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時節雨紛紛,相親路上欲斷魂


「清明時節雨紛紛,相親路上欲斷魂」成了80後白領錢芸清明小長假的真實寫照。三天假期,在父母的安排下,錢芸陸續見了4位相親對象。「比上班還趕,早知如此,不如擠火車回家給祖先燒紙。」錢芸無奈地笑著說。

清明節回鄉掃墓,祭祀先人是古已有之的習俗。然而像錢芸這樣的身在異鄉的「剩鬥士」,大多選擇不回老家。然而,就在這短短三天假期裡,相親和「被相親」的未婚男女並不在少數。據瞭解,曾有婚戀網站做過調查統計,85%以上的未婚男女並不介意清明祭祖等禁忌,可以接受在清明相親見面。

在鄭州,更多外地前來工作的未婚男女持無所謂態度。他們覺得三天假期,願意聽從家裡安排,回家祭祀也好,在鄭州呆著相親也行。也有無奈者吐槽道:「清明假期兩件事,不在祭祀的路上,就在相親的路上。」

顏君今年已經29歲,是鄭州某機關單位的職員。比之工作,她的婚姻大事更讓遠在江蘇的父母操心。「我媽一天打三遍電話,內容無非就是和相親對象發簡訊了沒,打電話了沒,見面了沒,感覺如何等內容。我其實很煩,家裡越催,就越不想見面。上班還能以加班為理由搪塞父母,這一放假,反而躲不過了,只能硬著頭皮見。」顏君無奈的說。

「我今年清明是回來了,要不然,留在南昌,肯定還和去年一樣‘被相親’。」27歲的孫瀟說道。孫瀟是鄭州人,自畢業後在江西南昌的一家企業做人力資源管理工作。事業逐步穩定後,父母就不斷托南昌的親戚朋友給兒子介紹對象。「平時我或者對方週末都常加班,介紹人就安排在清明、五一、端午這些小長假讓我們見面。」孫瀟感慨道。

據瞭解,在清明節期間相親的未婚男女,多數的背景為身在異地,遠離家鄉,年齡則大多集中在「80後」。從受訪情況來看,他們普遍受到「身在異地,父母督促不到」、「工作較忙,交際圈較小」等擇偶因素的制約。

然而,清明節畢竟與祭祀、追思等詞彙分不開。在這個日子裡相親,會不會有所顧慮?對此,「剩鬥士」們給出了自己的見解。

「也不是我想去相親,都是父母安排的。既然老人家都不在乎禁忌不禁忌了,我還在乎什麼。」28歲的「IT男」丁陽半開玩笑的說道,他是山東煙臺人,畢業後就在鄭州工作,頭幾年因為白天黑夜的加班,一直沒時間也沒心思考慮婚姻問題。直到今年,在家人的幫助下買了一套小高層公寓,才開始在親戚朋友的安排下相親。「我覺得,男人還是得有個窩。但這個觀念也把我‘剩’到現在了,這不,連清明節都不放過了。」丁陽的幽默之外,也是透露著無奈。

「平時又沒時間,逮個三天假期就好好利用。沒準祖宗保佑,還在這幾天就閃戀閃婚了。」來自吉林的小夥金冶說話間透露出東北人特有的幽默。金冶今年30歲,據他講述,自己早年間畢業了就是逃避母親的嘮叨才選擇在鄭州工作,遠離家鄉。「沒有爸媽的嘮叨,自己也就放鬆了,這一貪玩兒,就把終身大事給耽誤了。眼看到了30歲,才回過神兒來看周圍的好姑娘,怎麼就都結婚了。沒辦法啊,只能拜託親戚朋友給介紹,一有空就相親。」金冶說道。

除了親戚朋友督促相親之外,不少國內知名婚戀交友網站在清明節期間也紛紛組織鄭州同城的未婚男女聚會。這些聚會大多是免費的,只要提供相應證件就可參與。從歷年組織的情況上來看,參與率尚屬良好。參與者們則抱著「去看看總比家裡蹲好」的心態前往。

「反正在家閑著也是一天,參加相親大會就當出門散心了。再說,沒準還真在這遇到一個合適的,也算不辜負這三天假期了。」來自河南平頂山的李媛說道。

「我是陪同事來的,想不到這相親大會組織到清明節,來參與的人還挺多的。也許是大家都在家宅夠了,還有可能是身在異鄉,一個人總歸是寂寞吧。」鄭州市民趙湘說。

原標題:80後吐槽清明假期:不在祭祀途中就在相親路上

来源:京華時報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