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毛澤東的殺人方式


國內外學者的研究和統計資料表明,二十世紀殺人記錄的前三名為毛澤東、斯大林和希特勒,他們是公認的上世紀三大暴君,殺人數量都是以千萬計,其中毛澤東排名第一。

由於中共體制的不透明,在毛澤東治下被殺和「非正常死亡」的確切人數至今尚無定論。美國有個研究資料披露為四千九百萬,說明是「死於大躍進與文革」。楊繼繩在其所著的《墓碑——中國六十年代大飢荒紀實》中說:「我參照中外多方面的資料,確認從1958年到1962年期間,中國餓死3600萬人」。張戎在其所著《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中指出,毛害死了「七千萬」中國人(包括兩次內戰死的人)。

撇開大飢荒餓死的人不談,單說在毛澤東獨裁專制體制下被殺害和迫害而死的「反革命」(又分「歷史反革命」和「現行反革命」)、政治犯、思想犯等,至少有數百萬。從中共奪得政權開始,毛澤東就掀起了接二連三的政治運動,主要有鎮反、土改、反右、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

鎮反和土改運動是大量捕殺「反革命分子」的高峰期。1950年3月,中共中央發出《關於嚴厲鎮壓反革命分子活動的指示》,開始了「鎮反運動」。毛澤東親自掌舵,叫公安部長羅瑞卿直接向他報告。鎮壓對象一類是「土匪」,包括捲入武裝反抗中共政權的人;一類叫「特務」,囊括所有為國民黨情報和黨政軍機關工作過的人。國民黨政權的基層幹部全體當上了靶子,上層國民黨官員則投入監獄,保留活口,以引誘臺灣和海外國民黨上層人士投誠。毛澤東說:「我們殺的是些‘小蔣介石’。至於‘大蔣介石’我們一個不殺。」毛對公安部長羅瑞卿說:「你們不要浪費了這個時機,鎮壓反革命恐怕只有這一次,以後就不會有了。千載難逢,你們要好好運用這個資本。」殺戒一開,許多地方就出現了亂殺亂捕現象,就連有不滿言論的人也受到鎮壓。1950年10月10日(國民黨的國慶節)那天,毛澤東批示了中共中央《關於糾正鎮壓反革命活動的右傾偏向的指示》,指出「在鎮壓反革命問題上,發生了嚴重的右的偏向。」給鎮反運動進一步升溫,各地在執行中普遍出現「寧左勿右」的現象。

在毛澤東親自策劃和指揮下,「鎮反」運動從一開始就帶有明顯的濫殺傾向。究竟要殺多少「反革命分子」,中共開始心中無數,於是人為地定了個佔人口千分之一的「指標」。這在世界上是個獨創。為了落實殺人指標,毛澤東還指示下放批准殺人的許可權。1951年2月5日,中共西北局報告說,「執行鎮反計畫,一定求穩,批准殺人一律在省上。」毛澤東卻批示說:「其判死刑者經專署批准執行」即可。實際上,殺人的審批權後來更進一步下放到縣。1951年3月30日,毛澤東在一個指示中對鎮反進一步造勢,他說:「很多地方,畏首畏尾,不敢大張旗鼓殺反革命。這種情況必須立即改變。」於是,各地紛紛舉行聲勢浩大的公審大會,當場宣判,然後押赴刑場處死,有些人甚至就地處死,造成強烈的恐怖氣氛。

中共當初估計反革命分子有200多萬人。根據中共的說法,鎮反運動一共殺、關、管各類反革命分子300萬人左右。中國公安部副部長徐子榮1954年1月在一份報告中說,共逮捕了262萬人,其中殺了71萬2千人,是全國人口的千分之1.31;判刑勞改129萬人;管制120萬人;教育釋放了38萬人。按照這個說法,中共「鎮反」殺人突破了原定的人口千分之一的指標,大大超額完成任務。有的研究資料估計,在鎮反和土改這兩場運動中,被槍斃、被打死、被逼自殺的人實際上大約有三百萬左右。

這一階段殺人如麻的目的不僅在於殺掉潛在的敵人,而且在於產生威懾效應,使平民百姓懼怕共產黨。經過鎮反、土改、‘三反五反’之後,全國確實是鴉雀無聲,人人都恐懼共產黨。這種恐懼感長期以來一直深植在中國老百姓的骨髓之中。這就是毛澤東的「槍桿子」的厲害:不僅為他奪得政權,而且為他彈壓百姓。

如果說鎮反和土改期間毛澤東是明火執仗,用真刀真槍殺人,那麼從五十年代中期起,當老百姓對政權已深陷恐懼之後,他的策略就變成了以軟刀子殺人為主、以真刀真槍殺人為輔。更有甚者,毛從那時起把各個政治運動的打擊指標提高到佔人口的百分之五,大大擴大了打擊範圍。

1957年毛澤東搞的「引蛇出洞」的「陽謀」——「反右運動」,全國被打成「右派」的共55萬多人,佔當時知識份子總數的11%(加上沒有戴右派帽子的「右派」,為180萬人)。按毛澤東的說法:右派份子其實就是反革命。他們全被「勞動改造」,有的被發配邊疆,一部分被關進監獄。許多右派份子被逼自殺,有的在獄中被折磨至死,有的在邊遠的勞改營餓死、累死、病死……中華民族的許多有頭腦、有真才實學的知識精英就這樣成了毛澤東獨裁製度的犧牲品。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不是被槍殺在刑場上,而是死於殺人不見血的軟刀子。

毛澤東晚年搞的「文化大革命」,在以「階級鬥爭為綱」、打倒「封資修」的名義下,掀起了有上億人參與的、瘋狂的群體性暴力運動。毛澤東鼓動千百萬天真無知的青少年「紅衛兵」作打手和凶手,照搬了當年《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中農村痞子造反的做法,在沒有法制約束的情況下,大搞打砸搶,任意抓人捕人,私設公堂,私設「牛棚」。於是,許多「走資派」、「黑幫分子」、「反動權威」、文化人、「黑五類」紛紛慘遭毒手,造成無數人自殺、被打死、被折磨致死,甚至發生房山和道縣大屠殺那樣滅戶滅村的令人髮指的事件。更有甚者,在毛和「中央文革」的支持和鼓動下,全國掀起了長達幾年的大規模武鬥,把隨意抓、打、殺人變成了全民性的瘋狂行動,使文化悠久的中華大地成了同類相互廝殺的大戰場。由於中共至今還嚴嚴摀住文革的蓋子,究竟有多少人在文革中非正常死亡至今尚無定論。據美國R.J.Rummel所著《一百年血淋淋的中國》一書披露,文革中喪生者的數目大約為七百七十三萬人。而文革研究者丁抒在《文革死亡人數的一家之言》一文中說,「官方的統計數字是:總的估計,因大量冤假錯案受到誣陷、迫害和株連的達到一億人以上。去臺人員家屬中的冤、假、錯案多達十多萬。概而論之,說文革中非正常死亡在二百萬以上不會過多。」

有人會搬出毛澤東說過的那句「一個不殺,大部不抓」的話來為毛辯護,其實這恰恰暴露了毛澤東的極端虛偽和狡詐。是的,在毛統治下的中國,名義上也制定了憲法、刑法和其他五花八門的「法律」來裝潢門面,但這些「法律」都是可以被任意踐踏的婊子。一旦搞起政治運動來,它們就都變成一堆廢紙。毛澤東維持政權靠「運動」而不靠法律,他從心底討厭任何法律。他曾直言不諱地對斯諾說自己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實際上,毛澤東的「最高指示」才是最高最大的法律。在那個「無法無天」的時代,中共就是用毫無公正可言的「司法」和非司法形式,判處了數以百萬計的「反革命」、「歷史反革命」和「現行反革命」的死刑。遇羅可、林昭、張志新等等就是這麼死的,全國許許多多無名可考的「政治犯」、「思想犯」就是這麼死的。什麼「一個不殺,大部不抓」,那是不值一駁的彌天大謊!

有資料說在整個毛統治期間,死在監獄、勞改營的人,再加被槍斃的人,總數大約有兩千七百萬。

值得一提的是,毛澤東還獨創了一種很特殊的殺人方式,那就是對黨內政敵的無情折磨和殘害。毛並不直接逮捕他的政敵,更不通過「法律程序」給他們定罪,而是先通過黨內鬥爭(文革中則是「交給群眾批鬥」),給他們安上各種莫須有的罪名。然後或加以軟禁,或關「禁閉所」,或關進監獄。政敵們在那種與世隔絕的環境中,飽受精神上的摧殘和折磨,最後或病餓而死,或自殺而亡。自殺身亡者,死後還被戴上「自絕於黨和人民」的帽子。毛澤東就是用這種殺人不見血的方式害死了高崗、賀龍、劉少奇、彭德懷等最親密的戰友。毛欽定的接班人林彪之死,也可歸於這個範疇——如果林彪不出逃,必然是劉少奇的下場。實際上這是一種最殘忍的殺戮方式,因為被害者死前在精神和肉體上都被迫經受一個漫長而痛苦的折磨過程。

最後我想說的是,本文所說的是毛澤東在和平時期如何殺人,這跟德國納粹法西斯的殺人有很大的不同。希特勒的種族滅絕政策雖然開始於二戰之前,但大屠殺的實施主要發生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屠殺所針對的是猶太人;而毛澤東極權政體的殺人卻是發生在和平時期,屠殺的對象是沒有反抗能力的本國人民。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