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十字會150年:工作越來越艱難(組圖)


紅十字會運動於150年前開始,旨在減輕戰爭帶來的創痛。但今天,戰爭的形式已發生了很大變化。紅十字會的救援工作也變得更為複雜和艱險。

根據國際法的人道條款,馬爾加雷羅(Alfredo Malgarejo)的外派工作理應非常明晰。第56條明文寫道,衝突各方必須為獲得授權的人道救援人員保障自由行動的空間。馬爾加雷羅正在敘利亞北部執行任務。他說:「8輛裝滿救援物資的運輸車。之前,同衝突各方協商好,而且有了書面保證。但突然之間,救援物資的運輸進行不下去了。」馬爾加雷羅是國際紅十字會的一名成員。


國際紅十字會成員Alfredo Melgarejo

他說,一名當地的指揮官不同意這一使命。經過數天談判後,食品和藥品運輸終於又可以啟動。馬爾加雷羅已經在紅十字工作了17年。他說,「同當今衝突各方達成的協議,越來越難得到保證。使命本身也越來越危險。」他說,敘利亞並不是單個事例。「今年內,紅十字會已有8名工作人員因公殉職,兩人失蹤。」

1863年2月,瑞士企業家杜南特(Henry Dunant )提議,為戰爭受害人提供治療和食品供應,紅十字會運動應運而生。

1864年相關協議在日內瓦簽署。文件規定救援的範圍,不過,那時的戰爭還都是古典意義上的結構性軍事衝突。直到上世紀70年代,紅十字會協會一直都在不斷補充,非國際化的戰爭行為也被納入其中。但時間的指針並沒有停留在20世紀70年代。之後發生的衝突情形同當時又有很多不一樣。

不斷變化的衝突

德國政治學家明克勒(Herfried Münkler)說,「小型戰爭也成了新內容。」「過去20年裡,私人武裝起著越來越大的作用,比如像'基地'這樣的非政府武裝機構。」

他說,這一變化也對運用國際法產生影響。「最棘手的問題之一是區別動武者和非動武者 (Kombattanten und Nichtkombattanten)」。誰在跟誰進行武裝鬥爭?古典意義上的戰爭不能回答以上問題,但這些問題對援救機構的工作卻至關重要。

在德國紅十字會負責外援事務的李歇特(Johannes Richert)看來,由於武裝戰鬥的場景不明確,為展開我們的工作而簽署協定也變得越來越難。「這裡涉及的不是國際法問題,而是怎樣執行使命」。不僅人道救援組織的工作受到影響,工作人員也常常成為打擊的目標。德國紅十字會對這一變化做出的回應是,兩年前任命兩名安全特派員,他們進行專門的風險分析以及風險預防。


德國紅十字會負責外援事務的李歇特(Johannes Richert)

中立性和保密性

過去數十年裡,紅十字會最基本的任務沒有變化,這就是親臨衝突各方的受害者。紅十字會及其合作夥伴都保持中立、和平以及不配武器的特點。而有其他援救組織則除人道救助外,還懷有其他利益,比如一些宗教背景的援救組織。個別情況下,紅十字會的工作會受到他們的影響。

李歇特強調,必須讓有關各方明確指導,對受害者的幫助決不會構成為衝突方帶來負面影響。不過有時說明這一點很難。在敘利亞,政府軍的對立面有宗教勢力武裝、平民武裝以及各地出現的無政府民兵武裝;在葉門,恐怖組織和部落武裝同中央武裝作戰;在索馬里,完全沒有政府軍的參與,都是一些地方非正規武裝,有時不知該找誰商量援救事宜。

李歇特說,我們的工作必須保守嚴密,只有這樣才能取得衝突方的信任。紅十字會的優勢是,在世界各地都有分支,這樣,在局勢危機之前,就已做好了準備。

来源:德國之聲中文網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