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時工的自白(圖)


【看中國2013年07月26日訊】哈爾濱城管圍毆瓜販,臨時工;唐山女交通協管員互毆,臨時工;延安城管跳腳踩商戶頭,臨時工;南理工爆炸1死3傷,臨時工;女幼師膝頂男童下體,臨時工;鹽城城管局人員酒駕撞4人逃逸,臨時工;遼寧貧困縣委書記違規坐豪車,臨時工……

為什麼出事的總是臨時工?體制內究竟有多少臨時工?臨時工是一群什麼樣的人?走訪了這個神秘的群體,7個故事告訴你臨時工的另一面,展現他們真實的編外生存境遇。

故事1:二等公民

從演播室出來,小王臉上的妝很快露出破綻,倦意席捲而來,昨晚和女友在電話裡的爭吵讓他疲憊不堪。面對女友的逼婚他總是理屈詞窮。

面對牆上的勵志語錄,小王內心一陣苦澀。來甘肅這家氣象局上班三年,戀情一路升溫,但卻一直在與自己的臨時工身份做鬥爭。

「跟臺裡的其他主持人幹著同樣的活,但是工資不及人家的1/3,其他福利更不用說。沒有女朋友掙得多,連提親的勇氣都沒有。拿什麼結婚?」下班後,小王對著同一個宿舍的同事老王吐苦水。

老王,氣象局的「網管」,關於網際網路的工作都歸他負責。小王是氣象局的天氣預報主持人。因為兩人的愛人都在外地,他們兩經常在一起活動,有點同病相憐的感覺。

老王的編外生涯已長達9年,其實也有過一段風光的時間,還當上了科長,眼看就要有編製了,卻在一次「人事鬥爭」中躺槍,連科長的位置都沒有保住,一夜回到解放前。

如今,老王早已經放棄編製想法。工資雖然低,但時間充裕,工作要求也低,有宿舍,宿舍還不交租金、不交水電費、不交取暖費,停車費一年只要360元,有食堂,吃飯既衛生又便宜。而且他也不想老婆。

小王很多次有辭職的衝動,但是最終都擔心自己剛走單位就有了「名額」,所以總是安慰自己再等等,再看看。

故事2:這是一塊臭豆腐

黃博,北京某社區工作者,主要負責科教文衛口。

這個暑假,他一直忙於組織社區內所有中小學生來的假期活動,其實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寫報告,而且要寫的漂亮。

但他卻一直耿耿於懷,因為之前他主要負責社區低保人員的申請辦理和住房保障工作,這可是個「有油水的美差」。但街道辦事處一句話,他就被「借調」了。

「街道辦事處辦公窗口裡的幾十個人也全都是臨時工,這些人就是吃閑飯、拿皇糧的喇叭」黃博有些憤憤不平。

「我們一個社區工作人員要面對區裡的四五個幹部。他們每個人都會向下面派發工作。之所以還要借調,就是因為我們沒有編製,聽話,不敢跟他們叫板。幫他們幹活,還得小心翼翼的。」

作為第一批社區工作者,一呆就是四年,今年又和社區續簽了合同。雖然心裏萬般不願意,但誰讓他第四次考公務員未果呢,不是筆試就是面試出了問題。他的同事們也都幾乎將考進事業單位、政府機關當成唯一出路。

「我們已經很難適應企業的節奏,但對公務員的工作得心應手。以我目前的能力,做個科長完全不在話下。但在機關工作一定要嘴甜、腿勤、眼快、沒事想著領導點。那些被拉去頂雷的,都是不長眼,或不受領導喜歡的,所以基礎還是要打好。」

「體制就是塊臭豆腐,讓人又愛又恨。」黃博說。

故事3:專為「頂雷」而生

劉強這兩天很煩,一直在糾結要不要辭職。去年這個時候,他正狠狠地享受著同學們的羨慕嫉妒,順利簽到了某公路工程公司(國企),雖然是外聘人員,但可能會有轉正的機會。

春風得意了幾個月後,劉強就高興不起來了。

「我已經在報告裡面指出第二天有可能下雨,當天不適合鋪灰土,但是領導為了趕工期,說沒事沒事。第二天暴雨啊,全毀了。機械、人員窩工,加原材料的損失怎麼也到200萬了。」劉強很委屈。

接下來,他便聽到領導這樣打電話,「我已經提醒過他們第二天的天氣情況了,但是手下的孩子是新來的,竟然一頭熱私自讓工人開工了。」而他們這個項目,最近只進了劉強一個新人。」

第一次,劉強忍了。「誰讓咱是新來的呢?」

前幾天,劉強發現工人拌的混凝土不達標,建議不用。但領導堅持要用,結果打出來的20幾米橋樑報廢,十幾萬又沒了。

沒有任何懸念,挨磚的還是他。

「像我這樣不斷給國家造成損失的臨時工,能轉正嗎?」劉強苦笑。

故事4:沒關係,在哪兒都一樣

李大偉用了3年時間,終於擺脫「臨時工」身份,考上了機關公務員。

在原來的事業單位中,臨時工數量是在編人員的2倍。兩者待遇也恰好相差一半。他是為數不多通過社會招聘進來的,也是單位的主要勞動力。

「大部分臨時工也都跟各個領導有著錯綜複雜的關係,和正式工一樣偷懶,磨洋工,混日子。只有沒有關係的臨時工才會為了保住工作,積極幹活。」

儘管李大偉每天都累得半死,晚上還是會打起精神去讀公務員的教材,他把考上公務員當成終結自己苦逼生活的解藥。

經過幾次過關斬將,李大偉的夢想實現了。沒想到的是,自己的位置更加尷尬。

「科室裡年齡在40歲以上,還沒有一官半職的,每天來單位就是和同事聊聊天,上上網,下午有可能就不來了。在他們看來,幹得多與少,工資就那麼多,即使什麼都不做,上頭也沒有辦法扣他們工資。體制是一口沒有思維的大鍋。」李大偉說。

「所謂末位淘汰制,可操作性就是零。我們單位採取無記名投票,結果所有人的票都是空的,沒有人願意得罪其他人。也的確體現了編製的‘有保障’,所以才有‘死也要死在編製內’這一說。」

李大偉曾經連續一週,每天早上五點半起床,偷偷待在一個老上訪戶的門口,關注其在xxx期間的動向。反日遊行全體加班、出租車司機罷工全體加班,發生火災水災全體加班。

儘管在科室裡,李大偉一個人承擔了三個人的工作,但是他卻總是吃不到領導畫的那塊餅。

「升遷,不僅僅是工作要干好,還要和領導搞好關係,民主集中制,關鍵在於領導班子會的‘集中’討論,而且越想往上提拔,就要明白領導崗位的編製那是一個蘿蔔一個坑,滿足不了廣大幹部的進取心。一部分人有關係有門路,工作能做好或應付過去,升遷的機率最大。」

故事5:混,是一種態度

「一個字,熬唄!」張可壞壞地笑著,周圍的人都覺得這姑娘有些沒心沒肺,整天樂呵呵的,做了臨時工3年,每個月只有1800元的工資,也沒見她抱怨過。

張可中專畢業後就到了這個景區,由於學歷不夠應聘管理崗位,就一直實習,期間,上了電大,自學了大專課程。最近的招考,讓她脫掉了臨時工的帽子。

「以前是打雜,還可以到處轉轉,公園裡有山有水,多好,但是現在——養花!每天都呆在花房裡,哪都去不了,每天重複同樣的工作,跟機器人一樣。」張可說,她甚至懷念以前跟同學擺地攤的生活,跟城管鬥智鬥勇。

臨時工的三年,張可也想過撤人,但一方面沒有找到合適的;另一面難敵父母的哭天搶地,他們也不指望張可賺多少錢,就是覺得女孩子在事業單位上班有保障,而且公園環境好、養人。

不過最重要的原因還是,每天下午四點多的時候就可以下班了!

「未來做什麼,不知道啊,先混唄!」

故事6:失陷的節操

名記劉雲青,被陝某開發區領導挖走,負責新開的文化產業項目,當記者證被註銷的那一剎那也沒有多少感傷,他希望去國企大展拳腳,證明自己並非僅會紙上談兵。

一個月後,劉雲青就發現自己錯了,而且還錯的很離譜。自己的泳技幾乎招架不住國企的波濤洶湧。

項目公司還沒有正式成立,就已經有二三十人在編外排隊了,而且都是有各種背景的神仙妖怪,法力一個比一個高深。最終,這些人都成為了劉雲青的同事。「他們每天只需要瀏覽瀏覽網頁,就可以拿比自己高好幾萬的年薪。」

「能者未必多得,多勞者未必多得」,這是劉雲青的結論,而他自己的理想則在與國企體制弊病中躊躇無措。

不過,劉雲青還是保持著敬業的態度,盡心盡力地做好自己的事情,但結果是自己的工作越來越多,而一些同事卻越來越「萌」,常常表示這個干不來,那個拿不下。他逐漸淪為苦逼幹活、隨時收拾爛攤子的人。

「每天要面對各種文件、各種總結、各種匯報,需要學會給現實化妝,當稿子連自己都讀不懂的時候,領導差不多就滿意了,什麼數據,什麼事實,什麼邏輯都是浮雲,最主要的是領導喜歡。」

而更讓他痛苦的是,每天下班後也不得安生,總是被拉去參加各種應酬,不斷地「酒囊飯醉」後,一年體重漲了20斤,體檢「三高」。他開始相信「相由心生」這四個字,甚至覺得自己變得難看了。

「我華麗地完成了從‘記’到‘妓’的蛻變,自己所謂的節操正在一步步陷落。」

故事7:死守,不如換個坑

在朋友面前,胖子是個神侃,醫院裡的各種八卦事情、豆瓣上遇到的極品男女,好吃好玩的好唱的好看的,直到把所有人侃暈。

最近出現的醫患問題(護士被打)讓他很氣憤,他說別以為白大褂是什麼好東西,招災招難。不然醫院為什麼給每個科室都要安上防盜門?防情緒激動的病人和家屬甚於防小偷。

在單位,胖子總是戴著口罩,跟病人多一句話都不願意說,在他看來言多必失,儘管他還只是在檢驗科,但還是被「災難過」。當然,碰到漂亮的病人,他可能會多說兩句。

胖子在某著名三甲醫院死守了8年,在這2920天裡,他有2/3的時間都是在上夜班。他的一個同事曾經連上過72小時的班,下班時扶牆而出。

即便這樣,在科室裡不能有任何抱怨,他們領導最常說的一句話是「不想幹就走,一個崗位有幾百個人想進來」。

胖子是這個醫院眾多編製外中的一個。雖說有規定,有10年勞務關係的人都得轉正,但很多人到第9年的時候就會被離職,即使那些超過10年的編外人員,也沒有人敢去跟醫院叫板了。

每年能轉正的只有那些教授的研究生、博士生和對口學校引進的新人,像胖子這樣的編外人員就別想了。

除了上升空間有限,在待遇上的差距更讓胖子發狂,工資是正式工的2/3,過年的時候,同級編製內的員工獎金過萬,而他卻只能領張500元的購物卡。

8年臥薪嘗膽後,他終於放棄了自己的編製夢,也放棄了這裡的所有榮譽和夢想,他去了一傢俬立醫院,進入了管理崗位,而且再也不用上那麼多夜班了。

但在離職的那天,胖子還是很失落,他明白自己跟這個體制再也無緣了。

結語:沒有不生鏽的鐵飯碗,也沒有不露底的大鍋飯,眼下看似最有保障的公務體制,其實是一個亟需更新升級的主機,而這些編製外的人員則更像隨時會被淘汰的軟盤,內存極小、佔用空間、無法兼容、拓展性差。自媒體人羅振宇在《夾縫中的80後》中說,未來是U盤化生存的時代,自帶信息、不裝系統、隨時插拔、自由協作。或許,現在升級自己還來得及。

【PS:應採訪對象要求,文中提及的人名皆為化名】

附:以上「編製外」人員大體收入情況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