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疾大學生投遞600份簡歷未收到1份面試


當發出近600份簡歷卻連一個面試通知都沒接到後,裴曉峰的生活陷入了黑暗。面對就業這個對手,他感覺自己像一個拳擊者,揮出的拳頭打在棉花上,對方沒有反擊、躲避或咆哮,回應他的只有沉默。這種沉默安靜得可怕,就像往井裡丟入一塊石子,沒有「叮咚」一聲的迴響,向下望去只剩下一片深不見底的黑暗。

裴曉峰是哈爾濱工業大學土木工程專業研究生,瀋陽人,1986年出生的他,兩歲時被發現患有腦癱。不幸中的萬幸,他的智力並未受到影響,身體上的殘疾也僅是左手指略有彎曲,呈彎曲狀不很協調,走路有點跛腳。儘管學業成績優異,但在就業時,並不算嚴重的身體殘障還是讓這位年輕人面臨窘境。

常被「圍觀」學業卻一路成功

兒時,父母曾經帶裴曉峰看過很多醫生,腦癱的結果一度令家人陷入絕望,但堅強的裴曉峰卻一直努力讓自己和別人一樣。小學時,由於跛腳較嚴重,左手伸不開,常被小朋友嘲笑是「鐵拐李」,但他相信刻苦學習能夠彌補自己身體上的不足,因此成績一直名列前茅。好在老師、同學都很照顧他,身體殘疾也未對學習造成影響,2006年高考,他以高出一本分數線50分的成績考到武漢理工大學無機非金屬材料工程專業。

「又是無機非金屬,又是材料工程,應該比較高科技吧,也想到離家較遠的地方鍛練一下,不想總窩在父母身邊。」裴曉峰揣著懵懂的夢想來到武漢,而此前他對於外地的印象僅限於小學二年級時全家人到北京去天安門看升旗。

大學有了更多的時間,從小就沒進過「運動圈」的裴曉峰試著參與更多體育活動。一次班級內部組織籃球對抗賽,分組後正好缺一個人,在同學的勸說下,他上場了,但只能傻傻地跟著別人跑,快散場時,同學照顧他,讓他摸到一次球,投了一次籃,球沒進,他從此再沒打過籃球。

後來寢室同學拉著他打羽毛球,光練習發球他就花了近一個小時。左手拋出球,右手球拍常常打不到球,於是他只能一直撿自己的球,如果想接對方的球則只能憑「概率」和「運氣」。對面的同學笑道:「等你發個球,我都夠做完一套題了。」後來,裴曉峰有時間就練球,儘管常被「圍觀」,一年後他終於可以順利對打了。

生活上的困難可以克服,專業的差距卻讓他無法通過自身努力改變。無機非金屬材料工程專業裡大量的實驗需要攪拌水泥,對體能要求較高。比如,把一種溶液滴到另一種溶液中的實驗要精確到每一滴,而他的左手還不夠靈活到完成實驗。再比如,配水泥時需要把材料倒入攪拌機,攪拌後再把水泥倒進模具,等養護10天凝固後,再把幾十斤實心的混凝土模具自己動手搬到實驗台上。諸如此類的實驗,以及畢業後多去混凝土攪拌站、水泥廠等對體力要求較高單位就業的前景讓他一度很灰心。

也許去設計院畫工程圖比較適合自己,裴曉峰決定通過跨學校跨專業考研改變命運。從無機非金屬材料專業跨到土木工程意味著要重新學習完全陌生的專業課。

僅憑從網上淘來的基礎教材自學,2010年,裴曉峰成功考上了哈爾濱工業大學建築與土木工程專業研究生。

招聘會上被要求「走兩步」

研究生畢業前夕,裴曉峰開始像其他應屆畢業生一樣找工作,四處投放求職簡歷,奔波於各招聘會現場。他最開始的目標是進設計院,但很多設計院招人時要求本科也是學土木工程的,而他本科學的是無機非金屬材料工程。後來他的擇業範圍慢慢擴大到工程造價公司、房地產公司、中小設計院等,回覆可以面試的有20多家單位。但每次面試,用人單位用異樣的眼光打量他後,都以不適合崗位為由拒絕。

去年7月,裴曉峰研究生畢業,可工作還沒有著落。回到瀋陽後,裴曉峰繼續求職,為了避免「無效」的面試,他在投遞的簡歷中標註:「本人左上肢稍有不便,但已經獨自在外地生活近6年,並積極參加體育活動,不會影響正常的工作,本人有信心可以在較短的時間裏適應工作環境,達到工作要求,可以和正常人做得一樣好,甚至更好。」

在降低了就業期待後,裴曉峰又投出近600份簡歷,可他再沒接到一個面試的電話。看著連本科學獸醫專業的研究生同學都找到了很好的工作,裴曉峰很失落。

一次招聘會上,他在展臺前遞上簡歷,一位面試官要求他當眾「走兩步」。招聘會人山人海,嘲諷好奇的目光一時間都聚集在裴曉峰身上。畢竟是一次機會,不能輕易放棄,他按照要求繞著展臺走了兩圈,留下簡歷,結果卻再沒回音。

曉峰的父親也多次找到當地殘聯等部門,但這些部門提供的多是公益性崗位,月薪基本上1000元左右,要求初中以上學歷。「如果從事這種工作,那這麼多年的書豈不是白念了?還不如初中畢業就退學幹這個活呢!」父親裴志昆皺著眉頭。

現在的曉峰經常失眠,黑暗中他常常想:「簡歷投出去後,一點動靜都沒有,安靜得讓我害怕,得有多少正能量才能抵消這種絕望?有點後悔讀書上大學,不值得,為家裡增加了這麼多負擔卻得不到任何回報。」

然而胡思亂想的念頭往往是一閃而過,「還是讀書好,讀書不僅教我知識,還讓我懂得做人的道理,讓我活得有價值,有意義。」儘管求職成功的概率小得近乎買彩票,但裴曉峰還是相信自己會有個「好歸宿」。

裴曉峰現在的就業期望很現實,不論是與專業對口或與專業相關的單位,還是跟專業不對口的行業,只要能讓自己學有所用或者學到一技之長,他都會考慮。

「我獨立生活很多年,找工作也是面向全國,其實只要女生身體條件能勝任的崗位我也都沒問題,一般的胖人也沒我跑得快,我只是不想混日子,不想這麼多年的書白讀。」指著殘疾人證上標注的「肢體殘疾」一欄,曉峰說。

何時才能擺脫「搖尾乞憐」的窘境

裴曉峰的遭遇折射出殘疾大學生群體就業普遍面臨的困境。遼寧省殘聯提供的數據顯示,2012年遼寧全省畢業的殘疾人大學生有百餘人。相較於普通大學生,殘疾大學生就業之路更加坎坷,儘管有相關部門的政策支持,但在嚴峻的就業形勢面前,殘疾大學生不得不面對社會意識的畸形,以及自身必須克服的生理難題,他們在求職時難免陷入窘境。

畢業於遼寧中醫藥大學中醫學專業的小邵曾在3家醫院實習過,但他在發出了245份求職簡歷後仍然待業。小邵也是殘疾人,兒時發燒引發的腦癱在他身上留下明顯的印記,左手呈彎曲狀,走路一瘸一拐。

在求職簡歷中,邵某沒有迴避自己的殘疾:「我雖然是個殘疾人,但我對醫學有著濃厚的興趣,在理想的指引下,我考了遼寧中醫藥大學,在那裡繼續了我的夢想……」

可是,畢業的到來讓「夢想」不得不中止。

小邵的母親說:「家裡知道他找工作不容易,也曾建議他先找找別的工作,可孩子就想當醫生,孩子是因為生病致殘的,他想當醫生救治跟他有同樣病症的人。」

「現在政府每年都會給殘疾大學生提供平臺,提供支持政策和公益崗位,但僅僅靠政府還是不夠的,這需要全社會的共同努力。」瀋陽市殘聯副理事長孫淑君表示。

事實上,我國對殘疾人就業政策從1994年進行改革,從此前的集中就業、安排福利企業過渡到分散就業,讓殘疾人到社會中就業,讓殘疾人與社會更好的融合。近些年,政府每年都會出臺幫助殘疾人就業的政策,更關注殘疾大學生的就業,除了每年拿出一定數量的公益崗位提供給殘疾大學生,還會找更多企業,通過社會的力量提供更多的工作崗位。

政府也並非沒有考慮到企業的難處,已經出臺的殘疾保障金規定,對接納殘疾人就業達到要求的企業給予相應的優惠政策——減免殘疾人保障金。但現實中,許多企業寧願繳納殘疾人保障金,也不願安排殘疾人就業。

「一方面,找願意提供工作崗位的企業較難,另一方面,殘疾大學生對企業提供的薪水崗位又不滿意,所以,安排殘疾大學生就業並不容易。」遼寧省殘聯殘疾人就業指導辦公室工作人員表示,社會上對殘疾人還存在歧視。在發達國家,企業安排了殘疾人就業是光榮的事情,有人來參觀都會領到殘疾人工作崗位前,以表現本企業的社會責任感,但中國很多企業即便是僱用了殘疾人,也都安排在外人難以看到的地方,生怕被別人看到,影響自己的企業形象。

在求助媒體之前,裴曉峰猶豫了很久。在他眼裡,憑藉自身努力,一路讀完研究生,從不在別人面前低頭的他,第一次「搖尾乞憐」。

落日餘暉下,一個身著藍色牛仔褲的青年緩步走來,投射在地上的影子,伴隨著他的前行時而一抖,但是他的臉上一直掛著微笑。

在裴曉峰波折而坎坷的命運中,他已經習慣了用微笑來掩飾內心的失落或難過,這是他除了靠努力取得成績外僅剩下的維繫尊嚴的方式。無論是面臨嘲諷、指責還是漠視,在裴曉峰的臉上,這種微笑從未消失。

来源:中國青年報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