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道系統行賄成風 隨身帶大面額歐元送人


劉志軍落馬揭開了鐵道部的腐敗窩案,曾經的獨立王國內部競爭慘烈,同一集團的子公司為了業務競爭,競相向鐵道部官員行賄。單位行賄猶如毒瘤在鐵道部體內盛行,最終演變成為行業的潛規則。

據《證券市場週刊》報導,劉志遠和李汝軍所在的中鐵電氣化公司是中國鐵建的下屬子公司,中國鐵建在2011年「全球225家最大承包商」排名第一位,並在中國企業500強中排名第7位。中國鐵建是中國乃至全球最具實力、最具規模的特大型綜合建設集團之一。

這樣一個大型國有上市公司,其公司的高管以行賄拿項目的事實,已在劉志軍窩案系列中多次上榜。為承接鐵道部的工程,中國鐵建下屬的幾十家子公司都成了競爭對手,在鐵道部項目的招投標過程中,這些公司為了承接項目,也同樣遵循著這個行業的潛規則。

「我真的不能說,希望你們能理解。」請求不要繼續追問的李汝軍此時並非在接受記者採訪,坐在他對面的是鐵道部窩案專案組。面對專案組的詢問,李汝軍說,工程企業在招投標過程中行賄拿項目是潛規則,他因此給很多人送過紅包,「真的不能說出這些人是誰,說了我就沒法做人了,以後誰還敢和我們企業打交道。」

李汝軍系中國鐵建電氣化局集團公司(下稱「中鐵電氣化」)副總經理。2011年7月14日,李汝軍因涉嫌貪污罪、單位受賄罪,被北京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自2011年2月11日,原鐵道部部長劉志軍被帶走之後,同年內鐵道部前後約有15名副局級以上的官員被查處。其中,中鐵電氣化公司總經理劉志遠也因劉志軍窩案而案發。

劉志遠和李汝軍所在的中鐵電氣化公司是中國鐵建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國鐵建」601186.SH,1186.HK)的下屬子公司,中國鐵建在2011年「全球225家最大承包商」排名第一位,並在中國企業500強中排名第7位。中國鐵建是中國乃至全球最具實力、最具規模的特大型綜合建設集團之一。

這樣一個大型國有上市公司,其公司的高管以行賄拿項目的事實,已在劉志軍窩案系列中多次上榜。為承接鐵道部的工程,中國鐵建下屬的幾十家子公司都成了競爭對手,在鐵道部項目的招投標過程中,這些公司為了承接項目,也同樣遵循著這個行業的潛規則。

中間人牽線中標京九項目

2011年6月,時任鐵道部南昌鐵路局局長邵力平被雙規。20天後,李汝軍落馬。後經檢察機關調查的資料顯示,李汝軍曾在向莆線電氣化改造工程中與邵力平打過交道。

調查資料顯示,2009年4月到5月份期間,中鐵電氣化公司得知鐵道部南昌鐵路局向莆線和京九南段電氣化改造工程要進行招標。中鐵電氣公司董事長薛之桂、總經理鄭斌、經營部部長於博華、中鐵建電化局第四工程公司董事長肖勇與李汝軍一行人,到南昌拜訪了時任南昌鐵路局局長邵力平。

薛之桂聯繫好後,讓大家一同去見了邵力平。見面後,所有人都給了邵力平名片,但是邵力平並沒有禮貌性地給中鐵電氣化公司拜訪人員名片。邵力平此舉,讓薛之桂、李汝軍等一行人感覺不妙,認為想再進一步接觸邵力平還是有難度的。

薛之桂接著說:「今天來拜訪邵局長,希望南昌局給予中鐵電氣化局服務的機會,南昌鐵路局今年有向莆線和京九南段電氣化改造兩項工程,我們積極要求參與。」

邵力平回答:「都是公正、公開、公平三公原則,你們自己要把標書編製好。」

然後鄭斌將中鐵電氣化公司的大致情況、人員、施工力量向邵力平進行了介紹。邵力平說:「干四電工程,最強的就是你們兩個專業局(另一個指中鐵工電化局),歡迎你們積極參與。」

從邵力平的辦公室出來後,李汝軍向鄭斌、薛之桂說:「感覺不好,還要加強一定的經營力量。」鄭斌問李汝軍:「你有什麼辦法?」

李汝軍稱:「能否在武漢找找關係,先與邵力平及身邊的人搭上關係,但可能要花一部分費用。」鄭斌說:「只要能拿到標,花點錢也是可以的,但要從嚴控制。」薛之桂也表示同意鄭斌的意見。

大概過了十來天,李汝軍在泉州出差,姚烈光打電話找到了李汝軍。姚烈光跟李汝軍說,他跟邵力平的愛人劉虹比較熟。李汝軍就問姚烈光是否能過劉虹,影響邵力平給南昌鐵路局項目中標的事上幫幫忙。姚烈光爽快答應,但稱前期可能要花些費用。姚烈光是武漢人,是李汝軍早年在鐵道部第四勘察院工作時認識的一個熟人。

李汝軍對姚烈光稱,只要把向莆線和京九南段電氣化改造工程的標中下,花一部分費用也沒關係,先期可以攻一攻劉虹。而李汝軍與姚烈光所稱的花一部分費用,是指給劉虹或邵力平買東西、請吃飯、送錢等都可以。

2009年7月的某一天,姚烈光和李汝軍到南昌去拜訪邵力平,邵力平在南昌鐵路局的會議室見了他們。姚烈光向邵力平介紹,這是中鐵電氣化公司的李總,而邵力平則對李汝軍的態度發生了轉變,並說上次見過,早已認識了。

李汝軍對邵力平說:「中鐵電氣化局將南昌片區的經營工作交給我負責,以後還請邵局長多關照,特別是近期的兩條線,向莆線和京九南段。」

邵力平說:「你們兩個電氣化局的實力都是很強,到時好好投標吧。」由於李汝軍和邵力平是湖北荊州老鄉,自然又更近了一步,李汝軍又和邵力平拉了會家常,就和姚烈光走了。

2009年8月,李汝軍通知肖勇準備一些現金。李汝軍把肖勇準備的現金交給了姚烈光,並對他說:「好好去活動一下,看能否請劉虹吃上飯,見見面。」

幾天後,姚烈光打電話給李汝軍說他已經見過劉虹了,劉虹也已知道李汝軍的意思,但是表示自己不方便出來吃飯。

2009年9月份,李汝軍又打電話給姚烈光,問他現在跟劉虹聯繫的怎麼樣了,姚烈光說中標的事他都已經和劉虹說好了,讓李汝軍放心。令李汝軍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幾天後,向莆線卻被中鐵工電化局順利中標。

據李汝軍供述稱,在向莆線被別的公司中標後沒幾天,中鐵電氣化公司經營部於博華,又接到南昌局京九南段指揮部人員的電話,電話內容是讓中鐵電氣化公司把京九南段電氣化改造的標書編製好,然後再找幾家陪一下標。

於博華接到電話後馬上將此消息告訴了李汝軍,李汝軍就打電話給姚烈光,把接到電話及電話內容告訴了姚烈光,姚烈光便稱京九南段的標應該沒什麼問題了。2009年10月20日,京九南段電氣化改造開標,中鐵電氣化公司中標。

同年11月份,中鐵電氣化公司與南昌鐵路局京九南段電氣化改造工程指揮部,正式簽訂了價值25億元人民幣的施工合同。

簽訂合同之後,姚烈光打電話約李汝軍見面,姚烈光稱他前期給劉虹花了一部分錢,現在劉虹又說要給她弟弟買一套房子,大概200多萬元,讓中鐵電氣化公司承擔這個費用。

李汝軍因向莆線和京九南段電氣化改造的標,先後給姚烈光多次現金,讓他去攻關劉虹。李汝軍供述稱,曾給姚烈光承諾過,若辦成中鐵電氣化公司在南昌局中標這件事,可以給邵力平及其親屬花費人民幣300萬元左右。

事實上,這300萬元人民幣,李汝軍先後分為三個部分給了姚烈光。一部分是2009年8月14日給姚烈光的人民幣現金50萬元,這筆錢是讓姚烈光用於請劉虹吃飯,給劉虹買東西的,送錢給劉虹,目的是通過劉虹這條線搭上邵力平的關係,為中標提供方便。

第二部分是在京九南段項目中標後,2009年11月23日給姚烈光的現金50萬元人民幣,用於支付劉虹要求的給其弟弟的購房首付款。

第三部分是最後分幾次給的50萬元、10萬元、140萬元人民幣現金,這些錢是給姚烈光為劉松付的購房尾款。

根據李汝軍供述稱,他認為這300萬元是中鐵電氣化公司通過姚烈光給邵力平及其近親屬的,而不是給姚烈光的,至於姚烈光是否如數都給了邵力平的妻子劉虹,他最終也無從證實。

至於單位行賄的目的,李汝軍稱,初衷是為了單位的利益,也就是企業的發展,並且希望在向莆線和京九南段投標競爭中勝出,這種風氣也是行業的潛規則。

順利施工需多打點禮金是行業潛規則

為了能打開南昌鐵路局的業務,2008年下半年或者2009年上半年,李汝軍告訴肖勇準備相當於100萬人民幣的歐元。具體數額李汝軍早已記不清了,後兌換成歐元應該不到10萬歐元,面值全都是500元一張,肖勇用信封裝起來給了李汝軍。

李汝軍平時就將這些歐元放在包裡,他這樣做主要考慮到打點關係比較方便,送起來好送,人民幣體積比較大,100萬就好大一捆,送起來不方便,如果是歐元的話不明顯,別人收起來也方便。

至於這10萬歐元怎麼處理的,李汝軍稱5萬歐元送人了,另外5萬歐元放在好友馬克明那裡用於炒匯了。當辦案人員詢問李汝軍那5萬歐元都送給誰了?

李汝軍回答稱,「我真的不能說,希望你們能理解,我們是工程企業,在這個領域有些風氣是潛規則,比如說在招標、評標過程中,有的時候送給人2000歐元,4000歐元什麼的,一般就是這個數,最多也就送1萬歐元,這5萬歐元就這麼送出去的,我送過好多人,人比較分散,我真的不能說出這些人是誰,說了我就沒法做人了,不僅如此,以後誰還敢和我們企業打交道。」

調查資料顯示,在2009年的時候,李汝軍曾因南昌鐵路局的工程給過姚烈光2萬歐元,主要目的還是為了通過姚烈光打通邵力平的關係。李汝軍回憶稱,當時姚烈光跟他說邵力平的老婆或者兒子過生日,他要去老邵家拜訪,因此李汝軍就藉著這個理由給姚烈光2萬歐元。

而剩下的3萬歐元李汝軍則是送給了5個人,分別是1000歐元,2000歐元,3000歐元,4000歐元和兩個1萬歐元。

這些送錢的事都是2009-2010年之間發生的事情,送錢的順序李汝軍早已記不清了。

中鐵電氣化投標的廈深項目是由東南公司負責,東南公司的專業工程師賴志強,當時去考察國外的高鐵項目,而中鐵電氣化公司的施工和賴志強有聯繫,有的時候驗收以及工程進度需要他簽字,正好他出國的這個機會,李汝軍便送給了他1000歐元讓他出國用。

2010年春節的時候,李汝軍去給東南公司副總經理陳國順拜年時,送給他2000歐元。由於陳國順負責項目安全質量,要給中鐵電氣化公司的項目打分,因此這個關係必須搞好。

李汝軍也給東南公司技術部裝備部部長樂寧送過3000歐元,因技術裝備部負責分管四電工程,中鐵電氣化公司的主要業務都是在和樂寧打交道,李汝軍在去看樂寧的時候在他辦公室把3000歐元送給了他,疏通一下關係。

李汝軍還給東南公司當時的總工程師宗德民送過4000歐元,因總工程師負責招投標和總體質量把關,中鐵電氣化公司投標廈深線的時候,當時還沒有中標,李汝軍也是把錢送到他的辦公室,並希望宗德民對他們公司的投標項目進行關照。

2009年8月份左右,間隔的時間不長,李汝軍也曾分兩次把各1萬歐元送給了向莆線指揮長王建盛,因指揮部隸屬南昌鐵路局,當時的局長就是邵力平。李汝軍送這兩萬歐元都是招標之前,想讓王建盛在向莆線招標的時候幫中鐵電氣化公司說說話,好讓公司中標。後來,中鐵電氣化公司並沒有中標向莆線,王建盛曾準備將這兩萬歐元還給李汝軍,但李汝軍並沒有收回這錢。

至於放在好友馬克明那裡炒匯的5萬歐元,馬克明並不知道這筆歐元是公款,他認為這是李汝軍自己的錢。

據李汝軍供述稱,當時想著若公司沒有追究這5萬歐元,他就準備將這5萬歐元據為己有。在辦案人員問李汝軍這5萬歐元的性質時,李汝軍承認自己貪污了這5萬歐元,並願意把這錢退出來。

不好意思要好處費供應商給報銷票據

2008年中鐵電氣化局在承接高鐵項目時,在建設該工程項目時需要零部件。按當時鐵道部規定,中鐵電氣化公司需要在社會上選三家供應商,然後把供應商的材料報到鐵道部,由鐵道部決定用哪一家。

調查資料顯示,中鐵電氣化公司經營部負責從社會上收集了供應商材料,經過招投標程序篩選後,李汝軍和經營部確定了包括河南洛陽鑫迪有限責任公司(下稱「洛陽鑫迪」)在內的三家公司。

洛陽鑫迪公司總經理殷眉生在將材料遞給中鐵電氣化公司時,給李汝軍打電話稱,希望他們公司進入候選的三家公司之中。其實,早在2000年左右,李汝軍還在鐵道部第四勘測院任電化處副處長的時候,殷眉生就找過李汝軍,並介紹了一下洛陽鑫迪公司的產品,讓李汝軍在設計過程中多採用他們的產品,因此李汝軍和殷眉生早已認識多年了。

李汝軍在與經營部部長於博華商量三家供應商的時候,對於博華講重點考察一下洛陽鑫迪公司,並稱該公司的設備與技術相當好。然後,於博華也說他們已經考察過了,也認為這家公司的設備還是不錯的。李汝軍最後稱,他對於洛陽鑫迪公司進入三家候選名單,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

中鐵電氣化公司把零部件採購的招投標手續,以及投標的三家公司材料報到了鐵道部。最終鐵道部確定了洛陽鑫迪公司中標。對於洛陽鑫迪公司施工項目部的合同標的是多少,以及在這個項目上的利潤是多少,李汝軍並不知道。

因為洛陽鑫迪公司給李汝軍所在的單位的工程提供一些零部件,李汝軍便對殷眉生講,他這裡一些費用不好處理,看洛陽鑫迪公司能不能給解決一下。而洛陽鑫迪公司為了感謝李汝軍,就讓李汝軍提供一些執行費、餐飲費、禮品費等票據,以報銷的形式。自2009至2010年,李汝軍曾多次從洛陽鑫迪公司報銷了幾十萬元的費用,具體數額是多少,李汝軍早已記不清楚了。

調查資料顯示,2009年,中鐵電氣化公司在承接福州到廈門高鐵項目時,項目需要採購箱式變電站,採購由南昌鐵路局主持,並由中鐵電氣化公司施工項目部負責操作。由南昌鐵路局找評委負責評標,施工項目部負責在南昌鐵路局網上發布投標公告、投標公司的分檔歸類等文件給評委看,最終決定權在評標委員會那裡。

珠海南自公司的高繼在投標南昌鐵路局箱式變電站項目上,找到李汝軍幫忙。

高繼原來是鐵道部第二設計院電化處處長,於2008年退休後,到珠海南自公司工作。

高繼曾經和李汝軍聊過珠海南自公司的情況,但李汝軍並沒有去考察過。在高繼給李汝軍打電話讓幫忙後,李汝軍便給施工項目部物資部部長周偉打電話說珠海南自公司已參與投標了,這是老關係,讓他們多關照一下。後來珠海南自公司中標箱式變電站項目。

因為在箱式變電站的項目,李汝軍幫忙讓高繼他們公司中標了。所以在李汝軍提出讓高繼解決一些票據時,高繼爽快的就答應了。至於報銷了多少,李汝軍也稱記不清楚了,前後應該也有幾十萬吧。

至於為什麼從上面兩家公司報銷,李汝軍對辦案人員稱,「因為他與殷眉生和高繼都很熟悉,他用職務的便利給他們聯繫了工程,為他們企業帶來了利潤。但他並不好意思直接開口向他們要好處費,所以就以一些費用不好解決為由讓他們幫忙解決一下。」同時,這兩家公司也很想感謝李汝軍,為了以後能夠長期合作,他們便很爽快的給李汝軍報銷。

至於李汝軍為什麼不在中鐵電氣化局報銷費用,他稱,單位能報銷,但是實報實銷,若因為單位的業務出去吃飯,都有單位的人陪著並且結賬,用不著李汝軍自己結賬,因此他基本上不在單位報銷。

飽蘸激情寫忠誠落馬鐵道部窩案

李汝軍因涉嫌貪污罪,經北京市人民檢察院決定,於2011年7月28日被北京市公安局逮捕。

就在李汝軍被正式逮捕的兩個月前,2011年5月23日,《國際商報》曾對中鐵電氣化集團公司在建設福廈高鐵時的故事進行了回望。作為建設福廈高鐵核心人物的李汝軍被譽為「飽蘸激情寫忠誠的專家型經理人」。文章稱,「他的成功是用自己辛勤汗水和智慧譜寫著人生的華麗篇章。」

該報導稱,「李汝軍於2008年初,率隊中標南昌西環線工程;2008年8月8日,李汝軍負責的團隊擊敗包括業內強勁的五家投標單位,一舉中標福廈客運專線。福廈客專的中標,標誌著電氣化局集團在鐵路高端市場又邁出了堅實的一步,為該集團公司拓展福建及周邊省市的高等級鐵路市場,擴大集團總體影響力打下了良好的基礎,隨即帶來的滾動開發也成效顯著,先後將京九電氣化改造工程、廈深高鐵「四電」系統集成工程收入囊中,總金額將近80億元。」

這篇關於中鐵電氣化《福廈高鐵建設「回望」》一文,在當時引起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同時受到三十餘家國內主流網站在第一時間進行了轉載報導。

然而,時隔兩個月後,李汝軍成功史的餘溫還在,他卻成了劉志軍窩案系列中的落馬官員。

2011年7月14日,李汝軍在北京國航俱樂部接受檢察機關人員的詢問時,他讓辦案人員理解他在工作中送紅包的行賄事實,並稱這是招投標領域裡有一些潛規則,人情往來,逢年過節送點禮金都很正常,這是社會風氣不好,他也很無奈。

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偵查終結後,以被告人李汝軍涉嫌貪污罪、單位受賄罪,於2012年2月28日移送審查起訴。

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受理後,經審理查明,李汝軍於2009年7月期間,利用擔任中國鐵建電氣化局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的職務便利,以公司經營需要費用等名義,擅自決定向其分管的中國鐵建電氣化局集團第四工程有限公司索要人民幣100萬元並責令兌換成歐元9.6萬元,後將其中的歐元4.6萬元(折合人民幣402164.2元)予以侵吞。案發後,李汝軍主動供述了其貪污5萬歐元的犯罪事實,所獲贓款已全部追繳。

因李汝軍有自首情節,並積極退贓,綜合考慮後,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判決李汝軍犯職務侵佔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

在李汝軍案件結束後,鐵道部窩案也陸續開庭。2012年12月24日,中鐵集裝箱運輸公司的羅金保案也在齊齊哈爾開庭審理,人民法院在近期會進行宣判。

2013年4月17日,同是劉志軍窩案的關鍵人物丁書苗的女兒候俊霞涉嫌非法經營罪,在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

4月10日,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以涉嫌受賄罪和濫用職權罪對劉志軍案件提起了公訴,至於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何時開庭審理劉志軍案,現在還沒有準確的日期。但在劉志軍案件開庭審理前,劉志軍窩案中的其他成員也都會陸續進入審判階段。

来源:南都網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