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房價的翹尾是泡沫破滅前的瘋狂

2013-01-26 07:22 作者: 牛刀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秦滅六國後,六國之後並沒有死絕。在秦王朝修長城擴路基耗盡民財天怒人怨後,項羽找到六國之後一干小眾,號令他們說,隨我攻擊秦軍,為父報仇。於是,這一干小眾很快擊潰秦朝大軍。何故?因為秦王朝貌似強大,已經完全失去民心,實際上非常虛弱。

歷史的分析,當時的秦王朝中層與下層完全斷裂,項羽是六國之後,而後來的劉邦、蕭何都是底層百姓,劉邦充其量只是現在的一個縣衙門裡的科長。而當時秦王朝上層很強大,擁有一批像李斯這樣的學者型大臣,經濟實力前所未有,不僅修建了長城,還擴大很多州府通往朝廷的大道,可謂是條條大道通羅馬,氣勢非凡,但是,與朝廷忠心耿耿的只是一幫深受朝廷恩惠的中層官吏,朝廷與下層完全斷裂,缺乏堅實的基礎,自然很快滅亡。

而東漢的滅亡是上層與中層的斷裂,光武中興後,接受西漢滅亡的教訓,因為西漢中期發生了家族的世襲和壟斷,大家族之間互相提攜,開展圈地運動,欺壓百姓,掠奪民財,搞得民不聊生的地步。因此,光武中興的實質是休養生息,光武帝領導舂陵等義軍,掃滅新莽,紹續漢業,成功地實現了「光武中興」。在他當政的中、後期,出現了一個「馬放牧,邑門不閉」、「四夷賓服,家給人足,政教清明」的穩定和諧局面。曹植、諸葛亮等評價光武帝勝於高祖。種種措施,使東漢初年出現了社會安定、經濟恢復、人口增長的局面。但是,光武帝重用了雲臺28將,致使皇上與中層完全斷裂,太監和內戚當政,導致了東漢末年的混亂和漢朝的徹底滅亡。

當今中國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依然充滿封建習氣,沒有一場偉大的變革是無法實現中興的。大敵當前,我們應該如何應對?是我們現在最大的問題。

丘吉爾先生從歐洲戰場凱旋而歸,滿以為英國民眾還會選舉他為首相,在他坐在首相位上等來的卻是他落選的消息時,氣得他扔下雪茄,卻說了一句驚世格言:對他們的偉大人物忘恩負義,是偉大民族的標誌。撿起禮帽,他就離開了首相府。

中國的這幫鳥官為了一頂烏紗帽,什麼手段都使出來,互相使出最惡毒的手腕互相算計,恨不能置對手於死地而後快。可想而知,這幫人上臺後會於國於民有什麼好處?所以,我們還是看看黃金總攻開始前,有哪些奇特的景象?與歷史有何相關之處?我們如何應對。

伯南克究竟想幹什麼

很顯然,2012年8月後,美元指數已經開始走強,完全有能力發動攻勢。但是,伯南克幾次三番採取手段打壓美元指數,不讓美元發動進攻。

北京時間9月14日0點32分消息,美聯儲麾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在結束為期兩天的會議後宣布,0-0.25%的超低利率的維持期限將延長到2015年中,將從15日開始推出進一步量化寬鬆政策(QE3),每月採購400億美元的抵押貸款支持證券(MBS),現有扭曲操作(OT)等維持不變。

伯南克在記者會說:1、失業率年初至今未有絲毫改善;2新量寬對儲蓄者長期有益;3美聯儲無意推高通脹;4不會為失業率設定目標;5正在考慮其他工具提振就業;6允許聯儲內部不同聲音。

奇了怪了。這種採購400億美元的抵押貸款支持證券和QE1QE2完全不同,因為兩期量化寬鬆都是購買國債,作用完全不同。購買國債就是小批量印鈔,向新興國家釋放美元,這樣會對中國、印度、巴西和俄羅斯產生影響,對大宗資產價格產生影響;而本次是採購抵押貸款只能對中長期抵押貸款產生影響,直接壓低了中長期貸款利率,分明是幫助本土製造業和房地產業復甦。

但是,市場僅僅只是反映了一天,黃金價格也只漲了一天。

時隔一月,當美元指數又在走強時,伯南克又想奇招打壓美元指數,QE3不行,再推出QE4,市場這次一點反應也沒有,黃金依然下跌。當QE的牌出完後,伯南克終於無計可施,只得放風說財政會出現懸崖。

所謂財政懸崖:是指增稅與減支這兩項政策疊加在一起,使政府財政狀況面臨崩潰,與美國財政赤字緊密相連的就是債務問題。其威力將達到8000億美元的規模,財政懸崖的出現必將導致美國的經濟活動陷入極度萎縮。這個東西一出來,遠比QE影響要大,美元指數一天跌入79點下方,黃金開始大漲。伯南克暗暗發笑,終於給市場打了一針強心針,刺激了一會,又能夠維持一段時間了。

2012年12月31日,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在達成解決「財政懸崖」的妥協議案,該議案2013年1月1日在國會參眾兩院投票獲得通過。主要內容包括從2013年開始,美國將調高年收入45萬美元以上富裕家庭的個稅稅率,失業救濟金政策在2013年延長一年,把將在2013年年初啟動的約1100億美元政府開支削減計畫延後兩月再執行等。

財政懸崖問題一解決,美元指數當即重返80點上方,並一度達到80.94,眼見就要突破81點。第二天,伯南克又想了一招,馬上放風說:美國國債已經突破上限。嘩拉一下,這句話又把美元指數重新打下80點下方,黃金從1626美元又漲回到1662美元。伯南克就是如此操縱黃金價格的。

很多讀者會問:為什麼伯南克一而再再二三的打壓美元指數呢?目的是什麼?那麼,現在我們就來回答這個問題:

一是總攻時間還沒有到,現在美元指數走強沒有必要

我們中國人辦事喜歡張揚,什麼活兒也沒干,先畫一個餅,什麼2020年GDP翻番,什麼收入倍增,牛皮吹到天上,真正能落實多少那是天曉得的事。這不是美國人的風格,更不是美元的作為。人家是實實在在的,是在一步一個腳印的悶牛干死活——實在。不過,他一旦把一件活兒干好了,那對其他國家來說也是要命的事。別的咱先不說,先說黃金這件事,在伯南克離任前對黃金不可能進行攻擊,這裡面有兩個原因:一個是中國的農曆年前是每年黃金銷售的旺季,只要讓中國的消費者在高位多買進實物黃金才能更加有力的絞殺黃金多頭,因此,不可能在這之前打壓黃金價格;二個是中日貨幣互換問題還沒有得到解決,究竟如何解決,現在還不知道,但是,全球五大央行只給日本央行和中國央行兩個月的時間,也就是2月5日之前,因此,這是不能改的,現在還不是時候。在沒有確定正式攻擊時間之前,美元指數不可能走強。

二是伯南克還要做兩件事

一件是從市場上感覺,國際資本目前籌碼還不夠,正在市場買進人民幣,因而人民幣經常觸及漲停漲停,這樣會導致這樣的結果,中國外匯儲備增加,人民幣升值,而外匯佔款為負增長。這樣產生的效果一是中國進出口貿易企業再死一批,二是中國通脹之火又重新燒起來,因為外匯儲備增加必然引發中國央行加大貨幣投放,果然如其所願,2012年12月份中國CPI增長2.5%,超過市場預期的0.5%,比11月份高出0.5%。從這個目的出發,必須打壓美元指數。中國外匯儲備在後一個季度增加了8000億美元,就相當於國內多投放了5萬億人民幣,這些錢很大一部分流進房地產,房價豈能不漲?出口企業一位老闆告訴我:這個時候拿到回款,按道理都要用於購買今年的原材料,以擴大生產,但是,今年所有人都不會用於購買原材料,也沒有人會去擴大生產,拿到錢後首先想去做的就是去北京買房子,因為任志強說過北京3月後房價要暴漲,不能失去這個機會。所以北京樓市的主要資金是這一批資金。

看見這個數據後,我在微博上引用了克魯格曼的一句話:不論是根據理論,還是在實際生活中,貿易盈餘都可能是國力衰弱的跡象,貿易逆差才是國力強盛的表現。也就是說,2012年中國出口增長13.6%是人民幣升值和國際金融戰略帶來的,根本就不是出口企業生產恢復甚至出現增長了。但是,這個遠遠彌補不了中國企業匯率的損失。

另一件事是,每年歲末年初,又到了中國房地產商借新還舊的時候,因為房地產信託產品贖回的時間,如果人民幣處在升值的通道,就能吸引中國開發商借入更多的美元。而如果人民幣在貶值,開發商就不敢借錢了。開發商是懂這個道理,這夥人都是賭徒,他們在賭2013年人民幣一定升值。伯南克深知此理,才使出打壓美元指數的辦法,讓人民幣維持在升值的通道。有記者報導:房企在年底再度集中融資,通過境外發行優先票據,以新債抵舊債。據公開信息披露,最近12月以來發行優先票據的有世茂房地產、合生創展、碧桂園、佳兆業,融資總規模超20億美元。

早前於2012年11月,房企掀起過一波融資潮。如中國奧園(03883)通過瑞銀髮行於2017年到期之1.25億美元13.875%優先票據,估計所得淨額為1.18億美元。隨後的12月份,奧園相繼在廣州番禺區、湖南、重慶豪花約48億元購買多幅土地。

與11月不同的是,12月這波融資多為償還到期的舊債。

以碧桂園為例,該公司發行7.5億美元於2023年到期的7.5%優先票據,所得淨額7.37億美元,主要用作贖回到期可換股債券。碧桂園曾於2008年初發行了5.5億美元2013年到期、年利息2.5%的可轉股債券。

1月8日,世茂房地產宣布,發行7年期,於2020年到期本金額8億美元之6.625%優先票據,所得淨額7.863億美元,亦是為其現有債務再融資。

佳兆業則發行於2020年到期之5億美元10.25厘優先票據,擬將90%以上用作全數再融資 PAG 貸款及人民幣債券。據穆迪統計顯示,佳兆業2014年約有43億元人民幣的境外債務到期,2015年約有41億元人民幣的境外債務到期。此次發行的年利率低於其2012年分別發行的到2015年、2017年到期的12.875%及13.5%。

這僅僅只是公開報導幾家開發商,真正這些年累計了多少債務已經很難說了。這幾件事促使伯南克不斷打壓美元指數,維護人民幣升值,讓中國繼續通脹,也間接維護了黃金價格。一箭三雕,志在金融戰略的全面展開。

2013年發動發動再發動

美國人確實不厚道,但是,他們一直把事情辦在明處也是事實。這個源於中西方文化的不同。儘管中國也一句話,叫做:明人不做暗事。實際上,千百年來,中國文化就是斗來斗去的文化。中國出了一個孔子,主張入世,一部《論語》夠後人讀一輩子;但在當時,立馬出了一位老子,主張出世,老子的智慧也風行天下千百年。孔子主張都市哲學,而老子主張田野哲學;孔子成為聖人,而老子偏說:聖人不死,大盜不止。誰對誰錯,爭來爭去,成就了一部中華民族的文化史。

作為華人的駱家輝擔任美國駐華大使後,對中國人有一個評論可見一斑:①非常聰明,但非常相信傳言和善於造假; ②凡事喜歡搶,從出生搶床位,到臨終搶墳地,從頭搶到尾;③在大事上能忍氣吞聲,在小事上卻斤斤計較;④能通過關係辦的事,絕不通過正當途徑解決;;⑤計較的不是不公平,而是自己是不是受益者; ⑥動輒批判外界,卻很少反思自己。

而西方文化不同,羅素的《西方哲學史》我讀過六遍,其實精華就是從希臘開始,就是以邏輯關係推演世界,簡單卻深奧。從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斯多德開始,再到哈耶克,西方哲學思想閃爍著人類思想的火花和智慧的星光。一部《通往奴役之路》把極權統治者的死穴給點破了。這種直言不諱,只有西方哲學家才有,在東方哲學中已不經見。所以,中國人說話喜歡繞圈子,而西方人說話都是直來直去。

對美國的金融戰略其實是一目瞭然,只要平時認真觀察就能看出梗概,一點不用去左思右想深深揣摩。我就是比他人多一個心眼,平時將所有資料收集起來,儘管工作繁瑣,但是,十分有趣,然後用一根邏輯來推演,就形成了我自己的體系,是別人學不到的。

在寫作《中國通脹世界通縮》時,我就已經深刻瞭解了高盛的企圖,當時,只有我有這個膽略敢於指出來,這種模式,如果美國一旦通脹那麼金磚四國就將全部陷入通縮。同樣,對未來黃金的走勢也只有我一人敢於這樣分析,儘管很多黃金分析師對我恨之入骨,但是,我是嚴格按照邏輯推理出來的。中國人守財的心態太重了,他們認為黃金能夠抗通脹,能夠永遠保值,在關於黃金牛市100年的書可謂汗牛充棟,不計其數,居然還有一定的發行量,真是怪事。

美元必然攻擊黃金,這已經成為事實。邏輯上是這樣解釋的。第一,這一輪黃金上漲與經濟蕭條無關,更與戰爭不靠邊。如果與經濟蕭條有關,為什麼2008年9月5日美國雷曼兄弟破產,黃金價格反而從900美元跌到682美元呢?這個從邏輯上根本無解。因為雷曼兄弟宣布破產事件驚動全球的大新聞,直接影響來哦全球貿易,破壞力如此巨大,黃金應該成為資金避險最佳的去處,為什麼金價反而大跌?這一時期,全球沒有發生大的常規戰爭,說是受戰爭的影響根本不成立。第二、本輪黃金上漲與美國本土通脹無關。自黃金非理性上漲以來,美國經濟一直處在衰退中,根本就沒有通脹的跡象,CPI根本就沒有摸上2%的漲幅,只有在2012年第三季度才偶爾到了2.2%。在美國本土,麥當勞指數20年沒有變化,普通漢堡包20年前1美元現在依然1美元,寳馬3系轎車20年前3萬美元,現在依然3萬美元,哪來的物價上漲?既然美國本土沒有通脹,那麼,黃金上漲就與美元無關,只能視為投機炒作或者與我的分析一樣是美元的金融工具。這種工具的使用,在美國經濟恢復後必然會停止使用,也就是說,伯南克離任後,美元黃金就要結束了。黃金價格必然回到起點。

因為伯南克是2013年2月後宣布離任,全球金本位宣告結束,等於給黃金多頭宣判了死刑。那麼,這個時間一過,美元就會走強,至少上漲到88點到90點區間,黃金價格跌破1500美元。這是我的基本判斷,相信2013年會應驗。

至此,黃金不可能再瘋狂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