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路觀察:二會很二(圖)


2013/03/02/20130302085504900.jpg
大會堂(網路圖片/看中國配圖)

隨著網際網路、社交媒體或自媒體在中國的興旺發展,隨著中國成為世界網民第一超級大國,中國網民的網路俚語層出不窮,成為中國語言發展的前鋒,使通常迴避大眾俚語的官方媒體或講究體面的社會階層難以迴避、甚至反而常常不得不採用。

*突如其來的「很二」*

所謂的「屌絲」一詞在這方面可算是一個典型例子。這個詞原本是典型的粗俗俚語,表示從貧窮的農村來到富裕的城市打拼討生活、但毫無希望過上他們所羨慕的城市富人生活的年輕人。

然而,這樣一個原本是「少兒不宜」(至少是不宜對少兒少女解釋)的詞,居然也上了中國執政黨共產黨機關報《人民日報》,被納入正式評論中共十八大的文章中,顯示出《人民日報》的與時俱進:

「分配焦慮、環境恐慌,拼爹時代、屌絲心態,極端事件、群體抗議,百姓、社會、市場、政府的關係進入‘敏感期’。」

與此同時,網路俚語「很二」也好似天女下凡一般突然在中國網民當中流行起來。

假如說,先前令一般人感到尷尬的「屌絲」一詞從其詞語構成來看可以很容易讓讀者猜測出其來源、字面意思及其內涵的話,那麼,「很二」一詞則讓人不容易猜測。

於是,人們只能是根據「很二」的上下文以及上下文的語氣,來大致猜測其意思,目前大體得到普遍公認的猜測結果是:這是一個貶義詞,通常是用來描述某一個人很傻,說話傻,做事傻,或說話不符合其身份,是老舊的俚語「二百五」(意為傻瓜)的縮略語。

*神秘的搜索差異*

普通語言學有一個定律,即一個新詞的出現必定導致與它相關的一系列詞的意義發生或多或少的變化。典型的例子比比皆是。如「愛人」的出現,導致「賤內」、「家內」、「老婆」、「太太」的意義發生變化。(「我家那一位」的說法,又導致上述一連串的詞的意義發生微妙的變化。)

同理,「很二」的出現,也不可避免地導致原來很中立,很無害的「二」的意義發生了變化。這種變化,在一年一度的中國全國人大和政協會議簡稱「兩會」或「二會」即將到來之際呈現出來。

在今年的全國人大和政協年度會議即將召開之際,人們在3月1日北京時間晚上用世界各國的人最常用的搜索引擎分別搜索「兩會」或「二會」,可以得到如下的搜索結果:

兩會   803,588               條搜索結果
二會   113,175,623       條搜索結果

與此同時,用在中國大陸人們不得不常用的搜索引擎「百度」分別搜索「兩會」或「二會」,人們可以得到如下的搜索結果:

兩會   100,000,000      條搜索結果
二會   48,000,000        條搜索結果

單純從搜索結果數字來看,谷歌的搜索能力比百度明顯強大。但令人們不能不感到好奇的是,為什麼在百度那裡,「二會」的搜索結果還不到「兩會」的搜索結果的一半?為什麼在谷歌那裡,「二會」的搜索結果卻上百倍於「兩會」的搜索結果?

在沒有靠譜的科學研究結果出來之前,人們只能說,谷歌和百度的搜索差異是神秘的。而從中國當局不能管制其搜索結果的谷歌搜索來看,中文世界的網民更傾向於(以大約150比1的比例)用「二會」來稱呼全國人大和政協年度會議。

*今年的二會之二*

每年在「二會」或「兩會」期間,都會有一些名義上代表人民的「人民代表」和「政協委員」提出一些很二的提案,亦稱「雷人雷語」、「雷人提案」。(「雷」是已經不太新奇的網路俚語,大致意思是「不著邊際、糊里糊塗、傻里傻氣、但足夠驚人猶如晴天霹靂。」)

去年,中國前總理李鵬的女兒、中國國有電力壟斷企業的老總李小琳以全國政協委員的身份提議建立公民道德檔案制度,對全體中國公民實行道德監督。李小琳的提議受到來自四面八方的嘲笑和痛斥,從而榮登「雷人」和「很二」的名人榜。

今年兩會還沒有正式開始,很二的雷人雷語就紛紛出籠,成為中國網民熱議的話題:

@廣州張裡:兩會還沒開,人大代表,中華慈善總會榮譽副會長周森就開口放炮,此君要求比照個人所得稅法,也為慈善立法,即每個人的工資「必須」按一定比例投入慈善。姑且相信週會長沒有利益自肥之想,但一種自覺自願的公益美德綁上法律的鐵鏈後,這和拿著皮鞭搶人家的錢沒有根本區別。(摘自新浪微博,下同)

中國的慈善事業被政府和中共壟斷,被中國公眾普遍認為是有權有勢的官員及其親朋斂財和洗錢的工具,並招致來自各方的強烈抨擊。在一系列官方慈善機構貪污舞弊、巨額錢款來源不明、去向無蹤的醜聞曝光之後,中國公眾向官方把持的慈善機構捐款的意願大幅度跌落。

在官辦慈善機構處於困境的時候,官方慈善機構的要員以人大代表的身份提議立法,規定公民必須繳納慈善款,試圖以法律為大棒強迫中國公眾繳納善款。這種靠山吃山、仗勢欺人的言行,招致中國網民發出怒極而樂的評論:

@羅建圍脖01:可惜每年小品都在春晚之後,我們的二會名副其實地「二」,就一個字。

*莫名其妙的人民代表(一)*

中國名義上實行的是「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即各級人民代表大會掌管各級政府的最終權力。然而,中國的各級人民代表絕大多數卻不是通過選民的自由選舉產生的,而是執政黨指定的。

這種情況導致眾多的中國公眾抱怨自己從來沒有見過選票就出現高票當選的國家主席或政府高官,以及難以計數的各級人民代表。在今年兩會即將召開之際,中國更是出現了一個糊里糊塗成為全國人大代表、連她自己也大感意外的90後女子鐵飛燕。

中國官方媒體的報導說:「鐵飛燕來自雲南昭通,生於1992年,是一名普通的交通收費員。她說,我是2月中旬知道的,當時非常驚訝。我的資歷不深,社會實踐也不豐富,作為一個剛走入社會的毛孩子,能夠當代表,實在是責任很重。」(2月28日《新京報》)

@杜導斌:這是個多麼荒謬的年代!多少睿智之士為參選縣區人大代表甘冒坐牢的風險,幾乎還什麼都不懂的90後女孩卻輕輕鬆松成為全國人大的代表,當上後居然出乎意料!

*莫名其妙的人民代表(二)*

許多中國公眾認為21歲的鐵飛燕當全國人大代表當得莫名其秘,豈有此理,但更多的中國公眾似乎認為83歲的申紀蘭連續11次再度當選全國人大代表更是莫名其秘,豈有此理。

申紀蘭之所以在全中國名聲大噪,是因為早些時候接受媒體採訪、驕傲地談到她從1950年代到現在長期保持「人民代表」職位的秘訣就是從來不投反對票。也就是說,她對執政黨歷年來禍害中國人的各項政策,其中包括造成人造大飢荒、餓死幾千萬人的「大躍進」都不投反對票。

@中國微聞:申紀蘭,從1954年當選第一屆全國人大代表,到2008年第十一屆,她是全國唯一連任55年的全國人大代表,她自豪的說:大躍進,人民公社,文革,斗劉少奇,斗鄧小平我都贊成,否定大躍進,人民公社,文革,平反劉少奇,平反鄧小平我都贊成,55年來,我從未投過反對票!

申紀蘭被中國當局推出來作為全國人大代表的消息傳出之後,中國網民紛紛對當局發出嘲諷、嘲罵:

@活力的青山松林:想想83歲連續12屆的申紀蘭又要步入人大會堂,感慨不已。如果申紀蘭真是一票一票選出來,她一百歲也沒關係,她當一百年也沒關係。選票面前,沒有理由,選票就是硬道理。這個一輩子不給組織添亂,沒有一張反對票的傀儡在今天繼續演戲顯然已經是不合時宜的醜聞,山西當局換個演員的政治智商都沒有嗎?

@張洲:83歲的老嫗申紀蘭再次「當選」說明人大代表已經赤裸裸的站在人民的對立面了,這幾乎成了全世界最傻的笑話。他們絕對聽到了人們對申紀蘭的嘲諷和不滿,但仍然旗幟鮮明的把申紀蘭推出來,就是為了讓你知道:你們的呼籲,無用,你們越呼籲,我越叫她出來。你,能,把,我,怎,麼,樣?

中國網民之所以對申紀蘭「情有獨鍾」特別動情,顯然也是因為不滿她居然能再接再厲,與時俱進地揣摩當今中共當局的意思,為當局封殺網民言論而搖旗吶喊。在申紀蘭重新被委任為全國人大代表的消息傳來之際,中國網民紛紛轉發她的中共管制網路言論「有理」論。

@擺古論今:申紀蘭大媽:這個網,你誰想上就能上?還是要組織批准呢?我有個想法,網也應該有人管,不是誰想弄就能弄,就跟人民日報一樣,外國那些人那是瞎弄的,咱不能這樣,咱要按照原則去弄,不要好的弄成壞的,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咱是共產黨領導下的社會主義國家,那能說上網就上網呢!

申紀蘭還有一條雷語在中國網民和公眾當中獲得廣泛傳播和嘲笑。她早些時候理直氣壯地表示,她是通過民主選舉產生的人民代表,因此,選民不應當向她反映意見。

在千百萬中國網民對申紀蘭這樣的「人民代表」年復一年不肯為人民說一句話而對她、對中共當局發出強烈抨擊之際,也有中國網民挺身而出,為申紀蘭說好話,為她開脫。然而,這種好話和開脫很可能是申紀蘭和中共當局不願意聽到的:

@上善若水總相宜:幹嘛一定要盯著申紀蘭大嬸?其實絕大部分人都沒投過反對票,體制、國情使然。

*二會是一個笑話*

「體制、國情使然」顯然是一句很畫龍點睛的話。

千百萬中國公眾和網民一方面認為申紀蘭、鐵飛燕這樣的「全國人大代表」很二,但另一面則認為中國的整個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更二,二到令人無語,無法說:

@大鵬很囉嗦:兩會在即,我想向人大代表提提意見,突然發現我都不知道我被誰代表。

與此同時,中國也有網民,其中包括法律學者徐昕,試圖超越冷嘲熱諷,通過積極具體的行動,推進中國的政治改革和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的改革:

@徐昕:【請公開人大代表的聯繫方式】未來五年,我們將被他們代表。為了更好地代表人民履行職務,希望公開全國人大代表的單位、地址和聯繫方式,以便人民聯繫代表。

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是實行了將近60年,人民代表和人民卻沒有直接的聯繫渠道。中國當局是否會接受這樣的提議,改變這種延續了將近60年的國際玩笑的局面,目前還不得而知。

在徐昕這樣的學者呼籲中國公眾行動起來推動關係他們自己切身利益的政治改革的同時,中國公眾和網民中間也瀰漫著廣泛的悲觀和絕望情緒:

@六翼天使-暮光之城:二會已經成了全世界的笑話、中國式墮落的完整展示

@程凌虛:在已公布的2987名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中,有公開數據可查的59名上市公司老總,個人持股市值達總額為155億;另有70名人大代表登上富豪榜,總資產達5658億元。未公開個人財產的官員代表有多少財富?只有天知道!但可供參考的是倒下的問題官員財產:一個村官擁有20億,一個廳官貪污800億。他們代表了誰?

@越野e族小純哥:有代表說不擺花沒氣氛,說會期短,我看這會開不開都行,代表只會舉手,哪件事是代表們定的。二會就是貪官交流大會,官商勾結大會。

@麥田的兜兒:【港媒批人大都是「偽代表」】《東方日報》稱,政治花瓶、藏污納垢…人大不僅非富即貴,貪官多,還是官商勾結、利益輸送的大舞臺。有資格成為人民代表的,不是在職官員,就是董事長、總經理,或是體育、娛樂明星,他們只代表權貴利益,權為錢用、權為己用。所謂人大代表,說穿了其實是人民「偽代表」。

*勉為其難,繼續努力*

儘管許多中國公眾認為中國的二會很二,意義不大,價值不高,但依然還是有許多人不願意向悲觀絕望投降,而是選擇勉為其難,繼續努力,力圖以自己具體的參政議政的實際言行,推動中國的政治改革:

@話家國君:【兩會批判】兩會的預算有沒有邊界?還是每年一個文學化描述我們又省了多少多了事?財政民主請從兩會預算公開開始!

@隆裕太后: 人大秘書處:貴處昨日公布人大代表中官員佔34.88%、工農佔13.42%,分別比上屆降低6.93個百分點和增加5.18個百分點,現要求公布那些代表是官員、那些代表是工農,請予以回應。同時,有人反映,北京55個代表中官員有28個,官員佔50.9%,對此,也請一併予以解釋。

顯然,中國今年的二會到底會有多二,中國今後的人大和政協制度是否以及能有多少改革,將取決於中國公眾和當局的博弈結果。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