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軍叛逃1週年回顧

替罪羊驚險的活命歷程

2013-02-05 23:38 作者: 雪蓮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副部級高官、被譽為重慶打黑英雄的前重慶市副市長、公安局長王立軍,2012年2月6日成功逃到成都美國領事館,頓時成為世界的焦點。這個繼中共紅朝40多年前林彪出逃以來最大的高層黑幫火併案,揭開了太子黨薄熙來家族和中共的驚天罪惡,至今依然在網路上「高燒不退」。

特工式出逃,戰鬥式抓捕

2012年2月2日,身為重慶副市長、公安局長的王立軍,突然被薄熙來繳槍、脫警轉行,並被嚴密監視起來。幾天內他手下多人被薄抓捕,2人被刑訊致死,王立軍還得到了他將「被自殺」滅口的密報。王作為薄熙來的心腹打手,深知主子的殘暴。

2012年2月6日,趁薄熙來在外考察之機,王立軍佯裝去醫院麻痺監控者,悄悄化裝成老婦成功脫逃,驅車直奔成都,晚間進入美國領事館申請政治避難。

丟了人的重慶驚恐萬分,薄熙來突然感到末日的滋味,他要拚死一搏,「不惜一切代價讓王立軍消聲!」

2月7日,重慶70輛警車飛奔300公里越界跨省抓人,包圍了成都美國使館索要逃犯!成都也出動大批軍警,保衛美國領土、驅逐重慶武裝。雙方對峙起來,領館周邊警車雲集、特警持槍全面戒嚴的盛況,被當地網友大量曝光……

前車之鑒,求生之門

王立軍為什麼選擇這樣的求生方式?原來有前車之鑒的。

2007年天津領導班子被追查,天津的對策就是祭出替罪羊——副市長兼公安局長宋平順「被自殺」,丟車保帥,整個天津高層的罪惡推給他一人。而今重慶被查,薄熙來的王立軍,也自然成了薄滅口的對象。

王知道薄熙來的罪行的太多了:絕不僅僅是2011年11月15日,薄熙來的夫人谷開來毒殺薄家的英國僕人海伍德那麼一點點,王也絕不是網路上「王立軍公開信」漂白的那麼無辜,他多年來一直是薄的劊子手,罪行罄竹難書,已經被中紀委約談立案。王立軍向薄熙來訴苦,得到的卻是臭罵和耳光,這成了王立軍棄暗投明的導火索。

中共官員都知道,被紀委約談的結局基本就是階下囚,而能成功出逃保命的官員只有王振忠一例。王振忠原是福州市公安局副局長,2002年5月22日上午,因經濟問題被省紀委官員約談,下午他就攜情婦持「變身護照」逃飛美國。公安部發出全球通緝令,王卻向美國政府提交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機密文件,聲稱因拒絕執行鎮壓法輪功的指令,才被迫流亡,最終成功獲得美國政治庇護。中央震怒,福州公安系統被肅整。

王立軍深知薄的狠毒,面對被滅口替罪的惡運,這個身負成千上萬宗血案命債的劊子手,也想求生了。

孤注一擲,投誠求生

被嚴密監視下是不可能出國的,那麼就近逃到成都的美國領館,就成了唯一的活路。

王立軍的罪惡,絕不是當局媒體披露的那些中共官員的「職業病」——腐敗,罪惡如山的他要打動美國,必須拿出了遠遠勝過王振忠的絕密材料。王提交的「重磅炸彈」至少有:

1.一塊人肉和血樣——英國人海伍德的,證明他是被毒死的,而不是中共官方的最先版本「海伍德死於酒精中毒」。當然還有谷開來殺人的證據。
2.薄熙來、周永康密謀政變,廢掉習近平的詳細計畫。
3.薄熙來到任重慶後收買軍隊高層的證據。
4.重慶打黑指示製造冤假錯案的證據。
5.政法系統下達的鎮壓對法輪功及異議人士的密件,以及薄熙來指示大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謀取暴利的證據。

第1類證據使中共後來不得不抓捕判決谷開來;第2類證據中政變搞掉習近平的部分,美國在2012年2月14日習近平訪美期間透露給習,國際嘩然;第5類導致2012年5月美國國務院「2011年年度人權狀況報告」,首次正式提到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的案例,並開始拒絕給「參與過強制移植人體器官」者簽證。

王立軍想憑藉這些「重磅炸彈」,來掩護自己什麼樣的罪惡?原來他不但是纍纍罪行的執行者,更是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推動者、監督者。薄熙來在地方主政期間,為撈取政治資本,討好江澤民與周永康,執行對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指令,新建擴建監獄、勞教所、集中營,大肆抓捕法輪功學員,秘密活摘器官推進昂貴的器官移植謀取暴利,而且還進行屍體加工販賣,甚至在國際上巡展屍體謀取暴利。

王立軍在2003年5月至2008年6月擔任錦州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兼黨委書記,2004年底創辦了「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用這塊牌子的掩蓋下,大量活摘法輪功人員器官。作為中心主任,他親自參加活摘和移植,還因此獲得「2006年光華創新特別貢獻獎」。在頒獎典禮上,他談到器官移植時自豪地說:「我們所從事的現場,我們的科技成果是幾千個現場集約的結晶,是我們多少人的努力……」

也就是王立軍承認兩年中他至少親自參與了幾千次活體器官摘取,幾千條人命!王立軍的論文《注射藥物後器官受體移植研究》、《無創傷解剖》、《中國女性(北方)胃腸排泄與時間關係的研究》,對他活摘器官殺人的罪行欲蓋彌彰。

2009年,王立軍手下的一名警官向國際社會舉報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他的證詞中說:2002年4月9日,在瀋陽軍區總醫院15樓的一間手術室內,他作為持槍守衛,親眼看到兩個軍醫將一名30多歲修煉法輪功的中學女教師活摘心臟、腎臟……

王立軍的上述罪行早已在海被曝光,並被「追查國際」追查。他深知中共卸磨殺驢的慣技——唯有死咬薄熙來、周永康,主動推脫罪責並作為關鍵證人,才有活命的希望。而活摘器官,不僅僅發生在薄熙來的地盤,中共為此建立了遍佈全國的器官供應網路和基地,是「江澤民周永康血債幫」指令下一直秘密進行的。憑藉這類足以葬送中共的證據,才可能讓美國認識到王立軍的價值。

使館交鋒,牽動中美高層

在成都美領館滯留30多小時,牽動了兩國高層的神經。

從2月6日晚間王立軍進入美國領事館開始,使館在不斷震驚中全方位互動。中央高層方面炸了鍋一樣;而成都方面,要在斡旋中得到送上門的最有力的情報;白宮方面,也在激烈的辯論中。

2月7日一早,薄熙來派重慶市長黃奇帆率70量警車武警跨省包圍了成都美領館;
成都警車、裝甲車包圍了重慶人馬,武裝對峙,全面戒嚴;
黃奇帆進領館誆哄王立軍回家,未遂;
王立軍想讓自己的鐵桿部下進美領館提交進一步證據,怎奈重重包圍戒嚴,未果;
中央勒令下,黃奇帆的人馬撤離;
中央派出動國安人馬飛抵成都;
王立軍做最後的努力……

奇怪的是白宮最終否定了給王立軍提供政治庇護,但原意給王提供人道幫助,為減輕王在中共面前的壓力,對外稱王立軍並沒有叛國,只是揭露薄熙來……(後來美官方的透露的個別內幕,就足以令中共心驚膽顫);

王立軍權衡再三,獨自走出領館向國安「投降」,被國安副部長邱進等押回北京。

薄熙來猶如驚弓之鳥,迅速關閉了他在大連設的世界上最大兩個「屍體加工廠」:馮哈根斯大連生物塑化公司、鴻峰生物科技公司——那是他活摘人體器官後製作屍體標本販賣的基地。同時重慶宣布王立軍「休假式治療」,繼而又公布王立軍有神經病。

賭命的贏家,另類的警醒

一個多月後,2012年3月15日,薄熙來入獄審查。8月,其妻谷開來以殺人罪被判死緩。9月,王立軍以徇私枉法、叛逃、濫用職權、受賄被判15年。這些表面文章掩蓋了王借打黑之名製造一系列冤假錯案的罪惡——那是中共體制的罪惡,更完全掩蓋了中共大量活摘法輪功人員器官謀取暴利——那是中共致命的罪行。

為什麼王振忠能成功得到美國政治庇護,而王立軍不能?美國一般不給予走進使館的人難民身份(只有一例,1989年中共六四北京屠殺時,庇護了闖入北京美國使館的方勵之夫婦),否則,美領館可能就成了中國人,特別官員的難民營了!

假如他不逃到美國大使館,直接逃到北京去向中央控告薄熙來,是否能少一項叛逃罪?刑輕一檔?

非也!假如他逃向北京,半路就會被薄熙來追截擊斃;就算他逃到了北京,中共也很可能拿他滅口,因為他知道中共致命的罪惡太多了。

只有把事搞大,吵成世界熱點,在世界矚目下,才能免於被各方滅口。於是逃亡美領館,成了王立軍唯一的選擇。

即將成為薄熙來替罪羊的王立軍,一場玩轉世界的豪賭,成了賭命的最後贏家。

替罪羊策略,是中共歷來執行的慣技。文革之後,北京市公安局長劉傳新自殺,數百名緊跟「紅色路線」的公安、司法、軍管人員,被拉到雲南等地秘密槍決,很多當年的風雲人物和積極份子成了階下囚,連「四人幫」之首的江青都哀嘆道:「我是主席的一條狗,主席要我咬誰就咬誰,從來沒有亂咬過。」

而今,中共迫害法輪功一直是暗箱操作,口頭傳令,不留痕跡,就是想在清算自己罪行時不留證據。這場政治運動迫害涉及上億人,罪惡照章無法掩蓋,迫害者遲早要被清算的。以史為鑒,二戰後執行納粹滅絕政策的德國醫生都要被絞死,殘害法輪功執行群體滅絕的中共走卒,能希望倖免?哪個上級會來替你承擔罪責?你不當替罪羊誰來當?

紙裡包不住火。王立軍的出逃,已經在國際上為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做出了「官方」證明。這場遍及中國大陸的迫害和群體滅絕罪行,多少個「王立軍」在參與?又多少人被「王立軍們」驅使行惡?

多行不義必自斃,有的參與活摘法輪功器官的醫生已被滅口。與其在人人自危中等待早晚要臨頭的清算,不如借鑒王振忠、王立軍的求生模式,復甦良知,用各種渠道揭露罪惡,成為關鍵證人洗刷罪責,這才是明智的求生之路。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