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事件中被臺灣忽略的關鍵性人物(組圖)

臺二二八事件疑雲 錯把中共謝雪紅當台獨

2013-02-21 13:20 作者: 岳芸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在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的一場演講,當《誰是新中國》一書作者辛灝年講到,中國共產黨就是台獨的製造者,他發現有位老先生聽眾顯得跼促不安。演講結束,老先生偷偷的把辛灝年拉到一邊問道:「你怎麼也知道臺灣二二八中共指導委員會啊?」

「我知道啊,我還知道你也是二二八中共指導委員會的一個委員。」辛灝年回答。老先生緊張的趕忙說道:「你千萬不要說,千萬不要說啊!」2005年在美國費城的《九評共產黨》研討會上,辛灝年提起1997年偶遇這位二二八中共指導委員。

隨後2006年在加拿大溫哥華與蒙特利爾演講「中國命運與臺灣前途」,辛灝年都進一步談到臺灣二二八的問題。

二二八事件剛剛爆發時,毛澤東在延安的廣播講話就說:「我們中國共產黨所領導的武裝部隊,完全支援臺灣人民反對蔣介石和國民黨的鬥爭。我們贊成臺灣獨立,我們贊成臺灣自己成立一個自己所要求的國家。」辛灝年表示,以上談話可見諸《解放日報》1947年2月底的社論和毛澤東的廣播講話。

辛灝年說,當時臺灣共產黨擴大二二八事件的衝突範圍,還特別成立了二二八事件指導委員會,但是被國軍圍剿而徹底潰散,謝雪紅流亡大陸投靠中共。

回溯當年的時空背景

二二八事件發生在1947年,也就是對日抗戰勝利後第二年,然後再隔兩年中國大陸淪陷了。那四年共產黨在大陸興風作浪,欲達顛覆國民政府、赤化神州大陸之目的,而處於中華民國邊陲一省的臺灣,中共能不覬覦嗎?它當然有野心。

在臺灣的諸多二二八事件研究裡,直搗問題核心為中共與謝雪紅,大概首推曾任報社將近二十年、從事多項新聞寫作的徐宗懋,他說:「二二八事件不能不提謝雪紅,她是臺共先驅卻被扭曲為台獨鼻祖。」據媒體2004年2月28日的報導,他強烈質疑那時當政的陳水扁所說:「埔裡是二二八最後一戰,我們不能忘記。」

徐宗懋表示,在埔裡的衝突確是二二八事件最後一戰,問題是謝雪紅並不是為台獨而戰,而是道地的台籍共產黨員,徐宗懋指出:「共產黨領導的武裝鬥爭,被國軍21師弭平,這怎麼能扭曲為族群衝突?」他希望自己新書能為歷史作見證。

2004年2月29日,徐宗懋出版《二‧二八事變第一主角謝雪紅:珍貴照片》一書,書中專訪謝雪紅的多年老友周青,回述他認識謝雪紅到與她併肩作戰的過程。

謝雪紅加入中國共產黨的時間延後,是因為中央委員以上的老臺共領導成員需要中共中央審核通過才能入黨,周青表示:「謝雪紅暫時不是中共黨員,但她的丈夫楊克煌1946年下半年就被蔡孝干吸收,成了中共地下黨員,因此‘二二八’期間,謝雪紅的活動是透過楊克煌與中共組織進行協調的。」

謝雪紅成為正式中共黨員

徐宗懋也問周青,謝雪紅在什麼時候成為正式中共黨員?周青回答,在1947年下半年,她籌備成立臺灣民主自治同盟之際,入黨地點在香港;不過她在臺灣的逃亡早與地下黨有密切聯繫,去香港也是接受黨的指示,入黨只是一個程序而己。

周青還說道,1949年10月,謝雪紅在北京出席中共建政典禮,後來把臺盟總部移到上海,因為那時候要武力攻打臺灣,有一千多名台籍幹部在上海受訓;謝雪紅在成立臺盟之前就反對託管、反對台獨,把謝雪紅說成台獨是對她最大的污辱。

那麼,在二二八事件剛剛爆發時,《解放日報》的社論發不是發表了毛澤東的廣播講話,提到「我們贊成臺灣獨立」?周青卻說謝雪紅反對台獨,這是怎麼回事?

「從臺灣二二八開始,中共就在臺灣策劃台獨,」辛灝年2004年在美國芝加哥的演講一針見血指出,中共在大陸與臺灣滋事的兩大目標:消滅國民黨、消滅中華民國。

至於中共一直在海外搞所謂的「反獨促統」,辛灝年強調,其實中共在海外是搞「統戰」而不是「統一」,1920年8月中國共產黨成立時說過一句話:「我們建黨的第一天就下決心奪取全國政權。」後來周恩來重複過多次這句話。

謝雪紅與毛澤東合照

1949年10月1日謝雪紅參加中共建政典禮,她登上天安門城牆恰巧站在毛澤東的背後,可見諸《二‧二八事變第一主角謝雪紅:珍貴照片》一書的第一張照片。

儘管該書只有137頁,書中由臺盟中央提供的謝雪紅照片,恰如徐宗懋所言,編輯此書的用意在於呈現,「1949年以後謝雪紅在中國大陸工作與生活的情形,使得我們對這一段歷史有更完整、更清晰的瞭解。」

有張照片是,1949年9月23日,謝雪紅以臺盟首席代表在第一屆全國政協上發言,總結臺灣革命的經驗與歷史任務。書中也附有她這次發言的全文,最後高呼的口號是擁護中共、毛澤東、朱德、人民解放軍等,十足是中國共產黨員的作為。

另有張照片是,1949年中共發給謝雪紅的任命狀,任命她為政務院政治法律委員會的委員,上面有毛澤東的簽名。還有張照片出現毛澤東,那是1956年全國政協二屆三次會議期間,毛會見了臺盟政協委員和列席代表。


1949年中共發給謝雪紅的任命狀,任命她為政務院政治法律委員會的委員,上面有毛澤東的簽名。(收錄在徐宗懋編輯的照片書,臺北時英出版社出版/大紀元記者翻攝)

謝雪紅的骨灰安置在北京八寶山公墓的西1-3室,骨灰盒上覆蓋著中共黨旗,徐宗懋除了親歷八寶山拍下照片,他自己也留影。徐宗懋強調一點,八寶山是專門安葬中共中央評定對「中國革命」具有重大貢獻的人士。


謝雪紅的骨灰安置在北京八寶山公墓的西1-3室,骨灰盒上覆蓋著中共黨旗。(收錄在徐宗懋編輯的照片書,臺北時英出版社出版/大紀元記者翻攝)

有兩張照片與「二二八」有關,1950年2月27日,「二二八」三週年紀念大會在北京舉行,朱德到會致詞;1951年2月28日,在北京的台胞集會舉行「二二八」四週年紀念大會。大陸旅美作家鄭義說:「中共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中共自承發動二二八事件

臺灣的二二八事件,中共在1949年建政之後,除了文革期間之外,每年都在舉行二二八紀念,事件的幕後黑手呼之欲出。2004年4月在美國芝加哥講演「只有中國問題,沒有臺灣問題」時,辛灝年指出:「今次(臺灣)大選之前,中共不打自招地供認了,它對臺灣二二八事件曾領導和發動的史實。」

隔年連戰、宋楚瑜訪問大陸,在2005年5月的〈連宋登陸 國共俱傷〉這篇報導,辛灝年接受大紀元記者辛菲專訪時表示,2004年臺灣大選,中共發表社論,甚至已經講二二八事件是它指揮的,根本與台獨沒有關係。

「為什麼一些台獨學者會說,文革期間謝雪紅因為主張台獨而遭到批鬥?」徐宗懋在專訪周青時提及這個問題。周青表示,這是通過歪曲謝雪紅,把謝雪紅「二二八」這面旗子搶過來作為政治資本。周青說,他在文革也被批鬥,謝雪紅在反右與文革期間受了冤屈,當時連國家主席在文革中都受難,其他人又如何逃過?

關於謝雪紅挨批鬥的罪狀,著有《啊!謝雪紅》劇本的臺盟中央名譽主席張克輝,他反覆看了1957年一些全中國性報紙刊載〈右派份子謝雪紅罪刑纍纍〉的報導,最嚴重的指責有三點:一是「共產黨的叛徒」問題,二是「貪污二二八人民捐獻的台幣十萬元」問題,三是「二二八的逃兵」問題。以上沒有一條跟台獨有關係。

蔣介石一封重要電報被忽略

2007年2月,當政的陳水扁根據2006年出版《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指稱二二八事件是國家大屠殺,蔣介石是元凶,並採取一連串「去中正化」活動,包括中正機場改名為桃園機場、移除蔣介石銅像、中正紀念堂改名為自由廣場等。

針對588頁的《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著有《二二八真相解密》一書的武之璋評道,中國近代史其實是一部中國抵抗侵略的血淚史,但是坊間學者研究二二八,往往對當時的中國大歷史背景略而不談。

1947年2月10日,蔣介石曾電陳儀特別提到「據報共黨份子正潛入臺灣,漸起作用,此事應嚴加防制。」武之璋認為這封電報非常重要,但卻長期被學者忽視。武之璋還認為,「二二八後,共黨份子幾乎逃離臺灣,防共對臺灣日後生存發展影響深遠。」

「至於二二八責任歸屬報告甚至討論到蔣的刑事責任,整篇東拉西扯,作者連最基本的史學常識、法律常識都不足,把學術當成政治鬥爭工具來歪曲歷史。」武之璋表示:「總有一天臺灣回歸正常社會,雲淡風輕之後,《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會變成學術界的笑話。」

武之璋也責備馬英九,「對二二八歷史的認知是錯的,二二八的歷史背景複雜,發生原因很多,責任歸屬也不全怪國民政府,更不是單純的官逼民反,國民政府的應變措施也並非一無是處。」他建議,「政府正視史實,面對真相,會引起陣痛,陣痛過了,傷痕自然消失,否則臺灣永無寧日。」

臺灣人缺乏對中共的認知

關於中共介入灣二二八事件的問題,武之璋指出:「(臺灣)坊間不少二二八作者以皇民化人少、共產黨人很少,來淡化其影響及其發生的作用是錯的,」他認為臺北出現陳進興三個強盜,不就把臺北搞得雞犬不寧。

前立法委員林濁水1987年3月初發表二二八事件之剖析的第一部分「二二八與共產黨」,他就認為共產黨的角色為不足道,並批評蔣介石的說法:「此次民變,只不過是……前被日軍遣送到南洋的臺灣軍人為共黨所惑,圖投機取巧……」

以上的錯誤論述,正是武之璋所說,忽略了蔣介石那封非常重要的「據報共黨份子正潛入臺灣」的電報,武之璋還說道:「蔣對臺灣情況的掌握是很精準的。」

林濁水的錯誤論述還不只於此,他說:「二二八事變中老臺共既發揮不了什麼作用,而中國大陸的中共那時還遠在陝北,被國民黨打得手忙腳亂。不但沒有能力支援,甚至消息和反應都十分遲鈍──直到國民黨鎮壓二二八的大軍已即將登陸臺灣的3月8日才由新華社向臺灣廣播‘支持’並‘指導’臺灣的事變。而這時民變已是尾聲,接下來的是國民黨的大屠殺了。」本文伊始已指出,二二八剛爆發《解放日報》社論就發表毛澤東的廣播講話,而當時國共內戰也不侷限在陝北。

由此也顯示出,臺灣人對中共的認知不多,辛灝年就經常開玩笑說道:「臺灣朋友什麼才能都有,就是缺少和共產黨抗爭的才能。」「臺灣朋友善良,比我們大陸人要單純得多。可是,單純雖然可貴,但你面對一個狡猾的狐狸和兇惡的豺狼的時候,你的單純就會葬送自己。」

中共對臺灣的兩個痛苦

中共從建黨第一天起,就要消滅中華民國,消滅中國國民黨。因此,中共在大陸要推翻合法的國民政府,在臺灣策劃二二八事件。1949年10月25日凌晨2時,共軍古寧頭一戰要攻打臺灣,辛灝年說,但是「天祐民國」啊,戰爭剛剛開始,風向忽然逆轉,進攻古寧頭的一萬四千名解放軍全完了,臺灣從此沒有打下來。

從徐宗懋的照片書也告訴大家,謝雪紅在大陸仍在為進攻臺灣而厲兵秣馬。而且直到現在,共產黨為了消滅國民黨消滅中華民國,甚至在搞亂臺灣內部。

辛灝年說,中共對臺灣有兩個痛苦,第一是,它真想統一臺灣,就是統一不了。第二是它真想打臺灣,但卻不敢打,因為大陸老百姓是很疼愛臺灣的。不是臺灣打不動,不是怕美國,是怕大陸人民!那怎麼辦?它就開始對臺灣採取兩手革命。

「如果你今天為了爭奪臺灣的政治權力來勾結中共,你的苦頭就在後面。」辛灝年提醒當前的臺灣國民黨,從歷史上看,哪一次「國共談判」國民黨沾了光呢?「共產黨真的是天不怕,地不怕,但是它怕中華民國和現在不爭氣的國民黨。因為中華民國是正統,國民黨曾經是這個正統的創造者和捍衛者。」辛灝年強調著。

他希望當前在臺灣的中國國民黨,「不要忘了中國,特別是不要忘了中華民國那些遭難的大陸人民。要把‘三民主義’當作你們的黨魂,重新喚回你們黨的生命。」

至於台獨問題,辛灝年認為,實際上是中共在大陸的專制統治和兩岸分裂分治的結果,沒了中國共產黨,就沒有台獨問題,一切將會迎刃而解。

二二八事件回放

1947年2月27日傍晚,臺北因為緝查私煙事件發生警民衝突,2月28日臺北發生暴動,有民眾佔領臺北新公園內的「臺灣廣播電臺」向全省發出廣播,這次廣播是二二八由臺北擴散至全省的關鍵。3月1日前,新竹、臺中、彰化、嘉義、高雄,都有民眾襲擊警察局與軍械庫,並搶奪武器。

3月1日到3月8日在全臺,身穿日本浪人服的暴徒在車站路口打殺不會講台語或日語的外省人,可見是有組織的行動,並強佔政府機關,圍攻機場等。3月7日蔣介石下令派整編21師赴臺平亂,9日國軍基隆登陸,10天左右暴亂平息,史稱二二八事件。

「當年3月6日全省除了澎湖外統統淪陷,警察不是參與暴動就是逃亡,縣市長不是被俘就是逃亡,外省人不是被打殺,就是困在機關或軍營裡,全省機關學校多被砸毀或遭搶劫。」武之璋認為,當時蔣介石派兵平息動亂是很正確的決定。

2009年在美國舊金山灣區的「臺灣二二八事件真相」說明會,90歲的賈尚誼發表報告,當時他任陸軍整編21師145旅433 團第一營營長,3月9日晨,如時抵達基隆港碼頭登岸,並立乘預置火車,趕赴臺中,進軍霧社,追捕潛臺共干謝雪紅歸案。

賈尚誼表示,臺灣光復之初,中央將陸軍70軍調駐臺澎,自然誰也不敢妄拈虎鬚。不過,當中央擬將70軍調離臺灣,改以整編21師(當時是美式裝備之精銳部隊)調臺接防,而整編21師又遲未調臺時,給了可乘之機。

假戲已沙盤推演多次

「當時大陸京畿戰場,國軍威力原本大於共軍,雙方兵力之比相對懸殊,共軍更有吃不消的感覺。為此據說中共中央慌了手腳,即令飭謝雪紅,應在臺灣掀起戰亂,以吸引國軍兵力回流臺灣,來疏解中共蘇皖新四軍陳毅部之壓力,故中共高層三令五申催促謝女設法,而謝雪紅只得鼓其如簧之舌在臺各方遊說。」賈說道。

從駐軍離臺之日起,有心人士就在準備發動二二八事件,賈尚誼還說,販賣菸酒婦人作為導火線引發衝突,用以顯示警察濫用公權力,暴政虐民,激起民憤,爭取同情,連抱不平的民眾都是假的,預先安排好,並經精密設計。據說販煙女販的假戲都不知沙盤推演了多少次?定要使這雙簧劇演得天衣無縫。

賈尚誼質疑,當年通信與傳播工具,並不如今日之普遍,茍非預謀,何能於一夜之間,全省串聯?齊聲造反?行動一致,甚至連臨時政府也已組成,印信旗章亦已一應俱全,儼然政權轉移。

「以女共干謝雪紅為首的潛臺共產黨徒,主要任務是企圖赤化解放臺灣,並聽命執行有助於中共整體戰略之行動。她才是這次事變的主謀者。」賈尚誼強調。

中共檢討二二八事件

在中研院院士黃彰健的《二二八事件真相考證稿》一書第277頁,收錄一份中共中央的「關於二二八事件的經驗教訓」的原件,包括三大項內容:

(一)二二八事件之性質是臺灣人民反對國民黨統治的民主自治運動,不是臺灣人民的獨立運動。(二)二二八事變之成就。(三)二二八鬥爭的弱點。第二、三項再涵蓋幾個小項,值得探討的是(二)二二八事變之成就。

第二大項「二二八事變之成就」涵蓋四個小項,在此列舉其中三項:(1)在事變中,國民黨對人民大屠殺,使人民更加仇恨;這對今後臺灣人反蔣鬥爭是有幫助的。(2)事變中使XXX從國內戰場,抽調兩個師的兵力到臺灣,對於國內的解放戰爭有幫助。(3)發現了大批的積極份子,擴大了「黨」的力量。

以上的第二點,剛好應證了賈尚誼在舊金山灣區的報告所言。

至於第一點,當時國防部長白崇禧奉蔣介石之命赴臺宣慰,經過旬日分赴臺灣各縣市宣慰視察,聽取地方父老、各界代表、地方行政首長報告,也提到:「藉口專賣局緝私案件,共黨暴徒藉題發揮,即以此作導火線,擴大叛亂。」作家藍博洲在《老紅帽》一書寫道。可見當時臺灣民眾知道中共在幕後操縱者應是多數。

反倒是後來在臺灣,二二八事件的解讀卻成為「國家大屠殺,蔣介石是元凶,」被有心人士操弄來挑起族群仇恨,豈不正是中共策劃二二八的「成就」之一。

佔領廣播電臺號召更多人暴動

田野調查者windchiu曾經勤跑臺灣文獻館,訪問過經歷二二八事件的一些老人,他認為,二二八真相調查小組所做的二二八真相調查,公信力乏善可陳,因為有諸多的關鍵事件在該網站中皆無所披露,譬如謝雪紅等諸位領導人,在該網站中皆未曾提及。但是根據windchiu所做的田野調查,謝雪紅及其組織的二七部隊卻是在二二八事件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windchiu 提出兩點值得玩味的問題:

一、根據事後調查,暴民攻擊政府機關是有系統、有組織的行動,由此不難推測出在暴動幕後是有黑手操縱。另外,暴民在佔領廣播電臺後,不僅未予砸毀,反而是利用廣播號召更大的反抗運動,其中就出現很大的疑點:在那時代,操作廣播器材是一門非常專業的技術,平常的播音員尚且還要經過特別學習才會操作,區區的暴民怎麼可能會操作呢?由此可見,操作廣播電臺、號召更多人參與暴動的人,鐵定是特別學習過廣播技術的人;而那種人,會是一般暴民嗎?

二、從謝雪紅組織二七部隊與指揮多次戰役可以看出,她並不是一般的人,而是有受過系統的軍事訓練人才,而其偷渡技巧也證明絕非尋常人等。群眾是愚昧的,在群眾中夾雜著一些異議份子,帶頭打砸搶,群眾就會被鼓動而起,演變成一場浩劫,這是共產黨慣用的群眾伎倆,製造輿論、操縱輿論、主導輿論。

透過田野調查,windchiu 得出結論:經證實,二二八事件乃是當時中共所精心策劃的一項活動,藉著臺灣民眾對政府的衝突而引發暴亂,目的在於瓦解政府對臺灣的掌控,進而創造中共佔領臺灣之契機。所以追根究底,二二八事件並沒有誰錯誰對,外省人也好、本省人也罷,都是受害者,真正的受益者是中共。



(視頻:《父親與民國》臺北發布會,播放白崇禧記錄片。1966年,蔣中正總統率領眾官員第一個前往祭悼白崇禧的國葬;1947年,蔣中正主席派遣國防部長白崇禧蒞臺視察國軍和處理二二八事件;1944年3月,白母馬太夫人在桂林過90歲大壽,蔣委員長特派參謀總長何應欽代表他本人為白母祝壽,白崇禧將軍全家與5萬多軍民以及駐華美軍司令史迪威等將領參加祝壽。)

来源:大紀元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