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中國還是死在美國,這是一個問題!(組圖)

2013-04-18 13:20 作者: 啃咸菜談天下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導語:死在中國還是死在美國,這是一個問題!

央視是美國的電視臺--我反正是信了!

我總覺得,我們的中央電視臺可以把他們的總部搬到美國去。只要是美國出了點什麼壞事兒,它總是第一時間,全心全意地為全國人民報導出來,而對於中國自己的壞事兒,它卻從來不報導。沒辦法,實在要報導一下的時候,也是對災難輕描淡寫,而對政府的救援工作則大寫特寫,你到最後,不知道央視是做新聞報導的,還是專門為領導表功的。

這兩天美國出了個事兒,就是恐怖襲擊,炸死了三個人,我們國家的媒體上是鋪天蓋地,到處都是對恐怖爆炸的報導。上網看看,發現與此同時,中國其實也發生了一點兒事,就是在襄陽一個商場發生了火災,燒死了14個人。我們的中央電視臺,天天播人家美國的倒霉事兒,可是對我們自己身邊的事情卻一聲不吭。當然我說這個話可能有點不嚴謹,我們燒死了14個人,中央電視臺,也可能做過一次兩次報導,只是咸菜沒有看到。但是不管怎麼說,央視對我們自己死了14個人的報導肯定力度是遠遠不如對美國爆炸案的報導。

經常看央視,我常常覺得自己非常超前,天天為發達國家操心,為人類前途操心,而對自己的身邊則越來越覺得不耐煩。中國反正人多,死就死了,14個,算什麼呢?比這個多得多的,也沒見有多少報導。那一年723動車事故,兩節車廂掉下了大橋,橋上留下的車廂裡面結了一塊大肉餅。最後央視說是死了35個人。我也不知道央視這些記者是如何統計的,反正你信不信是你的事,我反正是信了。

美國社會是不是天堂?肯定不是,但與中國相比,它離天堂肯定更近。這個不必我舉證,你只要看看中國的官員們全都把自己的家屬送到美國去,你就知道美國社會的吸引力了。

最好的死法是死在美國

今天早上,又看見央視談到死掉的人裡面有一個中國人。再一看網路,又是一片對這個死在美國的留學生的嘆息聲。我忽然就想,看來人死在什麼地方,也是很重要的。你如果死在黑煤窯裡,肯定是無聲無息,大家都不知道死了人了。你如果死在大街上,周圍的幾個人可能會知道,遠了就未必知道了。你如果死在動車裡,那麼看上去好像知道的人蠻多,可是實際上你又很容易變成沒有底線的謠言的材料。只有死在美國,那肯定是非常好的,央視會天天沒命地報導你悲慘的死亡方式。死雖然不是個什麼好事,但是如果能得到央視這麼熱情的關注,我覺得確實是「縱做鬼,也幸福」了。

美國在全世界搞霸權主義,搞帝國主義,這是沒有問題的,肯定是這樣的。美國自己的政治學者都承認這一點。我前幾年就看過一本美國學者的書,比較今天的美國與歷史上羅馬帝國的異同點,對今天美國的對外政策提出了很多的批評。

外交部發言人
只有美帝國主義可以使勁罵(看中國配圖)

美國搞帝國主義,被人炸死了三個,這當然不是什麼光彩事,但那畢竟是別人的國家,與你央視有一毛錢關係嗎?美國給你央視發經費了?你放著本國人民的新聞不報導,天天報導美國的,你不是有病嗎?

當然,央視這些人並沒有病。他們清醒得很,他們知道該報導什麼,不該報導什麼。你報導中國的壞事情,就是給我們黨臉上抹黑,所以那是肯定不行的。只有罵帝國主義比較保險,我們可以使勁罵。

輿論公器不能成一黨之私

新聞傳媒,也叫輿論公器,應該是廣大人民群眾的發聲工具。但是我們現在有個說法,叫「X的喉舌」。這就有點奇怪。為什麼人民群眾交了許多稅來辦新聞傳媒,最後卻成了與「人民」無關的東西了?如果從邏輯上來說,政府是不能辦媒體的。政府是行政的,人民交稅給你,你為人民服務,為人民辦事,可是你卻拿人民的錢來辦媒體,讓媒體為自己說好話。那麼這個媒體豈不就是自我表揚的渠道了?

專制傳統一向如此:輿論公器為私
專制傳統一向如此:輿論公器為私(來源:天涯)

傳統中國是沒有報紙的,報紙是西方傳來的東西。所以人民群眾對報紙應該如何運營,也沒有什麼概念的。報紙本質上是反映民意的工具,應該是民間辦的,你官方辦的那就不叫報紙,那叫表揚信,專門用來表揚政府的。

中國人不懂這一點,這也不是今天才如此的。軍閥時代,有個著名記者邵飄萍,就被軍閥殺掉了。蔣介石時代,也殺了許多記者,包括鄒韜奮。毛時代,則整死了一個範長江。你想要說話,有人就會拿槍來對付你,這就是中國。一直如此,現在也差不多少。我們現在想說點話一樣很困難,網路上要開放一點,但也有限,天天有人刪貼。

人性本質就不喜歡逆耳之言

不管是哪個在台上,他都不喜歡別人說他的壞話。人性的本質就是喜歡聽別人吹捧的。沒辦法,就是這樣。我咸菜也一樣喜歡聽別人說我好話,如果別人罵我,我恨不得揍死他。人性就是這樣。所謂虛懷若谷,那只是在沒有得到絕對權力的時候,所做出的姿態,一旦有了絕對的權力,沒人會搞這些。

黃炎培當年跑到延安,見了毛,長談三天三夜。黃炎培大讚毛謙虛、務實、有水平。可是等毛得到了天下,黃炎培再去跟毛提意見,提了一次,第二次,就不讓進門了。還有個梁漱溟,也是毛的好朋友,共黨執政前跟毛什麼話都談。執政後,梁漱溟給毛提意見,說農民太苦了,毛諷刺他,說梁漱溟自認為比共產黨還要瞭解農民。咸菜今天只是一個普通小記者,到處給人跑腿,掙兩個生活費。今天你罵我,我肯定是一聲不吭,虛心接受意見的。可是如果有一天,我萬一突然有了絕對的權力,我會不會這麼虛心呢?我看我是不會的,我瞭解我自己,我也瞭解人性。

絕對權力帶來絕對腐敗
絕對權力,必然帶來絕對腐敗(來源:天涯)

叫一個政黨自我監督,這是不可能的。沒有外力來監督,那就不是真正的監督,所以每一個人,每一個黨都需要監督,這才是合乎邏輯的推理。不過中國人一般不承認人性本惡,我們總是相信人性本善,認為世界上會有一種人,高風亮節,毫無私心。所以不管是哪個上臺,都大談道德修養,結果就把小民們糊弄住了,小民們就以為盼到了包青天了。

有個馬戲團,過一陣子就換一隻猴子上來玩把戲。大家老以為下一隻猴子能給大家帶來新的節目,但是「鏘鏘鏘鏘」之後,大家發現,一切還是老樣子。耍猴耍猴,你以為是猴子被耍了,你就錯了。

結語:看了央視對美國爆炸案的報導,我也想死在美國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