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掉一個農民的利潤有多少?(圖)

2013-04-03 13:00 作者: 六朝煙水滿金陵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河南中牟縣,一個農民剛剛被所謂的開發商的鏟車司機活活壓死,湖北巴東又有一名維權婦女被罐車碾壓得支離破碎。而此前,盤錦農民王樹傑被惡警張研一槍斃命,湖南長沙岳麓區農民何志華被軋道機活活壓死,溫縣公安局政委將嫌疑犯在沒有任何反抗的情況下射殺,更早有貴州警察將兩名農民無故殺死。中國夢,被這些橫飛的血肉染得色彩斑斕,煞是鮮艷血腥!


 「和諧時代」的中國農民,被四處碾殺.... (看中國配圖)

只是因為不肯將自己的地低價承包給開發商,就被鏟車活活壓死,這樣的事情,其實不是一次,而是多次出現。結果呢,無非是司機追責,開發商出錢,政府維穩,然後冤沉海底,最後平息了事。人命特別是農民的人命,在我們的官員和開發商的眼裡,早就可以用金錢計算了!

王樹傑被殺害,據說賠償了400萬人民幣。就金額而言,這是自從開始肆意殺戮農民以來,賠償的最高金額了。其他的十幾萬幾十萬的各自不同。但是,他們的人命都是有價的,這是不爭的事實。

究竟是意外,還是謀殺,我們沒有證據。不過,好在我們都有理智。雖然,在我們的一生中因為什麼不需要我們思考,剩餘的理智似乎不太多了,不過,只是用這剩餘的理智分析一下,或許也得出比較理智的結論吧。

一畝地是有價格的。不過在農民那裡,價格雖然不敢要多高,總是要從這畝地計算出未來的生活費用,哪怕是低保那樣的費用也好,但是,一畝地八百元,養一頭豬都不夠,更何況要養活一家人,而且這一家人也並不是豬,他們不僅要生存,而且要有尊嚴地活著,你讓他拿著八百元怎麼活呢?本朝的惡毒資本家們是不會考慮這一點的,而我們的人民政府,則永遠是站在資本家們的一邊的,他們很樂意與之合作,以便從中獲得好處。那麼一畝地到了政府的手裡,會得到多少錢呢?如果用來開發房產,那出讓的價格,幾十萬到幾百萬畝不等,我們不用計算這利潤的倍數了,這簡直要人瘋狂,如果那農民是他們的父母,估計也會下狠心殺死,如果是他們信仰的馬克思在場,也會毫不猶豫地開足馬力壓過去,真是佛擋殺佛了!至於到了開發商的手裡,那利潤又不止這個數。站在農民的屍骨上,我們分明地看到官員和開發商們舉杯慶賀了,只是那酒杯裡面盛滿的是鮮血!

由此看來,殺掉一個農民,即便按照盤錦的先例,賠上400萬的話,對政府和開發商來說,也是有利可圖的。不僅如此,其潛在的震嚇作用所帶來的利潤,遠遠超過了400萬,也許是4000萬,或者4個億也未可知。

司機們,當然是替罪的羔羊。我們無法理解,為什麼這些司機甘願冒著坐牢的危險(這是必然的)也要幹出如此滅絕人性的事情呢?要麼他們是傻子(事實上不可能),要麼他們就是被收買的。意外,(這不,又有消息出來了,說那被壓死的農民喝酒了,自然他要負的責任大些了),交通肇事,或者失去控制,凡此等等,無論如何,是不會判司機太重的刑罰的。倘若用幾年的牢獄生活換來一家人一生的「幸福」生活,而且那金額超乎想像的話,在一個沒有道德的國家裡面,誰敢保證司機們不會鋌而走險呢?對司機們來說,失去自由所帶來的利潤,比自由本身更誘人。至於道德,良心,那是有權有錢人玩的把戲,在利益面前,把戲可以拋棄,而利益高於一切了。

有的時候,我們總是奇怪,為什麼總是鏟車、壓路機或者罐車成為殺人的凶器。有的時候,我們總是奇怪,為什麼在每個鮮血漓淋的現場,沒有警察,沒有官員,即便有的話,那也是預備好了去鎮壓,比如盤錦的張研,不就是在司機們沒能用機器斗倒農民的時候,適時出現,然後一槍將農民斃於當場的嗎?

因為這些車輛,殺死人的效率太高了!幾乎沒有任何生還的可能,除非出現奇蹟。乾淨而且不露痕跡。事後的解釋很容易合理。

2010年,溫州錢會雲案為巧妙地除掉不合作的農民開了一個先例;2012年,警察開槍殺掉農民又開了一個先例。從那開始,溫縣的「小偷」就可以在很正當的理由下被擊斃了!從那以後,不斷有農民被各種各樣的重型機器意外地處死了。

對開發商而言,他們不過獲得利潤。對政府的官員們來說,他們不止獲得經濟上的利潤,而且他們還必將獲得更多的政治上利潤。斐然的政績,讓他們獲得更多獲得經濟上利潤的機會,而且他們沒有任何風險,何樂不為呢?至於人命,在本朝,他們的太祖不是早就鄙夷地說過,死幾個人算什麼呢?和本朝的花了大價錢培養出來的官員的政治生命相比,幾個農民的土命能值幾個錢?和本朝中國春秋大夢比較起來,幾個農民的土命又能值幾個錢?

其實,何止是被征地的農民。在本朝,任何一個有點權力的部門,隨便草菅幾個人命,那不是很輕鬆的事情嗎?聶樹斌不是說殺就殺了嗎?而且還是鐵案!雖然真凶已經落網,但是冤魂卻依舊不得安息。張高平叔侄「強姦殺人案」,不也曾經是「鐵案」嗎?害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也不過換來幾句道歉而已!

為什麼這個國家有權有錢的人,都不把人命當回事,隨便踐踏隨便冤枉呢?每一個被殺死的農民的對面都站著一個飲血作樂的開發商,每一個被殺死的農民的對面都站著一個踏著人民屍骸上位的官員,每一個冤案都會讓一群公檢法的畜生高升。將張高平案辦成鐵案的那個聶海芬不是成為學習的榜樣了嗎?而聶樹斌案的辦理者,不也依舊在位而不用承擔任何責任嗎?

每個事件裡面,總是臨時工和被雇佣的司機們承擔責任,其他人永遠會逍遙法外,他們用最少的成本,獲得最大的利潤,人命當然不是個事了。

除掉的成本是最少的,而利潤是最大,那麼,就除掉吧!

如此看來,他們要是再和你說什麼「為人民服務」這幾個字,如果你是正常人的話,你能不毛骨悚然嗎?因為那每個字裡面都有無數的冤魂在呼喊!

每件慘案之後,無非是維穩,無非是花錢,無非是刪帖,無非是闢謠,無非是聲稱是鐵案,無非再找幾個王八蛋專家來術語一番。但是,請別忘記,自己蠢,不代表天下所有人都蠢,你們的伎倆,早就讓身經百戰曾百勝的中國人民看透了,你們的謊言連自己都不信,你以為中國人民會相信嗎?

要將天心挽得回,請將這些慘案一追到底,並讓他們得到如他們渴望獲得的利潤還多的懲罰!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天涯雜談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