斧頭幫秘笈之《新聞管控》

2013-06-19 03:25 作者: 白髮漁樵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06月18日訊】本文根據崔得歡崔長老內部講話整理而成,由卞得園卞副長老審校,現下發至各分舵,各堂,望各舵、各堂相關人員認真學習,領會精神,貫徹執行。

今天把大家從吃喝嫖賭中找出來,為了是講幾個重要問題,大家注意聽,不要開小會。我知道,大家都看出來本幫風雨飄搖,我知道你們也在把本幫從庶民那裡搜刮來的財產向國外搬。這個,大家都曾經是同鄉、同年、同窗,我硬攔著不讓大家貪,你們也不聽,但是我還是得講講,大家在貪污之餘還是要搞點新聞管控,動動腦子,搖搖筆桿子,騙騙泥腿子。為的是讓本幫盡量能多存活一段時間。不然大家將來想貪污也沒有機會了。閒話不多說,下面就講幾個重要問題。

新聞管控之危機公關

如今,各州各道的舵主、堂主、香主們為了多貪點錢財,勾結奸商,大興土木。可是,貪斂太重,搞的房無梁、樓無骨、橋無筋。所以百姓們說「人姦地薄,是貨抽條」,我看說的挺對的。要是一般抽條也就算了,可是現在抽條的越來越嚴重,常常死人就不好辦了。俗話說「人命關天」,死的人多了,死者的家屬總是要鬧些事情出來,一個兩個鬧也就算了,人多了萬一搞出個陳勝吳廣什麼的,就會威脅本幫的地位。所以這種事情一出來,除了本幫的黑衣隊出面彈壓,鎮住場面之外,大家這些搖筆桿子的也得出來做點事情,控制輿論。如果總是不做事,本幫也就不會再養你們的,大家好自為之。

那麼具體的,要做好下面幾個方面的稿件。首先,要出個簡短的報導,先把出的事情輕描淡寫的講一講,把死亡的人數壓一壓。強調一下各堂主、香主及時趕到現場,指揮搶險救災,指示一定要徹查事故原因,絕不讓類似事件發生之類的。再說說黑衣隊如何奮不顧身的搶險救災。最後講一下家屬情緒穩定,災民及時得到妥善安置之類的。

這種突發的房倒屋塌橋垮架以後會越來越多,大家回去把這種稿子準備好,像填空題一樣,把具體的人物,地點留白,其他的寫好。等事情一出來,把出事的地點、人物一填上,稿件就可以馬上發了。要在第一時間,讓屁民體會到本幫的關懷。

其次,這種事情簡短報導之後,不是就完事了,一定會有其他的事情發生。什麼事情啊?謠言!肯定有屁民在各處傳說本幫的壞話,講事故的原因,目的當然是把各位堂主、香主,甚至本幫置於風口浪尖。這種事情哪,本幫的黑衣隊會出面把講真話的抓起來,但是人雖抓了,可是話往往已經傳出去了。怎麼辦?這個時間就用得到各位了,各位就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使勁的編,當然了別編的太離譜,編的鬼都不信的,編事故原因嗎,什麼百年一遇了,千年一遇了,樓塌是地軟,橋塌是超載了,只要編的好,什麼謠言咱們都戰勝的了,屁民要是不信,本幫再派人讓他們信就是了。

再次,這種事故之後,上面兩個方面做得再好,我幫的聲譽還是要受影響,怎麼辦啊,那麼大家就要再寫一些本幫的英雄事跡。出了事,總有些奮不顧身救人的,這種事情要報導。這種事情可能是屁民做的,可能是我幫的幼稚底層幫眾做的。如果是幫眾做的,就把這個功勞說成是我幫的,如果是屁民做的,就把他們拉進我幫,然後說功勞是我幫的。要注意無限拔高,你怎麼誇我幫,我幫都不會害臊,照單全收的,所以別猶豫,狠狠的誇,我幫頂得住。

新聞管控之理論編造

各任幫主、長老都讀書不多,又喜歡扯蛋,扯的大了,有時候難免把蛋扯掉了,扯飛了。這個時候就用到各位了,各位要及時把幫主的蛋叼回來,不然讓屁民見到了,把幫主、長老的蛋狠狠給踢了,剁了,甚至給踩碎了,那本幫就岌岌可危了。

打個比方說,前任江幫主講三個代替。代替啥啊?江幫主其實自己也不知道,但是歷任幫主繼任都得扯點蛋,不扯,江湖不好混,屁民不好騙啊。於是江幫主就咬著大槽牙扯了這個三個代替的蛋。既然扯飛了,各位搞理論的就得往回叼啊,於是各位筆桿子就硬著頭皮編,愣是把三個代替給具體化,表面上理論化了。叼的好,編的好,什麼狗都比不上咱們叼的准,叼的快。

這個有點跑題,下面就說眼前的事。最近在屁民中,有些很狡猾的臭老九,打著「憲政」的旗號,要「明憲政,實民主」,這是公然挑戰我幫幫主和長老的專政啊!所以我幫已經專門組織了一批寫手,成立了辦公室,由我親自挂帥開編,已經和即將有一大批文章面試,專門為我幫搖旗吶喊,尋找理論制高點。在這個工程中,各位寫手泡妞鬥狗、費煙費酒,還是編出了幾篇好東西。比如這篇《憲政與我幫民主制度之比較研究》,寫的很好,手法很妙。先是把憲政的資本主義家底翻了出來,然後又扣上大帽子,狠狠的用本幫幫主的話,本幫外國祖宗的話給憲政打了悶棍。大家要多學習,寫文章就是這樣有條理但不講邏輯,要狠狠的打棍子,要的就是這股匪氣,正是這種匪氣讓本幫馳騁江湖多年。大家回去好好學,以後也得寫出類似的文章。

我幫掌控江湖多年,總有些人狡猾的藉口本幫腐敗,說什麼要多幫共管江湖。這說的是屁話,各位想想,大家加入本幫的時候,內心還不都是為了「權、財、色」這幾個字嗎。各位入得本幫,搜刮百姓,孝敬各級香主、堂主、舵主、長老、幫主,一步一步爬上來了不容易啊。本幫理解你們,所以從來沒有真正反腐。只有幫主、長老換交椅、排座次的時候,才用這個反腐的名義清理幫中的隊伍。所以這貪污腐敗是本幫的潤滑劑,怎麼可能少的了哪!當然了,這個事情傳出去不好聽,所以我幫表面上還是要講監督的。可是臭老九們自認公知,非要提什麼多幫共管,講了再講,讓我幫甚為震怒。所以,這篇《一幫執政並不必然導致腐敗,關鍵是權力監督》也寫的很好。編的好,編的圓,編的呱呱叫,編的讓公知噤若寒蟬,再也不敢囂張生事。我們就是要這等好文章,幫我們統一思想,讓屁民糊塗,少管閑事。這樣的文章以後得多寫,密集的寫,寫出來,跟我崔長老講,崔長老我給你排版面,我就不信收拾不了這幫公知了。

說了這麼多,核心就是一句話:幫主扯多遠,咱就得編多遠。還得編出花來,編出採來。要是編不出來,崔長老我也不是吃素的,到時候本幫大牢虛位以待。別以為自己沒把柄在,各位的賬戶、房產、二奶我都清楚。到時候別怪崔長老沒打過招呼。

新聞管控之挑撥離間

屁民就像是蚊子,一兩個、三四個屁民到處講,就像蚊子嗡嗡叫,傷不到本幫。把本幫搞煩了,掐死幾個屁民和掐死幾個蚊子沒差別。但是,屁民不僅是蚊子,屁民還是水,一滴水,幾滴水都沒事,沒法讓本幫濕身。可是屁民聚集多了,就像涓涓細流匯成江河,那個時候本幫就是一葉扁舟。換句話說,到時候就是屁民玩本幫,不是我幫玩屁民了。

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各位的重要工作就是發揮新聞輿論的作用,注意挑撥離間,把屁民歸類劃線,把他們打散,分散,讓他們互相仇視,病人恨醫生、城裡恨鄉下、江南恨江北、學生恨老師,不管誰恨誰,只要不是恨本幫就可以。千千萬萬,萬萬千千,不能讓屁民同仇敵愾,戮力同心,到時候要是有搗亂的喊出什麼「莫道石人一隻眼,挑動黃河天下反」,那各位恐怕都死無葬身之地了。

具體來說吧,前段時間鷺島就有個屁民,可能受了哪個堂主的氣,到處求告,還來過大名府。本來也不是什麼大事,像他這種到處告狀的屁民,江湖上總是有些的。可不知為什麼,這個叫什麼陳土總的屁民有些剛烈,絕望之後,去油鋪買了些燈油,把驛車給點了,死了很多屁民。搞的江湖上沸沸揚揚,也讓幫主、各位長老臉上無光。一時之間民憤大有燎原之勢,還好,我幫寫手趕緊在鷺島日報上編了一篇奇文《陳土總喪心病狂,人人得而誅之》。此文甚好,來的及時,用詞精妙,尤其一個「誅」字用的甚為妥當,帶著一股讓人不寒而慄的殺氣。該文把陳土總從屁民中剝離出來,分成兩派,讓屁民以後再見到這種求告的屁民——「誅殺之」,就是要有這種分裂黎民,製造對立的氣勢。崔長老我看了此文,晚上睡覺都笑出聲來了。以後再有類似事情,大家要第一時間撰文,把屁民們搞的五迷三道的,讓他們不能感同身受,不能齊心合力。要讓他們心中有恨,有火,讓他們互相惡語相向,刀兵相見。只有這樣,我幫才能興旺發達,諸位才能繼續無憂斂財。

本幫最近常常在講「江湖夢」,多美好的詞啊。不仔細想想的話,這三個字就陶醉了多少屁民啊,讓多少屁民浮想聯翩!當然了,目前這是本幫重點宣傳大計,各位要用多種文章,多種方式保證屁民繼續陶醉,繼續做夢。只有屁民的夢做得香了,做的沉了,幫主、長老、舵主和在座各位才能繼續斂財。不然的話,要是哪一天屁民覺醒,我幫休矣。上面講的公關、編造、挑撥,就是為「江湖夢」服務的,這三個方面做好了,屁民就可以繼續做夢,不會被噩夢驚醒,萬一做了噩夢,也要讓他們稀裡糊塗,繼續昏睡,繼續做夢。夢越長,留給我幫的時間就越多。「你做夢,我撈錢」,各位一定謹記在心,坑矇拐騙,齊貪共撈。

好了,今天就講到這,會後到牡丹廳集合,幫裡給大家準備了酒菜,大家開心吃,回家之後好好幹,為本幫效力,本幫不會虧待你們的。

另,各地傳達本文,看後請銷毀,不得擅自複印外傳,不可落於屁民之手。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