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企何時才能被一視同仁?(圖)



中國民營企業家們盼望民企和國企在中國不再有出身限制,都被一視同仁地成為「中國企業」。(AFP Photo)

2013年博鰲亞洲論壇雖然在星期一落下帷幕, 但與會的一些專家學者以及民營企業高管呼籲給民營企業公平經營環境,將民營企業和國有企業一視同仁的聲音卻仍然餘音繞耳,讓人不得不再次深思,民營企業在中國何時才能真正獲得與國有企業一樣的公平待遇,國有企業諸如壟斷的特權何時才能取消?

中國社會是城鄉二元結構,政府用戶籍將本應平等的老百姓分為城裡人和農村人。中國的企業同樣也被貼上民企、國企、央企和外資等不同的標籤。被貼上民營企業的標籤就意味著你雖然與國企同處一個經營環境,但待遇卻大不一樣。

中華民營企業聯合會會長保育鈞在會上表示,儘管民間投資新36條的細則去年就已出臺,但並沒有很好貫徹落實,民營企業稅負重、融資難和權益無保障等問題並沒有得以解決。

深圳大學經濟學教授國世平認為,現在問題的關鍵不是民營企業和國有企業的經營環境是不是公平公正,而是中央政府應該清楚地認識到國有企業在經濟活動中的定位問題。

「國營企業是幹什麼的?國有企業是做那些民營企業不願做不願投的地方。比如環境保護和沙漠的治理,國企應該在這些領域有所作為,因為這些領域的經營肯定賠錢,民企不會去做。國企做這些領域如果賠錢,政府可以補貼。國企應該退出能夠賺錢的競爭性領域。然而,中國國企原來和現在還在與民爭利,結果導致像環境治理等涉及公共利益的工作沒人做或沒做好,環境污染日趨惡化。改革不是說要國企和民企在一個什麼公平的環境下重新競爭。國企本來就不應該與民其競爭,國企應該從盈利的領域退出,做其應該做的事情。」

國教授進一步說,除了從事民營企業不願做不願投的事情之外, 國營企業還要做關係到國計民生的重大領域和投資,關係到國家安全和機密的工作;國營企業的改革不是要其消失,而是要其壯大,但關鍵問題是要國有企業從事應該從事的工作。

參加博鰲亞洲論壇的中國民營企業家們盼望民企和國企在中國不再有出身限制,都被一視同仁地成為「中國企業」。

然而,在廣東經商的帥先生表示,民營企業在中國要想與國企享受同樣經營上的待遇幾乎不可能,因為國企與執政黨中共是相互依存的。

「共產黨除了在政治和軍隊上控制你,它也渴望在經濟上主導你。共產黨並不滿足在軍隊、政治和輿論上控制,因為經濟命脈掌握在私人手中,私人的話語權就會增大,共產黨的權力多少就會受到鉗制。再者,民營企業如果壯大,現在的人思想活躍,民主理念都有一點,民營企業家可以把資產轉移,支配資產的用途,而國有企業的資產則不然。民營企業在中國天生就相對國有企業處於劣勢。」

參加論壇的北京大學經濟學教授張維迎表示,過去10年中國的國有企業越來越強大,如果不改變這種國企主導的經濟模式,中國將無法實現7%的年增長率。

然而,廣東的帥先生表示,在中國政府的眼裡,親生的和私生的總是有區別。

「在政府的眼中,國企就是親生的,民企就是私生的。親生的兒子國企總是聽它的,是打不走罵不走的。相比,民企一旦被罵一下打一下就會顯現個性,就可能不在中國投資了,就可能私下將資產轉移了。在中國目前的法律框架下,政府不可能完全限制民營企業資產的轉移和投資。」

民營企業家和縣官專家學者就民營企業享受國企同待遇的呼聲已經響了多年,而且越來越響亮。然而,實際生活中,這方面的進展卻差強人意。

參加論壇的中國杉杉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鄭永剛強調,中國民營企業之所以做不大、做不強,除了民營企業自身有原因以外,更重要的是政府沒有為民企業提供一個公平的競爭環境,在政策實施層面對民企不公。

原標題:中國民企何時才能「翻身得解放」?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