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三個空城計(圖)



《空城計》是京劇舞台上一個著名的摺子戲,它的故事大家都知道。它的來歷很古。

西晉時有個叫郭沖的人,便是這個《空城計》的「發明」者。他說,諸葛亮駐守陽平關(在今陝西省勉縣西)時,派魏延領大軍東出攻魏,自己留萬人守城。不料司馬懿帶著二十萬大軍要迎敵魏延時,卻同魏延兵馬對不上陣,從旁邊過去了,一直來到陽平關前,離城只有六十里,諸葛亮才發覺。這時候,要把魏延追回來已無可能,自己趕向魏延軍中也來不及,於是諸葛亮就叫軍中數人出城打掃。司馬懿引兵來到,看見這情況,認為孔明平日謹慎持重,城內必有伏兵,便引兵退守山間。到了次日,孔明大笑對部屬說,司馬懿怕我的伏兵,已經退走了。探子外出打探,果然魏軍都退走了。

這個故事,注《三國誌》的裴松之曾加以駁斥,認為即使司馬懿懷疑有伏兵,自己的二十萬大軍正可以駐留附近,觀察虛實,何至於就立即退走?

但是作為小說,但也不妨。小說本來就是虛構,其中的描寫,不可能盡都合情合理。人們既不是拿它作為歷史的真實對待,大可以作為民間傳說,加以欣賞。所以《空城計》這個戲還是可以繼續演下去的。

如今卻要向讀者講一個《三國演義》所不載,而在《三國誌》裴注所引的《魏略》裡實實在在登載著的故事。這是三國時代另一個「空城計」,它的可信程度,似乎比諸葛孔明的「空城計」還要多些。

《魏略》說,曹丕在位的時候,大將文聘鎮守在江夏一帶地區。有一回,孫權以五萬兵馬,親自包圍文聘於石陽(今湖北孝感縣西南)。石陽由文聘據守已久,孫權突然來攻,剛好在連綿大雨之後,防禦工事受到破壞,還未修補;壯丁也在田間勞動,未及返回。文聘認為,出城應戰固不可能,閉城堅守也難拒敵。他苦思之下,忽得奇計,就吩咐城裡人都藏起來,讓城中死寂一片,他自己又躲在宮衙裡,不再露面。孫權仔細量度了一番,覺得非常可疑,就對部將說:「此人是曹操信賴的將領,自然非比等閑之輩。如今知我來攻,卻毫不防備,必然其中大有狡詐,否則便是外面埋伏奇兵了。還是撤退為好。」於是引兵退走了。

這段記載,固然出自傳聞,真假亦不可知;不過,《魏略》是魏國的郎中魚所撰的,他記載同時人的事跡,應該比較可信。

然而即使可信些,小說家也棄而不取,自然有他的見解。因為同樣是「空城計」,放在文聘身上,把文聘歌頌一番,從整本書的結構來說,實在意義不大,反而成為蛇足;而放在諸葛孔明身上,卻能顯出孔明的智慧過人,和司馬懿的「畏蜀如虎」。對於勾勒人物,渲染情節,便大有作用了。所以作為文藝作品,我也認為寧可犧牲文聘,而保留孔明的「空城計」的。

再說南北朝時代,也還有一個空城計。那是宋文帝劉義隆在位的元嘉七年(西元430年)。那時,佔據北方的是北魏拓拔氏貴族,在南方的是劉裕建立的宋朝。在如今山東省北部,沿著黃河,便是北魏和宋的邊界。黃河南岸的濟南郡則是邊境的要地。這一年,北魏出兵突然進攻濟南,濟南太守蕭承之手下只有幾百士兵,因為敵人來得意外,召請救兵已來不及。蕭承之忽生一計,便叫打開城門,藏匿士兵,故意裝出一片神秘的氣氛。城中人說:「賊人勢眾,我軍兵少,怎能如此輕敵?」蕭承之說:「如今孤城一座,兵微將寡,勢難抵敵。假如再向敵人示弱,後禍不堪設想;只有使敵人疑我埋伏,不敢進迫,才是上策。」果然魏兵大至,看見城外這般模樣,十分疑惑,於是撤走了。這事記載於《資治通鑒.宋紀》。有人說,也許這個蕭承之是看過郭沖寫的空城計,也未可料呢。不過,蕭承之從《三國誌》文聘的故事中得到啟發,也未始沒有可能。

来源:網路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