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負責的中國股市

2013-04-18 11:01 作者: 鄧聿文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近來資本市場的輿論氛圍很詭秘。新華網連續幾天刊載該社記者寫的5篇關於IPO的評論文章,被市場和廣大股民解讀為重啟IPO輿論熱身。這是導致近期股市下跌的一個重要因素,如果不講主因的話。但在證監會上週五例行召開的新聞溝通會,其新聞發言人表示,近期證監會未就相關話題接受媒體採訪,不知道新華社為何發表這組文章。而新華社內部人士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回稱,這組評論文章只是新華社日常普通稿件,外界不應該對此過度解讀。

中國股市恐IPO由來已久,此乃由股市的根本制度缺陷--重融資輕投資--造成的。去年10月暫停新股發行後,已經有大半年沒有發行新股了。這當然也是不正常的。因為股市如果沒有新股發行,股市也就失去了存在價值。所以,抽象地看,或者僅從文章本身來看,新華社記者的這五篇文章,其所述道理沒有問題。然而,放在當下這個糾結的場合,明知市場對IPO重啟很恐懼,刊出這樣一組評論,就非常不妥。

因為對廣大股民來說,他們無從判斷這是否只是記者的個人觀點還是代表官方的意圖,尤其在大家都預期管理層即將為IPO開閘放水的情況下。中國人的習慣思維是,對一些涉及敏感問題的文章,如果出自官方權威媒體或官方人士之手,就被認為是代表了官方的意圖。特別是這次連續推出五篇評論,無疑會被市場解讀為替IPO重啟背書。所以,這組評論文章即使如新華社內部人士所言,只是新華社日常普通稿件,但在其已經引起市場的不良反應情形下,如果是對股市抱有負責的態度,就理應在此種不良反應出現後即刻中止寫作或不在網上刊出。然而,我們看到,即便在證監會都表示不解後,新華社依然沒有出來對此進行說明,目前的回應,只是媒體採訪其內部人士的回答,它其實不能代表新華社。這至少說明,作為官媒的新華社,在IPO之類事情上,已失去了一個媒體應有的新聞敏感性,和對社會的責任感。從而,市場也有理由懷疑,就算這組文章不代表新華社的看法,也不排除文章作者試圖以此影響股市,達到某種目的。

另一方面,作為監管部門的證監會,在此事上也有失職。新華社這組文章刊出後,市場對此已有反響,股民也表達了對文章的不滿,證監會應及時向股民說明情況,而不是等五篇文章全部刊出後,再在通氣會上表示不解。管理層有義務對一些影響市場的言論、報導及時闢謠,過去當市場上出現此類謠言時,證監會一般都會在當天收市後至多是翌日進行闢謠。但這次竟然是過去了好幾天,而且要媒體自己去向新華社求證,這實在不是監管部門的做法,難怪有輿論認為新華社記者的這組文章其實是在替證監會說話。

中國股民為什麼害怕IPO重啟?根子就在於過去IPO太多,導致市場供求矛盾很大,股市資金失血嚴重,因此,只要管理層重啟IPO,股民一般就習慣性減倉或空倉等待時機,等市場下跌--這是股民在多次博弈後得到的教訓。具體到這次IPO重啟,由於新股發行暫停半年之久,積累了很多上市公司,形成了股市IPO的「堰塞湖」。據報導,隨著擬上市企業財務專項核查第一階段工作的收官,雖然已有166家排隊企業放棄了IPO,但正常待審企業總數仍高達615家。以平均融資額較低的2012年為參考,去年A股市場IPO上市企業154家,融資1030億,平均每家企業IPO需融資約6.69億,這也就意味著,615家待審企業如果全部過會,A股市場就要抽走4114億,而這只是保守估計。如此融資數額,當然使市場害怕。

有人會說,不管有沒有新華社記者的文章,股市總是要擴容的,有那麼多的公司需要發行、上市,總這麼停下去不是辦法。的確如此。股民也不是天真到幻想股市從此後就不發新股了。他們只不過是表達一個樸素願望,把股市的制度缺陷修補好,再發行新股,否則,新股發行一再淪為圈錢工具。股民的這個願望是正當的、合理的,從根本上也合乎監管層的意圖。為什麼就不能這樣做?誰又在阻礙這樣做?即使考慮到現實,制度缺陷不能全部修補,修補一部分也行;再退一步,監管層在重啟新股發行時,也要做出一個改革股市制度缺陷的積極姿態。可現在股民並沒有看到管理層的這種表態與行動,相反,輿論一再炒作IPO的問題,它給人們的印象是,股市該怎麼樣還怎麼樣,虧損的永遠是股民。

中國股市的許多問題積重難返,包括新股發行、市場監管、退市、上市公司分紅等,不對這些環節的制度缺陷進行系統性修補的話,到最後這個市場即使不崩潰,也好不到哪兒。在郭樹清主政時,雖然出臺了一系列改革措施,但效果如何尚待觀察。比如,對發行制度的改革,正如北大教授曹風歧所說,其市場化僅停留在口頭上,只是在發行價格上實現了市場化,其它方面都還是嚴格的監管或審批,反倒使股票成為稀缺資源,造成誰能拿到上市權、發行權,誰就想多撈一把,這很難制止高價發行。

中國夢要實現,股市是很好的一個突破口。股市缺的不是資金,而是信心,是廣大股民對政府發展股市的信心。要提高這種信心,促進資本市場發展,像專家所說,必須創造好的監管與法律體系,好的公司治理結構,好的投資者、金融中介機構、金融創新環境等。目前來看,首要的問題是解決一級市場和二級市場的供需平衡;其次是逐步推行市場化改革,尤其是發行制度的市場化改革。對股市制度的改革問題,政府尤其是監管層需要有一種時不我待的高度責任感,為廣大投資者,為中國經濟結構的調整,為打造一個強大的資本市場,為中國夢,及早推出符合社會公益價值的改革舉措。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