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日精選】李鵬泄密:六四軍變的原因(圖)



六四屠城時,有學生阻擋裝甲車前進。(網路圖片)

西諺曰:可以長期欺騙一部分人,可以短期欺騙所有的人,但是,不可能永遠欺騙所有的人。

李鵬六四日記》部分透露了鄧小平在1989年4-6月的高層內部絕密講話和行動的事實。證實了「六四」不僅僅是血腥鎮壓學生運動的事件,而且是一場有預謀、有計畫、有組織、有領導的反改革的軍事政變。

一、鄧小平調動大軍發動武裝政變,是為了壓制、控制、對付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軍委委員和人大常委,在槍口下被迫支持政變,避免衝擊和干擾,才能更有把握。

李鵬1989年5月19日的日記透露:上午10時左右,我們應邀到了鄧小平處開會,參加會議的有陳雲、先念、尚昆三位老同志,三位常委李鵬、姚依林、喬石,人民解放軍三總部的遲浩田、趙南起、楊白冰,還有秦基偉、洪學智、劉華清三位老紅軍參加。鄧小平同志在會上談了六點意見,他說:

「四、開一次政治局擴大會議。……會議任務就是解決中央領導問題,決定總書記和常委補充人選。領導不能中斷,以後再開中央全會加以確認。……不超過40人,寧缺毋濫……

五、新班子基本定下來。李鵬繼續當總理,我提出江澤民當總書記……」

這樣,李鵬證實了,早在1989年5月19日上午10時,鄧小平已正式定下來江澤民代替趙紫陽任總書記,並決定召開40人的政治局擴大會議形式上再通過一下。

李鵬5月21日日記透露:「中午,我給鄧處王瑞林打電話,提議三日後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從組織上解決趙的問題。晚上,鄧小平處來電話傳達鄧的意思,要等大軍進入北京後,再開政治局擴大會議,這樣可以避免衝擊和干擾,才能更有把握。」

可見,鄧小平直到1989年5月21日對於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撤銷趙紫陽總書記職務並無「把握」,認為會出現「衝擊和干擾」,不能保證會議達到以江澤民取代趙紫陽的政變目的。因此,鄧小平5月21日從上午和晚上考慮和商議一整天的結果,決定改變他自己5月19日「領導不能中斷」的部署:先開40人的政治局擴大會議,「以後再開中央全會加以確認」。而是,「要等大軍進入北京以後,再開政治局擴大會議」,「才能開得更有把握」。把大軍進京以後作為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的前提和先決條件。

5月22日李鵬日記說,下午3時,李鵬請喬石、姚依林研究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方案,會議在一週後舉行,主要是等待軍隊進入北京,形成必要的力量,保證會議有一個不被衝擊的局面,會議才能開成;擴大會議中心是統一領導幹部的思想,討論如何堅決制止動亂,並解決趙紫陽的組織處理問題。會後,促使中央和地方統一思想,保證行動一致。

這樣,大軍進京就是為了控制政治局委員和軍委委員、中央委員、人大常委以及老同志。在坦克炮口之下,五萬解放軍部署在天安門周圍和中南海之內,哪個委員敢於反對鄧小平的決定?都不得不以愚蠢的忠誠和忠誠的愚蠢,屈服於武裝政變的「大軍面前」,成為自覺的或不自覺的從犯或共犯。這樣,在6月19-21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和6月23、24日的四中全會,完成了李先念1988年同鄧小平預謀倒趙,1989年鄧小平軍事政變的最重要任務——撤銷趙紫陽總書記的職務,與會者都成了鄧小平的從犯或幫凶。寫下了中共歷史上最恥辱的一頁。

結論是,《李鵬六四日記》揭露了1989年5月19日、21日鄧小平的決定,證明「六四」是一場赤裸裸的軍事政變,調動國防大軍進入首都,是為了防止衝擊和干擾,使參與政治局擴大會議的中央政治局委員、軍委委員、中央委員等在武力威脅下統一於鄧小平的主要政變目標:把學生運動定性為動亂,為趙紫陽定下支持動亂的罪名,撤銷趙紫陽的總書記職務。

因此,應當正式提出要求,由全國人大根據李鵬揭發材料,立案調查「六四」事件,公布鄧小平發動軍事政變的真相,負責處理善後事宜。

《李鵬日記VS.趙紫陽錄音》一書(外參出版社)將趙紫陽錄音回憶錄《改革歷程》、杜導正《趙紫陽還說過什麼?》、張良《中國六四真相》,與李鵬《六四日記:關鍵時刻》中對「六四」主要人物的不同敘述和評價,集中並列,以作對比。

二、鄧小平「六四」政變是有預謀、有計畫的。

李鵬日記透露,「六四」這場軍事政變,是有預謀的。實際上在1988年已經由李先念向鄧小平正式提出,把趙紫陽搞下臺。

李鵬1989年5月28日的日記,記錄了丁關根的談話:「丁關根對小平同志的想法比較瞭解。丁關根對我說,去年(1988年)在人民大會堂舉行全國工會代表大會時,李先念同志找鄧小平同志,談了趙紫陽的一些問題。小平同志當時已看清楚,趙是搞自由化的人,遲早非下臺不可,但由於影響太大,一時又找不到合適人選,所以下不了這個決心。今年(1989年)一月份,小平同志談話,講了‘格局不變’,就是說還不要動趙紫陽的意思。耀邦逝世,學潮起來,4月25日鄧與你們談話,為動亂定性,態度明朗。但有人頗有怨言,鄧為此發了脾氣,說關鍵時刻我不能不出來說話。」丁關根特別指出:「5月17日上午,先念同志去小平同志處,與鄧談話,雖然已有讓趙下臺的意思,但還沒有下最後的決心。下午開會時,鄧做了戒嚴決定,批評了趙,但還沒有說格局要變,要趙下臺。到5月19日,小平同志和陳雲、李先念、彭真等幾位老同志一起商量,才下了最後決心,讓趙紫陽下臺,並建議由江澤民同志任總書記。」1988年在人民大會堂、1989年4月25日、5月17日李先念三次找鄧小平談搞倒趙紫陽問題,證明這場政變是早有預謀的,李先念扮演了極為重要、又極不光彩的角色。

5月28日李鵬日記又揭露:「關根同志講的這一重大人事決策過程,陳雲和先念同志也對我講過類似的情況。陳雲和先念同志連續幾年冬季在上海休息,經過長期考察,他們先後向小平同志推薦江澤民同志任總書記。」

這樣,李鵬公開揭露了李先念、陳雲和鄧小平早在1988年就非正式決定趙紫陽下臺,只是「一時找不到合適的人選,鄧小平下不了最後的決心。」而在1988年以前的「連續幾年」冬季在上海,李先念、陳雲向鄧小平吹風,推薦江澤民替代趙紫陽當總書記。好一個「連續幾年」!如果是從批胡耀邦的1986年算起,那末倒趙的密謀是「連續幾年」的1986、1987、1988年就一直在進行的,由李先念為急先鋒、前臺出面,陳雲作為後臺支持鄧小平,最後由鄧小平拍板決定的倒趙陰謀,是早在1986-1987年,李先念、陳雲策劃,1988年李先念正式提出,1989年春節期間李先念公開在各地會見領導人員時點名指責趙紫陽。這真是有計畫有預謀有組織的政治動亂、政變的自供狀!學潮不過是倒趙的藉口和機遇而已。

5月31日李鵬日記透露,10時鄧小平對李鵬說:「趙紫陽,不能留在政治局。」10時半,「通知我到陳雲同志處,陳雲、李先念、楊尚昆、彭真、王震、宋任窮都在,一致同意趙紫陽不能保留在政治局,但對趙紫陽能否保留中委,仍有不同看法。」這些人士,可能就是李先念講的「第二司令部」。他們幾個人竟然有超越政治局、中央委員會的天大權力,同意或不同意趙紫陽保留政治局委員或中央委員因此「六四」主要目標,是撤銷趙紫陽總書記職務,在5月31日這些人已經決定要把5月19日鄧小平確定趙紫陽下臺的最高指示按計畫一步一步實施,並以20萬大軍的軍事壓力來實現。

6月18日李鵬日記透露:「李先念和薄一波提出,對趙要一抹到底。」「王震也來說,要取消趙中委資格。」李、薄、王等老人決心要一棍子打死趙紫陽。

動亂,按《新華字典》解釋:動——改變原來的位置,亂——沒有秩序,任意、隨便。鄧小平、李先念沒有秩序地任意改變原來的中共中央總書記的位置,就是發動和製造動亂、支持動亂,以武裝政變保證動亂中奪權。李先念1988年策劃、發動了倒趙的動亂,鄧小平支持倒趙的動亂,為了保證更有把握實現陰謀,鄧小平調動大軍發動了武裝政變,逼使政治局擴大會議、十三屆四中全會的委員們在軍事壓力下支持鄧李的動亂,舉手同意倒趙的決議。因此,根據《李鵬六四日記》的揭露材料,1989年發動與支持動亂的罪名應當放在鄧小平、李先念的頭上,絕不應放在總書記趙紫陽頭上,更與年青的學生無關。

結論:根據《李鵬六四日記》揭發材料,1989年天安門事件的背景是一場奪權鬥爭,改革與反改革勢力爭奪中共中央總書記權力的鬥爭。李先念發動了倒趙的政治動亂,鄧小平支持這場政治動亂。在黨內外壓力下,鄧小平決定調動大軍支持政治動亂,發動反改革的軍事政變,將趙紫陽撤職,達到了李鄧發動的有預謀、有計畫的倒趙為目標的政治動亂的目的。

建議中紀委、中共中央立案審查鄧小平、李先念等人違反黨章、製造打倒合法的黨中央總書記的政治動亂、調動國防軍支持政治動亂的錯誤與罪行。複查後撤銷十三屆四中全會強加於趙紫陽「支持動亂」的錯誤罪名,對「六四」予以平反。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