斧頭幫秘笈之「關於瓜農事件的處理方案」

2013-07-21 09:03 作者: 白髮漁樵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07月21日訊】各位長老、堂主、舵主好!

近日郴州臨武縣城巡城太歲打死了一個瓜農,這原本也就是個掐死個蒼蠅般的小事,都怪巡城太歲動手的時候不小心,隨身令牌被人搶了去,又有一些好事之徒,把太歲的令牌發到了網上。那網上,原本就聚集著大批「亡我之心不死的好事者」,結果驚動了各級長老、堂主、舵主,讓主子們面上無光,本縣令深感不安,故此和師爺商議後連夜行動,很多計策已經和即將使用,一定會把這個死人的事情擺平,各位長老、堂主、舵主請放心接著腐敗,本縣令拍胸脯保證,這個事情擺不平,我就卷款私逃,再也不麻煩各級領導了。

方案一、搶屍

人命案子,這個關鍵在於證據,什麼是關鍵證據,那就是屍體。所以誰掌握了屍體,誰就掌握了關鍵證據。臨武一地,民風些許彪悍,鄉黨眾多,屁民自覺受了點委屈,就想護著屍首對抗官府。他們哪裡知道,本縣已經急令黑衣隊持盾仗棍奔赴現場,見人就打,不分老弱婦孺,讓他們知道知道什麼是真正的黑幫,什麼是高檔次的犯罪,什麼是職業的匪徒。

當然了,結果各位長老也都知道了,黑衣隊沒白養,都是親爹都敢打的楞主,自然把屍體搶到了手裡。讓本縣第一回合就佔儘先機,接下來屁民沒了屍首,沒了證據,整個事情的平息也就是時間問題了。

方案二、控聲

本縣令最喜歡殺羊,一刀劈開胸腔,一隻手把心臟掏出,乾脆利索,羊都來不及叫一聲,便會栽倒塵埃。我看到別人殺羊、殺豬,搞的聲震九霄的,一聽就是業餘的。其實對付百姓也是一樣,只要無人發聲,其實屁民每天打死幾個也算不得什麼大事。所以,控制聲音,不論是報紙、網路、電視,什麼媒體,只要他們沉默,這個事情便成功了。

為此,本縣已經密令黑衣隊封鎖各級官道,什麼記者也不准出入本縣。網路上也安排了人手,加大了控制,不許屁民胡說八道。

第一,就是把所有的相關報導都刪掉,先把事情控制在本縣境內,切斷本縣屁民和外界的溝通,免得本縣屁民以為有整個江湖的人都在支持他們,生出非份之想,也免得星星之火變成燎原之勢。

第二,主導輿論。媒體嘛,都是本幫養的狗,叫不叫要聽本幫的,不是聽屁民的。所以,關於死人的事情,一定要強調是他自己死的,注意措辭,不是「被打死」,是「自己倒地而死」,這是個伏筆,將來出驗屍報告的時候,才好放些調料進去,不然巡城太歲很難保住一條命的。

第三、雇佣水軍。本幫為什麼能以少制多,以弱勝強,就因為屁民的心不齊。如何才能讓屁民的心不齊,那就是水軍的本事了。如果,屁民都覺得人命關天,要一命還一命的話,那巡城太歲必死無疑。可那巡城太歲是我二大伯的三表舅的四姨媽的五侄子,我不護他誰護著他啊!為此,我們得造謠,把屁民的心理變得陰暗起來,道德標準降下來,當然,如果能降到和我幫一個標準,覺得打死個賣瓜的不算什麼,那就最好了。要是真的這樣,這種人一定的吸收到本幫裡面來,給本幫狀聲色。話說來了,具體怎麼造謠哪?首先,我們攻擊瓜農和他家人的人品。百姓的頭腦就是這樣不清楚,如果他們覺得瓜農的人品要是不好的話,就會從義憤填膺變成漠不關心,雖然人被打死這個事實沒變,但是他們就是這麼沒有邏輯。所以攻擊人品是重中之重。其次,我們要造謠說瓜農一家已經和本縣達成協議,拿了本縣的大筆撫恤金,歡天喜地的埋屍去了。這樣,圍觀的百姓只好散去,這個事情也就達到了降溫的目的。

方案三、買命

打死瓜農這個事情,不管鬧得多大,畢竟是本幫巡城太歲和死者家屬之間的事情,只要能保證外人不插手,這個事情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本縣的師爺這些天正在跟瓜農的家屬接觸。師爺直接把本縣令的意見攤開了跟他們講:現在人已經死了,人死不能復生。

所以,第一,不管你們怎麼鬧,瓜農活不了了。

第二、本縣令可以恩賜給家屬一些銀兩,這些銀兩原本可以不給的,要知道,這些錢瓜農賣一輩子瓜也賺不到,現在人也死了,要是非要到本縣衙告狀,那就一文錢也沒有。要是不告狀,趕緊把屍體埋了、燒了,這條命本縣令買了,這瓜農的賤命一條,要不是跟巡城太歲扯上關係,想賣給本縣令,本縣還不買哪。

說到這裡,我插一句,請各位領導不要擔心本縣缺錢,本縣這次把巡城太歲們保下來,他們自然為本縣忠心耿耿的賣命。只要他們上街,每天打幾個小販,踹幾個攤子,拆幾處樓盤,這雪花白銀自然就流到了本縣的荷包裡。

回過頭咱接著說,第三,我就讓師爺跟他們講,錢一到手,他們就給我管好自己的嘴巴,不許亂說,否則要是出個車禍,被人打了悶棍什麼的,本縣可沒辦法。對了,還得讓他們給本縣送個錦旗「明鏡高懸,秉公執法,感謝政府」什麼的,隨便誇,本縣不攔著。

方案四、脫責

巡城太歲,都是本縣令的故舊。但是本縣為了保他們,所以表面上還得和他們劃清關係。故本縣已經跟他們串供,發出話去,這些巡城太歲都是本縣的「臨時巡城太歲」,「協助巡城太歲」。也就是說,這些人,跟本縣沒有關係,他們做了什麼壞事,都不是本縣的隊伍出了問題,只是百姓和百姓自己發生了爭執。這樣就可以把「官欺民」變成「民斗民」,這個巡城太歲的罪責就輕了一次。將來,給仵作一些銀兩,做個弊,說瓜農死於中暑,或者自己吃多了西瓜,或者自己發了羊癲瘋,怎麼死的都行,反正和巡城太歲沒有關係。這樣巡城太歲的罪又輕了一層。將來這個官司還是要走走過場,到了大堂之上,讓巡城太歲們集體翻供,就說是老農自己發病,發狂打巡城太歲,巡城太歲們為了「保衛無辜群眾」,奮不顧身的試圖制止瓜農危害社會的行為,結果瓜農自己隱疾發作而死。這樣,巡城太歲們就是被誣蔑的,反正瓜農死了,家屬咱買了,死無對證,這個戲大爺我想怎麼唱就怎麼唱。到了這步,巡城太歲就保下來了,本縣令的麻煩就擺平了。

這些該死的老農,不是第一個被巡城太歲打死的,也絕不最後一個被巡城太歲打死的。只要本幫管著江湖,本縣令坐在縣衙,這事我想各位長老保證,還是會層出不窮的。要是每次出了這事,都給各位長老搞的灰頭土臉的,那多不好,耽擱了各位領導把有限精力投入到無限的貪污中去的江湖大計,所以,本縣令建議,將本縣對該事件的處理方案複製分發,作為本幫處理該類事件的標準流程。各位長老也不要誇我聰明,本縣令這點東西都是跟各位長老學的,各位長老比我聰明多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