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與鴻毛——兩個小販之死(圖)

2013-07-26 09:22 作者: 易大旗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打死瓜農民眾抗議
打死瓜農 民眾抗議

【看中國2013年07月26日訊】湖南臨武縣賣西瓜的農民被城管重擊腦部致死,並引發「群體事件」,當局以謊言、暴力、金錢將這起風潮擺平。死者家屬從悲憤莫名轉而表示「不敢和政府作對」,最後還要「感謝政府」,由此足見天朝為何容不得公民意識、公民權利和公民社會的發育,蓋專制主義賴以生存的土壤就是臣民社會——或謂「人民社會」,此說出於胡鞍鋼近日的宏文《人民社會優於公民社會》。

臨武農民小販鄧正加之死,和突尼西亞茉莉花革命的導火索——瓜果小販穆罕默德·布瓦吉吉之死十分相似。鄧正加被城管疑似勒索地罰款100元,拒交後被沒收西瓜,鄧正加換個地方再擺賣,又遇上城管隊,雙方發生爭執,鄧遭圍毆,更被鐵器(疑為秤砣)重擊頭顱而當場氣絕。事發後圍觀者斥責城管和幫死者親屬護衛屍體,政府出動干警與武警搶屍,城管局長身先士卒,動手打記者和群眾……

突尼西亞的布瓦吉吉,是小城西迪布吉德的瓜果小販,其生父早逝,母親改嫁給小叔子,他卻是個病秧子,沒有固定工作,布瓦吉吉有六兄弟姐妹,他高中未讀完即輟學,靠賣瓜果養活一家。他最大的願望就是有餘錢讓妹妹讀大學,以及能買一部麵包車,以取代這輛賴以謀生的笨重手推車。

布瓦吉吉從瓜果欄賒貨到街頭賣,一個月約能掙140美元。不幸的是,他經常遭到西迪布吉德的警察欺侮,勒索和沒收貨物、手推車是家常便飯。警察罰款理由是無照經營,而西迪布吉德區區一座小城,法律根本沒有規定小販要領取營業執照。而此鎮雖小,貪官卻很多,當地民生凋敝,失業率高達30%。

2010年12月17日,對整個北非來說是一個重要的日子。這天的開端是那樣平凡,布瓦吉吉照常推著一車瓜果上街擺賣,卻再次被警察勒索,以無照擺攤的理由,罰款10美元,這數目對布瓦吉吉實在太重,他懇求斟減,卻被對方在大庭廣眾之下公開羞辱。一名45歲的女性市政官員菲達·哈姆迪與兩名警察一同辱罵毆打布瓦吉吉,哈姆迪還對他吐唾沫和暴抽耳光,繼而沒收他的電子磅秤,並推倒他的蔬果車。

穆斯林文化習俗一向重男輕女,女性官吏哈姆打罵男性,令布瓦吉吉倍感羞辱,但他依然委曲求全地請求退還電子秤,畢竟這是他最值錢的謀生工具。但對方置若罔聞,揚長而去。

布瓦吉吉無法嚥下這口氣,便到市政府投訴,宛如今日中國之訪民。但西迪布吉德政府官員卻報以刻毒的嘲笑,並把他逐出門外。悲憤欲絕的布瓦吉吉旋即在街角店舖買了一罐汽油,澆滿全身,在市長辦公室外面抗議。有目擊者說,當時布瓦吉吉高聲要求市長出來見他,聽取申述,否則引火自焚。政府官員依然不予理睬。

11時30分,布瓦吉吉點火自焚,頃刻變成火球。此時距他被警察欺侮僅一個小時,歷史在這一刻發生了重大轉折,舉國民怨被這個哀號的火球引爆了。

突尼西亞地處北非,比鄰歐洲,並非窮國,她有豐富的磷酸鹽礦產、石油、天然氣以及相當發達的紡織業、皮革業。該國的人均產值與收入都比中國高不少,但在阿里政權長達23年的統治下,卻是國富民窮,官肥民瘦。阿里家族貪婪無度,官員橫徵暴斂。全國失業率達14%,尤其的青年人失業率逼近50%。

在布瓦吉吉自焚效應下,幾日之間又有多位青年觸電網自殺和自焚,以抗議阿里政權。而布瓦吉吉並未當場身死,他全身燒傷面積達90%,當地小醫院根本無法治療。阿里總統已相當敏感,覺得此事非同小可,他一邊譴責「外國媒體煽風點火」,一邊動用直升飛機把布瓦吉吉運到首都最好的醫院,他還親自到病榻前探望,但醫生已回天乏術,布瓦吉吉在自焚18日後死去。此刻已經點燃的野火呈燎原之勢。布瓦吉吉的家鄉有5000多人參加他的葬禮,全國有更多人走上街頭。

阿里總統緊急上電視對全國演說,稱示威者是「不明真相」和「極端分子」,以及「外國勢力干涉突尼西亞內政」。次日他又下令解除監控網路不力的通訊部長的職務,再下令逮捕涉嫌毆打和辱罵小販布瓦吉吉的那個女公務員,以圖緩解民憤。然而一切都太遲了,僅過去二十多日,阿里就倉惶逃往沙烏地阿拉伯,突尼西亞易幟了。其後茉莉花革命的蝴蝶效應從北非蔓延到阿拉伯世界,目不暇給的阿拉伯之春,令所謂的「外國勢力」都為之愕然屏息……

布瓦吉吉只是普通貧民,他不是英雄,更非政治人物。他的姐姐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說:「你能想像是什麼樣的迫害,才會促使一位年輕人做出這樣的事?他們罰他錢,取走他的貨物,使得他只能以借貸來入貨,在攤檔販賣養活家庭。在西迪布吉德,那些沒有門路也沒錢來賄賂官吏的人,只得受盡屈辱,看不到活路。」

布瓦吉吉之死,使其家人哀腸寸斷,但由此引致的變局,卻讓他的母親擦乾了眼淚,她在接受法國媒體訪問時說:她不再為兒子的自焚而悲傷,因為他的死激起的反響如此巨大。她為兒子感到驕傲,布瓦吉吉為突尼西亞和其它阿拉伯國家人民的自由譜寫了歷史新篇章。
矢言萬年執政的中共顯然不這麼看,現今的中共早已從毛時代的革命黨蛻變為一個榮損與共的利益集團。毛時代中共對世界上一切反政府的「群體事件」都拍手稱快,煽風點火。然而今非昔比,中共自稱己由革命黨過渡為執政黨(說是「統治黨」更準確),它對一切反體制的風吹草動都視若寇仇,對一切被人民運動推翻的腐朽政權都唇亡齒寒。請看天朝官媒在突尼西亞茉莉花革命勝利後在該國的採訪報導——

《環球時報》記者負有特殊使命,專門去為前政權追查革命發生時的「謠言」,該報找到的「真相」,據說足以讓布瓦吉吉的「烈士」形象大打折扣,因為當時市政女檢查官是以短斤少両的理由去沒收布瓦吉吉的電子秤;後者則報以猥褻語言:「你拿走了秤,我用你的胸部去來秤東西嗎?」;布瓦吉吉渾身澆汽油,只是作姿態威脅索還自己的秤和貨,卻不小心點著了火;再者當初女檢查官也沒有打布瓦吉吉,因為革命後的突尼西亞法院最終裁決,在押的市政女檢查官無罪。《環球時報》據說採訪到某個突尼西亞人,表示「我們當時只是要自由,沒有打算推翻政府」……

聽去就像大陸吃皇糧的「網評員」口吻,更像湖南臨武城管毆斃小販後《郴州日報》的報導:城管隊沒收了鄧正加的幾個西瓜,要求他到別處擺攤。在別處小販再度與城管隊相遇,鄧「辱罵」對方,城管上前「理論」和「發生爭執和肢體衝突」,「過程中鄧正加突然倒地死亡」。

《環球時報》的突尼西亞報導只有一點應該無誤,市政女檢查官並沒有親手打布瓦吉吉,而是男警察動手。最早指出這點的其實是美國《時代》週刊,因為在穆斯林國家,女性打男性是不可想像的,所以《時代》週刊認為市政女檢查官實際上不可能抽布瓦吉吉的耳光。

然而這能證明茉莉花革命根本就不應該發生嗎?事實倒證明,突尼西亞女官吏比湖南臨武的城管局長斯文得多;臨武一案亦證明,在臣民社會的一片冷土之上,委實難以誕生為社會公義勇於擔當的現代公民。鄧正加的家屬從悲憤到幾度猶豫改口,先是戳穿政府搶屍的謊言,「我們沒有要求政府幫助運屍體」,而後表示「不敢和政府作對」乃至「感謝政府」,鄧的女兒先承認「感謝」之微博是自己發的,後又暗示說被脅迫而為之。不管如何,都真實地暴露出臣民之可憐處境及其內心掙扎。

鄧正加之慘死,輕於鴻毛,這見證了想做奴隸而不得的淒涼;八十九萬七千元的政府賠償,又見證了做穩了奴隸的卑微。這何止是專製冷土,儼然一片心靈的焦土!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