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報導薄熙來谷開來的真相

2013-04-25 09:12 作者: 姜維平

手機版 简体 1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自從《前哨》雜誌刊出兩篇有關薄谷記錄片的文章後,很多讀者非常有興趣地打電話或來訪談及這一歷史事件記實性報導的問題,有的人堅信谷開來殺人一案,只是認為法院判得太輕;有的質疑司法程序問題和事實的公正,認為谷開來是被薄的政敵誣陷的,我向來認為不同觀點的差異和爭執是正常的,但英國電視臺播出的題為《中國謀殺迷案》的新聞記錄片,因為與我有一定的關係,所以,作為一個生長在大連,與薄谷夫婦都有過接觸的記者,有條件,也有必要把他們多年貪污受賄,徇私枉法的真相告訴人們。

毫無疑問,一個人的所作所為不是偶然的,都是平時累積的結果,都是思想性格的體現,所以,我沒有看到谷開來殺人的直接證據,但我堅信安徽法院對她的判決是公正的,中共的內鬥可能影響了案件某些方面的進度,但公訴人指控的事實基本上是清楚的,薄熙來枉法追訴,排斥異己,谷開來貪污受賄,肆無忌憚,他們犯下這樣的大罪,一點也不令我感到奇怪,而英國製片人的這部記錄片,則是盡顯了西方某些敵視中國勢力的偏見,現僅就英國4頻道海外特別報導欄目的有關內容提要,我指出其荒謬之處,以饗讀者。

從「簡介」看到了什麼?

不論是書籍還是電視片,內容提要都非常重要,好的概括就如同畫龍點睛,一下子可以抓住讀者的眼球,英國製片人做到了這一點,但並非是"好"的概括,只是"巧"的概括,而且很合西方人的獵奇口味,一來中國的專制政權缺乏新聞事實的透明性,使讀者霧裡看花;二來,英國商人去重慶掏金而死亡,很容易引起大家的關注和興趣;三是發表與官媒不同的看法,謊稱客觀公正,可以標新立異,顛覆法院的判決;所以,用《中國謀殺迷案》為題是一招妙棋,但我認為,如同一個人穿了一件漂亮的衣服,遮擋了真實的肉體,表面上的華麗,並不能展示內心的美麗,我從"簡介"中就能隨手找到許多破綻。

據一位身在英國倫敦的讀者提供的中英對照的譯本,是這樣說的:In November 2011, Old Harrovian Neil Heywood was murdered in a hotel room China, allegedly poisoned with cyanide by the wife of one of China's rising political stars, Bo Xilai. The killing of the 41-year-old from southwest London shook the foundations of the most populous country in the world.
2011年11月,有哈羅德貴族學校資歷的、來自英國倫敦西南部的、41歲尼爾·海伍德被謀殺在中國的一個酒店的房間裡,這件謀殺案,被聲稱為中國崛起的政治新星之一薄熙來的妻子,用氰化物下毒所為。這個指控使這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的基礎產生了動搖。

在我看來,中國的統治基礎有兩點內容,一是執政黨的人事安排,一個是社會各個階層的矛盾糾結,前者早在薄谷事件引發前就已在中共高層達成了共識,即"習李體制",也就是說,共青團派與太子黨派已有了協議,薄熙來早已邊緣化了,否則他不會被下派到西南一隅重慶,而後來的一切有些偶然性,但基本上是薄谷思想性格演變發展的必然結果,由邊緣化到徹底毀滅表明國家的基礎非但沒動搖,而且得到了明顯的鞏固,英製片人的謊言和偏見,已經被事實所打破,成為了笑談。換言之,法院指控谷開來殺人,只是一件影響較大的普通刑事案件,與國家的統治基礎沒有什麼關係。

誰預計薄熙來任副國家副主席?

由於我的英文水平所限,只能依據英國這位熱心讀者的中文譯本,進行分析,如果沒有錯誤的話,他提供的下文非常有趣,它是這樣寫的:Bo Xilai, who had been widely expected to become China's Vice President, and whose father was a founder of the Communist Party, was ousted and faces a criminal inquiry. His wife, Gu Kailai, a multi-millionaire lawyer, was convicted of the murder, in a trial that lasted just one day. Guagua, their British-educated son, who had counted Heywood as a personal friend and counsellor, is today in hiding – allegedly pursued by secret agents of the Communist state.

薄熙來,已被廣泛預計將成為中國的國家副主席,他的父親是中國共產黨的創始人之一。已經被罷免了職務,而且面臨刑事指控的谷開來,他的妻子,一個千萬富翁的律師,經過短短的一天的庭審,已經定罪為謀殺犯。薄瓜瓜,是他們受過英國教育的兒子,也是海伍德的朋友。海伍德是他的私人(海外)顧問,(薄瓜瓜)據稱現在由於受到中國秘密特工的追捕,已經躲藏起來。

這是天大的笑話,不妨查閱所有的海外媒體,在薄熙來倒臺之前,由於他在重慶的精彩表演,許多人充滿著幻想和期待,包括不明真相的底層民眾,和司馬南,孔慶東之類的文人,但即便是鐵桿的"保薄派",也沒人預測薄熙來將任國家副主席,只是那時有不少人預見他任政治局常委和國務院副總理,或政法委書記,英國製片人憑什麼說他被"廣泛預計將成為中國的國家副主席"?這一結論是哪來的,製片人和導演都曾來多倫多與我長時間對話,我講過薄的一定範圍內的影響力和政治野心,但誰告訴他們,人們"廣泛預計薄能成國家副主席"的?如果不是別有用心的杜撰,就是無知的胡說八道。

事實非常清楚地表明,即使是在人生事業的頂峰上,薄不過才是一個政治局的委員,雖然他父親是中共元老薄一波,但胡溫習李都遠遠地排在前面,他是坐了政治局的最末一把交椅的,何來副主席的"預見"?假如谷開來不殺人,薄還在政治局,也無法進一步執掌習近平的副手,只能說他有這種狂妄的野心,並無這種人事安排,英製片人危言聳聽,故弄玄虛,是為了他們設計的劇情做鋪墊:彷彿是一場虛構的謀殺案,葬送了薄熙來國家副主席的政治前程,這太誇大和離譜了,我認為薄谷多年貪贓枉法,既使沒有王立軍事件,也必然倒臺,因為小錯變大錯,大錯變罪惡,以前沒遭清算是其父的"遮陽傘"沒倒,而2007年之後其父已死,他們必將毀滅,或早或晚而已。

谷開來謀殺海伍德並不奇怪

以下的奇文繼續寫道:As everyone scrambled for an explanation, a series of increasingly lurid stories emerged. They portrayed Heywood as a spy, swaggering around Beijing, driving a Jaguar with personal 007 number plates, a linen-suited philanderer who had seduced the politician's wife and then tried to blackmail her. She was portrayed as 'Dragon Lady Gu', who lured Heywood to a tryst in a remote city where his whiskey was laced with cyanide.

(這個新聞)被每一個人爭先恐後地(相傳),出現了越來越多的一系列聳人聽聞的故事。海伍德被神氣活現地為一個在北京(活動的英國)間諜,而且公然地在他的捷豹汽車上懸掛一個007車牌。一個䘭胯的花花公子勾引政治家的妻子,然後試圖勒索她。(谷)被繪聲繪色地描繪成"太上老君",引誘海伍德幽會在一個偏遠的城市,(用)下了氰化物(毒藥的)威士忌酒(將海伍德殺死)。

對於海伍德是不是英國間諜,我不知道,對於她是否謀殺了英商,我認同安徽法院的指控和判決,雖然我也認為審判不太透明,想必隱藏了一些鮮為人知的秘密,但不是她沒殺人的證據,而是更多的薄谷貪腐和枉法的大量線索,因為中共的專制體系,沒有獨立的司法審判,把這一個完整的案件,與薄熙來,王立軍,"四大金剛"分開審理,像盒子一樣,先設計了一定的面積,然後對其罪行進行了縮水和稀釋,再裝進這個盒子,以便統治者能承受得起,這就是谷開來庭上大講"三個尊重"的原因,如同王立軍及"四大金剛"都放棄上訴一樣,他們深知做惡的罪行遠超越了法律條文,總之,不是對立派誣陷了谷開來,而是保了她一條小命,這是看在中共元老薄一波的面子,就這一意義上講,審判不盡如意。

由於製片人的採訪受到了一些限制,由於信息的不完整,也由於西方媒體的偏見,我們看到了無知和狹隘:海伍德早在90年代初就來到大連掏金,先在大連市甘井子區七賢嶺一帶的學校任教,後被人推薦當了谷開來為兒子請的英語家教,那時談不上誰勾引誰,他們是相處非常密切的生意夥伴,也是"兩面派"家庭名利雙收的目擊證人,所以,2007年之後,由於共青團派對薄熙來的擔憂和抵制,海伍德變成了薄家揮之不去的幽靈。對英商來說,他發財的慾望和胃口越來越大;對谷開來來說,她對先生的上升而危險的仕途越來越焦慮和躁動,他們由朋友變成了不共戴天的仇敵,所以,薄谷謀殺海伍德順理成章,而王立軍叛逃美領館,則是為這一事件找到引爆點,也增加了一點戲劇色彩。

官商勾結不是新聞

英製片人的自賣自誇的文章還說:Her husband, Party bigwig Bo, was revealed as a political piranha, who had consumed a legion of enemies, rising to within a whisper of becoming Vice President of China. Their son, rich kid Guagua, was described as having been chauffeured in red Ferraris between a succession of ever-wilder parties on both sides of the Atlantic while his dad campaigned on a back-to-basics austerity platform. Millions of pounds had allegedly exchanged hands in shady business deals between Bo, his wife and the victim. For the first time the inner machinations of the world's most secretive state had been revealed for public perusal - and what could be seen was ugly.

據透露,谷的丈夫、中共政要薄(熙來),作為一個政治食人魚,消滅了大批的敵人,並被傳為即將升為中國國家副主席。他們的兒子、桀驁不馴、富有的薄瓜瓜,駕駛著紅色的法拉利跑車,(這個)穿梭在大洋彼岸的紅色政權(未來)接班人,而他的父親薄熙來正在發起提倡下鄉勞動接受再教育、節儉生活運動。據稱,薄和他的妻子與海伍德有數百萬英鎊的暗箱交易,世界上非常諱莫如深的國度首次泄漏內部陰謀,供公眾研讀,(讓人們)看到了它是如此醜陋。

顯然,英製片人又在誇大其辭,故出驚人之語,從大量的官方反腐的報導中,可以找到浩如煙海的案例,都類似於薄谷夫婦,許多高官不僅與商人勾結,而且大都成了"裸官",自己在體制內利用權力斂財,而家人卻移居海外和轉移非法所得,所以,不能說"諱莫如深的國度首次泄漏內部陰謀",只能說這次涉及的官員是政治局委員,也是中共的太子黨,更具轟動效應而已。看來,製片人要展示的不是貪官的問題,而是"中國的醜陋",這就把薄谷隱藏了起來,把"國家"的概念推到了前臺,難道薄谷及其對立派官員能代表一個國家嗎?這表明製片人要利用這起謀殺案來攻擊中國,其主題和偏見指導她尋找了虛假的所謂"證據",試問,僅憑薄谷海外交際圈子裡的幾個人的言論,就能以偏概全地得出"有人誣陷谷開來的結論"嗎?那麼,如何解釋谷開來在法庭的最後陳述中的話語?她自己認罪服法,如何了得?如果真的是冤枉的,她本身又是學法律的專家,為什麼不提出上訴呢?她為什麼還要"立功表現",爭取免死呢?

欄目組是一個私營公司

節目要點簡介說,One year on from Neil Heywood's lonely death in Chongqing, almost every person connected to the case in China has gone to ground, raising concerns that many have been rounded up and disappeared. 從尼爾,海伍德的孤獨死在重慶的一年來,中國幾乎每個和案件有關聯的人都有一個共同地方,很多人都被圍捕和消失,(這正是)令人擔憂所在。Those who are still free are silent, too cautious or scared to risk talking. Websites mentioning the case are blocked, any debate of its consequences in China is stifled. Working in this climate of heightened paranoia, Dispatches has unearthed a gripping tale at the heart of the political machine: an Englishman abroad whose death was used to stack the outcome of an internal power struggle within the heart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有些仍然可以自由的人都沉默了,過於謹慎,或害怕風險不敢說。網站涉及這個案子被封鎖,任何關於(這個案子的)辯論在中國均被扼殺。(即使在)這種加劇的無端恐懼的氣候下,(英國4頻道)海外報導欄目組(仍)挖掘出一個(深入中共)政治機器核心的、扣人心弦的故事:一個英國人在國外的死亡被用來堆積中共核心的內部權力鬥爭的結果。

就我與導演和製片人的交往得知,他們是一個私營的小公司,夫妻倆合作,尋找新題材,拍攝記錄片,再賣給英國電視4臺,賺點錢維持生活而已,根本不是什麼"欄目組",它們是供求的生意關係,自然要先考慮電視觀眾的口味,如果得出的結論與中國官方一致,就沒錢可賺,所以,為了商業利益而犧牲了真相,當然,如果中國官方能為採訪提供便利條件,如果公民都能在免於恐懼的條件下講出事實,可以有力地粉碎謊言和偏見,但中國目前的體制太滯後,根本做不到,即使橫行霸道的薄熙來倒臺了,老百姓也避諱談及政治,這就給英製片人發財,撒謊提供了良機。

關係密切的朋友是什麼人?

以前,我在題為《我被英製片人騙了》一文中,曾談及一些細節,這裡不再贅述,只想進一步提醒讀者警惕他們的誤導,其文字介紹說,Dispatches has made contact with a close personal friend of both Neil Heywood and his alleged killer, a first-hand witness to many of the events in the saga,海外特別報導欄目聯繫了海伍德及其謀殺犯的關係密切朋友們,以第一手資料見證了這個傳奇案件中的許多事件,whose testimony challenges everything we thought we knew about the story. Far from being in the Bo family's inner circle, 他們的證詞挑戰了一切我們認為我們知道的故事,更多來自薄的家族圈內or the broker of six figure deals, this insider claims that Neil Heywood was a peripheral figure, who befriended the family's son Guagua:或經紀人的6個數字交易,內部人士稱,尼爾·海伍德是一個圈外人士,他對家族的兒子薄瓜瓜很友善。an Old Harrovian giving succour to a new Harrovian, carrying out mundane and unprofitable tasks for the Chinese pupil at sea in an English public school. 一個有資歷的哈羅德貴族生幫助一個哈羅德新生,為中國小學生在海外的英國公立學校(上學),這是件平凡而無利可圖的任務。He reveals the details of Heywood's first meeting with the family, and expose how, when Heywood's luck ran out, his own businesses in Beijing failing, 他透漏了海伍德與薄家人的第一次會議的細節,並曝光了海伍德沒有運氣時,他在北京的生意是如何失敗的,he twice approached the family, asking for millions of pounds, demands that, according to the insider, were reported to the police by the woman who would later be accused of murdering him. 他兩次接近(薄)家人,他想要數百萬英鎊的(補償),據內部消息人士(透漏),這個後來被指控謀殺他的女人(谷)向警方報了案,A dutiful wife, who forsook her own lucrative legal career to support the political ambitions of her husband, Gu Kailai had narrowly survived an attempt on her own life, 一個賢惠的妻子,縮窄了自己應有的生活,放棄了自己利潤豐厚的法律事業,支持丈夫的政治抱負,嘗試著地適應生活,details of which we can reveal for the first time.這些細節都是第一次被報導。

毫無疑問,英國製片人有條件見到薄谷在英國的朋友,他們與薄谷關係或親或近,但薄谷犯罪發生在國內,他們在大連及遼寧生活了二十年,英國人只憑幾面之交,僅有皮毛之見,並不知道一個人的本質,如何有權威性呢?比如,谷開來去英國陪讀接觸的上流社會,是什麼人呢?她能展示其家族在大連和重慶的貪婪和枉法嗎?她能告訴別人自己的錢財是與徐明等商人相互勾結得到的嗎?她與海伍德之間有"暗箱操作",能告訴第三者嗎?什麼"第一次會議"啊,他"對瓜瓜很友善"啊,"他在北京的生意失敗"啊,這些有什麼新奇,公正和權威性呢?90年代初,海伍德應邀到薄家當保姆和教師,誰能預見到今天,當時就留下細節的記錄?難道找不到第一手的記錄,就無視目擊人看到的事實嗎?有些事,谷開來不承認就不存在了嗎?

製片人睜著眼睛說瞎話,竟這樣表述:"一個賢惠的妻子,縮窄了自己應有的生活,放棄了自己利潤豐厚的法律事業,支持丈夫的政治抱負,嘗試著地適應生活",請讀者找到我寫的文章《谷開來激流勇退了嗎?》,還有發表在《前哨》的調查報導《薄熙來與昂道律師事務所》一文,就知道這是謊言和偏見,谷開來沒縮小,也沒放棄,而是緊緊地抓住了薄熙來的權勢,謀取私利,多年來在行賄受賄和濫用職權。這些重複了無數遍的政治謊言,早在薄熙來被停職前就被我戳穿了,何談"第一次報導"?谷開來移居倫敦,不是什麼嘗試著適應生活,而是轉移財產,企圖世代延續花天酒地的生活。如果她適應了,為什麼還要回重慶?她支持自己的丈夫,為什麼還要貪贓枉法,魚肉百姓?

薄熙來倒臺無關內鬥

現在,由這部謊言編織的記錄片所吹起的,是一股為谷狡辯的歪風,好像薄熙來,谷開來都沒犯法,而遭人陷害,這關係黨內的糾葛,我認為,內鬥是存在的,如同其它案件一樣,每一起案件都有內鬥的影子,但他們這一起案子,事實是基本上清楚的,是確鑿無疑的,但英製片人說:The insider's testimony maintains that Gu was then framed for killing Heywood. 內部人士的證詞,殺害海伍德(案件)谷是被誣陷的。Her husband's numerous political opponents foresaw how the death of an inconsequential English associate could disbar Bo from office, dismantling his deep-rooted support among China's poor for whom he remains a champion, and, creating a global scandal.她的丈夫眾多的政治對手預見,如何將一個無關緊要的英語人死亡聯繫起來、創造成一個世界性醜聞,可以罷免他的職務,拆除他的根深蒂固的(社會)眾星捧月式的、社會底層地支持。

我認為,這是黑白顛倒,實際上我們回顧一下,薄熙來在重慶時,他的眾多政治對手,不少人都去了重慶,有的還表示對他一些做法的支持,並沒什麼人聯合起來,製造陰謀的圈套讓他跳,而正好相反,他與王立軍等人密謀了一系列的動作,又是"唱紅打黑",又是"國動委軍演",又是"國賓護衛隊",等等,他們搞毛澤東階級鬥爭那一套,企圖用"二次文革",清洗反對他的人,最後狗咬狗一嘴毛,其政治前程被"王立軍夜奔美領館事件"所葬送,這一切是疚由自取,正如大連企業家於雲盛所說的,薄谷是兔子蹦得歡,自己跳進了油鍋裡。這無涉於官員內鬥。

這一記錄片的自介說,As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holds its 18th National Congress - a once in a decade meeting to decide who will be the country's next leader,由於中國共產黨舉行第18次全國代表大會,是一個10年一次的會議,它將決定誰是國家的未來領導者this film (from the multi-BAFTA winning True Vision stable, directed by Edward Watts and produced by award-winning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 Cathy Scott-Clark) reveals the truth about a murder that has changed the course of China's history.這部電影(出自多項BAFTA獲獎的,真實版本系列,由愛德華·瓦特執導,由屢獲殊榮的調查記者凱茜·斯科特·克拉克製片)解密這宗改變中國歷史進程的謀殺案真相。

但是,標新立異的新聞片,播放後只有英國,德國電視臺買了賬,影響並不大,它只是荒唐的一家之說,事實足證,即使薄熙來還在台上,也取代不了習近平,不過是會干擾一段時間歷史進程而已。在筆者看來,18大之前,面對社會矛盾和前進方向,不思進取的胡錦濤,曾進行了一些維穩的嘗試,廣東的烏坎選舉和重慶的"唱紅打黑"都是不成功的腳印,但最終歷史丟棄了薄熙來,這避免了"二次文革"和極左思潮的復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如果海外的朋友真的熱望中國民主化,就要全力支持,像上述英製片人的劣行可能賺點小錢,無助於中國的進步,也不會被中國人所接受。

2013年4月12日於多倫多大學梅西學院。

附言:感謝倫敦的許博士對這篇文章的無私幫助。
香港《前哨》雜誌2013年5月號首發

原題目:謊言與偏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