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不起的程序員!IT男改賣水果後煥發青春(圖)


近日,兩張分別拍攝於2011年和2013年的照片,突然爆紅網路。圖片中的人物,前者是眼鏡男,皮膚黝黑,油光滿面,長相平平。後者皮膚白皙,神清氣爽,十足一個帥小夥。很難想像,照片中的主角竟然是同一個人,重慶男生徐佳。

微博網友@叉小包:「2011年,他是一名PHP軟體工程師,和兄弟們奮戰到午夜為新浪微群上線;2013年,他離開IT業,華麗轉身成一名水果店老闆。做程序員五年,賣水果不到半年眼鏡摘了,人變白了,肚腩沒有了,甚至連頭髮也長出來了。」

曾經:常常凌晨三四點睡

現在:12點睡次日自然醒

2008年,徐佳畢業於西南大學電子信息工程學院,隻身來到北京中關村,在國內一家著名的IT技術公司,開始了他的程序員之旅。然而這也是他「變老」的開始。

「雖然公司安排的作息時間很固定,但有時為編好一個程,每天對著電腦有12小時。」徐佳說,眼鏡男照片拍攝於2011年4月某日的凌晨2點,正值公司研發推廣一個新項目關鍵時期。辦公室的兄弟們都在熬夜值班。

那陣子,徐佳作為應用開發工程師擔任項目代碼編寫,頻繁加班,常常凌晨一兩點下班,三四點才睡,清晨8點又起床準備上班。有時深夜碰到靈感來了,還得起床再干。

5年的熬夜雖然得到了回報,但也把徐佳整得疲憊不堪。今年春節,他選擇了辭職,決定追尋一個另外的自己,回到重慶做水果電商平臺研發和推廣。

如今的他,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晚上12點前必須睡覺,睡到自然醒。短短3個月,周邊人都說,他的氣色比剛回來好多了,面色也紅潤了。

曾經:神經緊繃睡不著覺

現在:聽歌編程自己安排

「IT行業要求精密,任何一個地方都不能出錯,程序員的神經每天都處於高度緊繃狀態,睡不著覺。」徐佳說,在北京中關村,工作節奏和壓力可想而知,每一個人都充滿焦慮和危機感。

有一次,徐佳所在的一個項目線上出現BUG,這個項目背後有著上萬的程序,如何找到致命的關節點?為了不影響線上訪問,凌晨1點才回家的他,凌晨3點接到加班通知,全公司近千人被拉著集體值夜班,終於趕在中午之前找出並修正補丁。

五年的程序員生活,身邊的朋友和家人都驚訝的發現,徐佳變滄桑了,不僅皮膚黝黑,氣色也暗淡了不少,彷彿一夜之間「老」了許多歲。

如今的徐佳,合夥和朋友在重慶開了一家水果店。朋友做實體,他負責電商平臺的研發和推廣。雖然還是和IT有關,但少了強有力的競爭壓力,生活節奏、工作狀態輕鬆了許多。每天飲食作息都有規律,聽聽歌,然後編編程,舒緩有緻,工作目標也變得更加明確。「感覺人一下擔子沒那麼重了,心態也變好了,笑容多了。

曾經:兩點一線很少鍛練

如今:每天花半小時游泳

微博始發人@叉小包名叫陳可,尚在中關村工作,任公司遊戲產品經理。他說,在北京本來工作壓力就很大,IT程序員有時加班是常事,晚上七八點到辦公室,會發現60%的人都可能沒下班。

身為一名程序員,徐佳的北京生活,往往都是兩點一線,很少時間參與體育鍛練。用陳可的話說,徐佳有點小肚腩。

陳可說,在北京上班,正常下午6點下班,可現實中還會遇到堵車、工作節奏等多方面因素,鍛練時間變得有限。加上每天都和電腦打交道,少和他人溝通,程序員也往往不修邊幅,不注重生活節奏和品質。

昨日站在記者面前的徐佳,則顯得精煉許多。他說,回到重慶自主創業後,自己每天堅持花半小時到游泳池游2000米,或者跑跑步,身形自然矯健了許多。

  朋友點評

  說起老同事徐佳,尚在中關村工作的陳可滿眼羨慕。

  「徐佳在我們這兒,是主力第一,技術性人才,誰都沒想到他會回家賣水果。不過看到他的變化,我知道他過得很好。」陳可說,在北上廣等一線城市,工作壓力特別大,同齡人都成家立業了,可能他們這批人還在為工作奮鬥。尤其是在一些大公司,人才太多,容易讓人沒有存在感,成為機械化的工作,失去了原有的理想和鬥志。

  「徐佳自主創業,這挺好,做自己喜歡的事,自己把握工作節奏,精氣神都不一樣了。在北上廣的奮鬥的年輕白領們,就需要這種精神上的轉彎。可惜,不是每個人都這樣的勇氣。」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