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企高管「胃口」有多大?

2013-04-06 12:21 作者: 蔡慎坤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從去年開始,中國中組部、中紀委組成聯合調查組進駐一汽,調查該集團在上市資產處理和其他領域投資等相關問題。在一汽上市的財務清理中,引起相關部門高度重視的是,有關一汽集團旗下房地產項目的200多億元資金不知去向。由此接受調查的高層有近30人之多。數位已被限製出境。

200多億元資金不知去向!在國企高管集體貪婪的時代,這樣的醜聞不過是冰山之一。國企高管集體自肥,架空內部監管,使國企陷入內部人控制的怪圈,造成國有資產的流失和低效。

國企高管利用當前對國有企業的監管漏洞,早已把國企當成少數人分肥的私田。國企高管享有高工資、高獎金和高福利,加劇了全社會的收入分配不公,而壟斷國企財大氣粗的產能擴張、資本擴張,也嚴重擠壓了民營資本的發展空間。

所謂全球最賺錢的銀行、全球最賺錢的通訊公司、全球最大的石化企業,對於全體人民來說,除了壟斷形成的漲價風潮以及被掠奪之外,幾乎沒有給最大的股東——人民以任何正常的回報。

就連社會上普遍提議的大幅提高國企紅利上繳比例,用於補充社會保障資金缺口,也遭到國企的反對。至於規範國企高管薪酬待遇政策,更是遭到了各路國企高管的強烈反對,這是多麼可悲的現實。

國家審計署曾查出一份由新華人壽為47名高管購買的高額補充養老保險,根據這項養老保險,前總裁孫兵退休後每月可領取9.28萬元保險金。這一國企高管集體採購的天價養老金計畫,再度暴露出中國收入分配的亂象。

可就是這樣,貪婪的國企高管們並不滿足,還有多少國企高管對國有資產「乾坤大挪移」,讓國企日漸「消瘦」私企「肥沃」。必須承認,人的本性是貪婪、自私的,沒有完善的監督、制約機制,任何人擺在國企高管的位置上都一樣貪婪。

中國人民大學訴訟制度與司法改革研究中心、北京大學法律經濟學研究中心曾聯合學者、律師和媒體共同編製一份「2011中國企業家犯罪報告」,在59例國企高管貪腐案例中,平均每個國企高管涉案金額3380萬餘元。

國企高管,經過層層篩選考察考驗提拔,最終能稱得上清廉的高管屈指而數,而東窗事發的也是寥寥無幾!以貴州農民人均純收入為依據,一個國企高管的涉案金額相當於貴州省8048個農民的年收入總和!2011年僅被查處的國企高管的貪污總額能養活貴州一半的農民!其中光明集團董事長馮永明一人就貪污7.9億元。

在2012年,一些國企高管涉貪案例進入大眾視野,國企高管的貪婪程度似乎更加瘋狂!

原內蒙古乾坤金銀精煉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總經理宋文代侵吞、騙取國企財物高達6500多萬元,挪用公款2100萬元。他擁有的財產包括黃金134.151公斤、白銀995.34公斤、鉑金81.09克、銀幣176枚、房產4套、車輛4輛。這麼多的金銀財富,造就了宋文代揮金如土的奢侈生活。

遼寧省大連港地產集團有限公司原董事長周永剛任期期間,與他人合夥貪污公款高達6100餘萬元,另外還挪用大量資金並侵佔公司財產。

原中國農業銀行副行長、執行董事楊琨事涉多宗案件,楊琨與北京藍色港灣地產商王耀輝裡外勾結,騙取農業銀行幾十億貸款,導致國有資產巨大損失。

中國郵政儲蓄銀行行長陶禮明在給湖南高速發放的一筆貸款中,就被查出巨額利益輸送,幾乎其他的每筆貸款,都存在著驚人的貪腐數字!郵儲銀行曾給湖南高速發放過一筆50億元的批發類貸款,郵儲行長陶禮明的弟弟索要好處費1.9億元。

中鐵集裝箱運輸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總經理羅金寳在鐵路系統浸淫多年,被認為是原鐵道部長劉志軍的心腹,亦是山西女商人丁書苗打通與劉志軍關係的中間人物,早在劉志軍2003年出任鐵道部部長之前,丁書苗就通過羅金寳與劉志軍搭上了關係,劉、羅、丁三人均關係密切。

羅金寳在鐵路系統各級領導崗位上,長時間、大面積收受賄賂,共計折合人民幣4747.990萬元。在向羅金寳行賄的名單中,大批國企赫然在列,其中鐵路系統內部的主要企業大都被囊括,鐵路系統內部的利益輸送如此氾濫令人不敢想像。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