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目驚心:東海魚已絕種 我們是否快滅亡了(組圖)


1
今夏東海漁船集體趴窩——海中已經無魚

2

3

4

5

6

【看中國2013年08月04日訊】4月初,上千艘漁船停泊在溫嶺釣浜港裡,壓抑著每個漁民的神經。

「海裡沒魚了。」42歲的顏可青抽著悶煙,長嘆一聲。

往年這個時候,漁民們正忙著出海打漁。但是今年,臺州漁民從3月中旬似乎就進入了伏休期,進港的船越來越多。

顏可青從14歲開始打漁,他說,28年來,今年日子是最難過的,「不敢想像,以後的路該怎麼走。」

海洋專家11天顆粒無收

東海無魚。這不僅是漁民苦澀的感受,也是漁業專家不得不承認的現實。

郭愛,浙江省海洋研究所工程師。不久前,他為了採集一個魚類標本來到臺州。幾年前,這個標本還很容易碰到,但這一次,他先後跟隨5條漁船,耗時11天, 「顆粒無收。」

郭愛說,東海漁業資源的破壞已經遠遠超出想像,「往年一條船一網就能捕50噸魚,白花花的都是魚。」而現在,魚的種類和數量都在劇減。

少到什麼地步?漁民楊新華有一串數字:10個小時,用直徑70米、周長1000米的網,不停在海上橫掃35海浬,捕撈上的魚只值一兩千元。

這樣的現象,不僅僅出現在臺州海域。近期一直在臺州調研的全國著名漁業專家、江蘇省海洋水產研究所書記仲霞銘說,舟山、寧波、溫州……整個東海漁場都出現了相同的困境,東海已經到了無魚可捕的邊緣。

帶魚死在燈光下

傳統的東海四大經濟魚類中,黃魚、小黃魚、墨魚早年就因濫捕瀕臨滅絕,唯一剩下的、也是繁殖能力最強的帶魚,近兩年也遭遇同樣的噩運。

今年2月,臺州市海洋漁業局執法支隊副支隊長龐虎林曾和朋友打了一個賭:「明年春節,東海野生帶魚的價格要漲到300元一斤。」

一開始,朋友們對他的預測嗤之以鼻,因為在沿海,帶魚一直是最便宜最常見的海鮮之一,但如今,看到港口裡的漁船,朋友們沉默了。

龐虎林相信,以自己對這片海域現狀的瞭解,一定能贏得賭局,但內心,他寧願輸掉。

一個不爭的事實是,東海帶魚死於大規模的燈光圍捕。

「到了晚上,幾百條船都開起上百盞燈,望過去,海面就是白的,比白天還白。」溫嶺石塘鎮漁民、全省有名的漁老大戴湯斌說,魚有趨光性,一見到光,就會游來,「不管大大小小的魚,全部被捕上來了,太有毀滅性。」

這樣的場景,讓戴湯斌都覺得「有些慘烈」。

據專業人士估計,僅去年一年,東海帶魚的產量就銳減了40%。

沒魚捕,蝦也快電完了

和很多漁民相比,船老大陳建國去年的日子還不錯。他暗自慶幸,把自己的捕魚船改成了捕蝦船。

「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東海的魚少了,蝦自然多了,去年,東海的蝦產量達到有記錄以來的新高。從事捕蝦的漁民,收入少則幾十萬,多則上百萬,而越來越多的漁民,也加入到捕蝦的隊伍。

但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

這所謂捕蝦船,其實是電蝦,用裝著上百伏直流電的網掃蕩大海,「這麼大的電流,人一碰就要電死,更何況是蝦。」

專家說,捕上來的蝦大多是死的,「威力太大了,把蝦子蝦孫都給捕了,今年怎麼辦?明年呢?」

據臺州海洋部門3月份的不完全統計,目前該市3000多艘合法漁船中,電蝦船已經接近一半,而且每天有船在改裝。

記者跟隨海洋部門調研發現,在松門等地的船廠,仍有上百條電蝦船在建造,船越造越大,越來越多,電流越來越強。

仲霞銘說,這樣滅絕性地捕下去,用不了多久,蝦也會沒了,「或許就在今年。」

沒有魚,沒有蝦,東海還會剩下什麼?

「水母和大量的藻類。」仲霞銘說,有水母的地方就無法捕撈,藻類大量繁殖就會引起赤潮等問題,「那就真的完了。」

然而,漁民們管不了這麼多,「你不捕,人家捕,你不就是傻瓜了。」陳建國說,「要死就大家一起死吧。」

来源:新浪博客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