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一部分人先富」=「不許所有人都富」(圖)

2013-08-13 09:04 作者: 墨黑紙白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列印 特大

「讓一部分人先富」=「不許所有人都富」
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還是「不允許所有人都富起來」?(看中國配圖)

【看中國2013年08月13日訊】最近一直在思考,「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這個理論究竟有沒有問題,如果有問題問題出在哪裡?它的歷史背景又是怎樣的?而今為什麼不提了,或者說刻意的讓人遺忘這個理論。我們無法規避的是我們選擇性遺忘這個理論有可能成為改革最大的阻力。

近日官員失蹤成為很熱的一個話題,其實這個話題已經很慢熱了,2011年時120萬裸官已經從地下浮上水面,在俄羅斯這個曾經被馬首是瞻的國度緊鑼密鼓的在搞官員及其家屬禁止擁有海外資產的政策時,我們這邊某些人還在裝傻或真傻的在探討蘇聯老大哥死的慘,俄羅斯現在是「萬惡的資本主義」,始終不曾仔細想想自己最終落的下場也許還不如東歐巨變的蘇聯好呢!當然,我們可以自負說我們有槍,不畏懼這種巨變,從而不願意相信東歐巨變並非一場陰謀,而是一種源自權力的傲慢被人從內心中摒棄,這不僅僅來自人的覺悟,更來自這個世界的天道,一種不以某人或某集團意志而轉移的天道。

中國人,一種從古自今意志在接受一元化政治思想體系的族群,我們自詡我們很有文化,我們自詡我們是文化大國,但我們到底有什麼文化?是什麼文化大國?真的談起這些,我們卻一無所知,甚至會有點口吃,當然有些人是不會這麼想的。他們會像佛爺一樣的供出他們的太祖,說這是一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人」,是中華文化的「集大成者」。其實這話並沒有錯,這個「人」,足以代表一種不滅的理論--「正人君子永遠鬥不過低劣小人」。有人會說:你這是赤裸裸的嫉妒。其實並非如此,因為中國有一句話永遠在為這個理論擦屁股,這句話叫「成王敗寇」。於是現在中國徹底淪為一個紙醉金迷,淪落為一個以錢為信仰的國度,這符合這種文化的最終歸宿,所謂復興,其實只是一句口號而已。

就如「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同樣是一句口號而已,在一元政治體系下,中國人在古是好草民,在近代是好人民,在現代是好公民,於是我們疑慮民國這個流亡於孤島的政府當年怎麼能培養出有建樹的百位大師?(此大師非王林等無恥大濕)這似乎不符合一元政治體系下應該存在的狀況,當然有人會嗤之以鼻,從先秦到清朝出的大師級人物還少嗎?何必單單提民國?在我看來,這些嗤之以鼻的人恰恰是最好的高級黑,究其原因,無論是護主之心,還是不屑之意,終究只能證明現在的更無能而已!

那麼我們在鋪墊完了之後進入正題吧,「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聽起來比「不允許所有的人都富起來」要好聽很多,也更利於操縱。這句話既宣告了一個荒誕時代的結束,同時也宣告了另一個荒誕時代的來臨,當然就這兩個荒誕年代相比而言,後者明顯比前者靠譜一些,雖然都是荒誕不羈。

是什麼讓曾經的人那麼懼怕致富,那麼憎恨錢財,那麼喜好越窮越潮,越窮越光榮的逆天狀況呢?當然現在還有人可以回答:「以前的人高尚,以前的人淳樸,以前的人永遠忠於‘紅太陽’。」這種說法不如換成「以前的人傻帽,以前的人容易被蠱惑,以前的人根本沒有自我意識,失去自我意識的人已經喪失了作為人的基本原則。」於是以前的人看似懼怕致富,憎恨錢財,以窮為光榮,其實無非是被迫遏制人性,這種遏制在釋放以後則是破了戒的狼吞虎嚥,也從本質上解釋了人性的生存慾望本質。或許以前還能被某個自詡為神的人不要臉的隨意擺弄,當那個神嘻嘻哈哈之後,人性的慾望依然還是要回來的。

從現在來看,人性的慾望榮耀回歸,而且是破壞性的回歸,是在舊體制沒有完全被摒棄,新體制沒有切實著手建立之時在一個口號下回歸的,當然我可以理解,如果沒有這種飲鴆止渴,也許舊體制熬不過前蘇聯。當然這是舊體制必須要承擔的重大責任,我對於還想要回到那個荒謬年代的人除了表示鄙視,同時也表示同情,但必須說明的中國人但凡腦子沒問題,都不會奢望回到那個荒謬的時代。,哪怕是改革共識已經破裂,哪怕是改革下一步進行會撕裂更大的民族傷痕,這似乎都比回到那個荒謬時代所帶來的傷痕要輕一些,這也算孬蛋與孬蛋之間選一個不算太孬的孬蛋了吧!

我們並不是神,也不存在這種迷信,我們對生存都有必要的需求,我們也都有自己生存的目標,普通公民如此,官員也是如此,也就不奇怪官員失蹤式攜款出逃的緣故了。一部分人富了,無論官員,還是商人,從人性的角度來說,在沒有完善的制度制約下,他們絕不會帶動另一部分人富起來,而是卷財而去,所以前段時間有個富人說:「大家不要嫉妒,我們賺的是國家的錢」,潛台詞是國家的錢只有他們能賺,這就是本質!改革從實際上否定了一些事,當然否定了什麼不需要說明,每個瞭解過去的人都會懂得,改革從實際上也承認了一些事,當然承認了什麼也不需要說明,每個瞭解現在的人都會懂得。改革從否定到承認,一方面摒棄舊體制,一方面因沒有建立起健全的新體制,從而無法控制當下的局勢,從而不得不遮遮掩掩「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這個口號,因為這個口號也要承擔重大責任。

從80年代這個口號提出得到一致擁護,到90年代大眾的疑慮,再到10年代公眾對這個口號的嗤之以鼻,我們要反思的是這個口號飲鳩解渴的路還要走多遠?摸著石頭過河這個理論還要摸多久?當然我相信,即便是改革共識已經名存實亡,但中國依然是不改革絕無出路,這我相信是沒人否定的。

那麼怎樣不再讓「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以及「摸著石頭過河」這種自欺欺人的模式再繼續下去?則是改革下一步最關鍵的問題所在。既然「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這個口號已經證實了「不允許所有人富起來」這個殘酷的事實,那麼下一步改革是否還是要進行財富掠奪?既然「摸著石頭過河」已經證實了根本不在乎東歐巨變所構造出的西方現代文明誕生以來人類社會的第二次大轉變的事實,那麼下一步改革是否還要進行一元政治體系的路子?

在這裡就提前下個結論吧,想要繼續進行財富掠奪如同高速行駛的泰坦尼克號,離冰山也不過是咫尺之遙;想要繼續進行一元政治體系的路子就如同還不知死活的當網路時代的中國人還是舊體制時代的人,離火山爆發也不過是個時間問題。當然,既得利益者不會因為我的咒辭而舍棄如此巨大的利益,但我相信每個醒來的中國人也不會像羊羔一樣甘願被宰。

最終肉食者沒有徹底的決心搞政治改革,中國新公民沒有徹底的骨氣做最後的覺悟,那麼最終結果是什麼,我不想下結論,因為無論哪種結論都是悲催的,也許我天生就是悲觀主義者吧!

(原題:官員失蹤之謎:從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談起)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博客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