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碎了 「橘井事件」暴發的回國潮(圖)


連載11:赤柬變本加厲抓捕大批親中華運人士

【前言】一九七二年年底,柬共一手炮製「西南事件」,極大地刺痛進入赤柬區鬧革命的紅色華人後,又一次變本加厲悍然做出更令人痛心的「橘井事件」,導致革命同志們信心崩潰,不久就各散東西,各奔前程。柬埔寨「華運」煙消雲散,在海外華人史頁畫上句號。因此,「橘井事件」是華運史的重大事件,是為華運吹起終結號的歷史性大事!

湄公河
流經多個省份的湄公河(123rf.com)

《葉落湄江》(姚思著)是這樣寫的:(摘錄)一九七四年的四月中旬,柬共統治橘井市的五零五特區黨委書記密韌,看到他領導下的華僑工作組動員華僑下鄉入林的工作成果甚微,想採用威逼的強硬手段來達到目的。他在十八日的早晨調動部隊入城,凶神惡煞地挨家挨戶通告,限他們三天內離開城市,否則自負後果。全市華僑,既受驚嚇,又來不及做準備,更捨不得在城裡的產業,一時群情激憤。面對這種情況,密韌的工作組便召開全體華僑開會,進行說服。可是憤怒的群眾在會場跟工作組長進行針鋒相對的辯論。有些老華僑對柬共統治以來的橫行霸道,以及華僑生命、財產毫無保障的處境提出控訴,甚至痛哭流涕,全場情緒激昂。在場眾人紛紛要求回中國。柬共工作組只好草草宣布散會。

事後柬共幹部錯誤地評估了情況,認為鬧著要回中國只是「少數人」起鬨,實際上並沒有多少人願意回中國。為了摸清情況,他們決定讓全體華僑填寫申請書。
這通告一發出,僑胞們都爭先恐後地填寫了申請書,連已經柬化了三代的華裔柬人也填寫了。

這件事鬧大了,五零五特區委感到臉上無光,橘井城華僑工作是柬共中央給他們的重點工作,現在搞出幾千群眾對抗的大事,怎麼了結?

區委書記密韌只得親自出面,接見華僑代表,宣布不強迫華僑離開城市,讓群眾安心。但另一方面,為了推諉責任,把挑動華僑群眾對抗政權的罪名加到我們頭上。二十八日一早柬共部隊在橘井市實行戒備,重要路口還架起重機槍;大批軍人以抓鬼為名,包圍了早先「鬧鬼」的房屋,連同老黃所住的大木樓也在包圍圈內。柬共在下午才進行逮捕,我方同志,連同平常比較接近我們的華僑青年,其中包括剛出生幾個月的嬰兒,總數七十幾人全被用汽車載走。我方駐地用物、財物被掠奪一空。

我們分布在橘井遠近郊區的三個勞動地點,其中包括原來的報社,總共三十幾位同志也在這天下午同時被逮捕。

【編者按】此次被柬共悍然逮捕的華運幹部群眾約一百一十人,影響不小,這就是「橘井事件」。

這麼的一個重大逮捕行動,根本沒有什麼罪證,僅是服務於橘井特區委恐嚇華僑同胞乖乖就範的政治目的。這就是俗話說的「殺雞儆猴」嘛!柬共幹部抄了我們的家,在所有文件中反覆搜尋,事後幾個月內又在群眾中反覆尋找,都找不到我方人員反對政權的絲毫證據。

這事件可以說是柬共野蠻面目的一次大暴露,我方的領導人把希望寄託於北京的「有關方面」去解決問題。可是當時中國政府外交部在「四人幫」黨羽的控制下,不少官僚只顧自己的烏紗帽,誰敢跟毛澤東高度肯定的柬共真正辦交涉!

柬共的「四•二八」暴行使橘井城的華僑同胞陷入惶惶不可終日的恐懼之中。整個橘井城籠罩在一片陰風慘霧中,人人自危。

我方同志連群眾一百餘人被柬共逮捕,囚禁在柬東北一個叫「淨貢」的瘧疾林區,犧牲了十幾條生命。他們葬身於柬埔寨的荒林野莽之中,有誰能體會這些同志赍志以歿時的心境呢!老李後來寫了一首詩給我看,說的是:「壯士同來不同歸,荒林蔓草土幾堆;千古奇冤淨貢獄,青磷碧血夜夜飛!」這首詩說盡了我們的心酸和感慨。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處於困境的華運人趁著越共部隊的進攻,闖過深山老林逃亡,經磅通、磅針逃亡。現實的唯一去處只有到越共統治下的越南南方……幾個月的艱苦日子後,到了西貢城。這個過去的越南共和國首都,現在改稱「胡志明市」。

關於「橘井事件」,周德高在《我與中共和柬共》一書的敘述摘要:
(前文從略)很久以來,波爾布特集團就處心積慮以消滅城市和取消貨幣,來消滅「萬惡的」城鄉差別和「墮落的」商業行為,來實現「純潔的」共產主義。橘井是柬共控制區最大的城市,政變後不到半月就落入越軍手中,柬共剛從叢林裡出來,越方就將它交給柬共管理。一九七四年柬共以為進城在即,因此迫不及待地在「解放區」進行試驗,橘井就成為試點。四月二十八日,柬共限令全市華人到農村種田,並將該地華運幹部七十多人,用軍車強行押往重瘧疾區振公(又稱淨貢)村。這就是著名的「橘井事件」。

這事件的起因是,柬共橘井地方政府命令市民(絕大部分是華僑)下鄉從事生產,禁止他們從事一切商業活動。而橘井華僑一向「熱愛祖國」,「擁護革命」,他們也同意棄商務農,但要求讓老弱病殘留在城裡。於是與柬共幹部發生激烈爭執,柬共動員無效,就下令限期搬遷,終於鬧到華僑提出集體返回中國的要求。

柬共幹部碰上了棘手問題,就懷疑有人挑撥,於是召集華僑開大會,並邀請住在橘井市的「華運」前負責人王海與會,想在會上「揪黑手」。但會議一開始就失控,過去僑胞一向逆來順受,可是這次相反,他們認為自己為革命盡了力,可是連安身立命都被剝奪,他們不僅向柬共政權說「不」,而且都要求返回中國,柬共幹部恐嚇說「要回中國舉起手來」,而全場都舉起手來。華僑學校的楊璧陶老師站起來發言,她說「華僑要求回國是正當的權益,連國際法都有保障」,群眾報之以熱烈的掌聲,以致柬共幹部無法下臺。

在「煽動華僑對抗革命政權」的罪名下,抓走了王海在內的七十多名華運幹部,群眾也就不得不就範了。

一九七五年四月十七日,金邊先行落入柬共之手;十四天後,越南北方軍隊入西貢……不少華運青年同志在歸國無門的絕境中,混入越僑回鄉的行列逃生。只有那些死心塌地按照中共命令,等待柬共收留的馴服同志,一直到一九七九年柬共集團土崩瓦解才逃出苦海。

看中國首發 轉載註明出處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