特勒乘坐的飛機飛臨紐倫堡上空,映入人們的眼帘時,機翼下方這座古老的城市開始沸騰了。期待的人群一望無際,紛紛翹首仰望天空。陽光下,飛機越飛越近,越來越大,轟鳴著盤旋在城市上空。很快,巨鷹降落地面,開始緩緩滑行,最終停了下來。此時,站在機場上翹盼已久的數千之眾,紛紛揮動著行納粹禮的右臂,歡呼跳躍著,其興奮喜悅之情達到了高潮。當飛機停穩後,希特勒走出機倉,出現在舷梯上時,人群中頓時爆發出一陣陣震天動地此起彼伏的「希特勒萬歲!希特勒萬歲!」的歡呼聲,人們的臉上無一不洋溢著無限敬仰與感激之情。隨後,希特勒在歡呼聲中登上敞篷汽車,駛進市區。紐倫堡幾乎傾城出動,市民們紛紛走出家門,興高采烈地夾道歡迎這位「德國人民偉大的元首」。入夜,人們又蜂擁著聚集在希特勒下榻的賓館前,不斷地呼喊「希特勒萬歲!」

9月7日夜,20萬名納粹黨員齊集卓別林體育場,他們打著20多萬幅旗幟,排成密集的隊形,懷著難以抑制的激動在此聆聽希特勒的演講。在可怕的寂靜中,這位德國大獨裁者的聲音通過擴音器響徹全場,產生了可怖的效果。「我們是強大的,將會更加強大!」他說。希特勒演講結束後,赫斯宣布:「從此以後,納粹黨是希特勒,希特勒就是德國,德國就是希特勒!萬歲希特勒!萬歲勝利!萬歲勝利希特勒!!」狂熱的人群一齊跟著振臂高呼,他們無一被這樣一種頗具誘惑力的歡慶氣氛所陶醉、所激動。

最後,黨代會舉行了盛大的閉幕式。成千上萬的人們,在大會現場忘情地呼喊著,高唱著,向主席台上那個大獨裁者歡呼致敬,如醉如狂。閉幕式上,希特勒以他慣有的尖利刺耳的聲音,伴之以手舞足蹈的動作,歇斯底里大發作似地發表的演講,更是讓在場聽眾熱血沸騰,心潮澎湃。他說:

「黨代會的第六天就要結束。這六天就像是政治力量的宣示,對我們隊伍以外的千百萬德國民眾,對千百萬的戰士,它意味著更多。在大會上,鬥爭中成長起來的老戰士和同志們,互相見面,交流情感。也許你們之中的部分人不喜歡這種正式的,黨的同志之間的會面,而更懷念在勇敢的作為一名民族社會主義者在最困難的時候戰鬥(的時刻)。(鼓掌)

當我們最初只有七個成員時,她已經有了自己的兩個原則。第一,她將是一個純意識形態的政黨。第二,它將毫無商量餘地地成為德國的一支,也是唯一的一支力量(鼓掌)。我們必須保持在少數人,因為那是要為國家做出最有價值的鬥爭和犧牲的人。要知道,真理永遠掌握在少數人手中的(鼓掌)。同時,由於這些人都是德國種族最優秀的人,他們可以自豪地宣稱,對國家和人民的領導權。德國的人民應該自覺服從這些人的領導!(鼓掌加致敬歡呼)德國人民很高興得知再也不用經歷政權更迭,民族社會主義工人黨就是德國永遠的支柱!(全場起立致敬)任何自以為流著高貴的血的人、有目的地利用它去取得力量的人,將永遠不會放棄!(鼓掌)

人類中總有一部分願意挺身而出去戰鬥,他們比千百萬其他同志貢獻的更多。他們並不滿足於簡單的發誓「我堅信!」,更是堅決地說「我要戰鬥!」(熱烈鼓掌歡呼)

黨在任何時候都將是德國人民的領導。她將以其教導,更重要的是它鋼鐵般的組織、靈活的策略和組織形式:他將成為一所訓練學校,就像政治領導人的「上帝的命令」(鼓掌)。

將會看到,總有一天,所有能站立起來的德國人都成為民族社會主義的一員。其中的精英,就是你們,納粹黨員!(長時間致敬)

我們的敵人曾經一次又一次的迫害我們,使我們愁眉不展,(他們的迫害)剔除了我們中的貪生怕死者。我們必須檢查我們自己,從我們之中把壞分子剔出去(鼓掌)。他們不屬於我們的隊伍!(鼓掌)

我希望並祈禱,國家和帝國將千年不朽。我們將會很高興知道,未來都是我們的!(鼓掌)當老的一代撲倒在地,年輕的人們將成長起來(鼓掌致敬)。只有全身心都獻給黨,成為民族社會主義思想的化身,黨才能成為德意志帝國的堅不可摧的,永恆的脊樑。到那時,我們光榮,值得讚美的軍隊,古老而光榮,擔負著我們人民的人,同樣富於傳統的將會成為黨的政治領導的堅實擁護者,這兩個部分(納粹黨和德國軍隊)同樣擔負著教育德國人民的職責,加重了他們肩上的擔子,德意志國家,德意志帝國!(致敬)

此時此刻,成千上萬的同志們已經離開了城市。他們中的許多人將會記得這次大會,並等待著下一次的檢閱。來參加了此次會議的人們都會全神貫注於並且被人民中的那種生機和思想所感染,這就是我們運動永恆的象徵!民族社會主義運動萬歲!德意志萬歲!」

演講中間,希特勒的話不斷被掌聲、歡呼聲和致敬所打斷。演講結束後,全場更是持久起立高喊「阿道夫?希特勒,萬歲!」在場的納粹信徒,可以說無一不為自己是最優秀民族中的一份子而感到自豪萬分,為擁有希特勒這樣最偉大的領袖而感到幸福無比,為德意志即將成為最強大的帝國而感到興奮不已,他們中的許多人甚至為此激動得渾身顫抖。

當年,正是這種狂熱驅使著成千上萬的德國民眾如希特勒所願,滿懷激情地跟隨著他走上了屠殺猶太人和侵略他國的血腥之路,把整個歐洲變成了一座屍骨壘壘的人間地獄,也讓自己的祖國陷入了一場空前絕後的浩劫之中。

如今五十歲以上的中國人,對於大半個世紀前發生在德國的那一幕幕瘋狂場景恐怕沒有人會感到陌生,因為這一切與他們當年所經歷的幾乎毫無分別,文革中毛澤東接見紅衛兵的情形不就是希特勒在黨代會上檢閱納粹黨徒的翻版麼?

距今將近半個世紀前,毛澤東一手發動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將中共掌權後的政治狂熱推向了史無前例的巔峰。

1966年8月18日,北京上百萬人聚集在天安門廣場,舉行「慶祝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群眾大會」。藉著這個特殊機會,別有用心的毛澤東第一次接見了紅衛兵

那天早晨5點,天才濛濛亮,太陽剛露面,頭戴軍帽身穿軍裝的毛澤東,就在周恩來的陪同下,來到了天安門城樓下的金水橋,滿臉堆笑地和附近的紅衛兵頻頻握手。在場的人誰也沒有想到,他們的「偉大領袖」,心中「最紅最紅的紅太陽毛主席」,這一刻竟然意外地出現在自己眼前!消息傳開後,頓時,整個廣場沸騰了。《人民日報》次日發表的長篇通訊這樣寫道:「人人雙手高舉頭頂,向著毛主席跳躍著,歡呼著,拍著手。許多人把手掌都拍紅了,許多人流下了激動的眼淚。他們歡喜地說:‘毛主席來了!毛主席到我們中間來了!’廣場上萬眾放聲高呼:‘毛主席萬歲!萬歲!萬萬歲!’歡呼聲浪一陣高過一陣,震盪著首都的天空。」

最激動的是那些有幸與毛握了手的紅衛兵。「我們和毛主席握了手,我們是最幸福的人,敬愛的毛主席,你的手給了我們無限的溫暖,無限的力量。」他們中許多人興奮得又蹦又跳,淚流滿面,狂喜萬分,紛紛搶著與周圍的同伴握手相慶,周圍的同伴也紛紛搶著過來跟他們握手相慶。

握了一圈手之後,毛澤東轉身上了天安門城樓。站在城樓中央的他,居高臨下地俯瞰著廣場上連綿湧動的人群,不停地向他們揮手致意。此時的天安門廣場儼然已成為燃燒著的紅色海洋,不停舉起和揮動的手臂猶如大片大片的森林,此起彼落的革命口號響徹雲霄,幾乎所有在場的人都像打了嗎啡一樣興奮,手舞足蹈,狂呼不已。大型彩色記錄片《毛澤東和百萬文化革命大軍在一起》中有段解說詞,如實地傳達了當天廣場上成千上萬人的心聲:「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穿上軍裝,我們感到無比堅定,毛主席永遠和我們戰鬥在一起,我們有偉大統帥毛主席,我們感到無限幸福,我們要當一輩子的好戰士,跟著毛主席幹一輩子革命。今天我們和我們偉大的領袖在一起,這是我們最幸福的一天,最難忘的一天。」

慶祝大會開始前,毛在天安門城樓上接見了紅衛兵代表,北京師大女附中革命造反委員會頭目之一的宋彬彬給毛獻上了紅衛兵袖標。當毛得知她的名字是文質彬彬的「彬彬」兩字後,對宋說「要武嘛」。接著,面對城樓下齊呼「萬歲」的百萬群眾,毛抬起帶著紅衛兵袖標的那隻手臂,說「紅衛兵萬歲」。

7點30分,大會在《東方紅》樂曲聲中正式開始。毛澤東以及其他中共領導人出現在天安門城樓上,中央文化革命小組組長陳伯達主持大會,林彪講話。雖說林彪平時是個病人,但那天講話時就像服了興奮劑似的,幾近聲嘶力竭。他的話極富煽動性:「我們要打倒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要打倒資產階級反動權威,要打倒一切資產階級保皇派,要反對形形色色的壓制革命的行為,要打倒一切牛鬼蛇神。」「我們要大破一切剝削階級的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要改革一切不適應社會主義經濟基礎的上層建築,我們要掃除一切害人蟲,搬掉一切絆腳石!」「這次是大戰役,是對資產階級和一切剝削階級思想的總攻擊。我們要在毛主席的領導下,向資產階級意識形態、舊風俗、舊習慣勢力,展開猛烈的進攻!要把反革命修正義分子,把資產階級右派份子,把資產階級反動權威,徹底打倒,打垮,使他們威風掃地,永世不得翻身!」。

大會結束後,舉行了百萬人參加的盛大群眾遊行。此後,毛澤東又分別於8月31日、9月15日、10月1日、18日、11月3日、10日、11日、11月25日和26日多次接見紅衛兵。到11月下旬為止,先後8次接見紅衛兵和學校師生達1100多萬人。

時隔多年,曾經作為一名紅衛兵和同伴們一起在天安門廣場接受過毛澤東接見的著名影星劉曉慶,在一篇文章中生動地回憶了當年天安門廣場上的狂熱場景:

「凌晨6點鐘,我們全部從睡夢中驚醒……集合齊,坐上車,我們來到天安門廣場。我們一隊一隊排好坐下來,天安門廣場變成一片綠海。我們睜大眼睛等著、看著。天空中逐漸透出晨曦,天安門廣場顯現出它雄偉莊嚴的輪廓,太陽升起來了,我們開始熱了。我們等啊,等啊,眼睛望穿了……有的紅衛兵開始打瞌睡,他們把頭趴在膝蓋上,一會兒突然從膝蓋上滑到地上,馬上爬起來,睜開眼睛看一下週圍,然後又趴到膝蓋上,重複著艱難的睡覺動作公式。有的紅衛兵乾脆躺在地上,枕著帽子和書包,進入了夢鄉。我站起來,看看天安門廣場,長達幾公里的廣場上蓋滿了東倒西歪的紅衛兵們,像激戰以後的戰場。我坐下來,也不由得上下眼皮打架,眼睛一眨一眨,被籠罩在睏倦之中。

「突然,一陣從弱到強的鼓聲響起,天安門廣場上所有的喇叭在最強的鼓聲之後用極大的音量播放《東方紅》的前奏曲,緊接著浩瀚澎湃的《東方紅》交響樂驚天動地地奏響,所有的紅衛兵都從地上跳起來。我的心蹦到了嗓子眼,我清楚地感覺到了它在嘴唇邊、頭上、脖子上一起跳動,百萬紅衛兵眼巴巴地緊緊盯著天安門城樓。

「中央領導人出來了!在幾位首長之後是誰?我們突然看到了毛主席!成千上萬的聲音發出了一個共同的呼喊,我們扔下帽子、挎包、麵包、水壺,拚命地奔向天安門城樓!幾公里的人海不見了,壓縮成一堆綠色的山坡,我們像橄欖球員一樣,一個摞一個拚命地呼喊:‘毛主席萬歲!’參差不齊的口號聲逐漸變成有節奏的呼喊,千千萬萬的紅衛兵對領袖的熱愛像維蘇威火山爆發,像岩漿在翻滾,像泥石流在崩裂,像鋼水在沸騰!我不由自主地跟著大家一起喊著,眼淚不知不覺間流下來、流下來。我恨它們不停地擋住我看毛主席的雙眼,我恨我為什麼是近視眼,我居然看不清楚毛主席,在這寳貴的時刻!我苦苦央求前面有望遠鏡的紅衛兵,他正拿著望遠鏡目不轉睛地盯著城樓上,他的淚水流到嘴邊、脖子上,滴在衣服上,滿臉是幸福的笑容。我不斷地央求他給我看一眼,就一小眼,一下,一分鐘,一秒鐘!拿過來一下就還你!我說話算話!向毛主席保證!向現在就在天安門城樓上的毛主席保證!他被我鬧暈了,居然把望遠鏡遞給了我,我接過來,立刻以最快的速度放在眼睛上。可是我找不到毛主席!我為什麼看不到毛主席?!毛主席不在天安門城樓!突然,滾滾的人海鋪天蓋地地朝我們這邊壓過來,我趴在了地上,背上是數不清的燃燒得近乎瘋狂的紅衛兵。我的雙手撐在地上,支撐著全身的重量,我感覺我透不過氣,我拚命掙扎,力氣在一點一點耗盡,我的手支不住了,我的臉貼在地上,我的顴骨被擠壓著,我聽見我的骨頭在響,我喊不出聲,我覺得窒息,我想我恐怕要死了。還沒有見到毛主席就要死去,太不值得了,太遺憾了!一股求生的本能使我奮力向外衝撞,不顧我將會遍體鱗傷。人群突然神奇地閃開了一個缺口,我的面前出現了一條寬闊的大道,在這瞬間,我見到了毛主席!毛主席,他坐在敞蓬車上,正徐徐向我們駛過來,他像一座雕像,和天一樣高,穿一身軍裝,頻頻向我們招手。隨著他手掌的揮舞,千萬道陽光向我們灑過來,灑在我們的臉上、身上,滲透進我們的心裏。我全身癱軟,被架空在無數紅衛兵的身上,從頭到腳暖洋洋的,無限地幸福籠罩了全身,我的眼淚濕透了綠軍裝的前胸,我忘記了一切,什麼學習成績,什麼前途,什麼生命,都是那麼渺小,那麼無足輕重,那麼不值一提,一切都不能和這個瞬間相比,因為我們見到了毛主席!

「當然,我還有個深深的遺憾,我沒有同毛主席老人家握手。我雖然恨不得變成神仙和大俠,從人群中飛躍過去到毛主席的身邊,當然我不可能做到。那一天,同毛主席握過手的成了我們最高等的幸運兒,我們所在的二等、三等幸運兒都撲上去拉著他的手,久久不放,差一點把他撕得四分五裂!」

正如一些歷史學家所分析的那樣,1966年8月18日是紅衛兵走上瘋狂造反的一天,一個民族的十年狂熱從這一天聚集,一個民族十年的空前浩劫也從這一天彙集。受到「偉大領袖」的接見後,「奉旨」「要武」的宋彬彬們迅即掀起了破「四舊」,「橫掃一切牛鬼蛇神」,批判「資產階級反動路線」的文革狂潮。風暴所到之處,許多無辜的生命死於非命。僅據北京市公安局統計:從8月20日到9月底40天裡,被紅衛兵打死的有名有姓的北京市民和教師就有1,772人,平均每天多達44人。

對比納粹信徒的陣陣歡呼與紅衛兵的滿腔熱淚,兩者何其相似!更可悲的是,這種政治狂熱遠並非一時一地的現象,而是貫穿整個國家和時代的整體精神氛圍。只要是在納粹和共產黨政權下生活過,或是對他們的歷史有所瞭解的人,對此莫不感慨至深。

狂熱,尤其是政治狂熱,意味著理智的喪失,意味著盲從、衝動和巨大的破壞性,甚至意味著為所欲為的暴力,對人的尊嚴乃至生命的肆無忌憚的踐踏和摧殘。凡是想要控制、利用民眾奪取和鞏固權力的政治勢力,無不熱衷於煽動這種畸形的精神亢奮,納粹和共產主義運動的歷史就是最好的例證。

(待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