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光:不貪財不好色 一生就撒過一次謊(圖)


核心提示:從娘胎裡一落地就是個老頭子,他一輩子就撒過一次謊,他與王安石互為政敵,私下卻是好友,他貴為宰相,家裡卻非常貧寒,他年逾古稀卻令舉國敬仰,連敵國皇帝都尊敬他。
  
要是說有人從娘胎裡一落地就是個老頭子,那第一個大概是傳說中的老子,第二個就是司馬光老先生了。這個人好像壓根兒沒年輕過,一輩子不講究吃穿,也不愛錢財又不討小老婆,按照今天的眼光來挑剔,這傢伙簡直一點兒人性都沒有。
  
在整個大宋朝,在這一點上只有一個人能和他匹敵,那就是名聲詭譎、譭譽交加的王安石。這兩個人都很幸運,他們在一生中遇到了真正配得上自己的敵人,同時也是哥們兒。不過司馬光更走運,雖然他沒有主演過任何電視劇或者原創過任何流行音樂,只是留下了一本歷代皇帝的必讀課本,但在生前他就是全國的偶像級人物。
  
老實孩子,一輩子就撒過一次謊
  
司馬光少年老成,不是像現在孩子吃多了激素食品才八歲就鬍子拉碴那種老成,而是他七歲時就喜歡上了《左氏春秋》,而且迷戀得不知道飢渴冷熱……
  
按理說雖然宋朝還沒有日本動漫、四聯卡通和電腦遊戲,兒童們的成長不夠那麼豐富多彩,但也不至於逼得七歲孩子就無聊到拿《左氏春秋》當《貓和老鼠》看。因此很容易讓人覺得司馬光剛一出生就歲數不小了。看著看著,就有了司馬光砸缸的著名事件,不知道這是不是受到了《左氏春秋》裡智慧,的啟發。
  
不過司馬光的童年也不是都那麼光彩照人。他五六歲的時候玩青胡桃,姐姐想幫他把胡桃皮弄掉,結果沒能夠剝下來。姐姐走開後,女佣人拿熱水把胡桃皮泡掉了,姐姐回來問是誰把皮去掉的,司馬光搶功說是自己剝的。司馬光的老爹正好在旁邊看見了,訓了司馬光一句:「你小子怎麼信口胡說啊?」
  
司馬光一輩子就耍了這麼一次花腔,從此一直到死都老實巴交,一點兒花花腸子都沒有。司馬光20歲時通過國家公務員統一考試,皇帝買單請新進士們撮一頓,只有司馬光不肯戴花赴宴。旁邊的新同事對他說:這花是皇上賞賜的,不能不給老大面子。司馬光這才勉強戴了一枝。
  
上了歲數的司馬光更加古板,一天他叫家人去把自己的馬賣掉,還不忘囑咐:「這馬夏天得過肺病,你賣的時候跟買主講清楚了。」

反對新法,仍把王安石當好朋友

司馬光和王安石本來是兄弟,加上呂公著、韓維四個人沒事就整天在一起吹牛,江湖上人稱嘉祐四友。但司馬光一生中最重要的成就之一,就是反對王安石變法。
  
呂惠卿是變法派的中堅分子,跟司馬光當著皇帝的面辯論變法事宜。吵著吵著兩邊火藥味越來越濃,呂惠卿動了真格的,上升到對司馬光的人身攻擊。皇帝一看苗頭不對,趕緊打圓場:「咱就事說事,何必發飆呢?」司馬光採用的是馬特拉奇(義大利球員)的戰術,臉上若無其事可嘴上一直沒閑著,呂惠卿被他氣得半天說不出話來,就差齊達內那一腦袋了。
  
被司馬光這種不溫不火激怒的早有先例。司馬光還是一中級幹部的時候,宰相韓琦打算在陝西招20萬民兵給西北邊防壯壯聲勢,司馬光竭力反對。韓琦磨破了嘴皮子,就是沒法讓他閉嘴,韓琦最後煩了:「有我在這裡,你那些擔心都不存在。」
  
司馬光還接著頂嘴:「不光是咱不相信你,大概你自己心裏也沒那麼有數。」韓琦就算是泥人,土性也該犯了:「你把老子當什麼人了?」司馬光還絮絮叨叨:「你在宰相位置上可能不會出事,要是萬一以後別人坐這把交椅了怎麼辦?」
  
現世報還真快,司馬光做了宰相後,急著把王安石的新法推倒,蘇軾認為辦得太急不妥當,唾沫橫飛跟司馬光爭得來勁兒。蘇軾嘴巴太利索,司馬光歲數大了有點頂不住,不由得就要發作。蘇軾乘機舊事重提擠對司馬光,還故意慢吞吞地說:「聽說當年老大你跟韓琦叫板,說話一點兒不留面子。今天當了宰相,就容不下咱幾句話,把過去的事都忘了?」司馬光只能把一肚子火硬憋回去。
  
北宋著名的大奸臣蔡京執掌開封府五天,就廢掉了王安石的免役法。司馬光太急於把新法翻盤了,以至於看走了老眼,把蔡京列為正面典型宣傳推廣,這是他平生不多的敗招之一。
  
雖然司馬光和王安石成了對頭,但還都把對方看成一尊人物。王安石變法失敗退休回家後,依然稱道司馬光是真君子。司馬光也一直覺得王安石不是一般人,王安石剛死,司馬光就上書中央,請求以隆重的官方禮遇追悼老朋友。

老婆死了,變賣家產才辦了喪事
  
司馬光辦事頂真,自己的日子卻過得馬虎。晚輩張耒跑到司馬光家去串門,初春時分天氣很冷,看著好像要下雪了。兩個人坐著閑扯大半天,司馬光家裡一直連火都沒生。又耗了一會兒,司馬光請張耒吃了一碗栗子湯就算款待過了。
  
張耒出門就奔向范仲淹兒子範純仁家。範純仁跟司馬光一樣窮得叮噹響,可一見有客人來,馬上寒暄說「天這麼冷大老遠來一趟不容易」,趕忙擺酒把張耒灌了個夠。張耒醉醺醺地回去總結說,以後蹭飯可不能去司馬光家啊。
  
司馬光窮歸窮,沒事也愛和朋友湊個熱鬧,他和範純仁他們六七個老傢伙搞了一個固定派對窮開心,規定每次三樣水果五個菜。文彥博當時在洛陽主管工作,請求加入老傢伙們的俱樂部,因為文彥博是一闊人,司馬光就不答應。文彥博不管那套,趁他們聚會的時候,帶了一桌子菜撞上了門。司馬光雖然照吃不誤,卻還拿文彥博開涮:「你搞得這麼糜爛,把咱的聚會弄俗了吧。」事後司馬光跟人抱怨:「當時就不該放那傢伙進門。」
  
因為經濟狀況不佳,司馬光老婆死的時候,司馬光把家裡的三頃田賣了,才勉強打發了喪事。不過司馬光好像把這些日常事務都不怎麼當回事,他家裡有一個上輩傳下來的琉璃杯子,不巧被一名官奴打碎了。官府覺得這事不好交代,就徵求司馬光怎麼處罰。司馬光揮揮手:「這玩意兒本來就容易碎,多大個事,算了算了。」
  
司馬光家裡有一個僕人,總是管司馬光叫秀才。蘇軾好事,就教這個僕人,你家老大現在是宰相,應該喊相爺才顯得夠氣派。僕人從此改了口,司馬光聽見就問是誰教你的,僕人回答是蘇學士。司馬光直嘆氣:「這佣人被蘇軾這小子教壞了。」

出任宰相,兩敵國皇帝噤若寒蟬
  
司馬光和王安石干仗,一度王安石佔了上風,司馬光見自己一時鬧不過他們一幫,乾脆申請到洛陽弄碗閑飯吃。司馬光在洛陽一蹲就是15年,這才有空把主要精力用到了編寫《資治通鑒》上。說起來,司馬光能夠以這部書名垂後世,還得感謝王安石足夠凶悍。
  
司馬光是一話癆型作家,其實就是不算《資治通鑒》,他的作品總字數據說比《魯迅全集》還多,不過最出名的,當然還是這部大部頭。司馬光寫這部書花費的時間太長,就有社會新聞爆料,司馬光這麼磨洋工,是為了多拿一些政府給的編書津貼。司馬光一聽就毛了,顧不得再細細打磨,趕緊加快進度早點收工,所以書的最後部分稍顯雜亂煩瑣。但後世對《資治通鑒》極其看重,有學者把該書稱為天地間不能沒有的書,對司馬光推崇備至。
  
司馬光編寫《資治通鑒》耗盡了能量,書完工的時候,66歲的他筋疲力盡,牙齒都不剩幾個,就差吐血了。奇怪的是,司馬光在洛陽15年沒動窩,也沒搞宣傳炒作,卻越來越眾望所歸,全國都在傳言他是宰相的材料。
  
此時皇帝歸天,司馬光到首都奔喪,一進城大夥就都說司馬宰相來了,他受到首都群眾的夾道歡迎,人多得馬都走不動路。司馬光安頓下來之後,還有不少人爬上他住所的屋頂張望,轟都轟不走。這幫人還解釋:「咱不是追星,就想見識見識司馬宰相的風采。」爬上房頂的人太多,屋瓦全部被踩碎,屋子旁邊的樹枝也都被扒斷了。
  
其實司馬光這時已經是一個乾癟小老頭,沒什麼風采可以給群眾欣賞了。不久,司馬光果真出任宰相,並且成為具有「國際」聲望的政治家,西夏、遼國的外交官到了宋朝,一定要探問司馬光的健康狀況。西夏和遼國的皇帝還一再叮囑本國的邊防軍:「現在司馬光當了宋朝宰相了,你們千萬不要挑起邊境事端,免得惹事上身。」
 
風燭殘年的司馬光當了不到一年宰相就去世了,出殯的時候京城萬人空巷,大家爭著買司馬光的畫像,有的畫工因此發了橫財。

来源:《百家講壇》雜誌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